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级马甲妻

神级马甲妻

也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这个时候,陆晚苏还在做着和心上人双宿双飞的美梦,殊不知一场死亡之旅,将朝她袭来!被渣男贱女欺骗算计,死状凄惨,临死前才知道人人惧怕的商业霸主傅寒舟,爱她入魔。重生一世,陆晚苏果断踹开渣男,抱上傅寒舟的大腿,虐渣斗极品,顺便和霸主培养下感情。

主角:陆晚苏,傅寒舟   更新:2022-08-09 09: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晚苏,傅寒舟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级马甲妻》,由网络作家“也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这个时候,陆晚苏还在做着和心上人双宿双飞的美梦,殊不知一场死亡之旅,将朝她袭来!被渣男贱女欺骗算计,死状凄惨,临死前才知道人人惧怕的商业霸主傅寒舟,爱她入魔。重生一世,陆晚苏果断踹开渣男,抱上傅寒舟的大腿,虐渣斗极品,顺便和霸主培养下感情。

《神级马甲妻》精彩片段

城郊废弃仓库。

陆晚苏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十根缺失指甲的手指不断涌出鲜血,痛的她几近昏厥。

陆心柔拿着钳子,笑的一脸猖狂得意。

“陆晚苏,痛吗?”陆心柔站起身,笑容狰狞地踩在她的手指上,狠狠碾压:“我早就想这么做了!要不是傅寒舟一直护着你,我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可惜你自己蠢,非要为了顾子遇跟他离婚!哈哈哈......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提到“傅寒舟”三个字,陆心柔眼底闪过一抹妒恨,一脚踹在陆晚苏的肚子上。

陆晚苏痛到痉挛,猛地呕出一口鲜血。

“陆心柔......为什么?为什么!”陆晚苏双眼赤红,痛声质问。

她扪心自问,从没有对不起陆心柔这个继妹半分,陆心柔为什么绑架她?为什么要折磨她!

“为什么?”陆心柔眼底闪过一抹阴戾,一把揪住她的长发,恶声道:“因为你挡了我的路!凭什么你一出生就是陆家大小姐,凭什么傅寒舟喜欢你,却看都不看我一眼?凭什么那老不死的要将公司交给你?!”

“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得到公司,傅寒舟才会喜欢我!你说你,该不该死?”

说完,陆心柔抓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狠狠撞在冰冷地墙上。

陆晚苏一阵天旋地转,软软地瘫倒在地上,鲜血直流。

陆心柔松开她,站起身,从一旁拎起汽油桶,四处泼洒。

打火机接触到汽油地瞬间,爆发一阵火浪,火势瞬间汹涌,熊熊燃烧起来。

陆心柔快步离开了仓库......

陆晚苏绝望地看着她的背影,心底悔恨到了极点。

她这一生,错的太离谱了......

如果重来一次,她绝不会再推开那个视她如命的男人。

傅寒舟,傅寒舟......

“陆晚苏!”

一道撕心裂肺地呼声传来,陆晚苏震惊地抬眼,隔着炽烈火光,她看到了傅寒舟的身影。二人视线相撞,他一向俊美淡漠的脸上满是惊惧,双眼赤红充血!

陆晚苏眼中泪水滑落,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在彻底失去意识前,她看到傅寒舟如疯了一般,冲进了火场,朝着她奔来......

......

“不......”

“不要......傅寒舟......不!”陆晚苏惊叫一声,猛地睁开双眼。

“陆晚苏,你就这么厌恶我?”

耳边陡然闯入一道低沉的声音。

陆晚苏浑身一震,这个声音......

她猛地转过头,却因为动作太猛,一阵头晕,闭着眼一下倒在枕头上。

浑身跟被车碾过一般泛着疼,尤其是那处......

傅寒舟见她闭着眼不说话,只当她是默认了刚刚那句话。他眼眸微黯,翻身下了床。

浴室里响起水声......

陆晚苏缓了好一阵,才没那么晕。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环顾了眼四周,不由震惊。

这是她和傅寒舟结婚后睡的卧室。

怎么会......她不是死了吗?

陆晚苏甩了甩头,被子滑落,她这才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身上遍布着欢愉过的痕迹。

她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日期。

2022年?

她竟然重生到了一年前?!

她记得一年前的今天,陆心柔约她去给顾子遇庆生,她被灌醉了酒,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和傅寒舟发生了关系。

当时她还以为傅寒舟趁人之危,强迫了她。

直到死前她才从陆心柔口中得知,那晚她喝的酒里被下了药。要不是傅寒舟及时赶到,将她带走,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想到这儿,陆晚苏倏然握紧了拳头,眼底闪过一丝恨意。

傅寒舟从浴室出来,恰巧看到了这一幕,不由自嘲一笑。

陆晚苏就这么恨他夺走了她的清白?

她就这么喜欢顾子遇!

“我去客房睡。”傅寒舟收回视线,沉声丢下这句话就要离开。

陆晚苏瞬间反应过来,见他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顿时急声喊道:“老公!”

傅寒舟浑身一震,瞳孔骤然紧缩,不可置信地僵在了原地。

她喊他什么......

老公?

傅寒舟瞬间握紧了门把手,眼底闪过一抹轻嘲,声音冷淡:“你放心,我不会拿顾子遇怎么样,他明天就会被放出来。”

陆晚苏看着他冷硬的侧脸,心里又酸涩又愧疚。

前世她从未给过傅寒舟好脸色,除非是有事相求,才会对他态度稍好一些。

他肯定以为她叫他老公,是为了替顾子遇求情,怕他为难顾子遇。

“我不是为了他!”陆晚苏赶紧解释,生怕傅寒舟再误会。

傅寒舟扭头,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我是想说......”陆晚苏咬了咬唇瓣,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你可以留在这儿。”

傅寒舟呼吸一窒,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傅寒舟眼底闪过震惊,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脸色倏然沉了下来,轻声嗤道:“你是想让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见傅寒舟又误会了,陆晚苏心里一阵堵得慌。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见傅寒舟打开抽屉,拿出了一份文件。

文件封皮上“离婚协议书”几个字,格外刺眼。

陆晚苏心底一紧,看到傅寒舟打开离婚协议书翻到最后,从桌上拿过笔,准备签下自己的名字。

陆晚苏吓得脸色煞白,赶紧扯过睡袍穿上,急声喊道:“你别签,你别签!”

她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一把扯过离婚协议书,毫不犹豫地将它们撕了个粉碎。

纸片洋洋洒洒地落下,傅寒舟一脸诧异地看着陆晚苏。

这离婚协议书不是她准备的吗?

她不是一直都想离婚,他都决定成全她了,为什么她要......

陆晚苏吓得拍了拍胸脯,眨着眼冲傅寒舟撒娇道:“老公,我们不离婚了好不好?已经很晚了,我们去睡觉吧?”

看着女孩亮晶晶的眼睛,傅寒舟喉结滚动,眸光晦暗不明。

“不了。”傅寒舟移开视线,面色疏淡地拒绝:“我去客房。”

他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道门隔绝了二人的视线。

陆晚苏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心底涌出一种巨大的危机感,连忙想要追上去。可刚动了一下,脚就抽筋儿了,疼的她瘫坐在床上,半天没缓过来。


陆晚苏坐在床边揉着腿,长叹了口气。

她这重生的时间也太尴尬了,偏偏是她和傅寒舟关系最僵的时候。

想到刚刚傅寒舟签离婚协议时的毫不犹豫,陆晚苏就觉得她的追夫之路,任重道远。

倏日。

傅寒舟起床,路过主卧室的时候,看到里面空无一人,他怔了几瞬,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地讽笑。

她又去找顾子遇了?

还真是迫不及待!

傅寒舟冷冷抽回视线,转身下了楼。

佣人见他下楼,上前问:“先生,早餐已经——”

“不吃了。”傅寒舟冷着脸,径直往大门走。

“今天的早餐是夫人准备的。”

傅寒舟脚下一顿,诧异地看向佣人。

佣人连忙说:“夫人六点就开始准备,说要亲手给您做顿早餐,您不吃吗?”

傅寒舟微微一愣,随即皱起了眉头。

她为了顾子遇还真是什么都肯做。

明明以前连顿饭都不肯跟他一块吃,今天却为了顾子遇主动给他做早餐?

她竟然爱顾子遇到了这个地步。

最后一次了......

傅寒舟沉默了几秒,转身朝厨房走去。

宽阔的开放式厨房里,少女一袭白裙,墨黑的卷发束成马尾,露出白净如雪的面容,正神情专注地摆放着煎蛋。

“你在做什么?”

陆晚苏一抬头,就看见傅寒舟神色不明地站在几步外。

“老公!”陆晚苏眼眸一亮,笑盈盈地说:“我给你做了早餐,你等会尝尝——”

话还没说完,就被傅寒舟沉声打断:“家里有佣人,用不着你做这些。”

陆晚苏嘴角的笑容僵了一瞬,心底涌出一丝难过。

前世她学做饭,是因为顾子遇胃不好,为了照顾顾子遇。可结婚这么久,她却从没给傅寒舟做过一顿早餐。

她现在就是想对傅寒舟好,将一切弥补给他。

可是傅寒舟却不信她了。

收拾好心底的失落,陆晚苏将早餐端到餐桌上,又将傅寒舟拉了过去。

“你先吃,我去给你热牛奶。”说完,她转身又去了厨房。

傅寒舟看着眼前摆成心形的荷包蛋,讽刺地勾了下唇。

突然,陆晚苏的手机振动响起。

只一眼,他就看到了来电显示。

子遇哥哥?

低头再看眼前的早餐,瞬间没有一丝食欲。傅寒舟讽刺一笑,起身离开了别墅。

陆晚苏端着牛奶过来,没看到傅寒舟的身影,问过佣人才知道他已经走了。

看着桌上一口没动的早餐,陆晚苏心里涩涩的。她拿过桌上的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傅寒舟打个电话,就接到了她爸打来的电话。

“爸。”

“你还知道我是你爸!”

那头陆正明的声音夹着滔天怒意,劈头盖脸地骂道:“我陆正明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要脸的女儿?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鬼混,我给你半个小时滚回来,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踏进家门一步!”

说完,也不等陆晚苏回答,就啪的一下挂了电话。

陆晚苏捧着手机,一想到回去要面对怀孕的继母和白莲花的继妹,心底的恨意便压制不住。

一早上的好心情,彻底被败坏了个干净。

她收拾了一下,开车回了陆家。

刚进门,陆晚苏就感觉屋内气压极低。佣人给她递拖鞋时,止不住地给她使眼色。

陆晚苏从容地走进去,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陆正明,笑着打招呼:“爸,我回来了。”

说着,她看向了坐在陆正明身侧的张秋华和陆心柔,目光若有似无地打量了一眼张秋华的肚子。

没显怀啊,她记得应该有三个多月了吧?

“姐姐,你可算回来了?”陆心柔赶紧站起身迎上去,假装亲切地想拉她的手:“你昨晚去给顾子遇庆生,没出什么事吧?”

还没靠近,陆晚苏就一巴掌甩了过去。

“陆心柔,你可真不要脸。”

这一巴掌把所有人都‍️给惊到了。

陆正明原本就压着火,瞬间被点燃。

他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张口就骂:“你妹妹好心关心你,你这是干什么?我看你现在是疯了,为了顾子遇连脸都不要了!你自己不要脸也就算了,我还怕被人戳脊梁骨呢!”

看着陆正明失望的眼神,陆晚苏在心底苦笑了下。

自从他将张秋华和陆心柔接回来后,他们父女的关系就越来越差,甚至后来还为了张秋华肚子里那个未出世的孩子,跟她断绝了父女关系。

这对母女的手段,她上辈子就已经见识过了,这一次她绝不会再上当!

“好心?”陆晚苏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讽刺地看向陆心柔:“陆心柔,我有没有出事,你不是最清楚的吗?昨晚不是你硬拉着我去的吗?”

“我......”陆心柔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一脸委屈:“姐姐,你怎么这么说啊?我只是带你去庆生,可没让你跟他......乱搞啊。”

陆心柔地目光落在陆晚苏雪白的脖颈上,那暧昧的吻痕,证明着昨晚发生了什么。

陆正明也注意到了,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厉声呵斥:“孽女,你给我跪下!”

陆晚苏清亮地眼直视陆正明,淡淡反问:“我为什么要跪?”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昨晚做了什么你都忘了?我原本还不信,没想到你真这么不要脸,结了婚还出去跟男人乱搞!我要是早知道你这么贱,当初就不该让你生下来!”陆正明气的胸口起伏不定,脸色发暗,张秋华赶紧起身给他顺气。

“正明,你身体不好要少动气。晚苏昨晚一定是喝醉了才......她肯定不是故意做出那种事的。”张秋华温声劝解,可眼神里却藏着一丝得意:“晚苏,快过来给你爸认个错,这事就——”

“你是什么东西?”陆晚苏神色倨傲地扫了张秋华一眼,轻笑道:“这是陆家,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她以前被张秋华故作慈爱的表象蒙蔽,还以为张秋华说这种话是在帮她,可实际上只要她道歉,就会彻底坐实这件事。

张秋华面色一僵,眼底闪过一抹怨毒的恨意。

“陆晚苏,你的知书达理都学到狗肚子里了?秋华现在是你后妈,你怎么跟她说话的?”陆正明厉声呵斥。

陆晚苏笑容讽刺地睨着他:“爸,你是不是忘了我妈怎么死的?”


陆正明脸色倏变,眼底闪过一丝心虚。仿佛是要掩盖这抹心虚一般,他陡然抬高了声音,喊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心柔,把照片给她,我看她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陆心柔为难地看了陆正明一眼,慢腾腾地掏出手机,心里却在狂喜。

她早有准备,否则也不会在陆正明面前说这件事。现在有照片佐证,看陆晚苏还怎么解释。

点开早就准备好的照片,陆心柔将手机递给陆晚苏,试探问道:“昨天我走了没多久,就收到了这张照片。姐姐,你不会真跟顾子遇睡了吧?”

陆晚苏拿过手机,放大照片看了两眼,顿时冷笑了一声。

“照片上的人根本就不是我!”

陆晚苏将手机递到陆正明面前,放大照片,指着照片上的女人讽刺一笑:“爸,你不会连自己女儿都认不出吧?”

比起叛逆乖张的长女,陆正明更相信乖顺懂事的私生女。所以当陆心柔跟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他瞬间就相信了,照片也没有细看。

但听陆晚苏这么一说,陆正明立马低头仔细看了两眼,瞬间皱了皱眉。

照片上是一对衣衫不整的男女,虽然拍摄角度不好,光线很昏暗,可也能辨认得出,照片上的人根本就不是陆晚苏。

看到陆正明怀疑的眼神,陆心柔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回事?

这件事应该不会出岔子才对。

昨晚她在陆晚苏的酒里下了药,亲眼看着她喝下,然后将人扶进房间的。拍照的人也是她安排的,怎么可能出错。

“心柔,这是怎么回事?”陆正明严肃地看向陆心柔,沉声问道。

陆心柔赶紧拿过手机,仔细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人果真不是陆晚苏。

她被人耍了!

怪不得那个拍照的一直拖着她,不肯给她照片,原来他根本就没有拍到陆晚苏!

陆心柔脸色难看地咬了咬唇:“爸,我也是关心则乱,没看清楚。只是姐姐这脖子上......”

照片是假的没错,可陆晚苏脖子上这暧昧的吻痕可不是假的!她倒要看看,陆晚苏怎么解释这事儿。

陆晚苏挑眉冷笑:“怎么,我跟我老公睡觉也要向你汇报?”

“你们怎么可能?”陆心柔脸色一白,脱口而出。

陆晚苏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直接掏出手机给傅寒舟打了个电话。

等了几秒钟,电话那头传来傅寒舟低冷的声音:“有事?”

陆晚苏直接打开扩音,笑着问:“老公,昨晚我在哪?”

傅寒舟沉默了几秒:“在家。”

看着陆心柔难看的脸色,陆晚苏笑吟吟地又问了句:“那我是不是跟你在一块呢?”

傅寒舟淡淡“嗯”了一声:“说吧,到底什么事?”

“没事,只是有人怀疑我们夫妻合法的亲近行为,我让她清醒一下罢了。”陆晚苏嘴角微勾,嘲讽地盯着陆心柔。

傅寒舟:“......我在开会,挂了。”

陆心柔微垂着头,双手紧握成拳,长指甲掐进肉里也没有察觉,嫉妒和恨意填满了她的心。

陆晚苏不是很讨厌傅寒舟,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近了?

好不甘心......

“满意了吗?”陆晚苏朝陆心柔靠近一步,笑容又冷又戾:“现在是不是该算算你诬陷我的账了?”

陆心柔咬了咬唇,压住心底地慌乱:“姐姐,我......”

“啪”的一声,清脆的把掌声响起,直接打断了陆心柔的话。

陆心柔捂着脸,眼睫轻颤,眼底淬满了怨毒的光。

“脸疼吗?”陆晚苏揉了揉发麻的手腕,看着陆心柔红肿的脸,冷笑道:“陆心柔,你不会以为你做的事我真不知道吧?”

陆心柔一抬眸,对上她冰冷的目光,心里一下慌了:“姐姐,没有查清楚就跟爸说了这事,是我不对。可我也是因为担心你,你毕竟已经结婚了,总跟其他男人出去。万一被偷拍了,你的前途和陆家的名声可全都毁了。”

陆正明原本因为冤枉了陆晚苏有些愧疚,一听这话,顿时脸色又沉了下来。

“你妹妹也是好心,你自己不检点怪谁?”

陆晚苏扭头看向陆正明,“爸,你知道昨晚我为什么会去顾子遇的生日聚会吗?”

陆正明冷哼了一声,没说话。

陆晚苏毫不意外,因为在所有人心里,她爱惨了顾子遇......

“爸你不希望我跟顾子遇有牵扯,所以一个月前我就跟顾子遇说清楚了,怎么会去给他庆生?”陆晚苏看着陆心柔越来越苍白的脸,心里一阵快意:“我昨晚是接到了陆心柔的电话,她说那些人灌她酒,她怕不安全所以让我去接她。”

“等我到了,她又硬拉着我留下来,请求我替她挡两杯酒。我酒量的确不算好,可也不是两杯就倒,为什么我喝了你的酒之后就不清醒了呢?”

陆心柔脸色惨白,身体微微发抖,委屈解释:“姐姐你想到太多了,也许就是酒太烈了。我也是看你心情抑郁,想让你开心才——”

陆晚苏眼眸微眯,目光如毒蛇一般致命危险:“我现在去医院做药检,你说会不会查出什么?”

陆心柔浑身一抖,脸色瞬间惨白。

万一真查出什么,她会被陆正明赶出去的!

不!绝对不行!

陆心柔求救似地看向张秋华,张秋华顿时会意,连忙捂着肚子,叫唤了一声。

陆晚苏早就看穿了她们母女,当即开口:“爸,陆心柔处心积虑,绝不能......”

张秋华赶紧拔高了声音,捂着肚子喊道:“哎哟,我、我肚子......孩子......”

一听孩子出了问题,陆正明吓了一跳,连忙扶住张秋华。

看到她面色发白,头上满是冷汗,陆正明顿时气的扭头瞪了陆晚苏一眼:“有什么事以后再说,要是你弟弟出了什么事,我可饶不了你!”

陆晚苏盯着张秋华的肚子看了两眼,神色变得有些晦暗。

前世张秋华也怀过这个孩子,她爸非常重视,一直盼望着张秋华能给他生个儿子出来,但这个孩子最终还是没保住,流产了。

而且这件事跟她也有关系......

并且事情就发生在今晚,陆心柔的生日宴上。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