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是键盘侠也没关系

是键盘侠也没关系

棠粒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向晚意是头号工作室的金牌运营,也就是传说中的水军。在她的引主导下,会出现无数键盘喷子制造热点。可是在喷子的搅和下,有些事实被埋没在了真相背后。也许是恶事做得太多,向晚意遭到了报应,被确诊为癌症晚期。在生死与良心之间,她选择了后者,决定利用最后这段时光做一些善事。意外中穿越到了平行世界,在那里遇见了男神,同时还遇见了那些曾经的受害者.……

主角:向晚意,肖博逸   更新:2022-07-16 11: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向晚意,肖博逸 的武侠仙侠小说《是键盘侠也没关系》,由网络作家“棠粒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向晚意是头号工作室的金牌运营,也就是传说中的水军。在她的引主导下,会出现无数键盘喷子制造热点。可是在喷子的搅和下,有些事实被埋没在了真相背后。也许是恶事做得太多,向晚意遭到了报应,被确诊为癌症晚期。在生死与良心之间,她选择了后者,决定利用最后这段时光做一些善事。意外中穿越到了平行世界,在那里遇见了男神,同时还遇见了那些曾经的受害者.……

《是键盘侠也没关系》精彩片段

“我儿子有什么错?他是个瞎子啊!你们告诉我,他该怎么去救人啊!”

一个中年妇女,绝望的坐在地上嘶吼着。

妇女旁边有一滩血迹,警察拉起了警戒线,而救护车呼啸而去的画面,成为了这场悲剧的背景墙。

画面停止,投影结束,灯一下子打开了。

向晚意被灯光刺痛了双眼,办公室里弥漫着异常的气氛。

坐在上位,刘海朝天卷出一朵花的男人,是工作室的老板莱文。

“这就是我们工作室的实力,一个视频点击量过亿,转载过亿。”莱文兴奋的拍手。

四周的人却是面色欠佳的附和着拍手,他们并不喜欢这种胜利成果的分享。

莱文从皮包里掏出厚厚的一沓信封,甩到向晚意面前。

“这是你的分成,我说过,咱们工作室赏罚分明。”莱文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瘦弱的女生,心里盘算着怎么花样的压榨她。

向晚意摸着信封,这里面至少有的分红。

她站起身,环顾那些眼红的同事,深吸一口气。

“谢谢文哥,我……”

不等向晚意说完,门突然被破开。

视频中的妇人出现在门口,她提着小桶,双眼赤红的望着众人,竭尽歇斯底里的吼道。

“杀人犯!你们这些杀人犯!”

妇人将手中的桶泼了出去,鲜红的油漆,劈头盖脸的浇了向晚意一身。

莱文惊恐的缩在角落“疯婆子……报警……赶紧报警……”

妇人发疯一样冲着大家嘶吼着,连头发都炸了起来。

所有人都不敢碰她,只是自保的缩在一旁。

妇人瞄到向晚意手中的信封,不由分说的抢过去。

“这是我儿子的命……哈哈哈……我儿子的命啊……”

妇人面对厚厚的一沓钱,嘲笑着、讥笑着……

咯咯咯的笑声,像一台坏掉的电视机发出来的鬼魅声响。

“哎哎哎……你要做什么?这是钱!毁坏是要犯法的……”

莱文着急了,他这钱就是意思意思给向晚意的,当做发假奖的。

“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狗东西,踩着别人的尸体赚钱……”

妇人表情狰狞,眼见着手上的动作都凶猛了起来。

“不许动!”

几个保安冲了进来,一个卡脖就将妇人制服住。

“啊——”

妇人双脚搓地,下半身扭曲着,变着法的打滚,然而她最后还是被保安给拖出去的。

等人走后,众人才“想起”被油漆泼一身的向晚意。

“晚意,你没事吧?这人也真是,不就是因为你引流剪辑的视频,让她儿子自杀了嘛?你又不是那些骂人的键盘侠,泼你做什么?”

“是啊是啊!恶意剪辑有什么错?工作室就是吃这碗饭呀!”

“晚意你别往心里去,这么多奖金呢!你在换一套衣服,这油漆估计是洗不出来了吧!”

同事们的好言相劝,令向晚意面色越来越差,也正因为这样,她们说的也越来越起劲。

“行了!”莱文面色不佳,因为这些话里,让他听出来了指桑骂槐之感。

“你们这群人,剪辑剪辑不会,引流引流不会,当个控评还给对家送人头,我花钱是来请水军的,不是请水桶的。”

莱文气到上头,全工作室中,只有一个向晚意能干,要是每个都能干,他得赚多少呦!

向晚意异常的没有任何反驳,她摸了把脸上的油漆,平静的说“我请假半天,回去换套衣服。”

莱文开心的点头“去吧去吧!然后去做个spa放松一下,明天继续来工作。”

临走时,还不忘加一句“随时关注热点,热搜,还有one条……”

莱文后面说的什么,向晚意也不在乎了。

…………

某院消化内科诊室。

年轻的医生推了推眼镜,面色沉重的问“你确定要放弃治疗?”

向晚意神情恍惚,却有坚定的回复“胃癌晚期……还有得救?”

一个月的例行检查,如一道晴天霹雳,将她冉冉上升的事业,瞬间打入谷底。

医生也不知道怎么劝,毕竟这种又沉稳淡定,甚至是看透生死的病人,的确无法下嘴。

但出于职业道德,他还是委婉的劝了一句“既然西医化疗你接受不了,要不去试试中医?刚好我们院的中医科,有个……”

“不用了!”向晚意冷漠的回绝“有那些钱和时间,我倒不如去外面旅行。”

她潇洒的站起身,连病历卡都丢在了桌子上。

“对了医生,卡上有我的个人资料还有剩下的钱,我要是有天死了,你好人做到底,帮我火化一下。”

向晚意说的轻松,却让医生听出了诀别的味道。

“就这么……让她走了?”护士反问,这样会追责吧!

郝意无奈的抓抓头“不要紧!她是我邻居,跑不了!”

这个又酷又飒又赚钱的邻居,的确是个比较头疼的病人。

人来人往的医院,就像是个巨大的菜市场。

一楼的取药室与化验报告处挤满了人,排的长队还堵住了出口。

向晚意费了好一番功夫,才从人群里挤出来,结果还没出门口,后面的人群整体一推,就将毫无防备她推了出去。

向晚意感觉自己的脸,要砸在玻璃门上之时,一道黑色的人影挡在了她面前。

男人的身材很好,身上的肌肉结实,衣服上也是她喜欢的那股,混着海洋和芳草气息的香水味。

“你……还好?”男人有点犹豫的问,似乎是怕她尴尬。

向晚意立马站直身体,充满歉意的笑笑“谢谢了!”

她垂着眼眸,没有想正面看他的意思。

男人站在她面前停留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向晚意嗅着空气中,残留的香水味,心中是无尽的感慨。

若是换做以前,她真的会浮想联翩,也许现在那人的号码她都要到手了。

“将死之人,还有心思艳遇?”向晚意自嘲着。

上天是公平的,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到最后都是要还的。

“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啊!”

她,向晚意,头号工作室的金牌运营,传说中的水军头子,如今真的结结实实的遭到了报应。

 


蝉联热点榜首三年,自媒体风向掌舵人,手中引爆的热点与Ip无数。

吃过人血馒头,也丧尽过天良,更把良心丢给了狗。

曾以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结果一张查体单,却让向晚意跌进了深沟里。

向晚意拨通了莱文的电话“喂,我累了,放半个月假,工资随便扣吧!”

不等对方回答,她将手机关机顺手就丢进了垃圾桶里。

但还没走几步,几颗鸡蛋从背后砸了过来,恶臭味扑鼻而来,令向晚意胃部一阵绞痛。

“头号君,我要杀了你!”

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向晚意感受到了如雨袭来的暴打。

女人疯狂的拿竹条抽打在向晚意的身上,路人想要阻拦,却发现了异常。

“这不是前阵子,那个瞎子少年的母亲?”

“咦?还真是嘞?”

“对对对!就是那个公众号,断章取义的说那瞎子对倒地的发病女孩不救的事,逼死了人家哎”

“哎呦!那真是丧尽天良啊!这种人扒层皮都不够!”

围观的人,边录短视频,边议论着,但更像是对着视频里的观众们说的。

向晚意根本无处可躲,眼见着一辆车被迫停在路旁,她本能性的冲过去,拉开车门逃进了车里。

车子配合的加了油门冲了出去,不一会儿,狭小空间内弥漫的恶臭感,就越发尴尬了。

向晚意低着头,不敢看向车主。

他们的车刚开出医院,就听车主说了一句。

“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

向晚意抹了把泪,看着身上伤痕,突然联想到了什么。

“借你手机一用。”

她不等车主同意,擅自拿过一旁的手机。

开机,下载app,登录账号,一气呵成。

“网络大v头号君,遭到受害者盲少年母亲毒打,大快人心!!!”

视频就是在她上车之前拍摄的,不过十分钟的时间,一下子就有了过万的点赞,和近一千条评论。

向晚意在看一眼账号,居然是自己之前的一个小号。

一股怒意由心底升起,她快速的拨打了个号码。

“莱文,你派人拍那一段视频是什么意思?”

电话接通后,向晚意就压着怒火,她知道对方很有可能会录音,进而制造下一个热点。。

“哎呦!我当是什么大事呢!”莱文十分油腻的哼笑道“你当初来我这里面试的时候,可是说要为工作尽最后一份力的。”

“我听说你得了癌症吧?乳腺癌还是子宫癌啊?也不小心着点,让你应酬又不去,还以为你真洁身自好,没想到得了这种病,啧啧啧……”

“这么年轻也挺可惜的,你的这些账号给同事们分一分,让它们发挥一下最后的光和热。”

“我给你了几万块钱,算是给你的慰问金了。别太伤感了,临走还让你当一波网红。”

莱文的嘴脸十分丑恶,言语极尽恶烈。

向晚意被他的话引燃,胃部的传来的刺痛让她无力反驳。

车主将手机拿过去,极为冷静的说“这位先生,您所说的话,我的手机都进行了自动录音。刚才我已经上传至网络,望您待会还有时间说出其他恶毒的话。”

不等莱文咆哮,车主就将他拉了黑。

向晚意颤抖着掏出止痛药,缓和了许久,缓缓的说了句“谢、谢谢……”

车主是个戴着口罩的男人,向晚意看不清他的样子,却在他的身上感受了到久违的沉静平和。

“举手之劳罢了。”男人平淡的回复了一句,又问“你这个样子有人接吗?”

向晚意摇头“您在前面停车就好了,我朋友来接。”

男人并未回复,车内陷入了尴尬的沉寂中。

思索良久,向晚意还是开口说道“刚电话里的那个人,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他知道了你的电话……”

“我手机拨出的电话是虚拟号码。”

男人的话打消了她的顾虑,更让她找不到别的话题。

到了下车的地点,向晚意按着胃部虚弱的下车。

她回头想要致谢,结果看到副驾驶座上的鸡蛋液脸一囧,尴尬的关上了车门。

车子开走的瞬间,向晚意才嗅到那股淡淡的海洋和芳草的香水味。

她自嘲的笑笑“要是拍偶像剧,这大概就是第一集的剧情。”

人生如戏,要真是戏就好了,杀了青后还可以过自己的生活。

…………

向晚意踉跄的回了家,可是刚打开门就发现自家被盗了一样,客厅和卧室,就连厨房都被人翻了个底朝天。

“舅舅……”

爬在地板上,正要翻沙发底下的男人抬起头。

“晚意回来,那什么……我就是来看看……”向宗站起来,整理了下自己的西装领带

向晚意冷笑“看看就把我家地板都掀起来吗?”

“我听说,你妈那赔偿款和丧葬费下来了?”向宗毫不客气的质问。

“没有!”向晚意刚往前走了几步,就被拽了回来。

“没有?你骗谁呢?航空公司的公告都挂网上了,赔了两百万……”

向宗面部狰狞“我明白了,你想独吞是不是?你了真够孝顺的,你妈唯一的弟弟你都可以见死不救……”

“那是你活该!”向晚意用力推开向宗,结果却反被推到地上。

“你没有做生意的能力,偏要想着东山再起。你拿什么起?靠着你踹都踹不上路的脑子,还是从我这里搜刮的钱去投资?”

向宗被踩了尾巴,咆哮道“还不是你爸那个凤凰男,出轨养小三。你妈脑子也有病,净身出户也轮不到她。还有你,要不是你是个女的,我向家的财产,怎么能喂进白眼狼肚子里去。”

向晚意艰难的站起来,冷笑道“你想要钱,你找慈善机构要啊!我都捐了,一分不剩。”

为了辅证她的话,向晚意从包里拿出一张汇款单甩给向宗。

向宗将单子撕碎,狠狠抽了她一耳光。

“告诉你这不孝子,我不好过,你以后也别想好过。要是三天后,我看不见那两百万,我把你拿去拆了抵债。”

说完,向宗踹了防盗门一脚,气冲冲的离开了。

 


密集的疼痛感,由胃部逐渐扩散至全身,令向晚意不得不捂着肚子跪在地上。

过了一会,胃才在药物的化解下,逐渐的平复。

向晚意爬向卧室,翻动着柜子中的夹文件。

“幸好……幸好还在……”

为了防止被向宗拿走房产证,她特意做了替换。

或许是刚体力不支的缘故,如今体力恢复,她才发现自己的胳膊上,有一道长长口子。

“真是祸不单行。”

向晚意摇晃的站起来,朝楼下走去买药。

“听说了吗?老向家娶的那个凤凰男,找的那个小三,不是带个闺女吗?那闺女上电视了哎!一手小提琴拉的不得了!”

“真的真的!我也看见了!腿那么长,皮肤那么白,还是国外留学回来的。”

“哎呦!这老向家造了什么孽,女婿卷了所有财产,女儿净身出户还死于空难,千辛万苦要的儿子,还是个败家子。这剩下个外甥还是个女的,也没啥出息,这算是绝了后了。”

“可不是嘛!这老向家的祖坟没埋好,好运势都耗没了。”

三五个大妈在健身区域,边健身边聚在一起唠嗑八卦。

向晚意低着头匆匆走过,害怕别人认出她来。

曾经的向家是远近闻名的企业家,自从外公外婆一死,这个家才变成了真正的笑话。

“你好,我要碘酒和棉签、创可贴。”

向晚意说出要买的东西,结果看见店员抬头看了一眼,脸瞬间变了色。

“奥!等着!”

店员手揣进口袋里,不客气的上下打量着她,开始将她要的东西一样一样摔到她面前。

“十块钱!我们只收现金。”店员故意为难道。

向晚意微愣“你们不是有二维……”

店员将台子上的二微码收起来,咬牙切齿的重复了一遍“我们暂时只收现金,没有出去兑换好吗?”

向晚意刚要反驳,却听到一旁路人的手机里,传出公众号解释她被打一幕的原因。

她接着转身离开,心中的怒火快到达极点,再带下去,怕是会爆炸。

“这种人就该伤口流脓,出门被撞,还最好没有救护车……”

“以后她来买药就不给她!搞的网上乌烟瘴气的键盘侠,病死算了……”

药店内那些最恶毒的语言,在关门的一瞬间,全挤进了向晚意的耳朵里。

过去她只是明白,恶语如利剑穿心,轮到自己时,才体会到那种想反驳,却又无力反驳的愤怒。

前方传来轰隆一声,一辆装着水果的货车翻车了,各种水果撒了一地。

司机从车上跑下来,当场就蹲在地上哭了。

周围的人一窝蜂的冲了上去,向晚意迅速掏出口袋的迷你相机,对着人群拍了一张,习惯性的嘟囔了一句。

“货车侧翻,糟围观市民疯抢……”

话音未落,那些冲上去的人,却在将水果捡起来放进框里,每个人都热心的收拾现场,甚至还有些人在维护交通。

向晚意犹如被打了一记闷棍,愣在了原处。

她惊恐的将相机丢到地上,身体也后退几步。

她这是在干什么?

莫非长期的歪曲事实,只要热点流量的日子,难道她的骨子里,已经都是这种恶臭了吗?

加入帮忙的人越来越多,交通相对而言的也就复杂了一些。

戴着小黄帽的四个小孩子,正乖巧的过着斑马路。

一辆黑车晃晃悠悠的从远处开了过来,伴随着一个下坡,黑车莫名加速了。

“快……快跑……”

向晚意慌了神,这车好像是故意冲着孩子们去的。

“哇啊……”

孩子们捂着耳朵蹲在了原地。

黑车烦躁的按着喇叭,似乎车主并未想到他们会待在原处。

其他人都从远处奔了过来,可是明显时间来不及,眼见着车子直奔而来。

向晚意一咬牙就冲了过去,她用尽全力将孩子们推了出去,也就在那一瞬间,巨大的撞击力从背后袭来。

那股力量将她抛上了天空,然后又重重的摔在地上。

没有疼痛,没有声音,大脑一片空白,视线也随着车子的离去而渐渐模糊。

“快救人……快救人啊……呜呜呜……”

孩子们伤心的哭嚎着,随后那些路人、交警、医生赶了过来……

向晚意只觉得好累,累到呼吸都觉得很疲倦。

“女士您醒醒……马上就到医院了……”

旁边似乎有人很着急她的样子。

这种温暖的感觉,她好像从来都没有感觉到了。

原来这个世界,还有人在关心她啊!

向晚意努力的睁开眼睛,睫毛上挂着的血珠挡住了视线,模糊间她只能看到有个人影,坐在一旁。

那个人握着她没有知觉的手,努力的反复搓揉。

那股若有似无的香水味,在她失去嗅觉前的最后一刻,挤进了她的脑海深处。

“谢……谢……”

原来这就是被关心的感觉,轻飘飘的,没有束缚,很舒服……

哔——

心脏监控仪上,一条笔直的横线划过。

“死亡时间,2021年X月Y日,13时15分……”

这是向晚意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原来这就是她的一生啊!

孤孤单单的来,又孤孤单单的去,没有留恋的人,也没有人留恋。

不知过了多久……

向晚意的意识还在,但更像是跳进了水里一般,巨大的压力聚集在胸口,口鼻耳涨的难受。

她被迫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真的待在一个水池中。

不远处一个女人正在向她游过来,等那女人靠近后,她惊恐的发现,那个人居然是自己。

向晚意张嘴尖叫,却倒吸了一口水。

她不是死了吗?

那她是谁?

眼前这个人又是谁?

“好好活着……”

另一个自己游到她的面前,微微一笑,然后如无数萤火虫散在水里。

向晚意伸手去抓萤火虫,它们却飞来聚集到她的胸口处。

忽然一阵电流穿过胸口,向晚意感觉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咳咳咳……”

一口水从向晚意口中喷了出来,胸口处又麻又疼的感觉,让她意识到自己在做电除颤,恢复心跳功能。

“主任……主任……落水的病人有心跳啦!”护士开心的呼唤着。

落水的病人?

她不应该是车祸去世的病人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