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海彤战胤

海彤战胤

,海彤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一个月下来,她的月收入能稳定在两万元以上。在莞城月入两万都可以挤身白领阶层,所以每个月,她都给姐姐五千块的生活费。不过她的收入,姐夫不清楚。因为她让姐姐存了三千,对姐夫那边,只说有两千。

主角:海彤战胤   更新:2022-12-04 23: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海彤战胤的其他类型小说《海彤战胤》,由网络作家“,海彤”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个月下来,她的月收入能稳定在两万元以上。在莞城月入两万都可以挤身白领阶层,所以每个月,她都给姐姐五千块的生活费。不过她的收入,姐夫不清楚。因为她让姐姐存了三千,对姐夫那边,只说有两千。

《海彤战胤》精彩片段

莞城十月的天气还热死人,只有早上和晚上才能让人感受到一丝深秋的清凉。

海彤一早起来给姐姐一家三口做好了早餐后,揣上户口本,悄悄地离开了。

“从今以后咱们AA制,不管是生活费用,还是房贷车贷,都得AA!你妹妹在我们家里住着,也要叫她出一半,一个月给个两千块钱顶什么用?和白吃白住有什么区别。

这是昨晚姐姐和姐夫吵架时,海彤听到姐夫说的话。

她,得从姐姐家里搬出去。

但要让姐姐放心,只有一条路可走,嫁人。

想在短时间内嫁人,连男友都没有的她,决定答应战奶奶的请求,那个她无意救了的老人家,嫁给战奶奶那位婚姻艰难的大孙子战胤。

二十分钟后,海彤在民政局门口下了车。

“海彤。”

一下车,海彤就听到了熟悉的叫喊声,是战奶奶。

“战奶奶。”

海彤快步走过去,看到战奶奶的身边站着一位高大峻冷的男子,想必便是她要领证的对象战胤吧。

近前了,海彤也看清楚了战胤的样子,不由得错愕。

在战奶奶嘴里,她的大孙子战胤年已三十,连女朋友都追不到,让老人家忧心不已。

海彤便一直以为,是个很丑的男人。

毕竟听说,他还是一位大集团的高管,收入很高的。

此刻见了面,才知道自己误会了。

因为战胤很帅,气质偏冷,站在战奶奶身边,阴沉着一张脸,显得特别的酷,流露出来的气息都是生人勿近。

目光微微偏离,看向不远处还停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车,车的标志是东风,不是几百万的豪车,这样让海彤觉得她和战胤的距离也不算远。

她和老同学兼朋友在莞城中校门口开了一家书店。

闲时,她还会编织些小玩意儿放到网上销售,销量还不错。

一个月下来,她的月收入能稳定在两万元以上。在莞城月入两万都可以挤身白领阶层,所以每个月,她都给姐姐五千块的生活费。

不过她的收入,姐夫不清楚。因为她让姐姐存了三千,对姐夫那边,只说有两千。

“海彤,这位便是我的大孙子战胤,一个三十岁还销不出去的老剩男,不过,他人虽冷漠了点,还是很细心体贴的,你救过我的命,咱们也认识了三个月,相信我,我不会把不好的孙子推销给你的。”

战胤听了奶奶对他的形容,睨了海彤一眼,眼神深沉冰冷,但不说一句话。

大概是被自家奶奶嫌弃的次数太多,有了免疫力吧。

海彤知道战奶奶有三个儿子,三个儿子各给她添了三个孙子,她老人家一共便有九位孙子,唯独没有孙女儿,因此便把她当成孙女儿看待。

海彤的脸微红,不过她还是落落大方地朝战胤伸出右手,微笑地自我介绍:“战先生,你好,我是海彤。”

战胤锐利的眼神把海彤从头削到脚,又从脚削到头,在奶奶以轻咳提醒下,才伸出右手与海彤握了握手,声音亦是低沉冰冷:“战胤。”

握过手后,战胤抬起左手看了看腕表,对海彤说道:“我很忙,咱们速战速决。”

海彤嗯了一声。

战奶奶忙道:“你们俩快进去办手续,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

“奶奶,你到车上去,外面热。”

战胤边说着边扶着奶奶回车上去。

海彤看着他的举动,倒是相信战奶奶的话,战胤为人是冷漠,但也细心体贴。

虽说她和他是陌生人,不过战奶奶说他名下有房子,还是全款的,她嫁给他,便可以从姐姐家里搬出来,姐姐也能放心,不用姐姐为了她老和姐夫吵架。

她的婚姻,不过是搭伙过日子罢了。

很快,战胤回到海彤的面前,对她说道:“走吧。”

海彤嗯了一声,默默地跟着他进了民政局。

在婚姻登记处,战胤还提醒着海彤:“海小姐,你要是不愿意,还可以反悔,不用在乎我奶奶怎么说,婚姻,那是大事,不能儿戏的。”

他是希望海彤反悔的。

因为他根本不想和一个才见一次面的女人结婚。



“我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反悔。”

海彤也是想了几天才决定下来的,既然决定了就不会反悔。

战胤听她这样说,没有再劝,拿出了自己的证件,放在了工作人员的面前。

海彤亦然。

两人迅速的走完了结婚流程,前后只用了不到十分钟。

当海彤从工作人员的手中接过结婚证之后,战胤从裤兜里掏出一串早就准备好的钥匙,递给海彤,说道:“我买的房子在名苑花园,听奶奶说你在莞城中学门口开了一家书店,我的房子离你那里不算远,坐公车的话,十几分钟便到。”

“你有驾照吗?有驾照的话,可以供一辆车,我可以帮你出首付,你每个月还车贷,有车,方便你上下班。”

“我工作很忙,早出晚归,有时候也会出差,你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不用管我。家里的开支,我每个月十号发工资后就会转给你。”

“还有,为了不惹麻烦,咱俩暂时隐婚。”

战胤可能在公司里习惯了吩咐人,他都不等海彤说话就说了一连串。

海彤愿意闪婚,是不想再让姐姐为了她和姐夫争吵,她需要结婚从姐姐家里搬出来,这样姐姐才能放心,是搭伙过日子的。

战胤主动给她房子的钥匙,她便不客气地接过了钥匙。

“我有驾照,暂时不用买车吧,我平时上下班都是骑着电瓶车的,电瓶车才刚换了新电池,不骑了,就太可惜。”

“那个,战先生,咱们需要AA制吗?”

姐姐和姐夫有感情基础,姐夫都能提出AA制,总是觉得是姐姐占了他的便宜。

天知道要照顾好一个孩子,买菜做饭,收拾屋子,要花多少时间?没有经历过的男人总觉得妻子在家里就是带带孩子,做做饭,很轻松。

她和战胤是闪婚,今天之前连面都没有见过,AA制能自在一点。

战胤想都不想,沉声说道:“我既然娶了你,就养得起你,养得起我们这个家,不需要AA制。”

海彤笑了笑,“那就按你说的。”

她也不会只占便宜不付出的。

住进他的房子,家里需要什么,她自掏腰包添置便是。

毕竟,省了房租。

相互付出,体谅对方,日子才能过下去。

战胤又抬起右手看了看时间,随即对海彤说道:“我很忙,得先回公司,我的车可以暂时借你开着回家,或者你打车回去,我给你报销车费,我奶奶,我会送到我弟那里去。”

“对了,我们先互加微信,方便联系。”

海彤掏出手机,与战胤互加了微信后,说道:“我自己打车吧,你去忙你的。”

“好,有事再联系。”

战胤在走之前,还是给了海彤两百块钱打车,她不想要,他一瞪眼,她下意识就接过了两百块钱。

刚领完结婚证的小夫妻,没有一起走出民政局,是战胤先出来的。

他出来后径直回到车上。

“我孙媳妇儿呢?”

战奶奶见到只有孙子出来,狐疑地问着,“你们俩一起进去的,怎么没一起出来?你反悔?还是海彤反悔?”

战胤系好安全带后,才把自己那本结婚证拿出来,扭头递给奶奶,“证领到了,我公司里忙得很,得赶回去开会,给了她两百块钱,让她自己打车回去。”

“奶奶,我送你到前方路口,就让保镖送你回家。”

“你再忙,也不能撇下海彤一个人呀,你先别开车,等海彤出来,送她回去,你再去上班。”

战奶奶说着就要下车,但车门被锁上了。

“奶奶,我已经答应你娶了她,其他事情你别再管,既是我娶妻,要过日子,以后我说了算。还有,她人品好坏,我得慢慢考察,在她不过关之前,我也不会和她成为真正的夫妻。”

战奶奶:“......咱们战家男儿不离婚!”

“那就要看奶奶给我挑的老婆是否值得我付出一生了。”

战胤边说着边把车子开动。

“你个臭小子,有你这样当丈夫的吗?刚领了结婚证就把新婚妻子丢下,自己开车走人的。”

战奶奶知道大孙子让步的极限就是与海彤领结婚证,其他的,他坚持他的原则,她还真不能拿他怎么样,逼得太甚,这小子让海彤守一辈子活寡,她就是害了海彤。

战胤由着他奶奶骂。

海彤要是真的很好,他会给她幸福,要是骗了奶奶,平时的好都是装出来的,半年后,他会与她离婚,反正他不碰她,又隐婚,她离婚后也能嫁个好人家。

车行了十分钟左右,便在一个路口停下来。

那里停着好几辆豪车,其中一辆还是劳斯莱斯。

战胤把车停靠在路边,跟着下了车,把车钥匙扔给等着的一名保镖,吩咐:“送老夫人回去。”

“我不回去,我要跟你住,陪着我孙媳妇儿。”

战奶奶抗争着。

但她的宝贝大孙子已经上了那辆劳斯莱斯,对于她老人家的抗议,充耳不闻。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孙子坐着豪车,扬长而去。

战胤,其实是莞城商界的太子爷,亦是莞城首富的当家人,身家千亿!

“混小子,心真狠!”

战奶奶骂了大孙子一句,恶劣地嘀咕着:“最好有一天你爱惨了海彤,奶奶坐等你的打脸现场。”

再生气也无法把大孙子叫回来,战奶奶忙打电话给海彤,海彤已经坐着计程车在回家的路上。

“海彤呀,阿胤他工作实在是太忙,你别和他计较。”

海彤摸了摸被她塞在裤兜里的结婚证,说道:“战奶奶,我理解的,我不会介意,你也不用觉得内疚,他是给我了打车的车费的,我现在已经坐着车在回家的路上了。”

“都领了证还叫我战奶奶呀。”

海彤微愣一下,便改了口,叫了一声奶奶。

老人家乐呵呵地应了。

“海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阿胤要是敢欺负你,你告诉奶奶,奶奶替你教训他。”

好不容易才拐到一个孙媳妇儿,老人家可不允许孙子欺负人家。



“奶奶,我会的。”

海彤也就是随口应着。

虽说战奶奶对她很好,但战胤是亲孙儿,她不过是孙媳妇,夫妻俩真闹矛盾了,战家会偏帮她?

海彤是不相信的。

就像她姐姐的公婆一样。

婚前,他们对姐姐特别好,好得让他们的亲生女儿都嫉妒了。

婚后,就换了一副嘴脸,每次姐姐夫妻俩闹矛盾,她的婆婆都是指责姐姐当妻子当得不好。

所以呀,人家的儿子始终是亲的,媳妇儿,始终是外人。

“你要上班了吧,那奶奶不打扰你了,晚上我叫阿胤去接你回家一起吃饭。”

“奶奶,我晚上很晚才会关店门,可能,不是很方便回去吃饭。周末行吗?”

周末学校放假,他们这些书店是靠着学校吃饭的,学校放假,他们生意清淡,甚至可以不开门,她才有时间。

“也行。”

战奶奶很体贴地道:“那周末再说,你先忙。”

她老人家主动结束了通话。

海彤却不是马上去店里,而是先发信息给好友沈晓君,她会在中午学生放学之前赶回店里。

办完了人生大事,她总得回去跟姐姐说一声,然后搬离姐姐的家。

十几分钟后。

海彤回到了姐姐的家里。

姐夫已经上班去了,姐姐在阳台上晾晒衣服,见她回来,关心地问:“彤彤,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开店吗?”

“我中午再过去,中午忙。阳阳还没有醒?”

周阳是海彤的外甥,现在刚两岁,正是调皮的年纪。

“还没。他要是醒了,家里也不能这般安静。”

海彤去帮姐姐一起晒衣服,问起昨晚的事。

“彤彤,你姐夫不是要赶你走,他就是压力太大了,我又没有收入。”

海灵替丈夫解释。

海彤不说话,姐夫就是变相的赶她走。

她姐夫在一家公司当经理,收入高,姐姐与他是大学同学,本来也是同一家公司上班的,后来结了婚,婚后,姐夫深情款款地对姐姐说:“以后我养你,你在家里休息,备孕。”

姐姐觉得嫁对了人,还真的辞职回家当家庭主妇,婚后一年便生了个大胖小子,带娃,照顾家庭,让姐姐忙得再也没有时间打扮,也没有好好地保养身材,更没有办法脱身重回职场。

一晃三年,她的姐姐已经从那个年轻漂亮的美女变成了身材肥胖,穿衣随便,不爱打扮的家庭妇女。

海彤跟姐姐相差了五岁,在她十岁的时候,父母出了车祸,双双离世,自始,她便与姐姐相依为命。

父母车祸后的赔偿款,本来够姐妹俩完成学业的,但是被爷爷奶奶要了一部分,外公外婆也要了一部分,余下的那点钱,姐妹俩省吃俭用,才熬到大学毕业。

因为老家的房子被爷爷奶奶霸占着,海彤就一直和姐姐在外面租房住,直到姐姐嫁人,姐妹俩才结束了租房住的日子。

海彤的姐姐非常疼爱她,婚前就跟姐夫说好了,婚后要与她同住,姐夫答应得很爽快,现在却开始嫌弃她住在这里了。

“姐,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了。”

“不是,彤彤,你别这样想,爸妈走得早,姐就是你的依靠。”

海彤一阵感动,小时候,姐姐是她的依靠,现在,她想成为姐姐的依靠。

她沉默了片刻后,便掏出了结婚证,把结婚证递给姐姐,说道:“姐,我嫁人了。刚领的结婚证,回来跟你说一声,我等会儿就收拾一下搬出去。”

“你嫁人了?”

海灵的声音纠地拔高了几十分贝,用尖叫都不为过。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妹妹,同时迅速地抢过了结婚证,翻开来看,还真是妹妹和一名陌生男人的结婚照。

“海彤,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连男朋友都没有吗?”

结婚证上的男人长得很好看,但那双眼睛透露出来的都是锐利,神情过于冰冷,一看就不是好相处的人。

海彤在回来的路上就想好了说词,当下便说道:“姐,我早就谈了男朋友,他叫战胤,只是他工作太忙,一直抽不出时间跟我回来见见姐姐。”

“他向我求婚,我答应了他,然后,我们就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姐,他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对我也很好的,你放心,我婚后也一定会幸福的。”

海灵还是不能接受。

从没听妹妹说有男朋友,现在却说嫁人了。

想到昨晚夫妻俩吵架的事,妹妹是听了去的,海灵顿时难受得红了眼睛,对妹妹说道:“彤彤,姐有跟你姐夫说你给了伙食费的,你可以放心地住下去。”

“不必着急地嫁人,着急地搬出去。”

她敢说,妹妹的男友认识时间不会很长,否则妹妹早就告诉她了。

今天突然就领证结婚,是因为她丈夫嫌弃妹妹在这里住的时间太长了,妹妹为了不让她的婚姻亮红灯,才会着急地嫁出去。

海彤笑着安慰姐姐:“姐,真的与你无关,我和战胤感情很好,我真的会幸福的。姐,你应该替我感到高兴才对。”

海灵却一直在落泪。

海彤无奈地拥住了姐姐,等姐姐哭完了,平复了情绪,她向姐姐承诺:“姐,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战胤的房子买在名苑花园,离你这里也不算远,我骑电瓶车也就十分钟的路程。”

“他家里是什么情况?”

木已成舟,海灵也只能接受,问起妹夫的家庭情况。

海彤对战家其实不了解,虽说她和战奶奶认识了三个月,平时她并不过问战家的事,战奶奶跟她说的时候,她就听着,只知道战胤在家中排行老大,底下还有一溜的弟弟(包含堂弟)。

战胤在莞城数一数二的大集团上班,有车有房,想来家庭条件也不会太差,海彤便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姐姐。

听说妹夫全款买的房,海灵说道:“那是他的婚前财产,彤彤,能叫他在房产证上加你的名字吗?”

房产证上加了妹妹的名字,好歹有个保障。



“姐,你都说了,那是他的婚前财产,我是没有出到一分钱的,叫他在房产证上加我的名字,说不过去,这事,不用提。”

一领证,战胤就给了家里的钥匙,她可以马上搬进去住,解决了住房问题,已经很好了。

她不会向战胤提出在房产证上加她的名的,他要是主动往房产证上加她的名,她也不会推拒,既是夫妻,就打定主意过一辈子的。

海灵也就是那样说一嘴,知道妹妹是自强的又不贪财之人,便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经过姐姐的好一番盘问后,海彤才成功地从姐姐家里搬出来。

姐姐还想送她去名苑花园的,恰好外甥周阳醒了,小家伙一醒来就哭着找妈妈。

“姐,你先照顾阳阳,我东西又不多,自己过去就行。”

海灵还要喂儿子,喂完儿子,又要准备午餐了,丈夫中午下班回来要是饭菜没有烧好,会骂她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做,却连顿饭都烧不好。

只能说道:“那你路上小心点,中午过来吃饭吗?叫上妹夫。”

“姐,我中午要回店里,不过来了,你妹夫工作很忙,他说他下午要出差,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带他过来见姐姐。”

海彤撒了个谎。

她对战胤完全不了解,但听战奶奶说过他非常忙,天天都是早出晚归的,有时候还要出差,一出差就是十天半月的,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空,不敢向姐姐许下承诺,免得失信了。

“今天刚领证就要出差。”

海灵觉得妹夫都不体贴妹妹。

“我们只是领了证,还没有办婚礼,他要出差就出差吧,多赚点钱,以后花钱的地方多了去。姐,我先走,你快喂阳阳吧。”

海彤向姐姐和外甥挥了挥手说再见,便拖着她的行李箱下楼。

名苑花园她还是知道的,就是没有进去过。

她叫了一辆计程车,直奔名苑花园,到了之后,她才记起忘记问战胤他家在几楼了。

忙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战胤,又不知道他的手机号码,好在相互加了微信,她便打了语音电话给他。

战胤正在开会,整个会议室的人都把手机调成了静音,他开会期间是不允许大家接私人电话的。

他也把手机调成了静音,不过他手机放在桌面上,海彤打来的语音电话,他很快就看到了。

夫妻俩相互加好友的时候,战胤并没有备注姓名,海彤的微信名是“深海里的美人鱼”,他一看是个不认识的,想都不想,拿起手机便直接摁断了海彤的语音电话。

随即还把海彤从微信好友上删除了。

海彤不知道他这一连串的操作,她见战胤不接她的语音电话,便改为发信息。

她问:“战先生,我现在名苑花园了,但不知道你家在几楼。”

打完了字,再点发送,才发现她竟然与战胤不是好友了。

她看着手机发愣。

“怎么不是好友了呢?在民政局门口,明明我们都交换了微信了的,难道我加错了?”

海彤自言自语,努力回想自己有没有加错微信。

确定自己当时是没有加错人的,现在两人不是好友,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战胤把她删了。

他是不是忘记他们刚结婚的事?

说实话的,海彤要不是从姐姐家里搬出来了,过两天,她也能忘记自己有个叫战胤的老公。

海彤改为打电话给战奶奶,等战奶奶接电话了,她说:“奶奶,我从我姐姐家里搬出来了,现在在名苑花园了,但我不知道战先生,嗯,就是我和战胤的小家在几楼,奶奶,你知道吗?”

战奶奶:“......”

“海彤,你别急,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阿胤。”

因为她老人家也不知道。

战胤为了考察海彤,让海彤知道的房子和车子都是新买的,她也是在两个孩子领证后,才知道大孙子在名苑花园买了一套房。

战奶奶说完就挂了电话,转而打电话给战胤。

却说战胤一番操作,把新婚妻子的微信删了后,又把手机放回了桌面上,继续开会,结果不到三分钟,手机屏幕又亮了,看到是奶奶的来电,他只得接听。

“奶奶,我在开会。”

战胤低沉地道,“有事可以等我回家再说。”

“阿胤,你新买的那套房在名苑花园几号楼,第几层?海彤搬过去了,但不知道在几楼,你不是加了她的微信吗?赶紧告诉她。”

战胤剑眉一挑,哦,他记起来了。

他今天结婚了,娶了一个素未谋面却深得奶奶喜欢的女孩子为妻,好像就是叫海彤吧,而他,刚刚把他老婆的微信删了。

“奶奶,你告诉她,就在B栋八楼,808便是。”

“也行,奶奶告诉她,你继续忙你的。”

老太太行动上就是个风风火火的人,问到了答案就挂了电话,转而把结果告诉了海彤。

战胤看着手机,沉默了一下后,还是重新地向海彤发出了加好友的请求。

海彤倒是不计较他刚才删了她的行为,答应了他加好友的请求。

“对不起,我刚才忘记你是谁了。”

战胤发了一条信息给海彤,向她道歉。

海彤是救过战奶奶的,当初向海彤道谢的是战奶奶的儿子儿媳们,孙子们去医院看望老人家时,海彤都不在,故而,战胤这种大忙人真的记不住海彤是何许人。

哪怕奶奶经常在他面前提起海彤,他也没有听进耳里去更不放在心上,就记不住海彤的名字。

海彤回复他:“没事,你忙,我搬东西上楼。”

“需要帮忙吗?”

“我就一个行李箱,自己可以搬上楼去。况且真要帮忙,你能回来帮我搬?”

战胤老实地答道:“不能!”

他忙得很。

哪有空回去帮她搬家。

海彤回给他一个笑哭的表情,便沉寂了,没有再打扰他工作。

战胤也不再发信息过去,两个人都不了解彼此,没什么好聊的。

战胤只希望这个老婆能够听话点,不要老是有点小事情就麻烦到他这里来,他可没那么多时间搭理她。

重新把手机放回桌面上,战胤一抬头,发现所有人都看着他。



战胤若无其事地道:“继续开会。”

距离他最近的是他的大堂弟,也是战家的二少爷战奕辰。

战奕辰凑过来,小声问着:“大哥,我听到奶奶跟你说的话了,你是不是真的娶了那个叫什么彤的?”

战胤赏他一记刀眼。

战奕辰摸摸鼻子,坐正了身子,不敢再问了。

但对大哥却是送上了万分的同情。

他们战家儿郎虽不用联姻来巩固地位,但大哥大嫂那是门不当户不对,仅是因为奶奶喜欢那个叫海彤的姑娘,就让大哥娶了,大哥太可怜啦。

战奕辰再次送上万分的同情。

还好,他不是老大,否则娶奶奶救命恩人的就是他了。

海彤不知道这些,她问清楚她的新家在第几楼后,自己拖着行李箱,找到了新家。

开了门后,她进屋,发觉房子挺大的,比她姐家里要大,装修得也很豪华。

放下了箱子,海彤先参观一遍房子,这以后也是她的家了。

两厅四房一厨两卫两阳台,每个空间都挺大的,海彤预估这套房子至少在两百平方以上。

就是家具很少,只有大厅里放着一套沙发,茶几以及一个酒柜,四间房里面只有两间房里放有床和衣柜,另外两间房里还是空荡荡的。

主人房是套房,里面被分为卧室,小衣帽间,小书房,浴室兼洗手间,虽被分了些空间,主人房依旧很大,可以和大厅比个高低了。

这应该是战胤的地盘。

海彤选择了住在另一间有床的房间,挨着阳台,采光不错,跟主人房隔了一间房,这样夫妻俩也能保留着自己的私人空间。

虽说领了证,海彤想着主要战胤不主动要求过夫妻生活,她是绝对不会主动提出来的。

把自己的行李箱拉进房间后,海彤又转进了厨房。

厨房里干干净净,厨具一样都没有,两边阳台上也是空荡荡的,因为地方大,连两个阳台都给人很宽敞的感觉,海彤觉得在阳台上养上些花草,再买张秋千椅回来摆在阳台上,闲时坐在秋千椅上看看书,赏赏花,惬意得很。

看来,战胤平时是不在家里吃饭的。

她现在住了进来,肯定要开火做饭,于是海彤先从厨房入手,上网买了一堆厨具,至于在阳台上养花,买其他家具这种事情,她想等战胤回来了,问问他的意思。

怎么说都是他的房子,她是蹭住的人。

下单买好厨具后,海彤看看时间,得赶回店里帮忙了。

她抄起钥匙,拿着手机匆匆地下楼去。

等她回到店里的时候,刚好是学生放学的时间。

好友沈晓君关心地问她:“彤彤,你上午去做什么了?”

“我姐姐和姐夫最近因为我的事情,天天都吵,我想了想,还是搬出去的好!”海彤说着,看着好友无奈摊手:“所以我上午就搬了出来!”

沈晓君想起好友的那个姐夫,简直一言难尽,忍不住叹道:“男人总喜欢说‘我养你’,等真正要他们养的时候,却又嫌东嫌西,骂得半死,咱们女人一旦嫁了人,既要为这个家庭付出,还要承受各种误会,太不公平了。我觉得你姐姐还是要找份工作!咱们女人呀,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保持着经济独立,有钱,腰肢都能硬起来。”

只是说着说着,她眉梢一拧,有几分疑惑的看过去,“你姐肯让你搬出来?”

“我嫁人了。”

“哦,啥?你嫁人了?你男朋友都没有,嫁给谁?”沈晓君先是点了点头,随即愕然的看着她,嗓音都拔高了几分。

海彤知道这些事情瞒不过她,只能老实的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沈晓君瞪着海彤好半晌,伸手就戳海彤的额,说她:“你胆子还真够肥的,第一次见面就敢领证结婚,你要是实在找不到地方住,大可以搬来我家里住,我家里多的是空房间。要找人结婚,也可以找我堂哥啊!”



海彤笑道:“你堂哥有女朋友,我找他做什么?结婚证已经领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只是你要替我保密,别让我姐知道真相,免得我姐难过。”

沈晓君:“......”

她这个好友,真是勇气可嘉。

“人家小说里的女主都是闪婚个亿万富翁,彤彤,你闪婚的那位也是吗?”

音落,海彤就敲了好友一记,笑道:“咱们店里的小说,你都看了个遍吧,做着白日梦呢,随随便便就能闪婚个亿万富翁,你以为亿万富翁遍地都是?”

沈晓君摸着被好友敲过的地方,觉得她说的也对,幽幽的叹了口气之后,才又问道:“你老公买的房子在哪里?”

“名苑花园。”

“那不错,那里的环境好,交通方便,离咱们店也不算远,你老公在哪家公司上班呀,能在莞城买房,还是名苑花园那种高档小区,他的收入肯定很高,月供多少?需要你帮忙还房贷吗?”

“彤彤,他要是让你帮忙还房贷,你得让他往房产证上加你的名,否则太吃亏了,说句不好听的,万一你们俩感情不好,离婚的话,那房子是他婚前的,你分不到。”

海彤看了好友两眼,说道:“你倒是和我姐想的差不多,房子是他全款买下来的,不用还房贷,我没有花一分钱,不好叫他往房产证上加我的名。”

沈晓君说道:“夫妻感情好的话,倒是无所谓。”

海彤忽然想起,她姐现在住的房子也是姐夫婚前买的,房贷也是姐夫在还,就是装修费用全是她姐的钱,但姐夫还没有在房产证上加上姐姐的名字,海彤想到姐夫现在老是指责她姐姐只知道花钱不知道赚钱,心里有了担忧。

改天有机会,她得提醒一下姐姐。

海彤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关门。

沈晓君家里离店里很近,晚上又有亲戚请吃饭,海彤让她先回家。

关上了书店的门,海彤从裤兜里掏出车钥匙,走向她那辆电瓶车。

她骑着电瓶车,花了二十几分钟回到了姐姐家楼下,停好了车,她才想起自己搬家了。

仰头看了看姐姐家所在的楼层,看到姐姐家里已经熄了灯,海彤心里有点失落,终究是没有打扰姐姐一家三口,骑着电瓶车离开。

等她回到名苑花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推开家门进去,屋里一片黑,感觉不到半点烟火气息。

从行李箱里拿出睡衣,洗了个热水澡,又困又累的海彤倒床便睡。

与此同时的莞城大酒店。

战胤在保镖的簇拥下走出自家公司旗下的大酒店,他刚和大客户谈好了一大笔的生意,客户被安排住在酒店里的总统套房,他想起今天才领证的新婚妻子,决定回家一趟。

“大少爷,是庄园里还是去山顶别墅?”

庄园是战家的老宅,山顶别墅是战胤名下的一栋大别墅,他日常都是自己住在那栋山顶别墅里,偶尔才会回战家老宅陪长辈们吃一顿饭,尽尽孝心。

“去名苑花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