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妃常甜宠太子殿下请赐教

妃常甜宠太子殿下请赐教

魅魂雨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柳茹意进宫选妃的那天,父亲和弟弟出征,明明已经得胜归来,却在回程的路上遭人算计,双双丢了性命。她发誓要为父亲报仇,却不慎落入了局中局,诡谲云涌的朝堂上,她只能相信一个人,就是她的太子殿下。这个男人冷漠疏离,但总是在她落难时出现,看似冷血无情,实则比谁都讲义气。成为太子妃后,她安分守己,做他的贤内助,不仅不惹麻烦,还主动为他排忧解难。

主角:柳茹意,南韶煜   更新:2022-07-16 16: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柳茹意,南韶煜 的武侠仙侠小说《妃常甜宠太子殿下请赐教》,由网络作家“魅魂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柳茹意进宫选妃的那天,父亲和弟弟出征,明明已经得胜归来,却在回程的路上遭人算计,双双丢了性命。她发誓要为父亲报仇,却不慎落入了局中局,诡谲云涌的朝堂上,她只能相信一个人,就是她的太子殿下。这个男人冷漠疏离,但总是在她落难时出现,看似冷血无情,实则比谁都讲义气。成为太子妃后,她安分守己,做他的贤内助,不仅不惹麻烦,还主动为他排忧解难。

《妃常甜宠太子殿下请赐教》精彩片段

珉朗国一年一度的桃花节。

喧闹的街道上,一片祥和与繁华景象,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长相秀气,清丽绝伦的的男子摇着折扇,举手投足皆是风流。

男子服饰华贵而典雅,一看就知是富贵人家的子弟,再加上那张好看的脸,不断有女子以帕遮面,害羞的往他的方向探头。

男子却毫不在意,只管打量街边景象。

看不到尽头的街道,各种桃花做成的小吃、糕点数不胜数,还有那各式桃花装饰了的灯笼,女子头上的玉簪也全部换成了开的正艳的桃枝。

正是人间好春光呀。

男子挽唇一笑,本就出彩的脸更显人间绝色,街上的女子都快看呆了,却见他长腿一迈,一脚踏进了翠鸣阁。

翠鸣阁的生意向来红火,再加上今天是桃花节,所以来这一尝招牌桃花酿的人更多。

柳茹意进了翠鸣阁,随处望了一眼,便朝着二楼走去,边走边说:“翠姨,今天不能多喝,给我来一小坛。”

叫翠姨的中年女子是翠鸣阁的掌柜,看着柳茹意要上二楼,面露难色:“柳公子,真不好意思,今天二楼西厢有客人了,原本是给您留的,可是那些人来头大,得罪不起,并且点名要西厢,所以今天只能委屈您了,我给留了一间小客厢,这就送您过去?”

柳茹意秀气的眉毛皱了皱,自己是翠鸣阁的常客,每次来,要的都是西厢,因为自己是女儿身,所以用的都是弟弟柳瑞的身份。

柳家是珉朗的大家族,爹爹也算大人物,那些霸占自己西厢的人是什么来头?竟连柳家的面子也敢拂,她倒真想见见。

但她并没表露,淡淡道:“没事,翠姨你去忙吧,我自己去就好。”

翠姨见柳茹意这样说,松了一口气:“那待会我让小六把酒给您送过来,再免费送您几个小菜小点心。”

柳茹意进到小包间坐定,一小坛桃花酿下肚,身子开始热了起来,双颊也开始泛红。

不敢再多喝,怕回家后不好向父亲柳钦岩交代,柳茹意顺手将银子扔在了桌上,打算前往西厢,看看那不好惹的大人物究竟为何人。

她蹑手蹑脚地避开了酒楼所有人的目光,来到了西厢的侧面,厢房的窗紧闭着。

这里下去就是一条幽静的小巷,鲜少有人来往,她仗着自己会武功,踩着窄窄的一条柱子上,把耳朵贴在厢房紧闭的窗户上。

“相国当真铁了心要助殿下继位?要知道,虽然平时他看起来与世无争,游手好闲,可他暗地里却派人跟踪打探我的底。所以他不一定乖乖受你控制,就算他在朝中没有多大的势力,可相国不要忘了,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柳钦岩!”

男子粗厚的声音从厢房传出,不大不小,柳茹意贴着耳朵正好能听清楚。听到父亲的名字,柳茹意整个人瞬间屏住了呼吸。

相国?莫非是郁虹?传言皇上病重,如果一旦驾崩,太子殿下继位岂不是理所应当?可听他们的对话似乎另有所谋。

郁虹的声音终于响起,也让柳茹意断定了自己的猜测。

“太子母妃早逝,朝中除了柳钦岩,又能有何势力?”厢房中,郁虹将手中的酒一饮而下,面色毫无波澜。

“那相国的意思是?”

郁虹迟迟未答,柳茹意听得着急,完全没留意脚下,一脚踏空直直往一楼地面摔了去。

一阵钻心的痛传来,郁虹厢房内的人显然听到了声响,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

柳茹意无处可躲,如果继续往前或者往后,郁虹或他的人从楼上一探头,就会发现自己。

窗打开的咯吱声传来。

已经没时间了,她不做他想,壁虎般直接趴在了郁虹厢房下垂直的墙面上。

“怎么回事?”郁虹的声音传来。

“没看到人,估计是猫猫狗狗吧?”

“派人下去看看。”

“是。”

柳茹意心急如焚,微微抬头,郁虹厢房的窗打开后竟然再也没关,她这会如果直接跑出巷子,肯定会被发现,但如果不走,就很有可能被他的人堵个正着。

她螃蟹般贴着墙一点一点往巷口挪,脚下传来一阵钻心的疼,肯定是扭到脚了。

但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并且不被郁虹看到,传闻这位相国心狠手辣,如果自己被逮到,说不定会被灭口。

柳茹意螃蟹般走了十来米,竟然突然跌进一个凹陷处,她吓了一跳,睁开眼睛。

“吱呀”一声响。

眼前一空,紧贴着自己身子的两扇门扉缓缓往里,一个五官俊俏,气质出尘,身着玄衣的男子出现在眼前。


看着面前的柳茹意,他浓密的眉毛不自觉的微微皱了一下。

柳茹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保持着刚刚螃蟹一般的贴墙爬行状态,这会大张着手脚,举止格外不雅。

她赶紧放下举着的双手,收回分开的双脚,掩饰般的轻咳了一声:“这位兄台,我散步到此地,觉得此间格外的风雅,于是心生向往,不知可否请我入内喝杯茶水?”

柳茹意面上淡然,但心里早已捉急上火,也不等对方答应,反手就关上了门。

南韶煜看着眼前不请自来,且格外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女子.

长相秀气,清丽绝伦,虽然穿着男子的服饰,但那身量姿态,一看便知是女子,但他也没揭穿,他倒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来他私密购买的宅子,是有何居心。

两人刚抬脚往内室走去,柳茹意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

好险。

晚一步就会被逮住了。

两人坐定,有丫头端了茶水点心。

南韶煜举止优雅的做了个请的姿势。

柳茹意假装抿了一口茶水,其实连唇都不敢沾到,悄悄倒了点茶水进袖子。

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不得不小心。

“这位兄台,鄙人柳瑞,不知阁下尊姓大名?”柳茹意看面前男子的举止打扮,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之人,也不打算隐瞒,直接报了弟弟的名姓。

“柳瑞?”南韶煜眸子微缩,这不是柳钦岩儿子的名字吗?眼前这假扮男子的女子为何要用柳钦岩儿子的名头,难道这女子是他的女儿,她借用的是自己弟弟的名头?

听闻柳钦岩有一子一女,其女生得倾城容貌,身手也得柳将军亲传,且古灵精怪,聪明异常。

现在看来,这些传闻并非只是传言,都是事实了。

南韶煜心下已做出了七七八八的判定。

柳茹意却完全不知,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

见对方迟迟不答,不由得又问了一遍。

南韶煜薄唇轻挽,微微一笑:“在下南韶煜。”

“南......南,南韶煜?太子殿下。”柳茹意吓结巴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能在这见到这传闻中的太子殿下,还这么的英俊好看......

“我上午刚刚在殿上和柳将军见过,没想到下午就能见到他家千金。”南韶煜英俊的脸上,神情莫测。

柳茹意却再次目瞪口呆,千金?自己的身份被揭穿了。

她讪讪的开口:“太子殿下见笑了,今天是桃花节,小女子想着出门与大家热闹了一下,穿女子的服装又着实不方便,所以才出此下策。”

南韶煜浓眉微挑:“你的随从们呢?”

听说柳将军对自己这个女儿也宝贝着,比儿子还看中,今天街上人多口杂的,断断不会让她独自一人外出。

“嘿嘿,那个......他们都被我甩掉了,还有柳瑞......太子殿下,我能不能求您个事儿啊。”

“得看是什么事了?”南韶煜喝了口茶,没反对也没答应。

“小事,小事,就是您能不能送我回去呀,我自己跑出来,还受了伤,我父亲肯定会责罚我的。”柳茹意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眸子内都是请求。

其实她不是怕父亲责罚,而是怕郁虹的人并没走远,有了太子这张护身符,自己岂不安全得多。

柳茹意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

南韶煜定定的看了她一眼,不由自主的点头道:“我答应你。”

“谢谢太子殿下,您实在是太好了。”柳茹意开心到不行。

柳瑞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更不开心的是柳茹意的贴身侍卫紫钰。

他一身黑衣,右手握着剑柄,原本少年的眸子间却多了几分沉稳,他紧抿着唇,脸色阴沉。

小姐竟然又偷偷溜了,他明明跟得那么紧,一点都不敢松懈。

“哎,算了,今天人这么多,一时半会肯定找不到的,不如直接回家等着吧,等她玩累了,自然就回家了。”柳瑞喘着气,拍了拍紫钰的肩膀。

紫钰臭着脸,一言不发。

两人正准备与回走,前头浩浩荡荡来了一队人,两人与他们擦肩而过,柳瑞忽然觉得颈部传来一次刺痛,他摸了摸脖子,却并没有伤口,也没有在意。

柳茹意一回到柳家,就远远看到大门敞开,柳钦岩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柳茹意旁边的南韶煜。

“见过太子殿下!您,您怎么?”柳钦岩看着坐在软塌上的柳茹意。

“茹儿,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和太子殿下一起回来了?”

“先进去再说吧。”南韶煜淡淡道。

“是是是,殿下里边请!”柳钦岩躬身把人往里让。

坐定后,他简单的说了一下相遇的情况,

柳茹意把听到的事情说了一下,柳钦岩和南韶煜互相看了一眼,神情凝重。

“茹儿,你先去看腿伤,瑞儿,你陪着你姐姐。”柳钦岩吩咐道。

两人知道自己父亲这是在支开他们两人,点了点头,仆人抬着柳茹意,退了下来。

柳茹意的腿伤不是很严重,但是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虽然没养足一百天,但也老实了好一阵子。

腿伤一好,她就想着出去溜达一圈,整天窝着,她都快发霉了。

趁着家里人不注意,她偷偷换上了柳瑞的衣裳,又朝着翠鸣阁走去,好些日子不能外出,她想他家的招牌桃花酿想得要紧。

街上的人不多,柳茹意惬意的走着,好些日子没外出,现在只觉得神清气爽。

街旁的阁楼里,一桀骜不驯的男子,侧着身子倚楼抱手而坐,呡着嘴巴,斜嘴而笑:“不愧是珉朗,北有毗邻,南有拓拔,东临厄耶,西近大宛,这么好的地势,自然是一片肥土。”

拓拔澈话语刚落,一旁的男子便放下手中的茶盏笑着说道:“今天我们来这里不正是因为这个,要知道,得珉朗者得五族,迟早这片肥土是小主您的。”

拓拔澈目光投向繁华街道,轻轻的发出一个单音感叹词:“呵!”

他眼睛仍看着繁华的街面,纤长的手指慢条斯理的饮着酒。

一阵嘈杂声传来,一匹失控的马冲向街道,柳茹意已经反应过来,正准备往一旁躲去,却看到街道正中央有个孩子,那孩子才三四岁的样子,手里拿着冰糖葫芦,显然已经吓呆了,立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柳茹意银牙一咬,瘦小的身子仿佛离弦的箭般向那孩子飞去。


这一幕都在拓拔澈的眼里,本来这男子完全可以不理会那小孩的,这个时间点,他再冲过去,肯定自己也会受伤,说不定还会没命。

他的位置正在两人的正上方,如果他出手相救,还是来得及的,但是自己的身份敏感,他并不想惹事。

理智上这样说服自己,但不知为何,身体却失控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飞身穿过窗子,一把抱起了男子,以及他怀里的小孩。

一阵幽香传来。

拓拔澈一时意乱情迷,看着男子清澈的眼睛越发深邃。

“多谢救命之恩。”柳茹意反应过来,放下孩子,对着面前的男子抱拳道。

眼前的男子一袭白衣,腰间的蓝色玉佩因白衣相衬显得格外耀眼,嘴角扬着一道玩世不恭的弧度,整个人看起来桀骜不驯。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拓拔澈双眼微眯,一道身影与眼前的人重合了起来,原来是她,他微微愣了愣神,很快反应过来。

“救命之恩来日必报,不知公子是何人?”柳茹意的语气压的很低。

“在下…唐澈,举手之劳,柳大小姐无需介怀。”

柳大小姐?他怎么知道自己是女的,还知道她是柳家人?

柳茹意万分震惊的看着他:“阁下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拓拔澈淡淡道:“想知道的话,自然知道。”

听着这模棱两可的话,柳茹意知道他不愿意透露身份,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

出了这事,她也没了玩的心境,只好打道回府。

好在家里人都以为她在午休,没人发现她已经外出走了一遭。

柳茹意换好衣服,假装午睡刚醒的样子,正准备推开闺房的门,却听到一阵吵闹声传来。

她火急火燎的朝着喧哗声走去,发现是弟弟柳瑞的房间。

他口吐鲜血,整个人早已狼狈不堪。

柳钦岩抱着他,眼中都是沉痛之色。

一旁站立着两个御医,此时正缓缓的摇着头。

“大人节哀,此慢性毒毒性颇深,据时间推断,公子大概是桃花节前后中的,此时才发现,即使华佗再世,也已回天乏术了。”

柳钦岩闻言,整个人站立不稳,柳茹意眼泪滚滚而下,赶紧扶住父亲。

------

偌大的相国府内婢女侍卫,家丁来来往往,四处的庭院辉煌翠丽,景色宜人。

女子一身紫色长裙,长发顺着后背而下,一头耀眼的头饰极显尊贵。微红的双颊,艳丽的红唇掩盖住了她虚弱苍白的神态,但那眸子间却时常夹杂着一股冷气。就连她身旁的婢女也衣着华丽,不是其他普通婢女的衣装。

郁芷倩坐在亭子里,眼前摆放着几盘水果糕点,目光投向了满园的荷塘。

郁芷倩为郁虹独女,从小便得隐疾,后来苏泞到来,才得以痊愈。但由于长期的病态,因而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楚楚依人,令人怜爱的少女般模样。

郁虹虽然心计颇深,但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儿却极其疼爱。

“霜儿,我选妃之日的那件紫罗杉裙准备好了没?”郁芷倩的声音很温柔,语气不紧不慢地问道。

“回小姐,已经准备好了,一定让小姐艳压群芳。”

听到这句话郁芷倩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红唇微启。可又有些犹豫。

他不太喜欢过于艳丽的服饰,这样会不会反而让他觉得反感?自己要的不是艳压群芳,而是抓住他的心。

想到这里,郁芷倩抬头望向远处的荷塘,荷花还未开放,一片翠绿的荷叶依旧让人沁人心脾。“不!霜儿,你去准备一件素青色普通长裙来。他不太喜欢过于艳丽的颜色。”

“是,我让下人去准备,不过,小姐”霜儿从小到大都跟在郁芷倩的身边服侍,有话也直接说了起来。

“依小姐你的容貌,放眼望去,整个珉朗又能有几个女子媲美?而且,各大人之女,除了兵部侍郎庄堇冶之女庄心妍,还有皇后的义女苏樱雪,柳钦岩之女柳茹意,以及柳钦书还有个嫡女柳若雪,其他的也无非就是些无名小辈。再说了,她们的容貌怎么能与小姐你比呢?至于柳茹意,传言她因长的太丑而柳钦岩怕失了自己的面子,连家门都不让她出,这次她参加不参加选妃还不一定呢,再说了,老爷已经将一切准备妥当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不能轻敌。”郁芷倩依旧还是最初的表情,并没有因霜儿的言语而露出任何释然的表情。

“爹爹回来没?”

“嗯,老爷刚回来不久。”

相国府的厅堂里,婢女恰若木人,一动不动地站在主人的旁边,以便侍候。

郁虹呡了口茶,眼神中充满若有似无的笑意:“柳家那边有没有消息?”

苏泞急忙躬身上前说道:“柳家那边暂时也无消息。还请相国放心,在珉朗能解我苏泞的毒的人还真没有几个。这次柳瑞他必死无疑。”

郁虹会意一笑。

哼,除了柳瑞这个柳家后人,只剩下柳钦岩这个老家伙,他要再战死沙场,看他南韶煜还有没有能力不受我控制。

“盯紧南韶涵那边,现在这个时候他要再不趁乱作事,怕是没有机会了。”

“是!”

------

珉朗的朝堂一片金黄辉煌之色,各大臣整齐排列在两侧,俯首向着前方。而龙椅之上,有一老年男子,一身众人都想要穿的耀眼龙袍,一头金黄流苏的皇冠。但整个人却无力,面色苍白地倚靠在龙椅之上。

“各位爱卿…咳咳…有何要事禀告?”龙椅上的人时不时咳出声来。

南韶涵示意了一眼后面的庄堇冶。

庄堇冶立刻向右跨了一步,回道“回皇上,微臣从大宛偶得良药,此药有起死回生之效,想必对皇上的病情有所帮助,退朝之后,我亲自送过去”

听到这个,皇上也像无事人一样,太多的力不从心,已经让他将一切看淡,不过他还是附和着说道:“哦?真有此良药?那真是有劳爱卿了。”

郁虹俯着首,面色虽然毫无波澜,但心里却有些隐隐不安。而同样不安的还有南韶煜。郁虹虽然早已经将苏泞送到了皇上身边控制他的病情,但南韶涵这次怕是要搅局。

才开朝没多长时间,皇上已经有些不耐烦:“大家还有何要事禀告?无事就退朝吧”

皇上已经打算起身,离开。

柳钦岩却突然左跨一步上前。

看到柳钦岩有事禀告,倒让皇上有些不安。就算珉朗内部怎样勾心斗角,但珉朗毕竟是珉朗人的天下,他怕就怕其他四族趁机攻打珉朗。

“柳将军有何要事禀告?又有战火生起?”

哀痛充满了柳钦岩的整个眼睛,他沉声回道:“回皇上,是老臣的家事,犬子柳瑞在前不久的桃花节上遭人暗杀,老夫深受打击,身子骨力不从心,所以恳请皇上能够允许老臣在家休息数日。”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