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重新做人

重生重新做人

九筒大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那一场车祸,不仅带走了林朗健壮的双腿,更是一并带走了他的尊严……从此他一蹶不振,自甘堕落,妻子对他失望,卷铺盖跑路,众叛亲离之下,只有女儿一直在他身边,可林朗这个当父亲的,却连女儿患有抑郁症都不知道。

主角:林朗,王书意,林依依   更新:2022-08-09 09: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朗,王书意,林依依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重新做人》,由网络作家“九筒大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一场车祸,不仅带走了林朗健壮的双腿,更是一并带走了他的尊严……从此他一蹶不振,自甘堕落,妻子对他失望,卷铺盖跑路,众叛亲离之下,只有女儿一直在他身边,可林朗这个当父亲的,却连女儿患有抑郁症都不知道。

《重生重新做人》精彩片段

简陋破旧的样板房内,除了空荡荡的床板和一席破旧的被褥。

就只有几个昏昏沉沉喝酒打麻将的工人。

“二万!林朗,该你了!发什么呆呢?”

“八万。”

“嘿嘿嘿,谢谢你的八万!糊了!”

“快快快,林朗你输了!拿钱拿钱,不许赖账!”

林朗喝了太多的酒,让他神色昏沉,脑袋也肿胀发疼,有些雾蒙蒙的。

他慢吞吞地拿出来几张红票子扔在桌上。

心里恍惚地想着怎么又输了。

酒精的麻痹让他眼神发虚,他定定地看着眼前的麻将,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脑海里的最后一丝清明也即将消失。

一起打麻将的工友也喝了不少酒。

赢了钱就不打算继续,更何况看林朗的样子也没法继续。

几个人就交谈了起来。

工友们交谈的声音分明就在耳边,

但在林朗的意识里。

这些声音却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但却清晰地传进了昏昏沉沉的林朗耳中。

“林朗怎么这么大年纪了还不找个媳妇,瞧瞧他这个日子过的。”

“你竟然不知道吗?林朗啊,他就是个孬种,生生把媳妇气跑了,这么多年都杳无音信,也不知是活着还是死了。”

“女儿更是扔到老家,管都不管哟。”

“咱这工地每个月也能拿不少钱,林朗除了给点儿生活费,剩下的都喝酒赌博了!”

“啧,你还说呢,林朗打麻将的钱不都进了你的口袋吗?你这小子真是够黑!”

“不说他了,晦气!哎,你听没听说,一中有个小孩要跳河呢!”

“小孩子说着玩的吧!现在的小孩都这样儿!”

“我估计八成是认真的,一中离咱们这儿远着呢,还特意跑到了咱工地旁边的桥上!”

“我说今天工地人怎么这么少呢,都去看热闹了吧!”

工友们还在继续谈笑,但林朗听着这些话却一动不动,似乎被议论纷纷的不是他自己一样。

毕竟他们说得也都是实话,他林朗就是这么个烂人。

跳河的小孩儿?那关自己什么事呢?

他自己都活得像一滩烂泥,女儿还指不定怎么恨自己呢。

不过烦乱的思绪间,林朗依稀记得今天?

好像是中秋?团圆的日子呢......

“王书意,你可真狠心啊,女儿都十五岁了,你也不来看一眼!”

林朗低声呢喃,目光呆滞地望着桌上凌乱的麻将。

王书意走了已经足足十几年了吧?

就像工人们说的,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连那个她留下的,酷似她的女儿,今天也十五岁了。

就在此时,桌上的老年机突然疯狂地震动了起来。

嗡嗡嗡的声音持续地响着。

脑袋昏沉的林朗并不打算理会。

但手机持续的震动让他心里突然一阵阵不安。

林朗挣扎着爬起来,在电话挂断之前拿过手机。

手机上赫然显示了女儿依依的名字。

女儿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给自己打电话?

“依依啊,怎么了?是不是钱不够了,爸爸再给你打些钱过去吧。”

“今天是中秋,爸爸买些好吃的,明天我们一起过中秋,补上今天的好不好?”

出人意料的是,电话老旧的听筒中却没有女儿叫爸爸的声音。

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声音嘶哑的低泣。

林朗从昏沉的意识里挣扎了出来。

王书意的性格坚强,林依依也继承了她的坚强,怎么会哭成这样?

林朗一下就焦急了起来,他大着因为醉酒而不灵敏的舌头,对着电话大声呼喊。

“依依,怎么哭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你别哭,你告诉爸爸,爸爸给你出气!”

王朗心中焦躁不堪,虽然这么多年他不闻不问,但那好歹是自己的女儿!

没爹没娘的孩子从小到大受了不知道多少委屈,却从来一声不哭。

林朗一直都知道但却沉溺酒精,始终不愿意面对。

但是能让林依依哭成这样,该是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酒气被吓得差不多的林朗终于听到了听筒之中传来的,嘈杂的声音。

听清楚的林朗,心中满是震惊和惊怒。

“小娃娃!你快下来吧!”

“年纪轻轻的怎么想不开,跳什么河啊,死了多遭罪!”

“通知她父母了吗?救生员呢!报警了没有?”

“喂!120吗!有个学生要跳河,快来救命了!”

种种声音让林朗心中一惊。

跳河、一中、小孩。

林朗的脑海仿佛被一道惊雷劈过,他突然想起了工友们说过的话。

林依依就是一中的学生,难道那个在工地旁边跳河的一中学生就是林依依?

不,不可能!

他女儿那么坚强,没有父母关心也学习很好,成绩优异。

怎么可能会突然跳河?

正在此时,林依依突然情绪崩溃,放声大哭起来。

她对着手机大喊。

“爸爸!”

“今天是中秋节,你还记得吗?”

“我想起来了,你记得。本来今天应该是个团圆的日子的,但是我好想妈妈啊。”

“爸爸,你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我?别的小孩中秋节都有爸爸妈妈陪着,你和妈妈什么时候回来陪陪我?”

“爸爸,我好想妈妈和你啊,可是我好像等不到了。”

“我在距离你最近的桥上等你!但是我只给你十分钟,你要是来不了的话我就跳下去!”

听着女儿崩溃的声音,林朗踉跄着爬起来,光着膀子带着一身的酒气就向外跑去,边跑边安慰女儿。

“依依听话,别干傻事,爸爸这就来了!”

“你等等我,等等爸爸,爸爸马上来接你。”

林朗顾不得周围的一切,顾不得瞠目结舌看着他的工友。

也顾不得因为慌乱跑丢了的一只鞋。

他拖着自己瘸了的腿,疯了一样冲出杂乱的工地,义无反顾的朝着大桥跑去。

......

半生往事在林朗脑海之中回荡着,他几乎边跑边落泪。

他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寡母多年艰辛才供出了他。

一毕业,他挂念着独自在家的寡母,打算回到家乡找工作上班。

巧的是林母不发一言给林朗订了婚,王书意,一个流落山村被亲戚家收养的孩子。

一个意气风发的大学生,一个无知村妇。

婚后林朗并不理会老婆,但是却意外有了可爱的女儿,林朗的心渐渐回温。

但是这一切,全部都毁了。

毁在一场车祸里。

因为这场车祸,林朗瘸了一条腿。

失去了原本的工作。

更因为治病把家底彻底掏空,变得穷困潦倒。


王书意并没有因为林朗瘸了腿而变心。

也没有离开失去工作瘸腿的林朗。

她一直告诉他,这些都没什么的。

她会陪着他渡过难关。

但林朗健全的身体,还有自尊一起破碎在车祸里。

他开始变得颓废。

整日酗酒赌博。

把车祸后来赔给他的钱也嚯嚯了个干净。

他看着自己行动不便的瘸腿,听着别人明里暗里的嘲讽。

变得自卑多疑。

他不相信王书意还愿意留下,也不相信王书意不介意他的瘸腿。

因此他对自己老婆越来越冷漠,越发变本加厉的酗酒赌博。

在一次醉酒后,王书意意外地拥有了他们的女儿林依依。

但是已经被酒精赌博彻底麻木了的林朗对此毫不在意。

依旧我行我素。

王书意拼了命生下来女儿,却也没能等到林朗回心转意。

而且因为孕期没能好好养护,孩子生下来瘦弱不堪。

王书意也瘦得皮包骨头,满身病气。

林朗依旧沉溺于酒精和赌博。

丝毫不管妻子和孩子。

日复一日,原本的夫妻情分彻底破碎。

林朗依旧我行我素,甚至变本加厉,每天跟着村里的几个混混出去喝酒打牌。

王书意明明结了婚,却过着守活寡的生活,生活里的鸡毛蒜皮全部都是她一个人在操持。

而林朗却在外面逍遥快活。

林依依三岁生日的那天,王书意守着可爱的女儿一夜,始终连林朗的影子都没看到。

她哭着替女儿过了生日。

第二天抹干了眼泪就不辞而别,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醉醺醺的林朗回了家,却只看到了哭得脸色通红的女儿。

再也看不到那个美丽却苍白的女人。

看着女儿哭着找妈妈的模样,林朗这才恍然大悟。

他失去了爱他的妻子,也让孩子失去了母亲。

他后悔了。

他打起精神,瘸着腿四处寻找妻子的身影。

他走遍了周围各个城市,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王书意。

后来林依依一天天地长大了,稚嫩的脸长得也越来越像王书意和他。

每次林朗回家,都会看到长得越来越像他和王书意的女儿,林依依。

每次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林朗就痛彻心扉。

他很想她,想着她哪一天会回来。

但是他又恨他,恨她一声不吭地离开这个家。

无情地扔下他和孩子。

他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怪自己对家庭的忽视。

对王书意的冷漠。

但他无能,他不敢承认。

就像他故意忽视王书意对他的爱的时候一样。

自欺欺人的欺骗自己。

因此他只能一个人外出打工,远远地离开那个有着两个人回忆的地方。

用忙碌和酒精来麻痹自己。

恍惚间,林朗仿佛看到小时候的女儿,乖巧地依偎在自己怀里,怯生生地叫着爸爸。

......

眼看那座大桥就在眼前,林朗心中慌乱起来。

他无论怎么看,都看不见林依依的身影。

女儿不是说在这里等他吗?

女儿去哪儿了?

“那不是林朗吗,他怎么来了?”

“听警察说跳河的好像是他女儿吧。”

“我的天,造的什么孽哟,有这样一个爹,不如死了算了。”

“妈被逼走了,爹也不争气,这姑娘真可怜。”

“听说学习还不错呢,一中的尖子生。”

“这小孩真可怜,摊上这么一个爹。”

“听我儿子说,她在学校老受欺负呢!”

“没爹没妈的小孩肯定受欺负。”

“可怜那孩子了,在这里等了好久都没能等到他父亲,刚刚就跳了河!”

“我看见救援队去打捞救援了,这已经好几分钟了还没有结果。怕是没救了。”

听见众人的议论,林朗并不在意。

这样的话他听过不下千遍了。

但当他听到女儿跳河了的时候,整个人目眦欲裂。

林朗疯狂地扯着说话的人的领子。

大声嘶吼着:“不可能!这不可能!我女儿说了要等我的!”

“我来了!爸爸来了!依依你在哪儿!爸爸知道错了!爸爸来接你回家了!”

“你这个疯子!你女儿已经跳河了!你拉我衣服做什么!”

“十分钟早就过了,你女儿等不来你,几分钟前就跳了河!”

“你与其在这里发疯,不如去看看救援队有没有打捞到孩子!”

林朗听到这里,瘸着腿踉踉跄跄地走到河边。

他绝望了,他不相信,他可爱的女儿怎么就跳了河。

想到这里,他疯狂地捶打着自己瘸了的腿!

都怪这双腿,他才没能如约的到达,他的女儿!

他的依依啊!

王书意离他而去,现在就连唯一的女儿也要离开他了吗?

眼泪早已经浸湿了他沧桑的脸。

正在这时,周围的人激动的叫喊起来。

“打捞到了!打捞到了!”

林朗听见女儿被救回来了,顿时激动的扑了过去。

“依依!依依!醒醒!你看看爸爸,爸爸来了啊!”

林朗刚要扑过去,就被救援队的人拦住了。

“医生!医生在哪里!”

早就等候在旁边的医生立刻开始抢救,但很快的,医生就遗憾地摇了摇头。

“救不回来了,孩子已经彻底丧失了生命体征。请家属和各位关心的人节哀。”

“尽快处理后事吧。”

湍急又浑浊的河水里能够捞回来尸体已经是万幸了。

林朗看着眼睛紧闭,面色苍白的女儿。

总觉得她还能醒过来甜甜地叫他一声爸爸。

听见医生的话,林朗眼前一黑,急促地呼吸着,他痛苦地捂着胸口。

想要爬到女儿所在的地方,但是剧痛传来。

他的意识逐渐远离,沉入黑暗里。

恍惚中他还听见越来越远的声音正在焦急地说着话。

“医生!医生!这儿又有人晕倒了!好像是急性心肌梗死!”

有熟悉林朗的工友惊讶的呼喊:“那是林朗!他......”

但这一切,林朗都已经听不见了。

他的意识陷入黑沉沉的地方,再也听不见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随着救护车和警车刺耳的铃声。

林朗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只不过在死亡来临的时候,他好后悔曾经自己所做的一切。

如果一切能够重来,我一定......


林朗在剧烈的头痛中难挨地睁开了眼睛。

等到弥漫眼前的黑雾散去,林朗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他震惊地发展眼前的一切并不是在雪白,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医院里。

眼前是一处破旧的小房间,空空荡荡的房间四处漏风,可见很长时间没有人打理。

最令林朗震惊的是,他看见了两岁的女儿林依依!

林朗的眼睛眨了又眨,终于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眼前正害怕地看着他的就是记忆里两岁时候的女儿。

可怜的小孩子眼睛里包着两包马上就要掉下来的金豆豆。

神情惊恐地看着眼前疯狂捶打太阳穴,还不停自言自语的爸爸。

“我是死了吗?为什么我看见了两岁的女儿?依依?”

孩子虽然害怕,但还是回答了林朗的话。

“爸,爸爸......”

林朗顾不得查看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他只知道眼前的小孩儿是他的女儿。

林朗欣喜若狂,疯狂地扑了上去把孩子紧紧搂在了怀里。

“依依,我的宝贝女儿!”

林朗失而复得,激动的无法自控。

一下又一下亲吻怀里女儿瘦弱的小脸蛋。

“哇!好痛!爸爸放开我!呜呜呜呜!”

林朗太过激动,没有控制住自己手上的力气,把林依依抱得太紧。

孩子疼的直接哭了出来。

原本就被林朗吓到了的孩子终于忍不住眼睛里包着的眼泪。

哇哇大哭了起来。

林朗听到女儿喊痛,又看见女儿哭了。

顿时就慌了神,他立刻放松了抱着女儿的力气,手忙脚乱地给女儿擦掉脸上的泪水。

正在这时,林朗脑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斑驳的电流声。

噼里啪啦的刺耳声音过后,林朗听见一个机械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宿主你好,我是系统001,逆袭人生系统奶爸版竭诚为您服务。”

“恭喜宿主重返2000年,现有初始新手大礼包一份,请问宿主是否立即查看。”

林朗怔在当场,系统?

那是什么东西,虽然不明白。

但是林朗没有忽略这个系统所说的内容。

2000年?

那正是女儿周岁岁,妻子王书意准备离开的那个时间点。

难道自己真的回到了从前?

那么现在,王书意是不是还在?

脑海中的001读取到了林朗的脑电波。

于是林朗脑海中又响起了系统机械的声音。

“宿主不要惊慌,现在是2000年,您的妻子并没有离开,她计划于半个月后离开。”

“半个月后是林依依的周岁生日。”

听到这里,林朗浑浑噩噩的脑袋顿时清醒过来。

“她还没走?”

“太好了,她还在!”

他只知道,他的老婆,女儿的妈妈还没有离开,一切都还来得及。

看到脑海里是和否的两个按钮,林朗终于肯定这一切都不是做梦。

他真的重生了。

成功地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一切都还能有机会挽回。

此时林朗因为终日喝酒打牌已经生锈的脑袋终于回想起了一些记忆。

他听说过系统,也听说过重生。

上辈子的工地上,有几个工友就经常看小说。

林朗也跟着看过一点儿,但是他从来不相信。

因此也就差点忘了。

这时候突然想起来,林朗顿时狂喜。

他立刻就点击了是,成功获取了新手礼包。

“恭喜宿主,成功获得空间一个,药泉一个,灵田一亩。请宿主注意查收!”

这些东西,哪怕林朗没有看过相关的小说也能知道,这些全部都是好东西。

哪怕没吃过猪肉,好歹也见过猪跑啊。

女儿还在怀里,他也不方便进去查看。

既然名字为药泉,说不定能帮自己的瘸腿好转一些。

随即林朗又想到了满身病气的老婆,还有怀里瘦弱的孩子,以及病痛缠身的老母......

想到这里林朗就下定了决心,如果有用,给家里的人也要喝一些。

正在这时,听见女儿哭泣的王书意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怀里的女儿看见妈妈立刻就喊着要抱抱,王书意在灰白的裙子上擦了擦手,就抱起了女儿。

“书意!你还在!”

林朗原本麻木的心在看到王书意的一瞬间就疯狂地跳动起来。

鼓噪的心跳让林朗感觉到一阵眩晕。

虽然系统说过了王书意还没有离开,林朗在没有亲眼看到之前还是不敢肯定。

但此时,那个曾经离开他和孩子十几年的女人就站在他的眼前。

一大一小十分相似的脸庞让林朗不自觉地泪流满面。

“你欺负孩子做什么?喝酒赌博已经不能满足你了吗?”

“还要通过虐待孩子来满足你破碎的自尊心?”

林朗被王书意冷漠的话语和态度弄得一呆。

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他必须解释。

必须尽快地让王书意回心转意,让王书意意识到他已经改变。

否则哪怕是林朗穿越了,王书意依然会在失望至极之后离开他和年幼的孩子。

“不,不是,我是想抱抱依依,没把握住力气。”

“依依,快给妈妈解释,爸爸只是太激动了,不小心抱疼了依依。”

听到林朗的解释,王书意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她的眼神里是深深的疲惫和麻木。

她根本就不相信林朗!

听见爸爸的话,小小的林依依努力的替林朗解释。

“妈,妈妈,爸爸真的没有欺负我。”

“爸爸刚才把我抱得好紧,我哭了爸爸还亲亲我了呢!”

“爸爸已经好久没有抱过我,亲过我了,依依今天好高兴!妈妈不要怪爸爸了,爸爸不是故意的。”

林朗听见可爱的女儿努力为自己解释,忍不住心中酸涩。

哪怕自己从前从来不抱她,也不亲她,更是忽视她。

哪怕被爸爸吓哭,被爸爸弄疼。

只要他一句话,这个单纯可爱的孩子还是不遗余力地替自己爸爸辩护。

一句埋怨都没有,也从来都不记仇。

这都是林朗从前造的孽啊!

在系统描述的时间点里,这正巧是王书意想要寻找名医帮助林朗看看他的瘸腿。

却没想到林朗把家里仅剩的,王书意家里给的钱拿去喝酒赌博了。

那一千块钱,是王书意哭着求自己父母好久才要来的,为了给林朗继续看腿。

也为了给孩子买点东西补充营养。

出了这事,王书意彻底心灰意冷,她没想到这个曾经和她恩爱两不疑的男人。

如今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在2000年,一千块钱是一大笔钱!相当于2020年的一万块,可能都还不止。

却被林朗拿去喝酒赌博,一分都没有剩下。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