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修罗帝祖

修罗帝祖

L天荒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风南天已到古稀之年,纵横商场多年,如今是首屈一指的富豪。可是拥有再多的金钱也无法弥补他心中的遗憾,这么多年来众叛亲离,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成为了仇敌。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为了斩断那些仇恨,他将许久不见的结义兄弟约到了一处树林中。哪知道竟然会误食鲜果,阴差阳错下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异世界……

主角:风南天,纤露   更新:2022-07-16 16: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风南天,纤露 的武侠仙侠小说《修罗帝祖》,由网络作家“L天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风南天已到古稀之年,纵横商场多年,如今是首屈一指的富豪。可是拥有再多的金钱也无法弥补他心中的遗憾,这么多年来众叛亲离,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成为了仇敌。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为了斩断那些仇恨,他将许久不见的结义兄弟约到了一处树林中。哪知道竟然会误食鲜果,阴差阳错下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异世界……

《修罗帝祖》精彩片段

在前往宛城郊区的一条高速公路上,一辆轿车在飞速行驶,风南天眉头紧皱,他是宛城富豪,纵横商场多年,如今已经白发苍苍,是即将入土之人。

在车上,风南天又把计划想了一遍.这次他是不打算活着回来了,这么多年,生死他早已看开了。他一边开车,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黄老三吗,老四和你一起吧,我要见你们,在老地方。我不想看见你们以外的其他人,你放心,我这还有一份你们很想要的东西。一会儿见。”打完电话,他呼了口气,掉转车头,往郊外驶去。

挂掉电话,风南天闭上眼睛,陷入沉思,脑海中闪过的是多年来自己的经历:从开始的贫穷,到后来与兄弟们的打拼,创下偌大的财团。

只是如今财产还在,但是自己却众叛亲离,曾经结拜数十年的兄弟,对自己磨刀霍霍,先后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和孙子,更要谋夺自己的财产。

兄弟背叛,儿孙离世,饶是风南天纵横商海许多年,见惯大风浪,此刻也是有些油尽灯枯的感觉,他忽然想起很多年前一位算命先生对他说过的话:“你之一生,纵横睥睨,富贵荣华,唾手可得,只是老来命运多舛,须防身边小人!不过你最后……”

当年的他哪里肯听这句话。如今想来是字字珠玑,只是最后算命先生似乎算到了什么,脸色大变,犹如见鬼一般,也不知道最后自己是什么结局?

他强打起精神,瞬间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飞扬的气势,事情是该到了彻底解决的时候了。

开车约莫有一个小时,他进入了一片废弃的旧房,这是以前的贫民窟,早已没人居住,只是由于没有了人为的破坏,空气比较好。

风南天随意地停了车,然后下来沿着碎石铺就的小路一直走到一座墓碑之前。

这条路他每年都派人休整看护,却不要求改造,是因为这里有着他最深刻的回忆,往日光亮的大理石墓碑也已布满青苔。

看着墓碑,风南天一时陷入了对往日的回忆。

一阵沙沙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风南天知道,他们来了。

“风大哥,今天怎么突然约我和老四到这来?有什么事不能在城里说吗?”

风南天并不回头:“怎么,做大哥的约自己的兄弟见面叙旧还要讲究地方吗?还是二位兄弟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不敢见我?”

“大哥这是怎么说的,兄弟们怎么会做对不起大哥的事。大哥有话尽管直说,兄弟们在听着。”说话的一直是一个低沉着嗓音的人,他也摸不清他的这位大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只是过往的经验告诉他,自己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当年和他做对的最后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尤其是老四,只看他到现在依然战战兢兢不敢说话,便知当年老大的手段余威了。唉!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哈哈哈,好,不愧是徐老三。老四啊,你就差了点!那我就直说了。”风南天转过身来。面前的两人,都是西装革履。左首一人满头银发,身材佝偻,略显瘦削的脸庞,刚才说话的正是此人,他曾经的三弟黄明,右首一人也已年近六旬,尖嘴猴腮却有一副魁梧的身材,眼神闪烁,那是四弟徐成。

“自从老二三十年前去世之后,我们一直少有往来,也从没人知道如今在宛城的三大首富曾是多么好的结义兄弟。

老实说当初我疏远你们,除了看不惯你们卑鄙龌龊的行事手段以外,更主要的是我怀疑你们和老二的死有关系。

我一直不明白,当年你们和老二一起在缅甸找到了一颗价值连城的玉石,却在回来的路上遭劫了。后来只有你们两个不仅活着回来了,还带回了玉石。

老二身强体壮,又会点功夫,按理应该他没事才对,更何况你们回来时一点也不狼狈,编的话更是漏洞百出,只是当时我一时找不到证据罢了。谁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近偶然的机会,让我遇见了当年目击你们杀害义兄的证人。

这次你们图谋我的南天集团,如果你们凭真本事击败我,我也无话可说,可你们居然丧心病狂到连你们的侄儿侄媳都不放过,既然你们如此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事到如今,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不是我,不是我,那都是三哥指使我干的,大哥请你饶了我吧!”徐成吓得直喊。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大哥,他是从心里感到惧怕。

“老四,你就别瞎叫了,没用的。风老大,你也别嚣张,没错,这两件事都是我做的。

为了今天整整等了几十年。我从认识你开始,就活在你的阴影下,我做什么都比不了你,就连我喜欢的女人,你也把她抢走了,我不甘心。

老二想把得到的玉石交给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

我本想只杀了啸天就算,谁知他把全家都带上了。好极了!风老大,你现在都断子绝孙了,你的家产很快就也是我的了,你凭什么跟我斗啊!”黄明咆哮着发泄这几十年的怨气。

“唉,黄老三,你真是无药可救了。到现在还执迷不悟,你以为我真的任你宰割了吗?你以为当真有证人目击了你们杀死老二吗?

我告诉你,那是我诈你的,还有我手里这份你们走私贩毒的证据,恐怕现在全宛城人都已经知道了,噢,没准警察正在你们家做客呢。

论手段我这个当老大从没输过任何人,你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风南天侃侃而谈。他是不会轻易放过这两个无耻小人的。

“完了,全完了,三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徐成惊慌得手足无措。

“我怎么知道!”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到最后没想到人家反戈一击,自己就满盘皆输。第一次,黄明认识到自己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就是与风南天为敌,一时间他感到万念俱灰。

黄明蹒跚着走到二哥廖元的墓前,“扑通”跪了下去,“二哥,我错了,只是我明白得太晚了,做兄弟的对不住你。

今天兄弟来向你赔罪了。”“嘭”他一头撞在了墓碑上,血花四溅,当时气绝身亡了。

“老四,你三哥是条汉子,就冲这个他还是我风南天的兄弟。你呢?”

徐成后退了两步,脸上全无血色。嘴里嘟囔着,突然发疯似的往外狂奔。

风南天连忙追了上去,还好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景物依稀可见。徐成跑进了一片竹林,只听一声惨叫,便了无声息。

风南天跑近一看,顿时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只见徐成头朝下趴在地上,一根断竹穿过了他的身体,一只鞋夹在他身后不远的树根上。

“天哪!”风南天仰天大叫,“我们兄弟到底造了什么孽啊!你要这样对待我们。”

此时万里晴空也发生了变化,乌云密布,天色也像风南天的心一样,逐渐陷入了黑暗。一道闪电划破夜空,“轰隆隆”雷声也跟着响彻大地,风呼呼地卷起落叶,漫天飞散.暴雨,终于在这最艰难的时刻来了。


风南天蹒跚地拖着双腿,身上早已湿透。这是一条杂草丛生的小道。

他依稀记得这条路通往一口古井,那是他儿时欢乐的源泉。其实他已经是癌症晚期了,一直瞒着家人,除了他便只有私人医生老钱知道。

他是个豁达之人,现在更是了无牵挂,只想找个安静的埋骨之所。这时雨越来越大,天也越来越黑。摸着黑,终于他摸到了碎裂的井沿,不再犹豫,他纵身跳了下去。

眼前一团漆黑,只是一眨眼的工夫,风南天就着地了,他双脚蜷曲着趴在地上,落地的反震之力让他差点晕厥。调整了一下呼吸,他挣扎着坐了起来。

奇怪的是井底除了一些雨水并不深,可见以前这口井早已干涸了。若不是泥土已被雨水软化,就刚才这一跳他非得骨折不可。风南天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水,他本以为水葬也不错,谁知却没水,这会儿他也不想死了。

借着天上闪电的亮光,他打量着四周,这是个圆形的古井,宽大约四米,高六米,是以各种石块堆砌而成,井底散落着一些骨架,应该是不小心掉进古井的动物遗骸。

在这里是别想有人知道的,就算阿吉他们会找来,自己也坚持不到那一刻了,他想道。“轰隆”又一声雷响起,震得本已四分五裂的井沿更是摇摇欲坠。

风南天只有苦笑,看来自己想不埋骨在这都不行了。

靠着井壁,感觉到越来越冷,只好蹲下身子,尽力躲闪着瓢泼大雨。看着脚下的雨水瞬间被大地消纳,就好像自己的生命悄然消失一般无声无息。

等等!风南天突然惊醒,这大雨也下了不短的时间了。

按说井底的积水不该连自己的脚面都没淹没,而且自己这块蹲身的地方土质异常松软,除了泥土有点湿以外,连一滴水渍都没有,难道底下是空的不成,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正想仔细观看一番,忽觉头顶有异响,本能地往旁一闪,还不知怎么回事。

“轰”的一声,风南天只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掉进一个乌黑的深洞,摔得晕头转向,不辨东西。好半天回过神来,却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也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站起来摸索着找到墙壁,一直沿着墙壁往前走去。不知为何,这一刻他又涌起强烈的求生意识。也许这是人类本能的对黑暗的惧怕吧!总想摆脱它的纠缠。

也不知过了多久,风南天只觉得开始所在的地方潮湿而寒冷,空气中充斥着一种难闻的味道,之前的地势平坦蜿蜒直下,现在的地势则凹凸不平,他靠边走也被绊了好几跤,用手摸感觉很光滑,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渐渐闻到空气中有一股清香,温度也高了不少。若不是这股清香,他早就撑不住了,将近一天水米未进,又经历了风雨的冲刷,不停的行走,加上年事又高,换作年轻人也不一定经受得住。

香气越来越浓,渐渐地他也能隐约看见洞中的景物。这时一道红光,在前方直透洞顶,借着红光他看见此洞约有两人高,三米宽,干干净净,整个洞呈暗绿色,不知以什么材料造成。

转到路中的东西时,他可真是吓了一大跳,只见一个个身着奇装异服的人或躺,或坐,或站,连着兵器以各种姿态被冻在冰块里,毛发清晰可见,就像隔着玻璃。这么多,怕不得有几十来号人。

这些人年龄不一,有老有少,衣服哪个朝代的都有,风南天感觉自己跟看电影一样。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原来一路自己老绊跤都是因为他们啊!不对啊!如果是冰块怎么一点也不冷啊!真是想不明白。

“咕咕咕”,风南天吓了一跳,以为遇见什么怪物呢!一看周围一点动静没有,方松了口气。“咕噜,咕噜”,这回他知道了,原来是自己肚子在叫,不禁哑然失笑。

只是这样一来,感觉肚子更饿了。也许那香气是什么吃的东西散发出来的,他想,不觉加快脚步朝前走去。

有了照明的东西,他也走得快了。这是一段斜坡,路上他又陆续地遇见了几个被冰封的人,他也不细看,只知道一共是五人,三女两男。跨过最后一个人,随着距离的拉近,到达坡顶,眼前豁然开朗,然而眼前的情景让风南天惊得呆住了。

这是一片广阔的天地,洞顶有十来层楼那么高,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宽,呈不规则的圆形。这里居然还有各种奇花异草,有的还结有果子,东一簇,西一团,分布在周围,只是没有动物。

正中间是两口约有半个足球场大的圆形水池,左边一口热气腾腾,整个池中只有一朵硕大的莲花正含苞待放,火红的光芒和清香正是它散发的。

右边的一口水池却呈现一种暗绿色,池水汹涌翻滚,并没有植物生长其上.只是在水池边却有一堆黄褐色的东西,因为离得甚远,看不清是什么。

总之这里的一切都透着一种神秘的诡异。饶是风南天的经历够丰富了,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不管那么多了,现在肚子饿,下去看看有什么吃的。”风南天心想。到了坡底,也顾不上欣赏花草,还好这里的花、树最高的也就一人来高,抓下一把果子就往嘴里塞,他还不忘换换口味,几乎各种果子都尝遍了。

这时候他才抹了抹嘴,只觉得一阵困意袭来,摇晃着倒在水池边的一簇花丛里睡了过去。

此时水池里的那朵红莲,却悄然发生了变化。只见红莲光芒大涨,花苞一点点张开,香气也随之大盛。

旁边暗绿色的池水也随之剧烈翻滚咆哮起来,突然池中跃出一少年,浑身赤裸,约莫十五岁,全身肌肤透着一种妖艳的蓝色,一头乌黑的长发。

奇怪的是他还有一对长及嘴边的白眉。只见他虚浮空中,一挥手一道白光飞出,形成一张巨网,罩向池中。

这时池水又是一阵翻腾,水波裂开,冲出一只怪物,很像一条龙,只是头上生有一根金黄的独角,一身乌黑的鳞片,身子足有十几米长,它一出水面,正好迎上了那张巨网。

顿时被罩在里面,怪物不停地在空中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巨网。不知巨网是什么制成,不但丝毫无损,而且泛着白光正逐渐地收缩,就连那坚固的鳞片也挡不住,怪物忍受不住,从空中落下,伏在男孩面前,不住点头。

此时少年也穿上了池边那套黄褐色的衣服,看着脚下的怪物:“墨龙兽,你这下服了吧,我这大罗天网可是连仙人也惧怕三分。

你别瞪眼,我只是需要这朵火炎心莲助我一臂之力而已,你用不着这么对你以前的主人那么死心塌地吧!

他都已经飞升了,留下的东西就算我不用早晚也会让别人取走,是吧!再说你在这被困千年,要不是我看在大家同类的分上,替你破了这里的防御阵,你也出不去啊!

怎么说你也该谢我才对。咱就扯平了。我这就放了你,你可别给我捣乱,我要抓紧时间修炼了。”

说完先收起大罗天网,又抬头朝天顶发出一掌,启动了混天大阵,看着眼前的花丛景物瞬间隐没在白雾中,他也放下心来,想起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终于要实现了,忍不住兴奋起来。

他转身跃上了心莲,盘膝坐下,身上蓝光亮起,只见心莲的香气霎时把他包裹,一点也不外溢,并与蓝光融合,墨龙知道少年正利用心莲这天地间的至宝来净化身心,突破自身的瓶颈,以求修为的进一步提高。


墨龙不敢打扰,知道对方虽与自己同类,但修为可比自己高多了,自己刚才与他争斗,他处处显得游刃有余,手下留情。自己技不如人也没什么好说的,而且他的话也很有道理。若不是他自己也破不了主人留下的防御阵。

这么多年他也待得烦了,若不是修为太低,它早就出去了,拖着长长的尾巴,墨龙走到风南天睡着的地方。

咦?这里怎么会有人,还是活着的,奇怪主人的混天阵法主阵虽说已被破,但是本身到达这里的通道也是混天大阵的一部分,一般人也不可能找得到。

难道这是主人说的有缘人吗?怎么是个老头?墨龙虽说通过一千年的修炼已生有灵性,却又怎么想得出来这种种前因后果?

风南天这时正做着美梦,他梦见自己在使劲地啃鸡腿,一边啃还一边洗着澡,真是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朦朦胧胧睁开眼,只见一只巨大的绿灯笼摆在自己眼前,摇摇头,仔细一看,吓得他“嗖”的一声蹿出老远:“天哪!这是什么东西,龙啊!我见到龙了!”

他以为真的遇见龙了。事情超过了他的想象,看见那条龙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其实墨龙也在发呆呢,按理这洞府由它守护的,有陌生人它该攻击的。

只是又怕是老仙要它等的人,一时间委决不下。风南天稍微平静了一下,脑筋开始转动起来。他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真疼啊!

是真的,这时他反倒冷静了下来,观察着周围。看见心莲中的少年时,他只是有点惊讶,更多的是高兴,毕竟还有像自己一样的人。

其时他现在最怕的是寂寞和黑暗。别的他倒不怎么在乎了。站在水池边缘,这时他才发现不对,自己什么时候身手这么快了,身体里好像有使不完的劲,隐隐约约他知道是和自己吃的果子有关系。

这时池中的少年也快行功完毕了。之前的蓝光已然消失,变成一种淡金色,在皮肤的表面圆转如意,白眉也变得乌黑如墨。

随着眼睛的睁开,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惊人变化,全身散发着圣洁的光彩。男孩很满意自己的变化,心莲的确不同凡响,以后的修行将事半功倍。

风南天见他醒来,连忙招呼:“请问仙童这是哪?你是谁啊?我该怎么出去啊?”

少年这时也发现了他,一晃身来到他面前:“什么仙童不仙童,我叫岳琦。这里是一处以前修真的洞府,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又是谁?看你像人间界凡人,怎么跑到这来的?”

岳琦也是一堆问题。他现在心情正好,要以前早把风南天塞牙缝了,其实随着岳琦修行境界的提高,他的心性也比以前有了很大改变。

风南天便把自己的遭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大意是说自己是个过路人不慎掉进井底,稀里糊涂就来到了这里,只是隐去了兄弟反目的情节,这是他心里的痛。

“你也算运气好的了,当时正好赶上我破这里的主阵,不然你就会像外面通道的那些人,被此阵的寒煞困住。这寒煞厉害着呢!

若不是事先准备妥当,我也不敢进。只是我很奇怪墨龙怎么会没攻击你。你还吃了不少灵果?你不知道,现在的你不但百病不生,身强体健,而且还具备了修真的基础,学起来肯定比我当初快。”

“我都快入土的人了,还学什么东西,估计还没等我学完就死了,我只想早点出去,安静度过半生,你能帮我吗?”

“你干吗这么悲观,活得好好的老想死,像我这几万年的妖精还嫌活得不够长呢。

你刚才说的世界可能是佚凡界的其中一个空间,现在可能出不去了,刚才破这个混天大阵的时候引发了此洞主人须弥老仙的另一种挪移阵法,也就是说现在的外面已经不是你曾经熟悉的世界,而是另一个不知名的世界。

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老仙真是厉害啊!我以为混天大阵不过如此,还好老仙没有恶意,只是对我略施惩罚。”

岳琦叹了口气,忽然间全部明白了,老仙早就知道自己窥视在侧,甚至只派一只低等墨龙看守洞府。

看来老仙是有意成全自己。他对风南天的话嗤之以鼻:“我说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想吃的东西别人一辈子都见不到,更别说吃了。

你以为你吃的是满山遍野随处可见的野果吗?我告诉你,这可是此洞主人须弥老仙得道前从三山五岳搜罗来的,哪一种不是夺天地造化的。

就凭你刚才吃的,别说再活个百八十年,只要潜心修行,全面发挥灵果的效力,就是成为天神也是有可能的。那时修得不死之身,天地还不是任你纵横。何况你现在就算出去又能怎样?外面早已面目全非了。”

岳琦说完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我没事劝他干吗?真有病。

“什么?”风南天这回可傻了,自己居然跟妖精在一起。没办法了,岳琦说的也对,家是回不去了,事实上自己也没有家了,不由得脸上泛起一丝苦涩。

不过他倒是听出来了,自己还能活很多年,也不错,看来自己以后要经常和这妖精打交道了,真不知是福是祸。

“对了,岳兄弟,这世上当真有妖魔鬼怪、神仙吗?可我生活这么多年也没听说啊!”风南天还是不敢相信。

“当然了,你哪能遇得上,就算遇上了你也不认得啊!

这世界太大了,就我知道的就有佚凡界、天界、戾妖界、魔杀界、洪荒域和天神界这六界。佚凡界很大,就是普通凡人和一些能力高强的武者生活的空间,包括现在你生存的世界,一些修真的门派都在这一界,其中以六大圣门最著名。

还有很多这样的地方,只是可能各自生存的方法不同罢了。其实老仙洞府的水池就是一道通往其他凡间界的幻门,可以通往其他空间。他们的实力在佚凡界几乎是无敌的。

天界一直是个谜一样的地方,传说那里的人与我们正常的人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他们的实力等同于天神界。

戾妖界自然就是我们这些妖精和变异的妖兽生存的空间了。魔杀界则是一些人修行魔道的场所,遍地杀戮,讲究强者为尊,任何人都可以通行这界,前提是要有强大的实力。

因为他们的行事全然没有规矩,所修功法与正统修真有很大区别,加上每个人都是满手血腥,所以被称为魔。

洪荒域我也只是听说过,传说那里的每一个人都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也有天地间最珍贵的奇珍异宝,可惜从没人去过。

至于天神界,顾名思义就是神居住的地方。一般的神人都是修真者突破天道后飞升才成天神的,神界也分很多等级。最低级的称为仙人,只有通过更高级考验的仙人才能成神。

当然如果你的修为可以打通神界的通道也可以成神的,只是最近三千年来,从没听说有人闯得过去。

一般来说,各界都守着各界的戒律,从不轻易越界,都怕惹来强大势力的干涉。当然如果你规规矩矩谁也不会理你的。

风老弟,总之在这世上一切要靠实力说话,你明白吗?”

风南天点点头,他有点相信岳琦说的话了,这世界还真有神仙鬼怪之类的存在,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同时也被岳琦的话打动,以前的他从没有束手待毙的习惯,只是一时间难以接受。

人就是这样,能好好活着,谁会选择死呢?

何况风南天已经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这时他还不知自己以后是多么感谢今天岳琦对他说的话,这对他的人生观,以后的目标、前途都有重大的意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