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盖世帝师

盖世帝师

故事的角色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苏生是当今实力最强的帝师,九大战神是他的学生,对他毕恭毕敬。突然有一天,他接到了周若雪的电话,得知自己有个女儿,并且危在旦夕。帝师怒发冲冠,立刻赶回都市中,救下了女儿,报复了仇人,一场风波本该这样结束,奈何对方不服气,总是挑衅他。为了斩草除根,苏生决定留在都市中,保护妻女,让她们不再受到伤害。曾经与他为敌的人,终究要付出代价……

主角:苏生,周若雪   更新:2022-07-16 15:4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生,周若雪 的武侠仙侠小说《盖世帝师》,由网络作家“故事的角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生是当今实力最强的帝师,九大战神是他的学生,对他毕恭毕敬。突然有一天,他接到了周若雪的电话,得知自己有个女儿,并且危在旦夕。帝师怒发冲冠,立刻赶回都市中,救下了女儿,报复了仇人,一场风波本该这样结束,奈何对方不服气,总是挑衅他。为了斩草除根,苏生决定留在都市中,保护妻女,让她们不再受到伤害。曾经与他为敌的人,终究要付出代价……

《盖世帝师》精彩片段

昆仑山巅,昆仑书院。

一个白发苍苍的耄耋老者,正仔细的整理教室讲台,整理好完毕之后,便走向了另一间房间。

此时,房间里一位丰神俊朗的青年,正闭目养神。

看着青年,白发老者的眼中满是崇敬之色,躬身道:“先生,九大战神们已经全都到位,您可以开始讲课了。”

话落,老者犹豫了下,又道:“先生,这些年,小李虽然没有资格听您的课,但帮各位战神整理上课笔记,也受益匪浅。

我把此中感悟传给族中子孙,他们仅凭借那些皮毛,竟然也将李家慢慢的发展成龙城第一大家族了。

这一切,都是先生的恩泽。

如今小李年迈不堪,恐时日无多,想要落叶归根,葬于故土。

只是以后,就不能侍奉在先生左右,端茶倒水了。”

老者说完,已然是泪流满面,颤抖着对着青年深深一拜。

青年睁开眼,一脸平静的起身,拍了拍老者的后背:“这几十年,你辛苦了,去吧,还有一年,好好享受一下儿孙之乐吧。”

说罢,青年转身走入教室。

等候许久的九大战神,立刻起身恭敬问好:“老师!”

青年挥挥手,示意众人落座。

“我昨日所讲,你们可有所悟?”

青年目光扫过在场众人,朗声问道。

一位战神起身问道:“老师,我参不透,何为玄关?”

另外八人对视一眼,也是恭敬道:“我等愚钝,请老师解惑!”

“我虚极静笃之时,忽灵光一现处,就是活玄关。

也是神气交融的虚无谷,更是我与天地宇宙同根共蒂之处,天人合发的合发点……”

青年正在给九大战神讲课,突然口袋中的手机震荡了起来。

原本想直接挂断,但是,看了眼来电显示上那个名字,他心脏狠狠抽畜了下。

古井无波的面庞上第一次有了情绪变幻,他点下接通,立刻,一道凄厉的女子声音响起:“苏生!求求你!救救我们女儿吧!”

“我们的女儿依依,快要被陆家打死了!”

“我真的撑不住了……”

啪!

电话突兀的挂断!

“这……这是周若雪的声音?”

轰!

苏生的脑袋仿佛都要炸裂了,一道恐怖的煞气,瞬间从他身上释放出来,席卷整个昆仑山巅。

我苏生有女儿了?

我苏生的女儿,要被人打死了?!

陆家,我要灭你满门!!!

砰!

他猛然一掌拍下,讲台瞬间化为齑粉!

“敢伤我妻女,你们全都该死!”

长啸怒吼,直冲九霄!

煞气之重,风云变色!

“什么?”

教室里诸位战神心神震颤,全都站了起来!

竟然有人敢伤害老师的妻女?

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这是不想活了?

想要全族俱灭吗?

“来人,传我东洲战神令,启用最先进运输机,给我运一万战士过来!”东洲战神萧天策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即怒喝道。

“传我西洲战神令,立刻用最快的速度给我调一万战士前来!”萧天策话音刚落,西洲战神叶昆仑也同样怒喝道。

“传我南洲战神令,立刻抽调一万铁血军团!”

“传我北洲战神令……”

“传我中洲战神令……”

这一瞬间,九州战神毫不迟疑的纷纷调兵遣将。

一通通电话,一道道命令,传遍大夏九大战部!

没有任何迟疑,哪怕是因为擅自调兵,罢官去职,他们也毫不犹豫。

只因为,苏生,是他们的老师,更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一瞬间,天下震动!

另一边,一辆最先进的武装直升机从昆仑山巅起飞。

机舱内,苏生面满森寒,一身煞气久久不散。

他乃是神农后人,一身所学经天纬地,奇门八卦,医术武学,无一不精。

自他十八岁离开神农村,足迹遍布大夏大地,十年时间,收徒无数。

九大战神,只是其中之一。

这十年时间,他不但教徒无数,一身医术,更是救活无数大夏大佬包括诸多皇族成员。

为此,大夏龙主更是赐封他“国士无双”称号。

尊称大夏帝师!

是大夏大地上唯一位可以无视一切规则的真正王者!

而现在,他的妻女,却正遭受欺辱!

这叫他如何能不愤怒?

想到这些,他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道倩影。

那是五年前,他效仿祖先尝百草,却误中奇毒,幸好前来旅游散心的同行少女救了他,那一夜,他乱了神志,身不由己……

苏生嘴角浮现出一抹苦涩——若雪,那一夜,我们竟是有了孩子?

为何这么多年不联系我?

你还恨着我吗?

江城,一处郊区别墅院落之中!

砰砰砰!

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绝美女子不断的磕着头,鲜红的血液从额头顺流而下,她仿若未觉,嘴中苦苦哀求着:“陆小川,我求求你放了我女儿吧,她才四岁,还是个孩子,她是无辜的啊。”

在她前方,一个面容阴冷的青年手中拿着皮鞭,他面前的大树上,一个四岁的小女孩被吊在半空中,身上伤痕累累,白色的裙子,都被鲜血染红。

“无辜?”

陆小川狞笑道:“这个小贱种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上,你放心,我不会这么轻易杀了她的,我会等找到你那个奸夫,在当着他的面,把这个小贱种剁碎了喂狗。”

“妈妈,我怕,妈妈,我要爸爸,呜呜……”小女孩被陆小川恶毒的话语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妈妈,你说过爸爸会来救依依的,为什么爸爸还不来啊……”

周若雪心神一颤,痛苦乞求道:“陆小川,你杀了我吧,放了我女儿,她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啊。”

“啪!”

陆小川抬手就是一鞭子狠狠的抽在周若雪的脸上,阴鸷道:“贱人,现在知道后悔了?我告诉你,这就是你当初背着老子偷野男人的下场,我告诉你,你女儿得死,你也活不成。”

“坏人,不许你打妈妈,我踢死你!”

陆小川话音刚落,被吊着的小女孩竟是鼓足力气,一脚踢在了他头上。

陆小川万万想不到,这个被自己打的半死的野种竟然还有力气踢自己,顿时勃然大怒:“杂种,你找死!”

他怒喝着,扬起手中的皮鞭就是狠狠一顿抽。

“啊啊啊……”

小女孩嘴中发出凄惨的哀嚎,没一会就皮开肉绽,浑身冒血。

周若雪大脑轰鸣,睚眦欲裂:“畜生,住手!”

“哇!”

终于,小女孩承受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直接昏死了过去……


“依依!依依!”

周若雪不顾一切的冲上去,一把抱住女儿,双目充血,眼中满是愤怒和绝望!

“妈妈,依依好难受,好冷……依依是不是要死了啊……妈妈……依依害怕……”小女孩缓缓醒来,神光涣散,气若玄虚。

“依依,你没事的一定没事的,你坚持住,妈妈一定会救你的。”周若雪看着怀里的小女孩,泣不成声。

稚嫩的身躯上,全是触目惊心的伤痕,白色的裙子,已经完全染成了血红色,紧紧的贴在伤口上。

她还是一个孩子,一个才四岁的孩子啊!

周若雪眼泪狂流,肝肠寸断……

“妈妈,你说过依依有爸爸……你说爸爸是个大英雄会来救我们……妈妈,你是不是骗依依的……妈妈,依依真的是他们说的野孩子吗……”

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眼睛也在一点点的闭合,似乎已经支撑不住了。

“依依,依依!”

“你不能睡,你要坚持住,你不是野孩子,你有爸爸,爸爸一定会来救你的。”

周若雪轻轻晃了晃小女孩,声音颤抖,充满惶恐。

这一瞬间,周若雪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道孤傲的身影,眼中浮现出一抹怨恨,心中大声呼喊:

“苏生,你这混蛋,你为什么还不出现?你知不知道,我们的女儿快死了?”

五年前,家族为了利益,不顾她的反对,强行要把她嫁入豪门陆家,她反抗不了,决定离家出走。

在路上,碰上了一袭白衣的苏生,那个男人,风华绝代,让她一见倾心,于是她谎称是出来旅游的,跟在他身旁,却没想到,一天晚上,他突然发狂强行占有了她……

事后,她没有责怪他,而是一个人默默的离开,却没想到,竟是有了女儿。

“苏生,我求求你,快出现,救救我们的女儿……”

周若雪抬头看天,可惜除了高悬的烈日,就是一片蓝天。

她知道,那个男人不可能出现,可这却是她在绝望中,唯一能期盼的一丝希望。

“爸爸,真的会来吗……”周若雪的话,让小女孩低垂的眼帘又抬起来了一丝。

“会的会的!依依,你相信妈妈,爸爸一定会来的!”周若雪坚定的说道。

“嗯,爸爸是大英雄,他会打败坏人,救出妈妈和依依……”小女孩笑了,但是下一刹那,她却再也支撑不住了,头一歪,倒在了周若雪的怀中。

但她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脸上,却是浮现一抹浅浅的笑……

“依依,依依!”

周若雪崩溃大哭,绝望的将女儿紧紧抱住。

“陆小川,依依快不行了我求你快送她去医院!”

“只要你救我女儿,我什么事都答应你!”

“陆小川,我求求你了……”

周若雪抱着女儿,跪在陆小川的面前,苦苦哀求。

陆小川看上去二十七八,一套阿玛尼定制西服,很有品味。

在他身后,则是十几个面无表情彪形大汉。

“救她?”

陆小川一脸的冷笑:“周若雪,你是在逗我吗?

“你跟野男人生下这么个贱种,害我颜面丢尽,沦为笑柄,她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羞辱。”

“所以,她必须死,这就是你给我戴绿帽子的下场!”

周若雪颤声道:“当初是周家逼我跟你订婚,可是我并没有同意,我们俩根本没有任何关系,这怎么能算是给你戴绿帽子啊?”

“贱人,还敢狡辩?”

“你不是想救她吗?其实救这个贱种,根本不必去医院的。”

陆小川狞笑着站了起来,拿起一盆冰水就倒在了依依的身上。

昏迷中的依依,身躯狠狠抽搐了一下。

“不,我求求你,饶了她,她只是个孩子,一个四岁的孩子啊……”

周若雪苦苦哀求:“只要你饶过她,我愿意给你当牛做马……”

“哈哈,痛苦吗?悔恨吗?”

陆小川哈哈狂笑:“你越是这样,我就越开心,越兴奋,我告诉你,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还有更刺激的呢,你千万要顶住,别崩溃了。”

说着,他朝着旁边的保镖一伸手,对方立刻从口袋中掏出一根长针,放在他手中。

捏着针,陆小川脸上露出如同毒蛇般阴冷的笑容,不怀好意道:“刚才泼冰水都没把这个小贱种浇醒,本少换个办法试一试。”

周若雪看到他手里的银针,头皮顿时一阵发麻,脸色惨白如纸,颤声道:“你干什么?”

“你不是哭着喊着要救这个小野种吗?我现在帮你把他救醒啊!”

陆小川狞笑着,举着针朝着小女孩紧闭的眼睛刺去。

周若雪吓得魂飞魄散,啊的尖叫一声,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冲了上去,懒腰将陆小川给死死抱住,拼尽全力不让他伤害女儿。

“陆小川,你不是人,你是个畜生,你是个魔鬼,你会遭报应的……”

周若雪崩溃大叫!

陆小川给她这么一推,差点没一屁股跌倒在地,顿时恼羞成怒,狞声怒骂:

“贱人……”

他眼中浮现出一抹恶毒,一脚猛地将周若雪踹翻在地,而后一伸手,就抓住周若雪的手,手中长针狠狠的刺入周若雪的手指缝中。

十指连心!

啊啊啊……

那非人的疼痛,让得周若雪立刻就发出凄厉的哀嚎。

“哈哈哈,叫吧贱人,你叫的越惨,老子越开心,这就是背叛老子的下场……”

此时的陆小川,完全就是一个变态恶魔。

周若雪叫的越惨,他刺的越用力。

很快,周若雪的十根手指就变得血淋淋的了。

脸上已经看不到一丝血色,额头上布满细密的冷汗,眼中是无尽的痛苦和绝望。

这一刻,她感觉生不如死。

“哈哈,贱人,还敢不敢偷人?”

陆小川肆意的狂笑,脸上表情无比的畅快,而周若雪已经承受不住,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似乎随时都会昏死过去。

突然,一股寒意袭来。

整个别墅院落的气温,仿佛瞬间下降了几十度,在场所有人都是打了个冷颤。

“怎么回事?”

这突然的变故,让众人都是一阵惊疑不定,四处张望!

“轰!”

突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地上。

地面瞬间被砸出一片大坑,周围也仿佛是发生了一场小型地震,地面一阵颤抖。

众人下意识望了过去,只见尘土飞扬中,一个青年,满脸杀气走了出来。


“你们,全都该死!”

苏生看着凄惨无比的周若雪和小女孩,眼中迸发出摄人心魄的杀意,嘴中发出一道冰寒至极的声音。

一股滔天的杀气,弥漫开来!

此时,在场众人才看清苏生的样子。

二十七八岁的模样,一身白袍纤尘不染。

看到苏生的一刹那,已经气若游丝的周若雪身形一颤,苍白的脸色露出狂喜之色,眼泪狂涌。

她忍不住大喊:“依依,你快醒来,你快看看,爸爸来救你了……”

“若雪,对不起,我来晚了!”

苏生走过去,将周若雪抱在怀中,自责道。

“苏生,我恨你!我恨你!”

“快带依依去医院,如果依依有个三长两短,我死都不会原谅你!”

周若雪嚎啕大哭,宣泄着心中的情绪。

“放心,有我在,依依不会有事。”

“你也伤得很重,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吧,剩下的一切交给我,我保证,你醒来后一切都好了。”

苏生紧了紧怀里的周若雪,而后伸手温柔的抚过她的脸庞,周若雪便感觉一阵困意袭来,不受控制的缓缓闭上眼睛,沉睡了过去。

而此时的陆小川也知道眼前这个青年是谁了,竟然就是周若雪找的那个野男人。

顿时,他眼中迸射出愤怒的火光。

这个你杂种,竟然在他的面前,还敢跟周若雪你侬我侬?

这是当众把绿帽子往他头上按呐!

这是拿拖鞋踩他的脸啊!

“你这个杂种,给老子戴了绿帽子,竟然还敢来我陆家,你狗胆不小啊?”

陆小川恶狠狠的盯着苏生,狞声道。

苏生左手抱起周若雪,右手又将昏迷的依依给抱了起来。

然后缓缓起身,看向陆小川:“你,该死!”

声音冰寒,满是杀意!

今天不管眼前这个人是什么身份,有什么地位,苏生都会毫不犹豫的碾碎他。

欺辱自己妻女者,死!

“哈哈哈。”

听到苏生的话,陆小川哈哈狂笑,猖狂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顿了下,他厉声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陆小川,陆家独子!”

“我陆家是江城第一豪门,本少跺一跺脚,整个江城都要抖三抖。”

“杂种,敢给本少戴绿帽子,本少今天就要让你后悔活着!”

“我今天要当着你的面,先杀了你的小野种,再把你的女人给卖进最低贱的窑子当婊子,让她被万人骑,在把你剁碎了喂鲨鱼!”

陆小川说完,脸上露出疯魔之色,变态的大笑起来。

这是他心中五年怨恨的大暴发!

苏生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冷漠的向陆小川走去。

此刻,他只想杀了眼前这个畜生,不想多说一个字的废话!

“给我上,先杀了小野种!”陆小川一声令下。

顿时,身后众多保镖中,走出两个,一脸戏谑的向苏生走去。

“小子,下辈子管住自己的下半身,不是什么女人,都能碰的!”

一个保镖狞笑着掏出利刃,朝着苏生怀中的依依刺去。

“砰!”

苏生动了。

他一脚闪电般踢出,后发先至,直接踹在保镖的胸口。

保镖立刻闷哼一声,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陆小川面前,七窍流血,生死不知。

另一个保镖身躯顿时一颤!

他一脸骇然,但还没等他做出反应,苏生还停在空中的脚顺势一扫,直接侧劈在保镖耳旁。

保镖大脑轰鸣,直接飞了出去,人中空中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昏死过去!

这时,苏生才收起脚,继续向陆小川走去。

他每走一步,就像是重锤一般,狠狠的敲击在现场众人的心脏上。

“都给我上!”

“给我废了他!”

陆小川心脏一颤,立刻大吼道。

苏生怀里抱着一大一小两人,竟然还有如此强的战力。

陆小川有了一丝丝的慌乱,但很快就消失了。

话落,他身后十几个保镖便都扑了出去。

这些人可都是陆小川花费重金请来的雇佣兵,都是真正见过血的,实力强悍。

每一个都是能以一当十的高手,一起上,就是叶问来了,都得死。

陆小川一脸的冷笑。

“杂种,以为有点功夫就能在本少面前嚣张?本少今天就让你知道,权势才是这世上最锋利的武器……”

陆小川狠话还没说完,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一脸不敢相信!

他看到了什么?

只见苏生怀里抱着两人,脚下轻轻一点,整个人高高跃起,足有两米来高。

接着,苏生双脚不断蹬踏着陆小川的保镖,眨眼的功夫,十几个保镖便纷纷发出惨叫,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轰!

陆小川大脑轰鸣,头皮发麻。

这杂种是超人吗?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陆小川愤怒的冲地上的保镖咆哮:“你们这帮混蛋,不都吹嘘自己上过战场,杀人如麻吗?怎么一碰就倒,都他妈没吃饭吗?”

而此时,苏生已经来到了陆小川身前。

看着苏生眼中的杀意,陆小川心中顿时一紧,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你难道还敢动我?”

“老子警告你,我可是陆家头号继承人,你今天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定让你死无全尸!”

见苏生一言不发,陆小川以为苏生怕了,顿时松了口气。

陆小川脸上紧张慌乱的神色一扫而去,傲然道:“杂种,想活命就赶快跪下来求本少,否则我一个电话,你就得死无全尸!”

“这就是你的临终遗言吗?”

苏生突然张开,轻声道!

“什么?”

陆小川瞳孔猛然一缩!

同一刹那,苏生一脚踹出!

咔嚓!

陆小川两条腿膝盖瞬间被踢断!

“啊啊啊……”

陆小川嘴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整个人砰的一下就跪在了苏生面前。

“今天,我要你死无全尸!”

苏生脸上表情毫无波动,冷冷的说出了陆小川刚才的台词,而后一脚踹翻陆小川,上前,又是两脚下去,直接把他一双手臂给踩碎了。

“啊啊啊……”

剧烈的疼痛,使得陆小川脸庞都扭曲了,他惨嚎着,满地翻滚!

此时的苏生,宛如魔鬼!

“小川!”

“少爷!”

“住手!”

便在这时,又一群保镖从大门口冲了进来。

有人怒吼,有人大叫。

苏生头也没抬,只是上前一步,一脚才在了陆小川的头上。

这一刻,陆小川的心脏狠狠一抽。

他慌了,怕了,恐惧了!

他终于意识到,这个苏生,是个疯子,压根不在意他的身份,也不考虑杀他的后果!

他忍着巨疼,大叫起来:“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错了,我可以给你钱,很多很多的钱……”

“住手!”

“王八蛋,立刻住手!”

那群保镖纷纷冲向苏生。

苏生还是没有抬头,而是看着脚下陆小川,寒声道:“在你折磨我妻女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你死无全尸!”

“砰!”

话落,他猛然用力!

陆小川头颅如同西瓜,直接炸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