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楚怜萧衍之小说

楚怜萧衍之小说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更声鼓远,月华成霜,漫过一座座乌青瓦檐覆满的红墙。楚怜轻车熟路地来到宫中最为偏僻的梧桐殿外,发现里面烛火通明,传来一阵阵的嘲笑吵闹声。她小心翼翼的护着怀里的梨花酥,快步的走了过去。“萧衍之,你区区一个秦国质子,居然敢偷东西,怕不是活腻了?”

主角:楚怜萧衍之   更新:2022-09-10 10: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怜萧衍之的其他类型小说《楚怜萧衍之小说》,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更声鼓远,月华成霜,漫过一座座乌青瓦檐覆满的红墙。楚怜轻车熟路地来到宫中最为偏僻的梧桐殿外,发现里面烛火通明,传来一阵阵的嘲笑吵闹声。她小心翼翼的护着怀里的梨花酥,快步的走了过去。“萧衍之,你区区一个秦国质子,居然敢偷东西,怕不是活腻了?”

《楚怜萧衍之小说》精彩片段

更声鼓远,月华成霜,漫过一座座乌青瓦檐覆满的红墙。

楚怜轻车熟路地来到宫中最为偏僻的梧桐殿外,发现里面烛火通明,传来一阵阵的嘲笑吵闹声。

她小心翼翼的护着怀里的梨花酥,快步的走了过去。

“萧衍之,你区区一个秦国质子,居然敢偷东西,怕不是活腻了?”

却见萧衍之被几个侍卫按在地上,他狼狈不堪,可那双黑眸却透着危险。

楚怜心中一惊,奔上前紧紧护住了萧衍之。

“你们别打阿铮哥哥!”

她身材瘦小,实实在在挨了几拳,疼得她额间冷汗直冒,也愣是没让开。

侍卫本来一惊,看清是她,眼里闪过一丝轻蔑:“皇上都不承认的小婢女,也敢指使我们!”

楚怜闻言,将头垂得更低,更紧的护住了萧衍之。

其中一个侍卫见她这样,不由来了兴致。

“放过他也不是不可以,你在这院子里爬两圈,今日我就放过他!”

已被打得意识半昏厥的萧衍之听到这句,猛地清醒过来,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被楚怜死死的捂住了嘴。

楚怜看着人多势众的侍卫,眼中是满满的恐惧和仓皇。

她死死咬着唇,声音颤抖:“我爬。”

楚怜跪在地上,爬了一圈又一圈,院里的嘲笑声像针尖一般刺入她的耳中。

她感觉自己的手脚都在发抖,却依旧一声不吭。

“萧衍之,今日这婢女替你受过,看她可怜,我们便放你一马,哈哈哈……”

看够了天子血脉的卑微模样,侍卫们放开萧衍之,讥笑着一哄而散。

楚怜停下已经爬的麻木的手脚,好半天,走到愣愣半跪在地下的萧衍之面前。

她小心翼翼的将怀里的梨花酥摸出来递给他,甜甜的笑道:“阿铮哥哥,这是梨花酥,你快尝尝,我护的很好,一块都没坏!”

萧衍之死死捏着拳,盯着楚怜好似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笑脸,将那还带着余温的梨花酥抢过来,扔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

楚怜愣了愣,只听他冰冷而愤恨的声音:“他们让你跪你就跪吗?楚怜,你没有脸,没有尊严的吗?”

楚怜看着地上的梨花酥,眼圈慢慢泛了红,她喃喃道:“阿铮哥哥,梨花酥在宫里很难吃到的……”

月光笼罩着萧衍之的侧脸,像是镀上了一层寒光。

萧衍之看着这样的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那么一句话:“滚!”

说完,他蹒跚着回了房,重重关上了门。

楚怜呆呆站在原地,眼里泛上一层荧光。

她看着紧闭的房门,感觉夜晚的风,凉进了心里,冷的她浑身发颤。

这个梨花酥,是她帮管事嬷嬷洗了一个月恭桶,才换来的。

她一点都舍不得吃,全部都捧来送给他。

楚怜将地上碎掉的梨花酥捡起来,捧在手心,上面已经沾了泥灰。

见房间灯火灭了,楚怜似乎才回过神来,一瘸一拐地转身离开芜院。

她边走边吃着已经碎掉的梨花酥,一口接一口,眼泪顺着脸颊一点点掉进月光里。

她细碎的声音埋进夜色里,没有人能听见:“阿铮哥哥,没有人不想要尊严的。”



冷宫内。

楚怜跪在地上,低垂着头,老太监尖细的嗓子丝丝的刺入她的心。

“九公主楚怜,慧灵毓秀,特与秦国五皇子萧衍之赐婚,愿成佳偶,结两国秦晋之好。”

明明是赐婚,可楚怜却越听脸色越苍白。

她只是一个从未被承认的冷宫公主,怎能配得上天下最好的阿铮哥哥。

这时,老太监轻蔑的扫视了一眼楚怜:“九公主,即日起便去尚礼阁学学规矩吧,好歹学个样子出来。”

楚怜咬着唇,双手颤抖的接过圣旨。

另一边,萧衍之听完宣旨太监的话,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半晌,才接旨。

尚礼阁。

楚怜怯怯的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上,这是她第一次踏入如此宽敞明亮的地方,

其他的公主们个个锦衣玉饰,只有她一身灰扑扑的旧衣裳,连宫女都不如。

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神打量她。那些充斥着嘲讽,不屑的眼神她本来应该习惯,可不知为何今天却格外难受。

或许是因为,她本该和这些公主们一样尊贵。可实际上,她从出生那一刻就要学会拼命活下去。

她不识字,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只能用尽心力去听先生的话和书上的字对应。

下了课,楚怜有些别扭的抓着毛笔,歪歪曲曲的在宣纸上写下“阿铮”这两个字。

刚写完,纸却被人突然抽走。

“阿铮——”五公主云璃看着上面歪歪斜斜的字,大声嗤笑起来,“真是个不知羞耻的!和你那个母亲简直一模一样。”

云璃的话引来一阵不加掩饰的嘲笑声。

楚怜脸色一白,却不敢说出任何反驳的语言。

云璃冷哼一声,三两下将纸张撕碎,洒进院里的池塘:“你不是想要吗?那你下去捡啊!”

楚怜伸出手,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张满载她隐秘心事的纸张落入池塘。

就在这时,她被人从背后狠狠一推!

落入水中那一刻,她只看到了云璃厌恶嘲讽的眼神。

楚怜不会水,只能痛苦的扑腾挣扎。

岸上的人都在嬉笑谈论着她在水里扑腾的狼狈模样。

渐渐的,她再也挣扎不动,只能任凭水侵入她的口鼻,缓缓沉没。

楚怜绝望的闭上眼,这时,一道人影快速朝着她的方向游了过来,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从绝境中救出。

呼吸到新鲜空气,楚怜趴在岸边,不停的咳着水。

这时她才看清,救她的人,居然是萧衍之!

楚怜看着萧衍之,再也看不到其他人,眼里秦满了欢喜的光亮。

见到两人狼狈的样子,岸边的嘲讽声更是此起彼伏。

“这样看着真配,难怪父皇要赐婚!”

“质子配婢女,还真是天作之合!诶,你们说萧衍之这算不算是入赘我们大昭啊?”

萧衍之表情一沉,他看着楚怜不加掩饰的欢喜目光,厌恶的皱了皱眉:“别自作多情,我救你一命,只是为了还你上次的情,从此我们就两不相欠!”

楚怜哆哆嗦嗦的爬起来,目光无措,喃喃道:“阿铮哥哥,我们很快就是夫妻了,不分这个。”

霎时间,周遭的温度仿佛骤然下降。

楚怜对上萧衍之那双像是淬满寒冰的眼眸,不由得心中一紧。

萧衍之停下脚步,一字一句道:“我不喜欢你,更不会娶你。”

话落,萧衍之没再理她,转身离开。

楚怜心中揪紧了般的窒息,她想追上去,却一脚踩到光滑的石子摔倒在地,脚踝处传来一阵巨疼,怎么也站不起来。

萧衍之听到了动静,但他没有回头,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顿。

楚怜看着萧衍之决绝的背影,心底一阵一阵的发疼。

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水打在她身上,和眼泪混在一起。



楚怜急忙上前扶起母亲,惊慌的问:“娘,你怎么了?”

林氏勉力睁开眼睛,看见了慌乱无措的女儿。

她强咽下口里的咸腥,挤出一个笑容:“洛儿别怕,娘没事。”

楚怜咬着牙,吃力的将林氏扶到床边,她紧紧抓着林氏的手,因为害怕而全身发冷。

楚怜颤抖着用袖子擦净林氏唇边的猩红:“娘,你等我,我去找嬷嬷要些药。”

林氏脸上满是疲惫,轻轻摇了摇头,不肯让她去。

她怎么能忍心女儿为了她再去受委屈。

楚怜含着泪没有说话,等林氏闭上眼睛睡过去后,她才小心地替林氏掖好被子,毫不犹豫地转身出了门。

她一瘸一拐的背影在这深宫红墙之中,像是一棵杂草,风一吹便能压倒她的脊梁。

楚怜敲开管事嬷嬷的房门,跪倒在她跟前。

她抓着嬷嬷的裤脚哀求:“嬷嬷,我求您了,我娘病的很严重,求您给她找个大夫吧,我以后一定当牛做马报答您!”

管事嬷嬷却轻蔑冷笑一声,一脚踢开她:“这宫里一年到头要死多少人,你娘算什么?别来找我晦气!”

说完,门就被狠狠关上。

楚怜趴在地上,绝望像一张大网笼罩在她头顶,让她几乎喘不过气,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无底的深宫,除了母亲,她没有任何的亲人朋友。

管事嬷嬷不理会她,这偌大的皇宫还有谁能帮她一把?

忽然,楚怜想到了那一纸婚约,阿铮哥哥那么聪明,说不定能帮帮她……

她手脚并用地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顶着大雨,瘸着腿,一步一步往梧桐殿赶。

来到梧桐殿门口,楚怜的脚步却迟疑了,低头看了一眼往下渗水的衣裳,停在了走廊边上。

萧衍之听见殿外的动静,抬头看了一眼。

四目相对之时,楚怜看见萧衍之眉头微蹙了一下,她的心也刺痛了一下。

她抓着衣角,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就听见萧衍之语气凉薄的问:“你来做什么?”

楚怜死死地咬着唇,往前挪动了一小步,低声问:“阿铮哥哥,我娘病了,你能不能帮帮我?”

萧衍之的脸色霎时结冰,他冷嗤了一声:“我们没什么关系,你来求我做什么?”

闻言,楚怜脸上血色尽褪,整张脸瞬间煞白。

他们不是……未婚夫妻吗?

楚怜心口发疼,颤抖着开口:“阿铮哥哥,我好冷啊,你……可以抱抱我吗?”

她实在是太冷了,是心冷。

萧衍之心底忽然升起一股戾气:“男女授受不亲,你可知自重为何物!”

楚怜一僵,对上萧衍之那双秦满了厌弃的眼眸,忽然觉得无地自容。

她只是想要一点点温暖而已,这也算得她奢望过多了吗?

她倒退两步,狼狈地离开了梧桐宫。

绝望的走在雨中,楚怜像只找不着路的灰白老鼠。

娘亲还在等着她,她该怎么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