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龙凤双宝毒医娘亲飒爆了

龙凤双宝毒医娘亲飒爆了

蔌离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尔懿家的两个小包子真的非常让人头疼,在她替人瞧病之际,那两个小家伙竟然给她带回了一个便宜夫君?就在她想要发火的时候,不由得内心一惊,那个男人竟然长着一张跟自家儿子九分相似的脸!难道他真的是当初的那个男人?尔懿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某位王爷逼至墙角。当初吃干抹净后逃跑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偷偷生下他的娃?

主角:尔懿,顾北城   更新:2022-07-16 12:5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尔懿,顾北城 的武侠仙侠小说《龙凤双宝毒医娘亲飒爆了》,由网络作家“蔌离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尔懿家的两个小包子真的非常让人头疼,在她替人瞧病之际,那两个小家伙竟然给她带回了一个便宜夫君?就在她想要发火的时候,不由得内心一惊,那个男人竟然长着一张跟自家儿子九分相似的脸!难道他真的是当初的那个男人?尔懿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某位王爷逼至墙角。当初吃干抹净后逃跑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偷偷生下他的娃?

《龙凤双宝毒医娘亲飒爆了》精彩片段

“今日尔家大娘子出殡的日子,看着规模宏大的送葬队伍,尔家当真是对她好啊!”

“可惜命格太弱受不起这福泽,膝下只有一个女儿,结果生下来就天降异象因为高人路过说是尔家的克星,必须送走才能逃过煞星,就被送到乡下了……”

“那大小姐也是个没娘心的,记恨尔家,连自己亲娘出殡都不来看一眼!”

就在众人的议论声伴随着哀乐奏响的节奏,一道明蓝色的身影骑马飞驰而来。

“驾驾!”只见那抹身影在队伍前面停下。

尔懿径直拦住了他们,翻身下马,一双凤眸目光凌厉的盯着前人:“给我停下!”

尔家的家主尔云旌盯着愣了愣,看清前面的女子,目露犀利之色:“逆女,你想要干什么?”

“开棺!”尔懿未搭理自己的父亲,扔掉手里的缰绳,朝着棺材方向走去,尔懿怎么也没想不到,尔家居然敢会在她母亲没死之前,就堂而皇之的把她给封死在棺材里,瞒天过海准备下葬。

她在知道消息时漏夜飞奔回来,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大胆!”尔云旌厉声呵斥道:“尔家出丧,你竟然敢如此大逆不道,把这个不孝女给我绑起来,家法伺候!”

刹那间几个下人蜂拥上来。

“滚开!”尔懿微微蹙眉不悦,目光直视她的生父:“我母亲没死!”

众人哗然届哗然,这不是儿戏,而是发丧啊?

没死?

怎么可能没死?

尔云旌身子一顿,目光深邃,盯着眼前这张绝美又陌生的脸,怎么会是自己的女儿尔懿。

她不应该在乡下?怎么会知道李和雅没死!

绝不能让她出来坏事!尔云旌如是想着,眸中愈发现清明之色。

“尔懿!你娘尸骨未寒,你去看来大闹灵柩,分明就是不孝!你这个想让她在地底下不安生不是?”

尔云旌的二房上官氏上前一步,故作悲痛欲绝之态,开口:“懿儿,你魔怔来不成?妾身差人告诉你,姐姐不行了,谁知她闭眼前都没有见到你回来,兴许是你还记恨着她,记恨着尔家,但是下葬前开棺……可是大忌,去的人会死不瞑目的!”

尔懿目光凌厉的扫了二人一眼,眼疾手快,一下子趁其不备,一手压在了棺材上,只听见散碎的哀嚎声,几个下人瘫倒在第。

棺材因为失去重心,猛然落地被尔懿一把稳稳接住,她随手棺材盖轻轻掀开,厚重的砸在地上,顿时扬起飞烟。

只见李和雅面色煞白的躺在里面,和死人无异。

上官氏在一旁瞥见后,轻轻松一口气。

只要李和雅死了,她就能扶正,哪怕当时入殓的时候还没有闭眼,但是一两个时辰过去来,棺材里面又密不透风……

上官氏放开了脸哭着喊起来:“尔懿,这是你母亲最后一段路,她这辈子这样命苦,你因为对家中送你去外面的怨气,就做出这样的事情,你怎么对得起官家?对得起大娘子”

尔云旌听闻此话愈发愤怒:“你现在看到了?她死了,难不成让你娘死了没体面,这就是你想要的?真是个孽种!”

围观的百姓自然也看不下去了,指着尔懿的背脊。

“这种丧良心的话也说得出来,给自己的生母开馆,果真是个灾星,克死了母亲不说,还不懂礼义廉耻!”

“大娘子这样尊贵的身份,竟然有这样一个女儿,上天不公啊。”

“人都死了,竟然还这天,我看真是疯了吧。”

尔懿对这些话充耳不闻,随后只见她将李和雅抱出来,煞白的脸蛋没有一丝血色,身子在衣服里面空荡荡的,尔懿心疼的心里一紧,紧接着给她喂进去一粒药丸,接着就是缓慢的按压,进行心脏复苏。

这具身子并未她原主,只是一觉醒来,便成为了尔家被送出去不受宠的小姐。

前世出生在华氏传人医毒世家的她,继承了前任族长的医术,只要没有断气,她就有把握可以把人救过来。

上官氏看着尔懿这样按压一个死人的身体,她什么样的神医没见过,何况开棺大不敬的事情,严重就会被杖毙,她心中冷笑,待会看这个贱胚子如何收场。

“尔懿,你这是做什么!你就这样恨你母亲吗?她都死了,还要这样折磨她的尸体!”

话音刚落,只见上官氏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

“咳咳咳!”

一道剧烈的咳嗽声,短促又急切的的传出来。

喧闹的声因戛然而止,所有人盯着地上的李和雅,立刻屏息凝神,才确定刚才咳嗽声确实是她发出来的。

呼……!又是一声,清澈入耳。

“刚那是尔家大娘子那里传出来的吗?”

“难道人真的没有死?”

“怎么回事?竟然可以让人死而复生?”

众人因为惊讶交头接耳,尔云旌也被惊讶到了,眯着眼:“孽障,大夫确诊你母亲断气了,怎么可能活过来,分明你是……”

上官氏附和道:“这分明就是妖术!

众人闻声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你竟然学妖术祸害人!来人,把她抓起来,送官!”尔云旌怒吼道。

尔懿单膝跪在地上帮李和雅顺气,抬头间眼神冰冷,道:“我母亲根本就没死,是你们你和上官氏想要把她给活埋,因为她尚有一丝气息,所以才可以醒过来。”

“你,你能血口喷人,而家是忠义仁厚之家,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分明是你妖言惑众。”上官氏满脸悲痛的说道。

说完后,周遭开始丽七嘴八舌的议论。

“尔家大娘子也太可怜了,生前儿女不孝,死后还要被女儿炼制妖术。”

“这种人就送官烧死。”

“对!绑去送官……!”

看见众人义愤填膺的模样,上官氏心中冷笑,尔懿,我看你如何摆平这民愤。

李和雅确实是在将死时被封进了棺材里,但是这一切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只会以为这都是尔懿的说辞。

就尔懿初来乍到的一张嘴,谁又会信?!

她伤心欲绝的哭起来:“大小姐,这说话可要讲究证据……”

“证据?”尔懿猛的站起身,随后将身后棺材掀翻。

众人声音这个时候断了,眼里发出惊悸的神色。

不约而同的目光汇聚到那声巨响的棺材上面,一时间黯然失色。

里面竟然是一条条触目惊心的抓痕,要知道人若是死了,怎么可能会有抓痕?


还有李和雅那鲜血几乎干涸的十指,越发坚定这个结论。

尔云旌和上官氏面面相觑,没想到看当初李和雅那气若游丝的样子,竟然还有力气留下这么多抓痕。

尔懿冷笑揭穿他们的真面目:“若不是我及时到,是怕我母亲就真的没有命了!”

说着俯身将李和雅扶起来,现在她身子太过虚弱,必须立刻治疗。

“站住!”尔云旌立刻上前拦住:“你要带你她去哪里?”

“让开!”尔懿沉声道。

“大小姐,我们是真的不知道会如此,大娘子入殓的时候确实是断气的。”上官氏委屈巴巴哭喊起来:“再说大娘子现在也得得好好休养,就跟我们一起回尔府吧。”

尔懿回绝道:“多谢小娘的好心,只不过我们有住的地方。”

“尔懿,你可别不识好歹,”尔云旌现在正是没面子的时候,恼羞成怒道:“从乡下回来能去何处,你生死都是尔家的人,给你脸不要,长辈的必须就得听,况且你母亲这件事完全是意外,我们并不知情!”

“你自己心里清楚。”尔懿笑的嘲讽冷漠,唇角微微起伏:“你以为我想做尔家的女儿?你放心,回去之后我母亲会跟你合离。”

尔云旌一怔,身为微微向后倾倒,气的满脸煞白:“我尔家没有和离一事,只有休妻!”

尔懿嗤笑一声,仿佛在看什么笑话,随后转身,直接带着李和雅翻身上马。

“来人啊赶紧把她给我拦下来!”尔云旌暴跳如雷的喊着。

“今天必须跟我回去。”

上官氏故作着急也跟着一起开口:“大娘子身子弱,你究竟是想做什么!”

“驾!”尔懿丝毫不理会,狠狠夹击一下马飞驰而去,身后的人根本追赶不上。。

就在尔懿离开之际,送葬队伍后出现的一辆华贵的马车,车里传出低冷漠的声音:“跟上她。”

“主子,咱们不是要寻找医仙的踪迹?去追一个妖女做什么?”赶车人不解道。

妖女……?

他反倒觉得,这只怕不是什么上古的医术吧。

“跟上。”顾北寒的语气不容反抗,十分肯定。

听风只得在人群中拨开一条道追上去。

尔懿来到所住的宅子外,她留意到身后的马车也逐渐逼近。

停下来,看了一眼。一看就知道这辆马车不普通,用青色绸布包裹,黑色的铁甲藏在里面,看上去是个花架子,但是实则刀枪不入,那两样是天丝和铁甲,可不是轻易就能够得到的,。

尔懿凤眸微微带着几分探寻,感受到了威胁的气息。

恰逢此时,车帘缓缓掀开,一个身穿鹤氅的男子正襟危坐,背脊挺拔如松,薄唇微抿,面色温润如玉,伤感至于增添了几分凌厉,只眼尾处略上挑。

一双丹凤眼睁开幽深沉冷,浑身掩盖不住如刀锋一样的犀利。

尔懿不由得呼吸一窒,她懒洋洋的收回视线。

伸手将李和雅从马上小心翼翼扶下来,方才男人朝着她这边走来。

“你跟踪我?”尔懿目光亦是流露出危险。

顾北寒淡目一扫。

虽然跟踪不假只不过没想到二人竟然会住得如此相近,只隔着一堵墙。

倒是也就不急于立刻盘问了。

他没有吭声,径直往旁侧的宅子走过去,伸手推门而进。

尔懿:……

她倒也不觉得尴尬,带着李和雅进门,迈过,迎面扑来两个粉嘟嘟小奶娃。

“娘亲,您回来啦。”只见扎着双丫髻,脸蛋粉嘟嘟的小女孩声音软糯糯的唤她。

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如同葡萄一样晶莹。

另外一个小男孩也是皮肤白嫩嫩肉乎乎,眼尾也略微上挑,看上去严肃老成得厉害。

“乖,娘亲要给外祖母施针,你们先去自己玩。”尔懿郑重其事嘱咐:“尔旜,尔雅,别到处乱跑知道吗?”

“知道了!”小旜语气跟表情都是冷冰冰的。

“娘亲,我不会乱跑的。”唯有雅雅奶声奶气的惹人怜爱。

尔懿见状放心的点头进屋。

才刚离开片刻,雅雅就无辜的看向自家哥哥:“哥哥,方才隔壁有个有趣的叔叔,我们帮娘亲找一个官人好不好?”

尔旜微微皱起眉头:“可是娘亲方才说了不可以乱跑。”

“我们没有乱跑呀,不过就是……因为闷得慌,所以翻了一座墙,谁知道不小心去打扰了隔壁漂亮的叔叔而已……”

雅雅握紧身前的两个小拳头,看着自家哥哥满是期待。

尔旜还是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叮嘱道:“我们不能爬墙。”

“哥哥,呜呜呜……”只见雅雅立刻开始双眼泛红,尔旜无奈的接着说道:“走门进去就行了!”

隔壁家的大门又没关。

说时迟那时快,二人立刻走进去。

因为同处一条街道,所以这布局跟自己家的房子的是一样的,所以轻车熟路绕道了最核心的里屋方向去。

听风:“主子,您为何要跟踪这个女子?”

谁知道她们还是住在隔壁。

“我觉得她和医……”顾北寒话还没说完,两张白皙的小脸映入眼帘,心里顿时一紧。

出现两个精致如同陶瓷娃娃的小团子。

十分可爱

“好看的叔叔~”雅雅喊的软糯甜美,探过去十分可爱。

“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乱跑?”听风反应过来,立刻严声说道。

“我们是隔壁的,我娘亲从小教育我们,跟邻里之间要互帮互助,所以我们来打个招呼。”尔雅像个大人一样奶声奶气的介绍起来。

听风:……

“打完招呼了就回去吧,不然一会儿娘亲可要来寻你们的。”

听风凌厉的话音才落,顾北寒开口,没那么冰冷:“你们是尔懿的孩子?”

“恩!叔叔,你娘亲吗?”尔雅说着迈动自己的小短腿跑到顾北寒身侧,仰起脑袋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顾北寒的绝世美颜。

身后的尔旜始终面无表情,跟顾北寒在相互打量,男人乌黑眼里,隐隐带着几分探究和好奇。

顾北寒一向不喜欢接触孩子,他垂眸微怔,但是这两个粉团子,倒是格外可爱,叫人心情大好。

他不自觉的缓和下来语气:“就在方才,一面之缘。”

“娘亲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茫茫人海漂亮叔叔能够跟母亲有这个缘分,那叔叔要不要考虑一下,做我们兄妹的爹爹?”

顾北寒:??


听风:??

尔雅说着不得推销一下自己娘亲:“我娘亲肤白貌美,最重要的是身后很多嫁妆,有钱!,不需要你准备聘礼的,可不是谁都有这福气的。”

“我们主子也不缺钱。”听风不服气的反驳。

这天下,除了第一首富沈家,只怕不会有人比顾北寒更有钱了。

“不缺钱啊?……那还有东西呢?我可以把我身上娘亲给的东西送给美人叔叔,”想了想为了增加筹码,她看向面无表情的尔旜:“哥哥的,也给你。”

“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能有什么东西……”听风一记白眼无语的开口,但是下一刻,他就惊讶的掉下巴。

“好不好?”

只见尔雅掏了一颗白色的珠子,递到顾北寒的掌心里面。

“叔叔,这个送给你。雅雅很喜欢吃的。”

“还有这个,也好吃酸酸甜甜的。”

“这个这个也给你啊……”

刚才还十分神气的听风立刻目瞪狗呆。

天山金庾丹、千金难求的朱莲果,还有红雪玉戒指……

这些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就在听风几乎要怀疑人生时,尔雅又一记重拳出击:“还有这些,虽然没什么用。”

就见尔雅随手扔了几个药丸放在桌子上。

听风:……他简直要怀疑人生了。

灵魄丹,浑天丹,养魂丹,回春丹……

这还能说没用?

小朋友,你知不知道这些药丸是干嘛用的?

一向表情淡寡的顾北寒,脸上都出现微微波动,深邃的眸中十分疑惑:“这些都是从哪里来的?”

“都是人家是可爱,硬塞给我的,都说了不要了,还要塞,可重了叔叔。”尔雅嘟着粉嫩的小嘴说道。

每次兄妹两和娘亲一起见她朋友,都会收到这些,包括那些药丸,也是尔懿配制的,不仅如此还给她带上一些,说什么以防万一……

“如果你觉得不够的话,还有。”方才冷冷的尔旜开口,十分淡定的将身后小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在桌子上。

听风:……

全都是稀罕物,并且不带重样的。

“够吗?”他一本正经道。

顾北寒眉角有些跳动,压着自己的情绪。

他像是那种贪图财物的人吗?

“所以叔叔,你可以考虑做我们爹爹吗?我们吃得少。”

尔雅脸上带着期盼的看着眼他,小嘴巴一张一合的。

分明就是贪图美色。

顾北寒:……

“你们的爹爹呢?”顾北寒低声问道,看着一对兄妹。

这样可爱的孩子,他们的爹爹难舍得?

尔雅委委屈屈的嘟着小嘴,眼眶里的泪水瞬间在打转:“娘亲说……早就死了,死得很难看……”

顾北寒:……

他倒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如此简单粗暴跟孩子这样解释的。

听风道:“我们主子又不是没人要,要知道这西夏国有多少女子想嫁他,为什么要帮别人养孩子。”

“听风!”顾北寒冷声呵斥一声。

“哼!我娘亲自然也不是谁都能看上的,试问西夏国多少男子想娶她,帮着她养我们,可是我们不需要”

尔旜是个傲气的,黝黑的双眼盯着听风,语气沉着沉冷的回着。

说完,转身要带妹妹离开。

兄妹二人从小渴望有个爹爹,即便是他也可以保护好他们,轮不到别人看不起。

尔雅失望的抿着嘴,乖乖跟着哥哥一起出去。

就在刚到门口,便听到外面一阵大喊大叫的声音:“尔懿,赶紧给我出来!你想把你母亲给怎么样?!”

尔懿给李和雅施针之后,便亲自去煎药。

她十分疲乏的坐在那里,脸色苍白,眼圈有些乌青,看不清眸子里的情绪,手里拿着的半壶酒,小口微抿。

本以为李和雅是因为没调理好所以身体虚弱,结果谁知道,竟然是有人偷偷给她下了慢性毒药。

她莫名奇妙来到这个世界,今日是第一次见到原主的母亲。

原身出生不久,就被送到乡下庄子养着,四年前她跑到尔家,希望被接回来,奈何被尔云旌给赶了出来,回去的途中,被人牙子给绑架到了青楼,因为剧烈的反抗被灌下了迷药。

而她作为现代中医医学世家的继承人,因为研究一种思维空间药理,谁知道在实验过程中发生意外,她一睁眼就成了现在的尔懿,还被人给下了药,好不容易从青楼逃出来,因为身上的药效发作,要克制的话只怕要丢掉半条命,谁知恰好遇到一个不能动的男人……

想到这里……尔懿再喝了一口酒。

那男人当时也被下了药,比自己的还要狠毒,所以自己也算是救人一命,于是完事后她拍拍屁股就走了。

谁知后来,她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

此时大门外传来了喧闹声打破了她的思绪。

尔懿身上的慵懒瞬间消失,起身朝门外走去。

“尔懿,给老子出来,你到底想把你母亲怎么样?”

“给我开门!”

“尔……“

大门吱呀的打开,尔云旌叫嚣声停下来。

“喊什么喊。”又不是吊丧。

尔云旌和上官氏以及尔家下人站在那里,气势汹汹像捉拿犯人。

“你母亲呢!”尔云旌说着准备往院子里面冲。

他本来以为尔懿会把李和雅带到什么破地方休息,若是如此,他们也不管了。

谁知道竟然带来了京城风水最好,并且是有钱也绝对不能轻易买到的地段。

这个地方风水极佳,一共就建了两座府邸,多少非富即贵的人想买也买不到。

心里在疑惑尔懿为何住在这里,不管怎么说,如此好的宅子让她住着根本就是浪费。

“母亲在躺着呢!”尔懿慵懒的拦住人,惜字如金。

尔云旌被拦住去路勃然大怒:“你敢这么对我?我是你父亲!”

尔懿一动不动,双眸带着王者的蔑视居高临下看着他。

“放肆,你这个逆女!”尔云旌吼起来。

上官氏见形式不对,这才开口:“大小姐啊,别闹脾气了,大娘子现在需要请大夫,回尔家找最好的大夫,这是官家的心意……”

“你觉得我住在这里,会看不起大夫?”尔懿不禁想笑。

一句话竟无力反驳。

可是尔云旌不愿作罢:“即便如此,尔家家大业大,你们回去就行,何必两个人住着这样大的宅子,先回去,至于这里,我是你父亲还能害你?自然会帮你收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