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南晚烟顾墨寒小说

南晚烟顾墨寒小说

南晚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宫墙巍峨,有风过,带动惊鸟铃。慈宁宫。南晚烟头伏地,面前放着碗浓黑的药汁。太后坐在上头,看不出神色。“这药会让你半年内‘自然’病死,不会有任何人起疑。”南晚烟手指微蜷,心里了然。

主角:南晚烟顾墨寒   更新:2022-09-10 10: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晚烟顾墨寒的其他类型小说《南晚烟顾墨寒小说》,由网络作家“南晚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宫墙巍峨,有风过,带动惊鸟铃。慈宁宫。南晚烟头伏地,面前放着碗浓黑的药汁。太后坐在上头,看不出神色。“这药会让你半年内‘自然’病死,不会有任何人起疑。”南晚烟手指微蜷,心里了然。

《南晚烟顾墨寒小说》精彩片段

宫墙巍峨,有风过,带动惊鸟铃。

慈宁宫。

南晚烟头伏地,面前放着碗浓黑的药汁。

太后坐在上头,看不出神色。

“这药会让你半年内‘自然’病死,不会有任何人起疑。”

南晚烟手指微蜷,心里了然。

她的夫君顾墨寒战功赫赫,此次更是击溃北周三十万大军,将大将绞首,名声大震。

而自己,随大军出征,凭借医术声望极高。

已得军心,再得民心。

皇上如何能容下他?

亲儿子和亲孙子之间,太后谁也不愿舍弃,所以牺牲她一个外人,无可厚非。

南晚烟苦笑。

太后语气哀叹:“哀家会体谅你的,你始终会是顾墨寒的正妃。”

这算慈悲吗?

南晚烟拿起药碗,垂下眼。

半年么,足够她陪顾墨寒最后一程了。

她仰头,尽数咽下。

顾王府。

南晚烟神色如常的回到府里,风翻动着桌上的医书。

那是她攥写的毕生所学,只剩最后一章就可以修订成册。

这本医书若能流传后世,也不枉她来人间一遭了。

她挽起衣袖提笔,笔毫刚沾饱墨水,丫鬟晴心便跑进来欢喜叫道:“夫人,大军已经回朝,马上就到城门了!”

南晚烟顷刻起身,眼里闪过欣喜,梳洗之后,飞奔去了城门。

二十万大军,马蹄声声震隆。

南晚烟翘首以盼,却只见副将。

副将看见她,立刻下马行礼问候:“夫人。”

再抬头时,神色略有些古怪:“将军已经先进宫了。”

南晚烟眼神微黯,但语气温和:“这一仗,你们辛苦了。我已命人熬了安神汤,待会就会送来。”

副将看着她,欲言又止。

最后闷声闷气的说:“夫人您放心,您才是我们心中唯一的将军夫人。”

南晚烟闻言,心莫名一沉。

斜阳似血,铺了一地余晖。

南晚烟在府中等了许久,一个身影才缓缓归来。

盔甲已经磨损,带着清洗不掉的斑驳血迹,即便如此,依旧不能掩盖男人冷峻俊美的面容。

南晚烟疾步迎了上去,许是近乡情怯,她在他几步前便停住了。

嘴唇几番嗫嚅,最后期艾的问道:“你可好?”

这是她第一次没有陪他出征,八个月间,只能凭几十封家书载着她的思念。

虽然等回来的不过寥寥几封简单的“万事安好”,但她却已满足。

顾墨寒不知南晚烟满腹心思,淡淡的回了句:“嗯。”

说罢,抬脚往屋内走去。

南晚烟跟在身后,一边帮他更衣,一边说着府里的近况。

“东厢院做了翻新,你在那边练武就不单调了。”

“入秋天凉,我给将士遗孀们又添了些保暖物件。”



她絮絮说了许多,顾墨寒只不冷不淡的回:“有劳。”

南晚烟喉间微哽,又拿出一件袖衫。

“我给你做了新衣裳,你看看合不合适?”

她虽然医术超群,但女红却极差,手指扎了无数个洞才堪堪绣好一件衣裳。

顾墨寒接过衣裳,却未看一眼,只道:“你不必如此,让下人做便是了。”

冷淡语气,让南晚烟呼吸一滞。

嫁给他六年来,顾墨寒态度一直如此,不知冷热,她早应该习惯的。

只是……这可能是她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衣服了。

之后,她会逐渐咳血,眼花,再也缝不了一针一线。

南晚烟垂下的眼里闪过一丝泪光,含尽酸涩。

再抬头时,她脸上已经恢复笑意。

“我知道了,先用饭吧,我亲自下厨做了你爱吃的菜。”

南晚烟的殷切让顾墨寒都觉得奇怪,却也不在意。

两人正要用膳,府外传来一声传报:“圣旨到——!”

南晚烟心中一跳。

两人跪下接旨,内监语调平缓:“应天顺时,受兹明命。”

“顾王顾墨寒与北周公主安玲珑情投意合,天造地设,择良日完婚。”

南晚烟猛然抬头,脸上血色尽失。

待内监一走,南晚烟仍跪在地上。

半晌,才白着脸,问站起身的顾墨寒。

“北周公主是谁?”

顾墨寒答非所问:“北周皇帝的第十一个女儿……”

南晚烟看着顾墨寒张合的嘴,耳里却是一点声音都听不见。

她突然明白了白日里,副将的异常。

南晚烟撑着身子站起来,直视他的眼,哑声问:“你与她情投意合,是真的吗?”

顾墨寒眉头微蹙,神色不耐:“此事与你无关,圣旨已下,准备迎公主进府就是。”

语毕,也不用膳,抬脚离去。

南晚烟望着他漠然的背影,喉间的话戛然而止。

饭桌上的菜早已凉透,南晚烟扫了一眼桌上,那全是顾墨寒爱吃的菜色。

一阵风吹来。

引得南晚烟肺里一片寒凉,她捂着嘴猛的咳了起来。

书房。

南晚烟摊开书册,续写着医书。

写着写着,思绪却开始恍惚,想起了和顾墨寒初时的场景。

她的父亲是前太傅,所以幼时自己能时常随着父亲入宫。

在演武场遇见顾墨寒时,他不过四岁孩童,却扛着自己长的弓,稳稳射中靶心。

那傲然肆意的模样,让南晚烟一见倾心。

因他习武,身上的伤总不见好,所以自己便决心要调制更好的创药。

可以说,顾墨寒就是她学医的信念。

顿住的笔尖,浸透宣纸,晕开大片浓墨。

南晚烟看着这墨渍,勾起了唇角,满是凄楚。

本以为是情深缘浅,可难道只是一厢情愿……

“吧嗒。”

一滴豆大的泪,滴进墨点,消失不见。



入夜。

南晚烟回到寝房,屋内一片漆黑静默,顾墨寒已经睡下了。

她缓缓坐在床边,将手轻轻放进他的掌心。

习武之人五感灵敏,顾墨寒的眼睛倏然睁开。

见是南晚烟,他语气微沉:“又有何事?”

夜色掩去了南晚烟脸上的哀戚,她低声开口,似是哀求。

“你……能不能半年后再娶公主?”

她只要这半年,以他唯一的妻子身份死去。

顾墨寒眼神一凝,定定看着她:“你是担心自己正妃的地位不保?”

南晚烟心里一刺,还未解释,顾墨寒便把手一抽,翻身背对着她。

“她是她,你是你。”他语气淡漠:“我累了,睡吧。”

南晚烟怔怔看着他的背影,满面悲凉。

第二日。

南晚烟再睁眼,床边已经冰凉一片——顾墨寒上朝去了。

她落寞的起床梳洗,这时,一个陌生的内监来宣召。

“顾王妃,公主宣您进宫。”

南晚烟心里疑惑,她想不到有哪位公主与自己相熟。

入宫后才知道,原来是这位北周公主。

安玲珑斜倚在卧榻上,上装下裙,头戴纱巾,脚蹬着一双鹿皮小靴。

明眸皓齿,手腕串着铃铛,摆动间叮铃作响。

南晚烟面容平静,跪下问安:“妾身顾氏南晚烟,拜见公主。”

清脆的铃铛声越来越近,停在跟前。

头顶少女的官话带着口音,尽显娇憨:“原来阿昭有妻子啊,可我竟从未他提起过。”

南晚烟身子一晃,舌根漫上难言苦涩。

她艰难开口:“公主召妾身有何要事?”

安玲珑绕着南晚烟缓缓踱步,也不让她起身。

一边像是看什么货物的打量着,一边说。

“阿昭说过要给我一生一世,我才千里迢迢来到南赵。”

一生……一世!

南晚烟只觉一颗心被这几个字绞得鲜血淋漓。

安玲珑看着她惨白的脸,脸上的笑意更甚。

“他们说顾王妃是医仙下凡。”

她兴趣缺缺的评价:“如今一看,你也不过如此嘛。”



南晚烟脸上血色全无,手紧紧的攥着,狠狠压下内心的痛楚。

她看着安玲珑命人抬来几箱珍宝,摆在自己面前。

眼底泛着阴冷,语气命令般的说。

“这是赏你的。”

“以后,我为主,你为副,我不介意阿昭有妾,只要你听话就好。”

一时间怒,惊,悲,涌上南晚烟的心头。

她是太傅之女,也是顾墨寒三媒六娉,八抬大轿迎进王府的,怎就成了妾?

南晚烟握紧了拳,说道:“公主说笑了,这件事等您真的嫁过来再说也不迟。”

说罢,她漠然起身。

也不管安玲珑脸色,行了一礼说:“妾身告退”,便径直离开了宫殿。

高耸的城墙,只看得见方寸天空。

南晚烟一边走着,脑袋里回荡着“一生一世”四个字,心如刀绞。

才将将看见宫门,她便被人唤住。

南晚烟转身,是皇上身边的赵公公,他笑着说:“顾王妃,皇上有请。”

御书房。

南晚烟恭敬的伏在地上,叩头跪拜:“陛下圣安。”

身前人未语先咳,好一会,才响起一个略带嘶哑的声音响起。

“起来吧,赐坐。”

南晚烟这才抬起头,看向书桌前面色苍白的男子。

分明接近而立,却因病看上去像弱冠少年。

南晚烟坐下,忍不住说:“陛下的咳疾还未痊愈么?”

顾珩深深看了她一眼,语气温和:“怜烟,你以前都是唤朕小叔叔的。”

南晚烟神色一顿,低头不语。

那时候顾珩还是恒亲王,是父亲的得意弟子,又怎是面前这心思难测的帝王呢?

顾珩又咳了几声,突然问道:“朕听说,你最近在撰写医书?”

南晚烟放在膝上的手颤了颤,回答:“是,待写成后,妾会将其献给陛下。”

她跪了下来,低着头请求:“届时还望陛下将医书拓印传给世人。”

顾珩嘴角含笑,可笑意未达眼底。

“为了顾墨寒,你竟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他看着南晚烟,语气意味深长:“只可惜,他另有所爱了。”

这话如一柄直刃,直刺南晚烟肺腑,痛得她难以呼吸。

她伏下身,却是说:“妾可以不在医书上留名。”

顾珩瞳孔黑得深不见底。

好一会儿,他才开口:“既如此,朕便允了。”

顾王府。

南晚烟前脚进府,皇上的赏赐后脚就下来了。

“顾王妃陆氏,蕙质兰心,特赏黄金百两,白银千两,红玉珊瑚一盆……”

顾墨寒立在门口,看着源源不断抬进来的箱子,眼底一片深沉。

半夜。

南晚烟写完医书,颇为劳累的回到寝房,却意外的看到顾墨寒坐在床头,竟是在等着自己。



她未来得及高兴,就听见顾墨寒冷声问:“你今日进宫是去见了皇上?聊了什么?”

听着他质问的语气,南晚烟心一沉,神情黯淡了下去。

“皇上找我说了一些关于医书的事情,还有过往旧事和家里的琐事……”

她掩去了见安玲珑的事,只说了和顾珩见面。

说着说着,顾墨寒眼底的风暴却愈来愈甚。

他猛地将南晚烟一把扯到床上,压在身下。

南晚烟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身上人愠怒的说:“连家中琐事都聊,你们还有什么是不说的?”

随即,独属顾墨寒霸道的气息迅速笼罩了下来,将南晚烟的反驳尽数吞咽在唇齿间。

诸多不解尽数淹没。

意乱情迷间,她觉得自己就像在大浪中摇摆的独木舟。

只能紧紧抱着身上火热的身躯,承受着他带来的风暴。

喉间忽地一阵痒意,南晚烟猛地侧头,埋进旁边的衣褥间闷咳。

她看着晕开的血迹,心中酸楚,遂悄悄将血迹掩住。

翌日。

南晚烟直到晌午才悠悠转醒,身体如同扔进药碾子里碾过一般,酸痛难忍。

她爬起身,艰难的穿戴好,唤来晴心。

将染血的衣递给她,吩咐道:“把这个烧了。”

随后她便忍痛去向书房,经过门口时,恰好顾墨寒回来。

她立在那,勉强挂起一个笑,正要开口喊他。

抬眼却看见顾墨寒身后娇俏的身影,心里猛地一震。

顾墨寒也看见了她,语气淡淡的说:“以后公主就住进顾王府了。”

南晚烟看着他冷峻的面孔,强撑的身子再也忍不住晃了晃。

安玲珑扬着明媚的笑,不谙世事的说。

“你们南赵宫里规矩太多,闷死了。反正我是要嫁进王府的,早点搬进来也好些。”

说着又上前拉着南晚烟的手:“姐姐,之前是我不懂你们南赵的规矩,胡乱说话,你就原谅我吧。”

南晚烟看着她天真烂漫的脸,心底止不住的发寒。

压下喉间的腥甜,抽回手涩声道:“我身体不适,先告退了。”

说完,匆匆行了一礼便要走。

一旁的顾墨寒皱紧眉,语气不悦:“你什么时候这么任性了?”

南晚烟一怔,自己的不满,在他看来只是任性;掩饰的痛苦,他丝毫未察觉……

她凄楚一笑,只字未语,越过顾墨寒径直离开。

顾墨寒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神色复杂。

他转过头,对管家说完:“带公主入住。”

说完,未理安玲珑就走了。

隔日。

顾墨寒如常在习武场练剑,剑翩若惊鸿,身如略江飞燕。

“好!”一武毕,旁边就传来叫好声。

只见安玲珑坐在长廊栏杆上,托在腮感叹:“王爷,听说您本是皇位继承人,可现在却只能做个一品将军,真是可惜了。”

顾墨寒目光一沉,望着她:“我杀了你北周近十万士兵,你不恨我?”

安玲珑跳下栏杆,走到他面前,言笑宴宴。

“两军相见,胜者为王。你是大将军,大英雄,我自是倾羡不已。”

顾墨寒望着她,不置可否。

武场右侧竹林。

南晚烟端着托盘,看着在武场中相谈甚欢的二人,脸上苦涩难掩。

她一早便炖了滋补的汤药,想向顾墨寒服软示好。

可现在看来,她倒成了局外人。

南晚烟悲酸的转身,素白的身影消失在竹林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