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林舒宋起川

林舒宋起川

林舒宋起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林舒宋起川》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林舒宋起川》主要讲述了林舒宋起川的故事,同时,林舒宋起川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林舒宋起川   更新:2022-09-10 04: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舒宋起川的其他类型小说《林舒宋起川》,由网络作家“林舒宋起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舒宋起川》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林舒宋起川》主要讲述了林舒宋起川的故事,同时,林舒宋起川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林舒宋起川》精彩片段

被分手第一天,宋起川满不在乎,倒头就睡。

被分手第一个月,宋起川跟人打赌:“小姑娘爱死我了,早晚得乖乖回来。”

被分手第三个月,宋起川慌了。

被分手第十个月,公司年会上,宋起川当着所有人的面,搂住她的腰,

他难得放下一身高傲,沙哑低喃:“我要想你想疯了。”

“起川哥,别墅供电不足,空调不能全开,你为了让我睡个好觉断了二楼的供电,林舒姐会不会怪你呀?”

“放心,她没你娇气。”

刚走到门口的林舒怔住,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为什么?”

宋起川走过来,目光满是威压地注视着林舒,“不要凶她。”

林舒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

“她故意的,她不像你看到的那么单纯。”

“你住嘴!”

宋起川目光冰冷地睨着林舒,“眠眠比我小八岁,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你让着她点。”

他语气冰冷,听得林舒心尖一颤,双目中涌出不可思议。

她没想到宋起川不分青红皂白地护着许眠眠,连句重话都不能对她说。

一年前,他把她带到这栋别墅,说这里以后就是他们俩的家。

可不过半年,许眠眠来了,而且来的愈来愈频繁,私底下总会内涵她高攀宋起川,摆出自己才是别墅女主人的样子。

她心里不高兴,不止一次跟宋起川提出别让许眠眠来了,但他总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

反倒觉得她小题大做,强调许眠眠是世交家的小公主,他看着长大的妹妹,没理由不让她来串门。

或许就是他这样纵容的态度,让许眠眠越来越得寸进尺。

林舒气到浑身发抖,还没来得及开口,又听见宋起川说,“你要是觉得眠眠碍事,以后我们就约在酒店。”

听到他这话,她犹如兜头被浇了一盆冷水,“你把我当什么了?”

她是他正正经经的女朋友,凭什么跟他亲热还得躲着他的小青梅?

她怎么觉得这么别扭?

宋起川皱眉,“是你觉得眠眠打扰到我们俩了,而且之前你没搬到我这儿,不一直在酒店?”

林舒紧盯着宋起川黑曜石般的眼睛,在他的眼底深处,她读出了自己的廉价。

这样的爱情,她宁愿不要,也要争一口气!

“要不你让她搬进来,我们以后约会的时候她去住酒店,而我住家里,怎么样?”

宋起川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去,紧皱着眉,眼含不满和警告“林舒,做人最重要是拎清自己几斤几两。”

他这话什么意思?

是说她对他而言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人?

还是说她根本不配跟许眠眠相提并论,所以没有把许眠眠赶走的资格?

林舒瞬间觉得爱了这么多年,就是个笑话。

浑身发冷,甚至没有质问他的力气,她一言未发,转身摔门离开。

宋起川却丝毫没有追出去的打算,他就是要晾着她,让她认清自己的位置。

她那么爱自己,一直毫无怨言地待在他身边。

他就不信她明天不回来……

次日,晚上。

宋起川早早回家,但并没在家里看到林舒,甚至发现属于她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他立刻询问王姨,“林舒的东西怎么都不见了?

王姨不由惊讶,“林小姐没跟您说吗?林小姐说跟先生结束了,让我把她的东西全都打包扔掉。"

大暑天,半夜。

林舒浑身是汗地被热醒,下意识咕哝,却没人理她,伸手摸了一下边上,没了宋起川的身影。

她奇怪地起身,想着先去卫浴间洗把脸,结果脚下踩到疑似玻璃渣样的尖锐物体,疼的她嘶嘶吸气,伸手开照明灯,发现停电了!

踮脚拿来手机往地上一照,卫浴间的瓷砖上全是碎裂的化妆品玻璃瓶,她双脚被扎破,走过的地方留下点点血印。

一定是许咚咚搞的鬼!

昨晚她和宋起川临睡时,她突然来了,说是学校寝室太热,来蹭空调。

别墅房间很多,不是住不下她,只是她每次来都暗搓搓地搞幺蛾子,不是把她裙子剪坏就是故意往她电脑上泼水,她一直忍到现在。

没想到她愈来愈过分。

脚心的疼痛加上闷热,让她心头火大,一瘸一拐地去找她。

刚到楼下,迎面感觉到一阵凉爽,紧接着听到许咚咚娇俏的说:“起川哥,你关了二楼的供电,林舒姐会不会怪你呀?”

原来不是停电了,而是二楼的供电被掐断。

林舒怔住。

宋起川淡淡开口:“放心,她没你娇气。”

这话虽然是事实,但林舒心里很不舒服。

自己好歹是他谈了三年的女朋友,他怎么能不顾她的感受,连说一声都没有就断了二楼的供电?

“是林舒姐吗?”许咚咚忽地跳下床,跑过来拉开了房门,在宋起川看不到的角度,对着她露出无辜得意的笑,“林舒姐,别墅供电不足,空调不能全开,起川哥为了让我睡个好觉断了二楼的供电,你不会怪他吧。”

林舒脚疼,半个身子靠在门板上,捶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恨不得抬手恶狠狠给许咚咚一巴掌,“为什么用玻璃瓶扎我?”

她习惯在家光脚,尤其是在卧室里,而宋起川从来都是穿着拖鞋,那些玻璃渣,只会弄伤她。

许咚咚佯装听不懂地皱眉,“林舒姐,你说什么啊。”

她委屈地看向宋起川,眼神可怜巴巴的。

宋起川走过来,目光满是威压地注视着林舒,“不要凶她。”

林舒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她故意打破玻璃瓶扎我。”

许咚咚立刻反驳:“我没有。”

两人争锋相对地吵了起来,没几句,许咚咚楚楚可怜地眼泪直流,一个劲地往宋起川怀里拱。

宋起川抬手拥住她,目光冰冷地睨着林舒,“你住嘴!”

他语气冰冷,听得林舒心尖一颤,双目中涌出不可思议。

她没想到宋起川不分青红皂白地护着许咚咚,连句重话都不能对她说。

气氛僵凝时,许咚咚打了个哈欠,转头对她说:“我隔壁还有一间空着的客房,给你睡吧。”

她一副女主人的样子,语气里甚至隐约流露出一丝施舍,仿佛在同情一个战败者。

林舒气到浑身颤抖。

抬眼去看宋起川,他表情寡淡,丝毫没觉得许咚咚态度有问题,“去隔壁睡,咚咚明早还要上学。”

许咚咚现在是大二的学生,睡眠很重要。

看出她脚上无力,他直接打横抱起她去隔壁,把她放在床边坐下后,又去找来医药箱给她处理伤口。

林舒缩了缩自己被他握在掌心的脚,但他捏的很紧,他仔细地挑出玻璃渣,又上了药,等到处理完,双目奕奕对上她的眼,“咚咚比我小八岁,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你让着她点。”

她心里一凉,“那你让她以后别来这里。”

宋起川皱眉,“我的家就是她的家,她为什么不能来?”

林舒呼吸一窒。

一年前,他把她带到这栋别墅,说这里以后就是他们俩的家。

可不过半年,许咚咚来了,而且来的愈来愈频繁,私底下总会内涵她高攀宋起川,摆出自己才是别墅女主人的样子。

她心里不高兴,不止一次跟宋起川提出别让许咚咚来了,但他总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反倒觉得她小题大做,强调许咚咚是世交家的小公主,他看着长大的妹妹,没理由不让她来串门。

或许就是他这样纵容的态度,让许咚咚越来越得寸进尺。

“她不像你看到的那么单纯,我就是不想让她来。”


宋起川的目光渐渐冷了下来,“宋许两家是世交,咚咚是我看着长大的,小时候也经常去宋家老宅,现在来我的住所,没有什么不妥。”

“你也说了是小时候,许咚咚她现在长大了!”想到许咚咚私下里的小动作,林舒忍不住反驳。

宋起川眼露失望,仿佛现在的林舒多么的不可理喻,似是气极了,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林舒看着宋起川离去的背影,漂亮的唇紧抿着。

她是三年前与宋起川重逢的,那时候她负责的项目刚好跟宋氏有合作,在高层会议上,见过他三次,没想到项目结束后,他突然打电话给她,她当时都懵了,还以为是项目出了差错,结果对方说要请她吃饭!

宋起川是宋氏财团的总裁,本人长得极帅,是整个海城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更是她上中学时的榜样。

当听到他的声音时,充斥着少女时期的隐秘心思,带着蓬勃的力量汹涌而出,她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他的邀约。

一顿饭之后,很快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他还请她一起看电影,一起出去旅游,他明显是在追求她。

约会一年后,在一次烛光晚餐时,他说喜欢她,她听了欣喜若狂,水到渠成地把自己交给了他,那一夜他很温柔。

时间一晃,两人确定关系两年了。

但她和宋起川谈恋爱鲜少人知道,她其实一直挺想公开,但宋起川从来不带她去见他的朋友和家人,她看出他的态度后,也没勉强。

如果不是许咚咚来他的住处,也不会发现她的存在。

明明是许咚咚明里暗里针对她,宋起川却站在她那边。

这一夜,胡思乱想了很多,直到天亮都没再睡着,起床后到餐厅时,许咚咚和宋起川已经并排坐在餐桌边,许咚咚正把盘子里的蛋黄叉到宋起川面前,撒娇让他帮忙吃。

见她来了,微笑着打招呼,“林舒姐早。”

林舒不着痕迹地看一眼足以容纳二十人的长餐桌,明明有足够多的位置,许咚咚却偏偏紧挨着宋起川坐,而且举止亲密,表现得像是他的女友,对于她的撒娇卖萌,宋起川纵着,宠着,不让她受一点冷遇。

明明是她男朋友,却对另一个女孩子这么好,而且一点都不避嫌。

她心里觉得膈应,没理会许咚咚,径直朝厨房走去。

两人吃的西餐,而她早上喜欢吃豆浆油条,这会儿杨姨正在做。

杨姨见她进了厨房,笑着撵她,“林小姐你去餐厅等,马上就好了。”

她又顺嘴念叨,“要不是许小姐嚷着饿了,我就先给你做了。”

林舒恍神,突然发觉只要是许咚咚来了,家里无论是吃食还是物品使用权,都先紧着许咚咚,而她总是被排在第二位。

像今天早上这种情形,已经习以为常了。

许咚咚不是先比她饿,就是急着去上学。

哪怕她起的比她早,也还要等,她等不及便只能亲自动手到厨房做。

杨姨见她愣怔,也意识到这一点,忙拿眼去偷看宋起川和许咚咚,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宋先生之前对林小姐明明很好,自从许咚咚来了后,林小姐明显越来越受冷落。

刚刚她下楼时,宋先生连句招呼都没有。

林舒端着豆浆油条到餐厅时,宋起川已经不在餐桌边,许咚咚歪着脑袋一脸纯真地注视着她,“林舒,你怎么还不搬走?”


林舒拧眉,“什么意思?”

许咚咚一脸高贵地抬了抬细长的脖颈,“你一个毫无背景的乡下人,能做川哥哥三年女人已经够看得起你,难道还妄想嫁给他?他跟你谈过结婚的事吗?”

林舒心里一刺,这三年来,哪怕宋起川在床上最动情时,都未曾承诺会娶她,其他时间更是只字未提。

面对他时,她始终是仰望的,也心知有很多比她优秀的女人爱慕着他,总不自觉带了讨好的心态,便不可能主动提出让他娶她。

现在被许咚咚一针见血的点出,心里禁不住难受。

许咚咚见她脸上有些绷不住,得意地弯了弯唇角,“老祖宗说嫁娶讲究门当户对,尤其是我们豪门,都是强强联合,要是娶你这种的,跟扶贫有什么差别?你觉得川哥哥会这么糊涂?”

“识相的,早点搬走,别在这丢人现眼。”

林舒入职场四年多了,总不可能被一个刚20岁的小丫头唬住,她很快稳住心神吃早餐,她吃好时,宋起川刚好换了一套衣服从楼上下来,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白衬衫纽扣扣到最上面一颗,身形颀长,神色冷淡,浑身透着优雅的禁欲气息,目光扫过餐厅后,对许咚咚说:“待会让司机送你去学校。”

随后便收回目光往外走。

一早上,没跟林舒说一句话。

林舒气不过,起身追出去,他坐进车里时,她顺势拉开副驾驶也坐了进去。

他偏首,眼含等待地注视着她。

林舒深吸一口气,认真地开口:“许咚咚图谋不轨,难道你看不出来?”

哪家妹妹会拿充满爱意的眼神看哥哥?

会对着哥哥撒娇卖萌,还暗搓搓排挤哥哥女朋友?

她实在不想因为许咚咚跟宋起川吵架,只想跟他说清楚。

“林舒,咚咚不是你想的那样。”宋起川眉目间露出不悦,原以为林舒追出来是跟他认错的,没想到是来诋毁咚咚。

林舒抿唇,摸出手机,调出刚刚录到的话:

“林舒,你怎么还不搬走?”

“你一个毫无背景的乡下人,能做川哥哥三年女人已经够看得起你,难道还妄想嫁给他?他跟你谈过结婚的事吗?”

“老祖宗说嫁娶讲究门当户对,尤其是我们豪门,都是强强联合,要是娶你这种的,跟扶贫有什么差别?你觉得川哥哥会这么糊涂?”

“识相的,早点搬走,别在这丢人现眼。”

如果许咚咚不是对宋起川有意,为什么要这么针对她?明明就是想把她赶走,好跟他在一起。

原以为宋起川听了这些话后,会相信她,然而,他剑眉微挑,淡淡开口:“咚咚年纪还小,有点皮而已,你却背后偷录她的话?”

林舒微微撑大眼。

许咚咚私下里直言不讳地赶她走,说她配不上他,这些他都不提,却来指责她偷偷录音?

原以为这次是证据确凿,却不料他的反应出乎预料。

一股隐痛,在心口蔓延开来。

她又惹他不悦了。

他冷冷驱逐,“下车。”

她不自觉颤了一下,怔了几秒后,在他冷若冰霜的目光中推门下车。

下一秒,车子轰鸣着离去,留下一地尾气。

许咚咚背着包兴致高昂地走到她身边,一脸幸灾乐祸,“怎么被川哥哥赶下车了呀?”

“关你屁事。”尽管心里难受至极,林舒佯装若无其事地怼许咚咚。

许咚咚不屑地哼了一声,招呼司机开车,“我去上学了,你只能坐公交咯。”

林舒赶到公交站台时,热的汗水直流,远远的看到她要乘的公交车来了,连忙上前几步招手,却不想一辆黑色宾利停到了她的面前,车窗半降,露出宋起川的脸,“上车。”

林舒看他一眼,没理他,绕过车身熟练地上了公交车。


宋起川透过后视镜看着林舒目不斜视上公交的背影,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想到她上班快要迟到,特意折回来载她,没想到她居然不领情。

这天宋氏集团大厦内,无论大会小会,只要有宋起川在,都一屋子的低气压,特助沈修注意到宋总频频拿起手机,好像在等什么人的信息,又像是要自己发消息,但好几次他手指搁在屏幕上,过了五分钟,硬是一个字没打出来。

会议结束,汇报的人无不捏着汗离开,那些被骂的惨的,统一询问地看向沈修,沈修也是一脑门子问号,直到晚上宋总授意他约林舒到酒店见面才明白过来。

敢情是这两人吵架了?

吵架了约到酒店见,宋总还挺浪漫的。

而且去酒店前,还特意去了珠宝店,把之前订制的项链给带上了。

……

林舒把当天工作全部做完,又把明天的业务整合一遍才打车去宋氏旗下的君洋大酒店,里面有间房是宋起川长期使用的。

她进门时,宋起川正坐在沙发上一边看文件一边等她。

一旁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且都是她爱吃的菜。

“先吃饭。”他放下文件,徐徐起身,目光朝她看来时,一片清浅,不复早上的冰冷。

林舒确实饿了,洗了手后,跟他一起吃饭,他没吃几口就戴了手套给她剥虾,一个个的沾了酱放到她面前的盘子里。

她吃着虾肉,心头又喜又酸,他还是在乎自己的。

饭后,他拿出一个月前订制的项链,项链吊坠是他花了千万拍来的粉钻,项链的设计和雕刻,他都花了心思。

“这太贵重了。”除了吊坠,边上一圈全是碎钻,昂贵到咂舌,戴到脖子上会太招摇。

宋起川亲自戴到她的脖子上,“这条项链配你那条白裤子正好,戴着吧。”

他语气风轻云淡,仿佛脖子上挂个几千万,压根不是事儿。

想到许咚咚说婚姻讲究门当户对的话,林舒摸着泛着凉意的项链发呆,她为了有朝一日能走到他面前,拼了命地考上了他所在的大学,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毕业后兢兢业业地工作,哪怕年薪超过大多数同龄人,在宋氏家族巨大的财富面前,仍像微不足道的一粒沙。

此刻,他毫不吝啬地送她昂贵的珠宝,却绝口不提婚事。

“去洗澡吧。”他修长好看的指尖滑过她的锁骨,眼底泛起一丝欲念。

甚至等不及她洗好,就到浴室抱住了她,等到折腾结束,他把她抱到大床上,“以后要是觉得咚咚碍事,我们就约在酒店,嗯?”

林舒原本已经昏昏欲睡,听到他这话,犹如兜头被浇了一盆冷水,瞬间清醒。

睫毛颤动,她认真地盯着宋起川,“你把我当什么了?”

她是他正正经经的女朋友,凭什么跟他亲热还得躲着他的小青梅?

她怎么觉得这么别扭?

宋起川皱眉,“是你觉得咚咚打扰到我们俩了,约在酒店有什么不好?之前你没搬到我那儿,不一直在酒店?”

他觉得自己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这样很好。

林舒紧盯着宋起川黑曜石般的眼睛,在他的眼底深处,她读出了自己的廉价。

“把你送我的项链收回去给许咚咚,让许咚咚以后不想住学校时住酒店,而我住家里,怎么样?”


宋起川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去,紧皱着眉,眼含不满和警告,“林舒,你不要再闹了,咚咚一个小女孩,住酒店会不安全。”

林舒的目光落在那款安静躺着的项链上,顿时觉得宋起川就是为了堵她的嘴才送她这么贵的项链,那她宁愿不要,也要争一口气。

“我不要,我就要住家里,凭什么许咚咚可以理直气壮的住,而我却要跟你在外面偷偷摸摸?我见不得人吗?”

最后这句话,多少有点试探和质问。

三年了,除了他身边的几个人和许咚咚,几乎没人知道他们俩的关系。

她曾看过一个小视频,视频里有一对男女谈恋爱,女方一直想要去见男方的父母,可男方以各种借口阻止,评论区有人说这男的不正经,只是馋女的身子,并不想真的把她娶回家。

她现在觉得,宋起川大概跟视频里的男的一个心思。

纵然在他面前小心翼翼惯了,但眼下也忍不住心寒到发脾气。

“林舒,你越来越不懂事了,”宋起川起身,走到衣柜前,拿出西装开始往身上穿,眨眼功夫便恢复成西装革履的上位者模样,“是不是我最近太宠你,宠的你忘了自己是谁?”

林舒心尖一颤,直勾勾地瞪着宋起川,脱口追问:“你说我是谁?”

宋起川面无表情地望着她,眼底隐约流露出不耐,“做人最重要是拎清自己几斤几两,别做蠢事。”

他这话……什么意思?

是说她对他而言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人?

还是说她根本不配跟许咚咚相提评论,所以没有把许咚咚赶走的资格?

更没资格质问他自己在他心里的身份地位?

砰的一声,宋起川摔上门后离开。

林舒浑身发冷地抱住自己,她身上还带着他制造的酸软,可他却已经冷冷地离开。

这么多年的感情,在这一刻变得岌岌可危。

如果他不打算娶她,为什么不明说?

他要是明说了,也断了她的念想,她会忍痛离开。

一整夜,她几乎都在难过中,总是情不自禁想起高中时,隔壁爷爷家出现的高个子少年,那时候他正在上大学,每到周末会去爷爷家。

而她戴着很丑的牙箍,羞怯地远远偷看他,得知他是海大的学生,暗暗下决心要上海大。

可惜等她上了海大,他已经毕业继承了家族公司。

她一直在追逐他的步伐,现在,突然就累了。

这天天气预报有暴雨。

林舒做完工作提前一个小时回宋起川住处,她想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搬走,可刚到家,便看到客厅里都是人,许咚咚眼尖的发现她回来了,立刻颐指气使的指挥她,“你回来的正好,我跟我朋友都饿了,你到厨房弄点吃的给我们。”

林舒看一眼沙发上没个正形的一群人,看起来跟许咚咚差不多大的年纪。

其中有个染着潮流白的年轻男人问:“她谁啊?”

许咚咚轻蔑地瞄着浑身湿透的林舒,“我川哥养的小情儿,川哥不在就当我佣人用,你们放心好了,她为了跟我川哥在一起,就像条狗一样摇着尾巴讨好我,怎么使唤都不敢有半点怨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