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你很适合当炮灰

你很适合当炮灰

南风晓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凤不念没想到自己看遍大江南北的美男,居然会被美色迷了眼!本想着抱个强有力的大腿做靠山,谁想竟抱到了自己的“准妹夫”!回想那个欺负整治祸害过自己的恶毒妹妹,凤不念直呼这毒蛇她惹不起,本想着摆脱墨染这个棘手的男人,谁想他竟不放自己离开。

主角:凤不念,墨染   更新:2022-08-09 09: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不念,墨染 的女频言情小说《你很适合当炮灰》,由网络作家“南风晓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凤不念没想到自己看遍大江南北的美男,居然会被美色迷了眼!本想着抱个强有力的大腿做靠山,谁想竟抱到了自己的“准妹夫”!回想那个欺负整治祸害过自己的恶毒妹妹,凤不念直呼这毒蛇她惹不起,本想着摆脱墨染这个棘手的男人,谁想他竟不放自己离开。

《你很适合当炮灰》精彩片段

晚春时节,草木馥郁。

西境落日崖以东的弯月林中,上演着一场实力悬殊的追杀。

“咻咻~”利箭破空之声密如疾雨,几道人影中箭伏倒,连一声痛呼都来不及发出。

箭雨之后,便是数十黑衣人提刀追来。

逃跑的几名女子伤痕遍体,片刻之后便被围住,已然插翅难飞。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偷袭影舞宫!”

身处绝境,被护在中间的青衣女子却无惧色。

“交出凤凰血,留你全尸!”黑衣人放出狠话,手里的刀毫不留情。

刀锋冷冽,鲜血滚落。

眼见着同伴一个个倒下,青衣女握紧手中的白绫,有些决绝地扑杀出来。

罢了,终是有负宫主所托,护不了少主了

刀光和白绫杀成一片,女子受了重伤,终是不敌。

带头的黑衣人狞笑着,眼见着就要一刀砍掉她一条胳膊。

斜空里突然射进来一只树叶,竟然将刀尖硬生生撞歪出去几寸。

“在我的地盘上杀人,惊扰了我的猫猫狗狗,踩坏了我的花花草草,你们,可真是该死。”

那声音轻飘飘懒洋洋,像卧在天上的白云里。

丛木极深处,浓雾般弥漫的瘴气中,慢悠悠现出一道红影。

少年郎,着红衣,骑黑虎,手指间转着一支小小的玉萧。

他座下,体型巨大如牛的黑虎,怒目圆睁,寒光凛凛。

他身后,一群龇着利齿的狼,像训练有素的战士,列阵以待。

空气里一霎的寂静,只听见风细细地吹过。

“哼,女扮男装,看来你也是影舞宫人。”黑衣头领冷声哼道:“既然如此,一并杀了。”

“咦,你怎么看出来的?”骑虎的少女蓦然睁大了双眼,天真发问,“我哪里装扮得不够完美吗?”

青衣女子忍着剧痛,悄悄地往她那边挪,心里不住腹诽:您就束了个头发,穿了件男衫而已,三岁小孩也能认出来您是个女的

黑衣首领却不再废话,将手中利刀扬了扬,“杀!”

黑衣人动作整齐划一,迅捷地朝她们攻去。

刀光泼辣,织成密网。

那少女丝毫不慌,只是浅浅一笑,那张清清淡淡的脸上立刻爆发出明丽的光彩来。

“吃干净点,别留些什么残渣剩骸,最好连一滴血也别洒出来。”

狼群似乎听懂了她的话,他们分头围攻,每拽倒一个人,便齐头而上,尖利的獠牙刺穿咽喉的同时,先将那人将要流出的鲜血吮吸干净。

少女一把将那青衣女子捞了上来,对传来的声声惨叫充耳不闻。只是低下头拍了拍有些踟蹰的黑虎,“人肉并不好吃,快走吧,乖。”

黑虎吸溜了一下口水:你又没吃过,怎么知道好不好吃?

虽对她的观点持怀疑态度,但它还是十分听话地奔入迷瘴之中。

“只有你一个人活着?我娘呢?其他长老呢?”少女头也不回。

“其他长老都已战死!”青衣女声音颤抖地回道:“宫主身受重伤,被他们掳走了!奴婢本该以死谢罪,但宫主早有嘱托一定要护好少主,只得拼死突围赶来报信!”

“蠢货。”少女猛地将她抛在地上,“你这哪是报信,分明就是催命。”

青衣女脸色蓦然煞白,她这才想起,自己这一路逃来,岂不是将敌人全部引到了此处?

她仰头,看见少女仍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只是黑虎的利齿近在咫尺,那炙热的鼻息喷在她脸上,让她不禁寒毛直竖。

宫里的人都说这只虎可是能把人活活撕成碎片咬了吃的恶虎......而让它吃人的,正是这个看上去天真烂漫的十六岁少女,影舞宫少主,凤不念

“啊!”剧烈的疼痛打断了她的遐思,她转眼瞧见那只狠狠踩住自己伤脚的硕大虎爪,不禁害怕地抖了起来,“少主......饶命啊......奴婢思虑不周......”

凤不念看都懒得再看她一眼,调转虎头,向着来时的路狂奔而去。

“少主,你千万不可离开云镜啊......”青衣女拖着断腿还想追。

一粒石子飞来,精准地打在她的额头上。

最后,她模糊的视野里,只看见那枚殷红衣角,如同火焰一般,渐渐淡去

 


“如何?是不是很像男人?”少女蹲在虎头前,在它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模样。

羽冠束发,飞眉似剑,配上刚捏的假喉结,那张干干净净的脸上,一双无辜清亮的大眼眨啊眨,隐约有点扮可爱的嫌疑,得亏她体量纤长,身板又平,倒也像个身娇体柔的少年郎。

黑虎注视着她,眯起的虎眼里飘出鄙夷的眼风。

逼真倒是逼真,只是好好的女人不做,非要扮个男人,你是话本子看多了吧?

“姑娘家闯荡江湖是很危险的,特别是漂亮的姑娘。”凤不念语重心长,拍了拍昏昏欲睡的虎头,“你想睡?”

黑虎耷拉着大脑袋,这一天一夜的,带着那些骑着马的弓箭手兜圈可真是累死虎了。

“你还是太胖了,居然被区区小马给累瘫。”

黑虎哼哼唧唧。

区区小马?那可都是训练有素的战骑铁蹄。得亏是密林之中路不好走,要是随着黑衣人一起冲进云镜,你那群小狼崽怕是要被吃干抹净。

“嗯,我也看出来了,都是身经百战的军马,看来倒霉娘亲的家传宝贝终究是藏不住了,连朝廷的狗都闻着味了......”

突然,她停止了唠叨,微侧着头,凝神听着远处传来的打斗声。

“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她轻功极好,起落之间离开很远,不消片刻,便见林中战局。

两方战局其实已分胜负,那一方虽是人数众多,却个个都是脓包,在那几人面前完全就是洗干净脖子往上送,却又还傻里傻气,视死如归;这一方有老有少,还带着个柔弱的女孩,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地斩杀着敌人,特别是背对着她的那个锦衣男子,连武器都没带,挥袖间真力催动,来一个杀一个。

说是杀人,他姿势潇洒,轻巧地像是挥墨作画,舞袖弄风。

快转过头来我看看,长得什么样啊......凤不念眼睛发光,羡煞不已,瞧瞧这气质,多么冷酷霸气,可惜我练功偷懒,功力不够,不然也想试试这种风格

“咻咻~”茂叶之中突然又起破空之声,飞箭如雨,朝着那锦衣男子的后背。

这飞箭,好像是追她的那路人马啊

“小心!”她轻咤一声,飞扑而至,手中玉萧挥舞成一把青绿小扇,像盾牌似的,将那些箭头一一打落。

她靠着男子的背,一手抵挡着飞箭,一手悄悄地去掰他肩膀。

“哈哈......”想到可以看见这男子的脸,她不禁笑出了声,那笑声甚至有些猥琐。

她的手掌刚刚触及他肩上的衣服,她甚至感觉到那顺滑如水的布料下隐隐寒气。

“嘭!”那男子手臂一转,隔空一掌击在她胸口。

凤不念摔在地上,哇地吐出一口血,手指颤颤地指着他,“你......”

男子转过脸,眼神如雪原般冷,又如临渊般深,她打了个寒颤,骂人的句子堵在喉咙里,一句也吐不出来。

“你真好看。”忍着胸口的剧痛,她颤巍巍地说完,颤巍巍地平瘫在地上不动了。

再动的话她可就真的要玩完了

红颜祸水,妖孽害人,诚不欺我啊!

 


视野里慢慢出现那男子的脸,她不禁屏住了呼吸。

虽然冷淡,虽然深沉,但他是真的好看至极啊,纯净蔚蓝的天空下,他就像是一座遗世独立的玉峰雪山,海市蜃楼般遥不可及,让人无法靠近却又紧扣心弦。

他手指轻弹,一粒药丸落进她因为发呆而微张的嘴里。

见她没有生命危险,男子转身便要走。

脚上却缠上来两只手臂,他低下头,对上那双兔子般通红的眼睛。

凤不念抱紧了他的大腿,哭诉道,“我胸口好痛,你不能抛下我不管。”

她声音有些瓮瓮的,带着哭腔,听起来软软的。

一看这家伙就透着满身贵气,在她眼睛里直接化成了金灿灿的元宝模样。

要救娘,得进城,那么就需要很多的钱,最好是长期饭票那种。

凤不念干脆把头埋在他的裤腿上,瓮声瓮气地说:“我独自闯荡江湖,又受了重伤,你若是丢下我,我就只有等死。”

男子微微皱了皱眉,提起脚步,漫不经心地走了出去。

他步履轻松,少女挂在他脚上,竟似毫无重量,像一个轻飘飘的大腿挂件。

他就这样带着她走到马车旁,跨上脚凳,掀帘走进那辆宽敞豪华的马车之中。

随即,他轻轻一踢,凤不念的双手便不受控制地松开来,那身子也像被什么牵引着,在半空中腾起,温柔地落在了厚厚的地毯上。

他自己则退到软塌上,拿起茶几上的一本书。

外面血雨厮杀,他却从容看书。身姿端正,眼神凝定。

这种人一看就属于那种专注力极强、忍耐力极佳、警惕度极高而且心思还极深的高手。

这种琢磨不透的人,非常难以相处,而且骂也不敢骂打又打不过,千万不能得罪。

思及此,凤不念清了清嗓子,态度十分谦和,微笑十分甜美。

“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男子默默地翻开一页书,不言。

“不知公子师出何门?”

男子轻轻地抿了一口茶,不语。

“哦。”凤不念自顾自地坐起来,望着他深深叹气,嘀嘀咕咕道,“可惜啊,长得这么好看,竟然是个哑巴。”

男子撩起眼皮,瞄了她一眼,薄唇轻启,“我有点后悔。”

他声音如风过玉树,琅琅好听。

凤不念接道,“后悔什么?”

“没杀了你。”

“这世上可是没有后悔药的。”凤不念怯怯地抱着膝盖,见他转过头又好似不再理她,只得没趣地开始调息疗伤。

本就是毒侵之躯,蛊虫侵蚀,气血损亏,多年来困在云镜天然之地,调养于天地纯净之所,日日泡的是药澡,喝的是药水,就连饮食,都掺杂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控毒之物,饶是如此,她这身体也是外强中干,稍不注意就有血气破堤之危。

因而他那一掌,虽留了几分功力,仍是伤她极重。

现在想来,当时情况不明,自己贸然动他身体,确让人产生敌人借机偷袭之感,他没有全力一击取她小命,已是有所留情了。

多年不入江湖,是自己过于疏忽了

“你的名字。”端着茶杯,他轻轻吹了吹水面的茶沫。

“啊?”凤不念的真气运行到一半,生生地岔了气,“我......我叫......小......念。”

“哦,师从何门?”碧绿的茶水,倒映出他的嘴角,若有似无的笑意。

“师从......师从......”凤不念闭紧了嘴,慌乱地压制着体内乱窜的真气。

“可惜啊......”他突然放下茶杯,转过头来,极其认真地望着她,“长得勉强能看,竟然是个结巴。”

“你!”凤不念只觉得气血翻涌而上,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