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苏念宋时寒小说

苏念宋时寒小说

苏念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听到这个名字,苏念原本还算柔和的表情立刻僵硬了下来。宴会厅所有的灯光关闭,只留中心处打上一阵白光,章若一身墨绿色旗袍款款走到陈经理旁边,自然地接过话筒:“非常荣幸能够成为至此青山的主舞,相信未来,古典舞能够有更好的发展。”

主角:苏念宋时寒   更新:2022-09-10 10: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念宋时寒的其他类型小说《苏念宋时寒小说》,由网络作家“苏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到这个名字,苏念原本还算柔和的表情立刻僵硬了下来。宴会厅所有的灯光关闭,只留中心处打上一阵白光,章若一身墨绿色旗袍款款走到陈经理旁边,自然地接过话筒:“非常荣幸能够成为至此青山的主舞,相信未来,古典舞能够有更好的发展。”

《苏念宋时寒小说》精彩片段

苏城。《至此青山》古典舞团全国巡演苏城站圆满结束,苏念身为主舞,被众星捧月的围在中间,因为演出的特别成功,她向来清冷的一张脸也染了几分笑容。这时,舞团经理忽然拿起话筒,站上晚宴的中心处,苏念本以为他是要例行说几句感谢词,也静静地等着。

陈经理拍了拍话筒,宴会厅立刻安静了下来:“感谢大家对《至此青山》以及古典舞的支持,今天在这里我有一个更重磅的消息宣布——接下来《至此青山》全国巡演,将会有一个大师级舞者的加入,那就是——章若老师!”

听到这个名字,苏念原本还算柔和的表情立刻僵硬了下来。

宴会厅所有的灯光关闭,只留中心处打上一阵白光,章若一身墨绿色旗袍款款走到陈经理旁边,自然地接过话筒:“非常荣幸能够成为至此青山的主舞,相信未来,古典舞能够有更好的发展。”

宴会上瞬间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唯有苏念一人愣在原地,《至此青山》这支舞是她花了一个月编出来的,主舞居然就这么换成了章若,那她算什么?

可还没等得及她想清楚,陈经理的下一句话再次让苏念大脑一片空白。

“另外,为了庆祝章若老师加入团队,舞团的投资方,宋氏集团总裁宋时寒先生,也来到了现场,掌声欢迎!”

小叔!苏念的心狠狠颤了一下,他从国外回来了?

只见一抹暗色身影从旁侧走出来,宋时寒长身玉立,一身黑色西装衬得他气质愈发冷冽,五官英俊身材高大,他大步走到了章若身边。

苏念的手猛的攥紧,接下来台上说了什么她都没听清,只觉得头晕眼花,整个人都摇摇欲坠,如果不是身边还有这么多人在,她几乎连最基本的体面都无法维持。

不知过了多久,宴会厅终于重新亮了起来。

苏念眼眶发红,低着头转身便要离开,有人却不城。

宋时寒大步朝她走来,拉住她即将离开的手,“苏念,不认识我了?”

苏念无奈的闭眼,整理了一下表情,随后才回头,挤出一抹笑:“小叔,你回来了。”

命运可真是残忍,过去三年的每一天,她没有哪一天不希望他回国,没有哪一天不渴望见到他,可等他真正回来,居然就是在她如此难堪的时刻。

宋时寒盯着她,想到刚才在剧院看到的演出,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苏念的确是天才舞者。

他夸赞道:“你今天跳的很不错。”

苏念眼里有着湿意,“可我觉得还不够好,否则,自己编排城久的舞蹈,又怎会被小叔换成其他人!”

小叔……

是我哪里又不讨你喜欢了吗?

可最后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

宋时寒语气淡淡:“你是新人,章若在古典舞行业有一定的名望,她加入,你应该感到开心才是。”

苏念:“开心从主舞变成伴舞吗?”

宋时寒蹙眉,刚要说什么,章若娇柔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时寒,舞蹈家协会的王副会长来了,我们一起见一下吧。”

章若走到宋时寒旁边,看见对面的苏念,轻轻露出一个笑容。

宋时寒温柔的应了一声,随后什么也没说,便丢下苏念一个人离开了。



苏念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只觉得心口像堵了一块石头,转身便去找了陈经理。“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陈经理笑得官方,显然苏念的质问在他的意料之中,“苏念,舞团也没办法,这是宋总决定的啊。”

心中再次一痛,她继续坚持,“可这是我的舞!”

陈经理笑笑,不置可否:“兴城宋总觉得章若可以把这支舞发挥到它的最大价值。”

再无话可说,苏念从未受到过如此大的羞辱,陈经理继续道:“苏念,我知道你委屈,但我们舞团只能听宋总的意思,章若是宋家老太太认准的儿媳,光从这层关系,你也赢不了啊。”

陈经理并不知道她和宋时寒的关系,但知道又如何,一个朋友的妹妹还比得上未婚妻不成?

苏城正在下雨,苏念就这么失魂落魄地走出了宴会厅。

忽然想起,三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夜晚,她和宋时寒疏远的开始。

他是苏念亲哥哥的好友,苏念叫他小叔,自小就爱粘着他,宋时寒对小时候的苏念也好得不得了。

三年前,她大学毕业的那晚,也城是酒精作祟,她竟然向这个名义上的小叔,告了白。

苏念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晚上,怀着满满一腔少女心事的她,趁着醉意将七年来的暗恋和盘托出。

“小叔,我,我知道你喜欢古典舞,所以我大学特意学的古典舞,我知道你很优秀,我,我会努力配得上你的。”

少女的面色酡红,不知是醉还是羞。

可面前的男人却清醒的可怕:“苏念,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仿佛被从头灌下一盆凉水,苏念瞬间就醒了,“我,我喝醉了……”

她不敢再去看宋时寒的表情,害怕下一秒自己就会痛哭,转身落荒而逃。

那天她在房间哭了一晚,之后,就明显感觉到小叔跟自己越来越疏远,而苏念也不敢再去主动找他。

再后来,她开始发了狠的练功,逼自己什么都不想,拜了京北城有名的古典舞大师为师。

而宋时寒,也因为工作原因去英国三年,算起来,他们真的很久没见过了。

雨水一滴一滴打在她的脸上,苏念心里发抖,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最后回到酒店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

宋时寒走进大厅便是看见苏念这副狼狈地样子,他黑眸一沉,走过去拉住她,“怎么这副样子?”

手臂却忽然抽了回去,苏念心中有气,“我没事。”

这哪像是没事的样子,宋时寒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拽着她的手便上楼到了自己房间,从浴室拿出干净毛巾扔在她头上,“自己擦干净。”

随后又打了个电话给助理,“现在,送套干净的女装过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宋时寒甚至没有再看她一眼,转身就要出去,却被苏念拉住。

“小叔,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宋时寒犹豫了一瞬,看着眼前倔强的女孩,又想起了三年前的一些画面,有些事,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他语气疏离:“你哥哥让我照顾你。”

苏念瞬间闭上了双眼,连勉强的笑容都挤不出来,他为了给章若站台,可以连夜从英国赶回来,而对自己,一切都只是看在哥哥的面子上。

她抬眸,盯着宋时寒轮廓分明的侧脸,终于问出了那句一直都不敢问的话。

“小叔,你还记得,三年前我毕业那天晚上跟你说的话吗?”



重逢之后两人一直小心翼翼避过的话题,就被苏念这样毫无顾忌地说了出来。宋时寒一顿,面色淡漠:“不记得,太久了。”果然,被伤的多了,她连心都不会痛了,讷讷地说:“忘了也好,那就当我那天什么也没说吧。”

宋时寒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眸中情绪不明。

第二天,苏念坐了最早的一班飞机回京北,回到苏家第一件事就是写辞职报告,打完最后一个字,她将辞职报告发邮件给舞团经理。

就这样吧,她想。

不想见到宋时寒,不想见到章若,更不想见到他们俩在她面前卿卿我我的样子。

她就这样在家躺了三天,哥哥苏长清看见她这颓废的样子,想尽办法想让她打起精神。

正好一周后就是苏念生日,苏长清便号称要给她安排一场盛大的生日派对。

苏念并不喜欢这么盛大的场面,但她不想辜负了哥哥的好心。

生日派对前一天,宋时寒来到了苏家。

来的时候家里正好只有她一个人,苏念多少有些别扭,“哥哥去公司了,不在家。”

宋时寒却仍然缓缓走了进来,看着苏念:“我找你。”

他倒也不见外,自顾自坐下:“你的辞职报告我看了,我不同意。”语气不容拒绝,似乎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苏念难得强硬:“小叔,你同不同意我都要辞职。”

两人对峙了半晌,最终竟然是宋时寒先败下阵来,他轻轻叹了口气,站起来往苏念身边走去。

苏念还以为他要动手,刚伸出双手做出一个保护自己的姿势,下一秒手里就被塞进了一个首饰盒。

苏念:“?”

宋时寒颇有些气恼:“看什么看,你的生日礼物。”

苏念控制住内心迸发出的一点小欣喜,摆出一副骄矜的样子:“我才不要。”

气氛瞬间又有些冷下来,宋时寒沉沉开口:“苏念,别得寸进尺。”

接着便要离开,“明天我要回趟英国,不能参加你的生日宴会,辞职的事,你再考虑一下。”

苏念对古典舞很有天分,他并不希望她因为一时意气而放弃。

她低低的“嗯”了一声,也没说行不行。

直到宋时寒离开,才打开那个首饰盒,是一条墨绿色宝石项链,成色润泽,晶莹剔透。

她一向热衷于珠宝首饰,知道这条项链一看就是精心选的,价值连城。

心里连日来积聚的沉闷驱散了不少,原来小叔还记得她的生日,也还记得她喜欢什么。

那颗原本已经接近死寂的心,似乎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可苏念没想到的是,她的这一点感动,也很快就被无情摧毁了。

第二天生日宴会,果然如苏长清所言办的很隆重。

来的基本都是京北城的名媛公子哥儿,章若也来了,除了她自己是知名舞蹈家外,章家也并非无名之辈,受邀并不奇怪。

只是苏念在看到章若的第一眼,便彻底怔住,双眼盯着她颈间戴着的绿宝石项链,脸色苍白如纸。

跟自己的这条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一样的是,章若的那条宝石比她的更大,成色更好。

章若显然也看到了苏念戴的项链,她笑容款款的走近,每一个字都扎进苏念心里。

“苏苏,你这条项链是我亲自帮你选的,你喜欢吗?”



她不知道是怎么强撑着跟章若寒暄完的。只知道自己最后落荒而逃,后来整个生日宴会她都以不舒服为由躲在房间,直到所有宾客都走完也没出来。房间里,那条绿宝石项链被扔在桌子上。

这根本不是小叔帮她选的生日礼物,他也根本不记得她喜欢什么,不过是随便买的。

随便到可以给章若买一条一模一样甚至更好的。

苏念近乎自虐地想,是啊,她算什么,不过就是一个朋友的妹妹,他能出手这么大方,她应该感到开心才是。

她红着眼蹲在角落里,偶然抬头看到书桌上的一罐折纸星星,满满一罐,五颜六色,是她18岁的时候折的。

那时候班上总是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的童话,“给心爱的人折一罐纸星星你们就会永远在一起”是其中之一。

于是苏念就真的折了满满一罐,想趁宋时寒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结果最后她又不敢了,到底没送出去,一直留着。

那时的宋时寒还会因为她没送礼物而佯装生气,说苏苏我都看到你给苏长清织手套了,怎么都没有小叔的份?

为什么从前那些亲昵可以消失的如此彻底,他们什么时候疏远成这样了?

第二天,她便去了舞团,之前的辞职报告是用邮件发的,宋时寒一直不批,那她就干脆上门提。

陈经理却为难地看着她:“苏念,你真要走?”

苏念点头,一点犹豫都没有。

宋时寒不在,陈经理自然也不敢强留她,只说:“那你再留一个月做交接吧。”

苏念答应了,因为之前确实还带着几个新人,有一些动作没教完,总归还是不想因为私人原因做不负责的人。

宋时寒回来是在三天后,苏念在练舞房带着四个新人练功。

忽然一股寒气逼近,她直接被宋时寒一只手抓了出去,两人在走廊面对面站着。

“为什么?”他盯着她问,没说是什么事,但两个人却都知道。

明明出国前一天,她的态度还松动了不少,可等他一回来,她连走的日子都已经定好了。

宋时寒怒道:“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冲动?”

苏念静静地看着他,开口问道:“小叔,如果我说你让章若离开,我就留下来,你会答应吗?”

宋时寒顿了顿,随后道:“章若不能走。”

意料之中的答案,可她的心还是疼得一抽一抽的,她强颜欢笑道:“所以比起我,你还是更舍不得她啊。”

她不想再质问他关于项链的事了,再多问一句都是自取其辱。

薄凉的声音传来:“你跟她不一样,留在舞团对你来说是更好的选择。”

是不一样,爱的人和朋友的妹妹怎么会一样呢?苏念闭上眼,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难过。

可是显然宋时寒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情绪,因为手机铃声响了,他接通后,表情瞬间变得紧张。

“若若,你怎么了?”

那边似乎是出了什么事,他急忙说了一句“我马上过来。”便挂断了电话。

苏念忽然伸手抓住他的衣袖,语气里带着一丝疯狂与最后的希望:“小叔,你别走好不好,我不离开舞团了。”

可刚才一直让她留下的人,下一秒却立刻甩开了她的手,宋时寒看了苏念一眼,没有一丝犹豫地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亲眼看着宋时寒的身影彻底消失,心中那一点希望也如石沉大海一般彻底覆灭。




看,她最大的砝码,也比不过章若的一通电话。




苏念转身进了练舞房,不愿再去想其他的了。




只要确保新人跳《至此青山》成功,她就算功成身退。




三天后,正好碧玲剧院有一场小型表演,如今章若虽然是《至此青山》的主舞,可是这种小型演出,她也不会上场,苏念便带着几个新人过去演出练手。




轮到她们上台,苏念穿着一身青绿色水袖演出服站在前面,动作灵秀飘逸,行云流水,搭配古琴、萧乐,令观众仿佛看到了千年前的古典美人。




每个人都叹为观止,整个剧院没有一点嘈杂的声音。




表演结束,四个新人伴舞也走上前跟苏念站在一排给观众鞠躬。




苏念站在中间,看到了坐在台下的宋时寒。




只一眼,她便立刻移开目光,仿佛没看见一般,一队人准备下台,就在这时,头顶忽然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缓慢却沉闷,苏念忍不住好奇正要抬头看。




只听到一声异常惊慌的“小心!”接着,她整个人都被一股大力推向后面。




“砰!!”巨物砸落在地上的声音,竟然是原本堆放在楼顶的钢筋。




苏念被吓得没反应过来,却看见推开自己的宋时寒右手手臂被钢筋划伤,血流如注,她飞奔着冲过来。




“小叔!小叔,你、你不要吓我!”




剧院瞬间混乱,观众们都站了起来,看见宋时寒受伤,主办方差点晕过去,这个人在他这儿出事可就完了!




苏念哭得一抽一抽的,又害怕又心疼,“小叔,120马上就来了。”




宋时寒见她哭得伤心,叹了口气,另一只没受伤的手刚抬起来想摸摸她的头,却又不知为何停下,他眼神晦暗,语气听不出情绪:“苏念,你要是在这受伤,我怎么跟苏长清交代?”




果然,她立刻僵住,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到了医院,医生正在给宋时寒处理伤口,苏念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发呆。




章若很快便赶到了,她首先看到了走廊上的苏念,却并没有怪罪:“苏苏,你先回去吧,你哥哥很担心你。”




“你要是在这受伤,我怎么跟苏长清交代?”




“苏苏,你先回去吧,你哥哥很担心你。”




看,多般配的两个人啊,连伤她的方法都如出一辙。




章若立刻走进了病房,苏念也失魂落魄的起身,她走到病房门口,想进去跟宋时寒说一声“谢谢”再离开。




刚要开门,却听到了里面的对话。




“时寒,你吓死我了,这伤口好吓人啊。”




宋时寒安慰:“看着吓人,医生说伤的不算深,没事。”




“还说没事,就算你是看在苏长清的份上救苏念,也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啊。”




里面似乎沉默了一瞬,接着宋时寒清冷的声音一字一句传来:“她只是个小孩儿。”




苏念闭上眼,再也听不下去,转身离开。



宋时寒在医院休养了三天,苏念却异常的没有去看过一次。




只是在苏长清去看他的时候带了几句好。




直到他出院那天,苏念才迫于苏长清施加给她的“道德压力”再次去了医院。




她不敢面对宋时寒。




怕自己一时激动,会做出一些举动,而有些事情一旦戳破,就再也无法恢复以前的面貌了。




病房里,宋时寒一只手还缠着纱布,一只手滑动着笔记本电脑,他向来是个工作狂,受伤了也不例外。




苏念很自然地走过去拿走他面前的电脑,再往他手上塞了一个橘子。




“小叔,好好养伤。”




他显然有些意外,顿了顿才说:“都快好了。”




这话若是细品,也有几分埋怨在,似乎在说,我都快好了,你还来做什么。




苏念则也拿起一个橘子,一边剥皮,一边控制不住的想起那天在门外听到的话,等到橘子剥完,她递到他手上。




她漫不经心地开口:“小叔,谢谢你救我,可是为什么你每次对我好,都要找一个理由呢?”




宋时寒接过橘子,没说话。




她声音淡淡的:“三年前我说的话,你还记得对不对?”




不是询问也不是质疑,她肯定的说。




怎么会忘呢?明明那天喝醉的人,是她啊。




宋时寒没有回答,苏念也不在意,继续说:“小叔,如果你忘了的话,那我再说一遍。”




面前的男人皱眉,眼底终于有了情绪,“别胡闹。”




胡闹?她弯腰坐在床侧,缓缓靠近他的脸,“小叔,三年前我就是还不够胡闹,没有说出你最不想听到的四个字。”




她一字一句,坚定无比的道:“小叔,我、喜、欢、你。”




从小到大,一直喜欢你。




“我是你小叔。”他呼吸微不可察的急促了几分,闭着眼强调,一次又一次划清两人之间的关系。




“你还是个孩子,苏苏,你以后会遇到更适合你的人。”




“是吗?”苏念眼中的失落一闪而过,随后仿佛鼓足了勇气,她的脸与宋时寒隔得极近,连呼吸都洒在他脸上。




下一秒,她闭上眼,轻轻地吻上了宋时寒的唇角。




他连唇角也是冷的,她刚这样想完,忽然就被大力推开,苏念一个没防备摔在了地上,抬眼时,看到了宋时寒眼里毫不掩饰的怒气。




她毫不在意,慢慢站起来,问他:“小叔,小孩子会这样亲你吗?”




宋时寒没有回复,他不再看她,而是指着门口的方向,冷冷吐出:“滚。”




苏念红着眼眶看他冷漠的侧脸,声音清亮:“宋时寒,我喜欢你,不管你再怎么逃避,我就是喜欢你,你这个胆小鬼,连接受我的喜欢都不敢!”




说完跑了出去。




正好与进来的助理擦身而过,助理看着哭着跑出去的人,又看了眼病床上脸色铁青的老板,“宋总,那是……苏小姐?”




只见向来从容淡定的男人脸上也写满了燥意,手抚上发痛地太阳穴,声音冷得不像话。




“去跟着她,别让她做傻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