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团宠反派小可爱

团宠反派小可爱

白衣眠竹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宋皎前世作恶多端,坏事做尽,人人都想杀之而后快。一闭眼,一睁眼,她重生回到自己五岁那年,这一年,她前世所有的仇人,也都带着记忆重生了。再次见到未来的最大反派,哥哥姐姐未婚夫,宋皎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想杀她。可是,有些小反派养着养着,就变得不一样了,皎皎这么可爱,他们疼她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杀她呢……

主角:皎皎,宋皎   更新:2022-07-16 11: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皎皎,宋皎 的武侠仙侠小说《团宠反派小可爱》,由网络作家“白衣眠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皎前世作恶多端,坏事做尽,人人都想杀之而后快。一闭眼,一睁眼,她重生回到自己五岁那年,这一年,她前世所有的仇人,也都带着记忆重生了。再次见到未来的最大反派,哥哥姐姐未婚夫,宋皎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想杀她。可是,有些小反派养着养着,就变得不一样了,皎皎这么可爱,他们疼她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杀她呢……

《团宠反派小可爱》精彩片段

第1章

寒冬腊月,晓雾未散。

皎皎随着第一缕晨光洒落在土地上时亦准时睁开了眼睛,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轻车熟路的穿衣起床,端起桌上的茶杯便迈着小短腿飞奔到了外头的院子里。

她看了一眼紧闭的柴房门,蹲在木桶旁,在桶内舀起了水。

皎皎将水打完,护着水回到了自己的柴房之中。

柴房内极度简陋,只有一张床跟一张桌子,便堆满了杂物跟成捆的干枯树枝。

她将水杯放在桌上,又吃力地将凳子往柴房的另一头拖了过去——

柴房内还有一间屋子,然此刻那房门被厚重的锁链锁着,只留下一扇能够望见里头的窗户。

皎皎将凳子拖到了窗户下,又将水杯搬到了凳子上,这才爬上了凳子。

——这一套动作,小姑娘做的行云流水,可见已做过不少百次。

皎皎一手护着水杯,一手抓着栏杆,踮着双脚敲了敲窗户,小声喊:“奶奶,你在不在呀?”

随着衣料摩挲枯草的声音,窗户那头便探出一个年迈的妇人。

她一脸憔悴的看着皎皎,伸手将茶杯从窗间的缝隙之中接了过来,一边咳嗽一边念叨:“皎皎,你莫要去水井旁边,若是不小心摔了下去,奶奶该如何......如何交代呀......”

“奶奶说过很多次了,皎皎都记着的,只是在水桶内舀的。”

她双手攀着窗户,奶声奶气的哄着:“昨天阿娘又发脾气了,奶奶今日都不要同他们说话,阿娘就不会来骂奶奶了,等奶奶病养好啦,爹爹就会放奶奶出来陪着皎皎玩的。”

闻言,老人眼神黯然,伸出粗糙的手摸了摸皎皎的脑袋。

皎皎被老人抚摸,忍不住弯了弯眼睛,天真道:“皎皎过会儿就来送吃的,奶奶就不会饿啦。”

她贪恋的用自己的脸颊蹭着老人粗糙的手掌。

“皎皎,奶奶让你藏好的东西你可有乖乖藏好?”

老人浑浊的双眸泛出了泪珠,却是低声询问自己的孙女:“没有叫你姐姐继母那群人瞧见过?”

皎皎点了点头,邀功一般:“皎皎一直都藏的好好地,奶奶,你等皎皎一下。”

她从凳子上跳了下来,蹲在床尾便将一堆枯枝搬开,又将砖头挪开,伸手从洞中摸出一个包来。

那粗布灰蒙蒙的,皎皎拍了拍布包上的层土,这才转头递给了老人。

老人将布包缓缓打开,露出了里头一块十分精致的月牙状玉佩。

那玉佩莹润如酥,成色极美,同老人现下的处境显得格格不入。

“奶奶,皎皎为什么要一直把它藏起来呀?”

小姑娘的语气天真,却换得老人微微叹了口气。

老人摸着玉佩上那个“皎”字,只是喃喃道:“皎皎,你得藏好,这东西可十分重要。”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是皎皎身份的证明。

皎皎并不是赵母的亲孙女,而是赵母在路上拾来的。

彼时赵母的儿媳多年无所出,赵母便与其一同上佛寺求子,恰好在半路捡到了皎皎。

出生不久的婴儿被置于篮子之中,身上还带着血迹,不住啼哭。

她的身侧除了一块镌刻着“皎”字的玉佩,便再也没有旁的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赵母二人都不识得东西的出处,却也知晓价值不菲,来历不同寻常。

她们上山原本是为了求子,却在路上捡到了一个孩童,见其生的可爱,又十分有缘,一时之间动了恻隐之心,将其收养为赵家女,便用玉佩上的字取了名字,唤做皎皎,对其疼爱有加。

只可惜皎皎不足一岁之时,赵母儿媳便因病去世,之后过了半年赵丁便又娶了续弦。

那续弦刘氏性子泼辣,作风亦不大正,赵母早些年便知晓其偷偷同自家儿子勾搭上,一直未曾松口同意其入府,奈何那半年刘氏伏低做小,却是生生骗过了赵母,最终应下了亲事。

入门后刘氏便露出了原本的作态,不知如何说动了赵丁,二人竟是联手将赵母关了起来。

赵母知晓赵丁是个白眼狼,亦深知刘氏这人贪心不足蛇吞象,一旦教他们瞧见了这块玉佩,只怕便会立刻抢占过去,或是自己佩戴,或是卖个好价钱,绝不会为皎皎着想的。

赵母不禁叹了口气,郑重的同皎皎吩咐:“皎皎,这个东西一定要好生藏好,莫要叫人骗了去。”

她心中明白,这块玉佩证明了皎皎的来历大有来头,亦是皎皎认祖归宗的唯一证明。

如今她已经年迈,日后总有护不住皎皎的时候,到那时候唯有这块玉佩能够保住皎皎。

刘氏跟赵丁起床的时候,皎皎已经就着水桶内剩下的水乖乖洗好了脸。

赵素素跑来后院瞧见皎皎坐在阶梯下晒太阳,便站在门口朝着身后大声囔囔:“阿娘!阿娘!你快来啊——皎皎她个懒丫头一大早在这里偷懒呢,你快来瞧瞧呀——”

她的声音又细又长,将皎皎吓了一大跳,连忙站起来跑到了赵素素的面前。

赵素素是刘氏带过来的孩子,刘氏总共带了三个孩子过来,两个姐姐跟一个哥哥,她们都跟刘氏一样,生的尖酸刻薄,也跟刘氏一样,既不喜欢皎皎,也不喜欢皎皎的奶奶。

皎皎小心翼翼的解释:“姐姐,皎皎没——”

她还没有说完,赵素素便惊叫了一声,一把将她推倒,嫌弃的往后退了两步,气势汹汹吼她:“谁让你站的离我这样近?!我这可是今日刚刚做好的衣衫,若是被你弄脏了怎么办!”

赵素素生的圆头圆脑,又穿着一身桃红色的衣衫,像是年画上的福娃娃一般。

跟穿着灰扑扑的,像是个小乞丐一样瘦弱的皎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还有,谁许你喊我姐姐了!”赵素素皱着眉头瞪她,大声囔囔,“你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

刘氏很快便被赵素素的声音吸引了过来,骂骂咧咧的:“尽是些好吃懒做的软骨头!我养了你那么几年,如今你却是半点活儿都不干,还当自己是府中的小姐不成?!”

绕过长廊,刘氏出现在门口,见皎皎摔在地上,脸色便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她左右看了一眼,伸手从那一旁便拽过一截枯枝,气势汹汹的朝着皎皎打了过去。

“你这个臭丫头!衣服便是不要你洗,竟是让你这般白白糟蹋,我日日忙上忙下的,你却是半点都不让我省心,跟你那个早死的娘一样,你跟那个老骨头都要气死我不成?!我非要教训你一顿!”


早在刘氏拽起枯枝时,皎皎就飞快解释道:“不是皎——”

那截枯枝在下一秒便落在了她的身上,疼的皎皎眼泪都出来了。

她一边抽泣一边解释:“皎皎知道错了,皎皎不是故意的——啊!”

粗糙的树枝打在了皎皎的手背上,瞬间便成了红红的一条印子。

皎皎知晓顶嘴跟辩解只能换来刘氏的毒打,便默不作声的掉着眼泪,双手抱着头往地上一滚,一声不吭的任由鞭打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却是咬着自己的唇角,一个字也不敢出。

伴随着急匆匆的脚步声,一声呵斥响了起来:“一大早的便是半点清闲不得?!”

皎皎双眸含泪的抬起头望向来人,眼底带着几分期盼。

赵丁却看也不看皎皎:“那嬷嬷都到了,你们怎么还在这里磨磨蹭蹭的,叫人家好生难等!”

闻言,刘氏旋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急声道:“人竟然这样早就到了?”

赵丁蹙了蹙眉头,看了一眼皎皎,呵斥道:“收起你的眼泪!”

“今日家中来了客人,若是让人瞧见你哭哭啼啼的模样像是什么样子!简直丢我的脸!”

皎皎望着呵斥自己的赵丁,只觉得今日的期盼又被赵丁全部打破,不由得失落的低下了头。

赵丁压根没有将皎皎放在心上,旋即便移开了视线:“素素,你姐姐呢?”

赵素素不开心的撅着嘴巴:“姐姐在梳洗呢,可我的衣裳都让她给弄脏了,她竟然这样欺负我。”

刘氏听见赵素素这般说,立刻便走了过来去看女儿的衣裳,她倒也并未仔细看是否有脏污,只是柔声哄着自己的女儿:“好好好,那不是做了好几件衣裳嘛,你去换一件更漂亮的就是了。”

“我不要旁人洗衣服,”赵素素抗议道,“既然是她弄脏了我的衣裳,那就要她洗!”

“好好好,那就让她给你洗,快去换衣裳,可莫要教嬷嬷等你。”

刘氏慈爱的摸了摸赵素素的脑袋,转头看向皎皎时便一脸凶恶:“听见了没?今日你弄脏了素素的衣裳,你便在这院子里头给素素将衣裳洗干净,莫要乱走,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刘氏说要罚皎皎洗衣裳,那就要皎皎自己将衣裳洗干净,但到底念着皎皎是个幼童,反倒是将赵母放了出来打水,同皎皎一道洗衣裳,只是仍旧不许她们二人出这院子。

冬日的井水冰冷刺骨,皎皎的手浸在水中,冻得通红,脸上尚且挂着未干的泪珠。

抽抽搭搭的小姑娘揉着自己红通通的眼眶,又往冷冰冰的手上呵了口气。

“奶奶,您坐着,皎皎、皎皎自己来。”

赵母看着皎皎的麻布衣裳上,因为那枯枝抽落而遗留下诸多长短不一的划痕,冷风便从那破口处灌了进去,冻得小姑娘一边发抖一边还要假装不冷:“皎、皎皎没事,皎皎不怕的。”

年迈的老人忍不住红了眼眶,低声喃喃:“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门口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院门被人粗暴的推开,刘氏一眼就瞧见了院中的祖孙二人,登时怒了起来:“叫你们洗个衣服都这般慢吞吞的,那么一点小事你们都做不好,真不知晓养你们有什么用,莫不是要气死我!”

皎皎缩了缩肩膀,也不顾冰冷的水,连忙将手泡进了水中:“皎皎没有偷懒,您不要生——”

刘氏已经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将手中的衣裳丢给了皎皎,一巴掌便拍在了皎皎的后背上,凶巴巴道:“谁要听你说这些废话,你快去将这衣裳给我换上!”

那衣裳落在了皎皎的怀中,皎皎一头雾水的抬起了头。

她认得这衣服是给家中的下人穿的,唯有家中有客人来的时候才会让人穿上。

但是皎皎从来没有份,因为在刘氏等人的眼中,皎皎是不配出现在前厅的。

“耳朵聋了是不是?!叫你换衣服你乖乖就是了,难不成还要我打你一顿?”刘氏不耐烦的瞪了一眼皎皎,“一会儿出去之后你便站着,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没有吩咐你就闭嘴站着。”

刘氏带着皎皎入了前厅,一把将她推了出去,瞪了她:“去站着,不许乱动!”

说罢,门口便走进来两个穿着精致,面色严肃的嬷嬷。

见到来人,厅上的赵素素跟赵嫣嫣便站了起来,摆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行了行礼,语气是皎皎从未听过的温柔:“素素(嫣嫣)见过两位嬷嬷。”

“嬷嬷,这便是府中两位小女。”

刘氏笑道:“我家夫君过几日便要迁上京中,烦请两位嬷嬷教教她们京中的规矩才是。”

“府中小姐若是听话知礼,老奴自然尽心尽力教导。”

皎皎听着几人说话,总觉得她们说的云里雾里,脑袋便开始晕乎乎的:阿爹是县城小官,但是要入京是什么意思?是升官了所以才要去别的地方么?阿娘一向不喜欢自己,会带着自己去么?

皎皎难过的想:难道阿爹不要她了么?如果不要她了,那她跟奶奶应该怎么办?

以前皎皎见过几个倒在路边的孩子,她们穿的破破烂烂的,独自一个人缩在街上,大家都说那是没有人要的野孩子——皎皎想,自己跟奶奶也会变成那个样子么?可是奶奶还在生病啊......

皎皎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里站多久,心里无比牵挂着在柴房之中的奶奶,若是她不在的话,奶奶一个人在院中摔到了怎么办,她昨日没有吃东西,今日也没有吃东西,此刻也觉得肚子无比饥饿。

她心中担忧而又无措,冷不丁便被推了一把。

刘氏瞪了她一眼,语气不悦:“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些给小姐奉茶?”

说罢她笑道:“素素素来心善,平日太过于惯着她们了。”

赵素素偷偷瞄了一眼那两个同刘氏说话的嬷嬷,忍不住有些放松的伸了伸自己的手臂。

这一伸,她便将一旁桌上的茶盏撞翻,尽数都泼在了皎皎的衣裳上,将皎皎烫的往后一躲,茶盏便擦着她的衣裳噼里啪啦的落在了地上,登时滚了一地的茶水,发出了好大的声音。

赵素素脸色一变,正要呵斥,一旁的赵嫣嫣立刻扯了扯妹妹的衣裳,开口道:“素素,即便她年纪比你小,你也不该处处骄纵,教她不懂规矩,瞧着今日在嬷嬷面前失了礼仪,惹得阿娘担心。”

赵素素便立刻反应过来,忙跳下椅子:“都同你说慢些,你怎还这样不小心,是不是烫着了呀?”

她的语气十分亲热,可动作却十足的粗鲁。

唬的皎皎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便要伸手挣扎阻止她:“不、不用了,姐——”

触及到赵素素恶狠狠的视线时,皎皎又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二人拉扯之间,皎皎的衣裳便被拉松,露出了细白的肩膀处一小块微红色的痕迹。

嬷嬷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脸色有些难看的继母,便自然地走了过去,将皎皎抱了过来,凝声道:“赵小姐身为小姐,该是注意自己的身份,岂可同下人拉扯在一处,平白无故的失了自己的身份。”

说罢,那嬷嬷便去给皎皎理衣服,却是自然地微微扯开了衣裳,将她肩膀上的胎记看了个清楚。

嬷嬷的眼底起了细微的变化,而后将皎皎的衣裳理好,冷声道:“小姐的丫鬟也该是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行为,下人丢了颜面,那也是主子家丢了颜面,自然是一体的。”


皎皎迈着步子返回了院中,身上的伤口因为挨了水便觉得火辣辣的疼。

赵母已经躺在了床上,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她便轻手轻脚的合上了柴房的门。

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床榻,皎皎在赵母身边躺下,把自己缩成了小小的一团。

皎皎的身体冰凉,躺在赵母身边才觉得有点点暖意,她闭着眼睛,摸着自己的肚子小声说话。

“乖乖的,不要叫,皎皎不饿,皎皎睡着了就不饿了......”

与此同时,一封午时自县城前往京中的飞鸽传书亦在此刻到达京中。

收到飞鸽传书的人匆匆将信上的内容浏览完毕,而后将其包了石子揉成一团丢到了水池中,见其缓缓地沉入了水池之中,再也没有浮上来,这才连忙转身去了院中。

茱萸院中的主卧尚未熄灯,来人谨慎的敲了敲房门,压低声音:“世子,信到了。”

“祝嬷嬷说,那姓赵的县令家中的确是有两个女儿,其中二姑娘的侍女之中的确有个五岁的小姑娘,眼角生了颗小黑痣,肩膀上也的确有个胎记,同世子您说的形状一模一样。”

主卧之中安静片刻,才响起一道淡淡的声音:“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烛灯跳跃,影子便落在了宋淮的脸上。

瞧着不过九岁左右的小少年穿着一身精致的单衣,正姿势端正的坐在桌前。

雪白的宣纸上正端端正正的写着一个“皎”字,笔墨未干,然那字迹磅礴大气,隐隐有几分风骨之气,瞧着全然是大家风范,一点都不像是出自一个九岁的小少年。

笔迹的主人此刻正冷着脸,神情有几分冰冷的凝视着那个“皎”字。

片刻后,宋淮深深呼吸,披衣站了起来,唤来侍卫服侍自己更衣:“去阿娘院中,我有事同她说。”

小少年精致的眸色浮现出细微的变化,语气顿了顿。

“告诉阿娘,我寻到皎皎了。”

皎皎缩在赵母身边睡得正香,房门便被人粗暴的踹开。

巨大的轰隆声将皎皎吓了一跳,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睁大眼睛看向房门。

柴房因为年久失修早就破烂无比,房门被人如此粗暴对待,承受不住的往下坍塌,激起一层尘土飞扬,赵素素捂着唇角站在门外,嫌恶的哼了一声:“你昨夜倒是睡得安稳,可知我受了多少苦?!”

“若非是你笨手笨脚的,我怎么会被嬷嬷罚抄文章呢?!这笔账我非要同你清算清楚!”

赵素素望了一眼破败的柴房,嫌弃的往后退了几步,吩咐道:“还不将她拖出来!”

两边的下人连忙上前便将皎皎给拖到了门外。

皎皎望着赵素素,不知晓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但是她听出了赵素素语气之中的恶意,不由得往后缩了缩,小心翼翼的解释道:“皎皎昨日不是故意的,姐——”

“我娘是正室夫人,你如今不过是我们好心养在府中的一个野丫头罢了,还想同我攀亲,你要喊我姐姐,你也不瞧瞧自己配不配?昨日你丢了我们家的脸,是不是还想丢我的脸?晦气!”

“我今日便要教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尊卑有别!”

“我是府中的小姐,而你一辈子都只能是给我端茶递水的野丫头!”

皎皎茫然的望着赵素素,见对方扬起了手,她手中的鞭子便在下一秒抽在了皎皎身上。

五岁的孩童几乎一日都未曾进过食,又累又饿,哪里挨得住这样一鞭子。

泪水在一瞬间就从皎皎眼中流了下来,她趴在地上缩成了一团,听见赵素素哼笑了一声。

“教你还敢顶嘴,教你还敢不尊重我,教你还——呀!”

皎皎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小声的抽泣着,旋即闻见一声怒喝:“住手!”

第二鞭尚未落在身上,赵素素的惊叫声便响了起来。

经过一夜休憩的伤口已经没有那般疼痛,如今又添了新伤,皎皎紧闭眼睛,捂着自己的脑袋,听着急匆匆的脚步声朝着自己奔了过来,仍旧缩在原地不敢有所动静。

奔过来的人怒气冲冲:“谁给你们的胆子!竟敢如此折辱我们郡主?!”

一双温柔的手将皎皎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又放柔动作将她紧紧捂着自己脑袋的手拿了下来,声音之中竟然带着几分哽咽:“是......是小郡主,奴婢认得小郡主的胎记,世子您快看,找到郡主了!”

抱着皎皎的人哽咽着:“怎么、怎么生的这样的瘦弱......”

皎皎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恶意,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懵懵懂懂的抬起了头,迎上了一双老泪纵横的双眸,又随着她的视线看向了一旁走了过来的人。

她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双精致的黑边长靴,沿着长靴往上看去。

素白色长衫的小少年缓步蹲了下来,同皎皎对视,语气中有几分复杂的情绪。

“皎皎,我是你阿兄。”

小少年生的无比俊朗,同皎皎一般,眼角下生了一颗小黑痣。

赵素素睁大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柴房之中莫名其妙出现的这样多的人,又看了一眼那自说自话将皎皎扶起来的嬷嬷跟小少年,气恼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私闯我家,你们是不是——”

余光见赵丁跟刘氏急匆匆的奔了过来,赵素素连忙委屈的同二人告状。

“阿爹阿娘,这些人欺负我,还抢了我的鞭子,将我的手都弄伤了!”

刘氏连将赵素素揽入怀中,看向了几人:“你们是什么人?!”

“她就是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你们胡乱在这里攀的什么亲?!”有了刘氏撑腰,赵素素登时便也不害怕了,大声道,“她就是我们家一个烧火做饭的小丫头,你们在这里演的什么戏!”

抱着皎皎的嬷嬷蹙了蹙眉头,咬牙切齿:“小郡主竟然被这群人打成这样......教公主瞧见了这副模样,只怕是要心疼坏了,世子,您瞧瞧这样多的伤痕......”

方才那一鞭子抽下来,将皎皎背上的衣裳都给抽破,露出里头沾满血迹的伤痕。

皎皎怯生生的缩了缩自己的身子,睁大眼睛喃喃道:“皎皎、皎皎不认识你......”

“我叫做宋淮,是你的哥哥。”

小少年缓声道,一字一顿:“你叫做宋皎,是宋家的女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