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我和校花的荒岛生活

我和校花的荒岛生活

饭塔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赵磊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如此倒霉,好不容易得到了一次留学的机会,哪知道飞机在半路竟然发生事故,而当他再次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处荒岛之上!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失去了留学的机会,但是与他一同生还的还有学校的校花。要知道他暗恋了宁竹雨三年的时间,甚至没能跟对方说过一句话,更别提表白,这一次他一定会牢牢抓住机会!

主角:赵磊,宁竹雨   更新:2022-07-16 13: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磊,宁竹雨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和校花的荒岛生活》,由网络作家“饭塔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赵磊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如此倒霉,好不容易得到了一次留学的机会,哪知道飞机在半路竟然发生事故,而当他再次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处荒岛之上!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失去了留学的机会,但是与他一同生还的还有学校的校花。要知道他暗恋了宁竹雨三年的时间,甚至没能跟对方说过一句话,更别提表白,这一次他一定会牢牢抓住机会!

《我和校花的荒岛生活》精彩片段

当赵磊再次醒来的时候。

他便想起一句老话。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好不容易有留学的机会,结果还没着陆就遇到了空难。

要不是他会游泳,兴许早就淹死在了大海里。

想到距离自己几百米,正有被浓烟与火焰包裹的半截飞机。

赵磊顾不得疼痛的四肢,拖着双脚朝黑烟踱步而去。

坐以待毙实属下下策。

即便他找不到其他幸存者。

也要确保物资优先。

“这!”

尽管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但当他看到眼前的景象后,一颗心仍旧沉了下去。

四处尽是散落着的飞机碎片和各种机身零件,原本平整的金色沙滩此时也被砸出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坑洞。

滚滚黑烟之下,数具早血肉模糊的可怖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

暗色的血渍染红沙滩,在星火黑烟的笼罩下,赵磊只觉自己站在地狱中一般。

长舒一口气,赵磊瘫倒在地,原本准备休憩片刻再处理尸体,不想耳边竟是隐隐传来了一阵声音:

“唔……哈啊……”

顺着声音望去,赵磊只觉瞳孔一刺:是活人!

在一块飞机碎片上,一具洁白的胴体横卧在团团烟雾之下,圆润嘟起的樱桃小嘴此刻正艰难的呼吸着,一双美眸也是紧紧地闭着。

只一眼,赵磊便认出了那名那女子的身份。

“那家伙……不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宁竹雨吗?”

也顾不得多想,赵磊走近切身将她打横抱起,放在阴凉的树影下探查其身体状况。

“……还好,只是左手脱臼,背部有些皮外伤。”

直至确认身体无碍,赵磊才开始上下打量起身前佳人——

玉体横陈,肌若霜雪,一双傲人浑圆若隐若现,随呼吸上下起伏。

修长的双腿此刻落于赵磊身侧,尘埃下露出偏偏雪白肌肤,令其目眩神迷,搭在其肩头的右手亦是感到阵阵丝滑。

这感觉……

“嘶……”

赵磊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勉强收起流露的欲望,而后左手托起宁竹雨脱臼处,右手稍稍摩挲后往上一推,就听耳边传来“咔哒”一声,原本正处于昏迷中的宁竹雨,猛然清醒:“痛——!”

“你醒了?”

宁竹雨开始还有些迷茫地看着身前皮肤黝黑、双目有神的男子,一阵海风吹过皮肤,她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衣物早已破损。

这里是……

啊!

宁竹雨美眸圆睁,抬起手就朝赵磊脸上甩去:“流氓!”

啪!

身体还没完全恢复的赵磊躲闪不及,被宁竹雨一巴掌拍的有些眼冒金星。

不等他有所反应,就见宁竹雨双手紧裹着衣服不断地往后缩着,眼神中一片警惕。

赵磊无奈地摇了摇头:“大小姐,你误会了。刚刚你的手……”

“别靠近我!”

宁竹雨薄唇轻抿:“这是哪里?老师和同学呢?”

赵磊指了指还在冒着烟的飞机残骸:“我只知道这里是大海上某座不知名的岛屿,至于其他老师和同学……估计不幸遇难了吧。”

看着赵磊无奈地捂着脸,宁竹雨道歉的话语几欲说出,但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其他意思:“你刚刚在做什么?”

“我只是看你没醒,想着做个人工呼吸……”

“不用了!”

宁竹雨望着身前满面无语的赵磊,暗自松了口气,心中转而升起些许不安,“你刚刚说……老师和其他的学生都遇难了?”

赵磊指着身后埋有尸体的洞穴:“算上你我,在这片沙滩上一共有九个人,其中七个都被我埋了。”

宁竹雨捂着嘴,恐慌的神情跃然面上:“这……”

“当然,我的话并不是很准确。”赵磊话语一转,“这片岛屿的面积尚不明确,或许还有其他的幸存者掉落在其他地方也说不定。”

赵磊不在和宁竹雨过多纠缠,折身走向飞机残骸:“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去找找有没有什么能用得上的东西。”

虽然嘴上这么说,赵磊心里其实还有些揣揣不安。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学校公认的校花啊!

如今在这个鸟不拉屎的荒岛上,只有自己和宁竹雨两个人,那岂不是说……

心中如此幻想着,赵磊慢慢走到了飞机残骸旁边。

身前,一片早已变成破烂的废铁堆之中,除了金属碎片外,还散落着几个行李箱。

“衣服、书、电脑……”

将行李箱内的东西简单分类后,赵磊微微颔首:“至少保暖是够了。”

提着装满东西的行李箱回到宁竹雨身边,就见此时她正双手环膝,双眸仰望着天空发呆。

“怎么了?”

赵磊的问话让宁竹雨回过了神:“我……我们能获救吗……”

耸耸肩,赵磊从行李箱中拿出意见女性T恤和牛仔裤递给宁竹雨。

“先把这个换上,我去海边走走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吃的。”

宁竹雨看着赵磊手上的衣裤,眼神有些嫌弃。

“不穿?”

赵磊自知像宁竹雨这种女生多少都会有点大小姐脾气,心中也有些无奈,“我说宁校花,这里可是荒岛,不说有很多蚊虫,甚至还有毒蛇蜘蛛什么的,如果被咬一口那可就不得了了。”

好说歹说了半天,宁竹雨脸上仍然写满了不愿意。

这让赵磊怒从心底起:“行,你不想穿其他人的衣服,那就这么衣不蔽体等着被蚊子蛰死吧!”

 


丢下一句话,赵磊也不再管目露委屈的宁竹雨,径自往海边走去。

这也就是遇到他这种正直青年,顾忌同学关系,帮衬一把。

这要是遇到不怀好意的家伙。

哪怕是尸体,宁竹雨都不会落得好下场。

独自走在海滩边的赵磊不住咂着嘴。

或许是正在涨潮的原因,除了一下空贝壳外,一无所获。

无奈,赵磊只得往树林中走去。

刚一进入,赵磊便感觉自己成了一个行走的活靶子。

各种嗜血昆虫发了疯似的往自己身上扑。

或许是运气实在不好,赵磊顶着一身的红包,仍旧没发现可以果腹的东西。

“算了,还是先回去再想想办法吧……等等,那是……蕨叶?”

赵磊暗自感到惊喜。

当年在乡下,自己经常吃着玩儿,不单是因为这种蕨叶味道甘甜,里面也充斥着水分。

咕噜噜——

等赵磊回到宁竹雨身边时,就听到宁竹雨腹中传出的抗议声。

“你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听到宁竹雨的问话,赵磊轻笑一声:“这是凤尾蕨,能吃的东西。”

宁竹雨错愕地愣在原地,半晌说不出一句话:“你……让我吃叶子……?”

“现在正巧到了傍晚,海滩涨潮,很难找到可以食用的贝类。”

赵磊把凤尾蕨放在地上,抹去额上落下的汗滴。

“我手上暂时没有趁手的武器,如果贸然前往森林深处,可能会遇到危险。今晚时间紧迫,先吃这个吧。”

宁竹雨身体抖了下,往后退了两步。“我不吃……”

“你不饿?”

赵磊仿佛看白痴一样看着她。

上前一步,抬了抬手,将凤尾蕨送了过去。

“给我吃我也不吃!”

宁竹雨说话间,扭头就跑。

似乎生怕被赵磊追上似的。

赵磊看得哭笑不得,也没着急追。

拿着一块飞机残害就往海边走去。

他需要尝试弄点淡水

不过单从现在的状况来看,先不说能不能制造出淡水。

就算可以,也没有合适的容器可以盛放。

在稍微探查片刻后,赵磊停在了一棵一人高的嫩竹前:“有了。”

将碎片抵在竹节比较柔软的上部,俯身捡起一块石头,用力敲砸着。

咚……咚……

直到赵磊觉得双手被震得有些发麻后,高耸的竹子才堪堪折断,倒在身前。

随即,赵磊故技重施,用碎片将竹子割出了八个大小不一的竹筒。

又利用其中一个切口呈斜面的竹筒在雨林和海滩交界处的地方刨出了一个小坑。

将竹筒放于坑中,其上放置一片能够盖住筒口的叶子,周围灌入未经处理的海水,赵磊兀自点头:“过一个晚上应该就可以有水喝了。”

这种简单的处理办法只是简单的蒸发原理,利用早晚温差,让盖住筒口的叶片起到汇聚水珠,制作天然蒸馏淡水。

尽管效率低、量不多,但就他们两人,七个竹筒省一省也够喝了。

回到栖身处,宁竹雨已经坐了回来。

虽然已经换了衣服。

不过还是没有勇气吃地上的凤尾蕨。

赵磊刚才挖了不少,足够两人补充水分了。

目前岛上就他们两人。

如果宁竹雨渴死了,那他岂不是就要一个人孤零零的求生了?

救援队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赶来。

假如没有人来营救。

那这座荒岛上人类繁衍的任务。

可就落到赵磊和宁竹雨头上了。

这么一想,赵磊的负担一下子就轻了不少。

他从地上拿起凤尾蕨,递到了宁竹雨嘴边。

“吃点吧。”

宁竹雨抬头看了一眼,头跟拨浪鼓似的摇了又摇。

“我不吃,死也不吃!”

赵磊拿了一个放进嘴里。

“味道不怪,你要不尝尝?”

宁竹雨忍不住了,一下子竟然孕吐似的干呕起来。

天知道她想象的味道是什么样。

赵磊看得也是一时无语。

就这种大小姐心态,以后要是需要吃虫子什么的,还不直接跳海自杀了?

想到这,赵磊就决定帮她一下。

将多余的衣物放在地上。

赵磊直接朝宁竹雨扑了过去。

“你干嘛!”

宁竹雨尖叫一声,拼命挣扎起来。

“你放开我,救命!”

赵磊一把就捏住了她的下巴,威胁道:“张嘴!”

谁曾想到宁竹雨竟然直接哭了。

一边挣扎,一边求饶道:“求求你放过我吧,你想干什么就干你的,只要别逼我可以吗,我还是第一次,我不想这样啊!”

赵磊听得脑袋都大了。

他就准备喂对方吃个凤尾蕨,这来能扯到第一次了?

赵磊不由分说的压在宁竹雨身上。

将凤尾蕨塞进了对方的嘴里。

宁竹雨的哭喊瞬间停止了。

感受到苦涩的汁水在嘴中炸裂。

她刚想吐出来,就见身上的赵磊一瞪眼。

“咽下去!”

宁竹雨这才拼命似的将汁水咽了下去。

赵磊不由问道:“怎么样,味道还能接受吧?”

宁竹雨哭丧着脸点了点头。

看着骑在身上的赵磊,委屈道:“我已经吃了,你现在能放了我嘛?”

“不行!”

赵磊又拿了一片递了过去。

这次宁竹雨跟任命似的,直接闭上了眼睛,一边嚼一边哭。

“真的我受不了了,你放过我吧!”

看着对方躺在身下,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赵磊突然很想撕掉她的衣服。

反正都误会自己了。

现在又是荒岛之上,没有法律,又没有其他人,谁又能阻止自己呢?

 


想了想,赵磊用力摇了摇头。

要真这么做了。

那自己还是人吗?

从宁竹雨身上下来,暗叹一声,赵磊坐在宁竹雨对面,捡起一片凤尾蕨吃了起来。

“荒岛之上,你可别耍脾气,为了活下去,你以后指不定还要吃什么呢!对了,既然不知道要在这个岛上呆多久,要不先做个自我介绍认识一下?”

“我是赵磊,工程专业大四学生。”

宁竹雨似乎这时才反应过来赵磊刚刚那么做是为了什么。

闻言也不说话,只是兀自转过头:“哼,色鬼……”

“你说什么?”

“宁竹雨,大四中文系。”估计是看在赵磊捡来食物的份上,宁竹雨这才勉强开口。

女神,果然都是不可亵玩的……

赵磊无语低叹,但随后强自打起精神。

相比于宁竹雨,此刻当务之急,还是需要找一个安身之地。

现在呆的位置地形不错,面朝大海但有树荫遮蔽海风,背靠交错大树,地面干燥平整,在即将进入黑夜的现在,算是个不错的临时天然避难所。

“现在就是差个能睡觉的地方……”

赵磊暗自嘀咕一声,眼中忽然明亮了几分。

他立刻提起飞机碎片,在宁竹雨疑惑的目光下转身走进森林之中。

顶着蚊虫叮咬的赵磊在森林中徘徊片刻,而后满面兴奋地站在一株苍天巨树之前。

他搓了搓手,身手矫健地爬上乔木树顶,用手摆动着枝杈,心下激动:“找到了!”

日头渐落,明月轮换。

在丛林边境传了好几圈,赵磊手中捧着十数簇芭蕉叶和竹竿,站在离宁竹雨不远的地方来回观瞧:“嗯,这里就挺好。”

说着话,赵磊舔了舔嘴唇,将竹竿用藤蔓绑在两端树上,其中铺垫数根枝杈横,两侧用藤条固定,最后再铺上芭蕉叶。

“你在做什么?”

“弄张床好睡觉。”耳边响起宁竹雨轻声的询问,赵磊脸上泛起些许得意:“怎么?你想躺上来试试?”

看着赵磊脸上的嘲弄,宁竹雨别扭地转过脸:“谁……谁想啊!”

“呵,大小姐。”赵磊口中轻笑,翻身上了自制木床,“你上半夜,我下半夜,轮流望风,有意见吗?”

话语一落,宁竹雨便抬起略带惊异的眼神看向赵磊。

估计是被瞪的不好意思,赵磊连连摆手:“别那么看着我,我只是在你这种幽怨的延伸底下睡不了好觉。”

宁竹雨面色一红:“大小姐?”

赵磊嗤笑一声并没有回话,看着身侧佳人,脑中陷入沉思。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化身为狼朝她扑过去!

在月光映射之下,原本就绝美的面容此刻更是泛起道道光泽,粉润樱唇也让赵磊不禁想起此前那股暗想。还有那具婀娜身形……

光是想想,就觉得身体燥热不堪!

“嗷——!”

瞬息之间,一声从不远处传来的吠叫,让原本舒坦的赵磊脸色瞬间凝固:“那个叫声是……狼?!”

狼?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狼?

赵磊的思绪似是被堵住了一般,根本转不过来。

明明这座岛的生态类似于热带,而狼作为犬科,本不应出现在这种地带才对!

“嗷——!”

就在赵磊思考时,阵阵狼吠愈发响亮,似乎就在不远处觊觎着赵磊与宁竹雨这两句鲜活的血肉。

宁竹雨这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早就被吓到双目失神。

娇媚的胴体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美眸中亦是荡起浓浓恐惧:“那是……什么东西?”

“狼!”赵磊剑眉紧蹙,环视一圈周遭地形,果断撂下一句话,“上树!”

“上树?”

宁竹雨眼中满是错愕。

她别说树,就连梯子都没爬过,怎么上树?

“见鬼!”

赵磊双齿一咬,不顾宁竹雨惊慌的神情,伸手一把将其抬抱起来。

“你要干什么……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此刻,赵磊双臂盘于宁竹雨翘臀之下。

两手抚着她白皙滑嫩的大腿,傲人的上身紧贴着赵磊宽阔的胸膛,姿势满是不尽暧昧。

感受着身上敏感地带传来的阵阵体温,宁竹雨容颜瞬间通红,不断在赵磊臂膀中挣扎着:“不要碰我!不要……”

“老实点!”

怀中揽着美人,赵磊忍不住用手捏向翘臀,只有一道念头:“这妞……真特么软!”

“嗷——”

“嗷呜——!”

由远快速逼近的嚎叫让赵磊不敢在做犹豫,踩着刚刚架设起来的木板,抱着宁竹雨硬是攀在了树上:“我抱住你,快往上爬!”

“啊……”

“啊什么啊!”赵磊快被这小妞逼疯了,额头青筋不停跳动着,“不要命了啊!”

对上赵磊那双刚毅眼眸的刹那,宁竹雨在内心有一刹那不禁重新审视起这名男子。

让她先上树逃命?

“你还在犹豫什么啊大小姐?”赵磊满目无奈,看着正在怀中发呆的宁竹雨,他恨不得能够腾出一只手敲在她脑袋上,“快点爬啊!”

“哦哦……”

被语言一激,宁竹雨也不再纠结,两手抚在赵磊肩膀两侧,扒拉着他的衣服用手勾在树枝上,双脚在赵磊地帮助下踩在枝干上。

稍稍舒了口气的宁竹雨见赵磊还扒在树干上,神情有些急促:“你怎么还不上来?”

“大小姐啊,你倒是伸手拉我一把……”

片刻后,两人喘着粗气坐在树枝上,听着环绕在耳边的狼嚎犬吠,不由长叹出声。

“你这色鬼,还挺讲义气的。”

见宁竹雨夸赞自己,赵磊不住白了一眼:“讲义气?我只是不想你被狼群啃咬之后,血腥味会吸引来其他野兽!”

“你……哼!色鬼!”兴许是因为赵磊的举动,宁竹雨也只是冷哼一声,扭过了头。

“色鬼?”

宁竹雨不住婉转一笑,其媚姿娇态宛若春江流水,暖入心灵。

饶是赵磊也不由愣了几秒。

“趁人之危,想占人便宜,你可不就是色鬼嘛!”

“过分了吧!怎么还带人身攻击的?我明明就是想救你而已!”

正在赵磊怒气上涌想要回怼宁竹雨时,忽然间,声声如暴雨般密集的脚步朝二人飞速接近。不过转眼,一片黑压压的兽影似乌云般笼罩而来。

那是……狼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