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陆青云林若岚小说

陆青云林若岚小说

陆青云林若岚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据说世界上有两种幸福,一种是经历后才发现的幸福。另一种是在那个瞬间能感受到的幸福,在那个瞬间能感受到的幸福,太珍贵。所以据说光靠那段幸福的回忆,也能一生都很幸福。不过大多数人,都感受不到这样的幸福。当清晨醒来的那一瞬间,阳光温暖的抚摸着脸颊,陆青云惊讶的看到自己居然盖着一床被子,双脚中的一只左脚竟然搭在床下,幸好有床沿的阻拦,否则他已经掉到钢制的铁床下面去了。

主角:陆青云林若岚   更新:2022-09-10 10: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青云林若岚的其他类型小说《陆青云林若岚小说》,由网络作家“陆青云林若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据说世界上有两种幸福,一种是经历后才发现的幸福。另一种是在那个瞬间能感受到的幸福,在那个瞬间能感受到的幸福,太珍贵。所以据说光靠那段幸福的回忆,也能一生都很幸福。不过大多数人,都感受不到这样的幸福。当清晨醒来的那一瞬间,阳光温暖的抚摸着脸颊,陆青云惊讶的看到自己居然盖着一床被子,双脚中的一只左脚竟然搭在床下,幸好有床沿的阻拦,否则他已经掉到钢制的铁床下面去了。

《陆青云林若岚小说》精彩片段

如同一个被吊在半空的杂技演员。


张大了嘴巴,如同想要发出尖叫,但是却被人生生捂住嘴巴的悲惨精神病人,正前方那张自己认识了二十年,此刻却距离自己不到三十米远正准备下床的男人,潇洒的冲自己露出那颗微微凸起的大牙,似乎也对于陆青云此时的动作表示惊讶。


最让人有些无语的,是一个坐在长方形桌子上津津有味吃着油条的男人,此时正拿起一个热水瓶倒向桌子上的水杯,明显是滚烫的热水在半空之中张牙舞爪的扑腾着,但是却像被按下了暂停键的电脑游戏,诡异的停留在半空之中。


就在一分钟之前,陆青云的世界还是正常的运转着。


两天前,作为一名俗称网络写手的扑街作者,陆青云领到了自己这个月的八百块稿费,交完下一月的房租和电费之后剩下只剩下三百块,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听到电话里不断传来咳嗽的声音,他知道母亲的哮喘再次严重了,不过摸了摸兜里所剩无几的钞票,陆青云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晚上喝光了半箱啤酒的他摇摇晃晃的走到大街上,却觉得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知觉。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就是这么一幕诡异的场面!


陆青云的人生可以说是悲剧到了极点,二十一岁那年大学毕业,父母托人安排他去家里附近的乡政府综合办公室上班。虽然是临时工,可是却也有希望转正成为正式的公务员,但是陆青云本着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应该到外面去闯一闯的心思,跟父母声称作为新千年第一批毕业的大学生,他绝对不会去乡政府上班的。却没想到这批招聘的临时工三年之后全都转为了正式编制的公务员。


最后,陆青云以极其凄惨的结果在外面混了五年,最后拖着一身的疲倦返回了家乡,成了一个网络写手,虽然赚不了什么钱,但起码能够温饱度日。


前几天参加大学同学聚会,结果迎面遇到了当初自己在大学时候的女朋友,只不过人家挽着的,是一位副市长的公子。


看着浑身上下珠光宝气,身上穿着名牌的前女友,陆青云心头微微有些酸涩,原本想要打招呼,可却发现,对方似乎在躲闪自己的目光,无奈之下,他悄悄的走到一旁。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或许还不算什么,聚会结束之后,他离开饭店,走到门口的时候,恰好听见那位副市长公子和自己前女友的对话。


“你们班那个当写手的同学,挺有趣啊。”副市长公子问道。


“有趣什么啊,上大学的时候像条狗一样,整天粘着我,烦死了。”女孩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一丝不屑一顾。


那一刻,陆青云似乎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原来从始至终,哪怕自己省吃俭用把所有能给她的都给她,在她看来,自己却像牛皮糖一样甩不掉。


人生如果是无数个转角的话,陆青云只能说,别人的转角的机会都遇到希望或者成功,可是自己的转角干脆就是一部充满了无奈和后悔的法国名著——悲惨世界!


陆青云甚至曾经一度以为,自己的人生就会像一本小说里写的一样,平凡的度过一生,不断的被可恶的命运所玩弄,在社会的某个阴暗的角落里派回,最终成为一个泯然众人的普通人,娶一个普通的妻子,生一个普通的子女,然后在不断追忆当中度过余生。


有些感慨万千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切,陆青云心中那一抹最深处的记忆如同被秋风吹起的落叶一般,被他从似乎很遥远的许多年前给提了出来,看着毕业之后就各奔东西的室友,一时间,百感交集。


十五年前,自己就是在这里,用一模一样的语气,一模一样的动作,跟这些人告别,最后踏上了那条现在看来其实是无比灰暗的人生,只不过,在这么多年之后,在这个秋高气爽的季节,如同两个交叉的直线,蓦然间,有了一个交集。


陆青云不敢动弹,他怕自己眼前的不过是一场幻觉,是自己一场宿醉之后的梦境而已,他不知道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是传说中的神仙妖魔,亦或者是自己小说里面常常出现的重生穿越,甚至于他连呼吸都异常的小心,生怕自己下一刻就会发现这不过是某个奇怪的梦境而已。


但是,这些熟悉的人,熟悉的东西,难得真的是梦境吗?


“陆老大,你干嘛呢?”


就在陆青云愣愣发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一个声音猛然间响起,而随着这个声音响起的,是陆青云大口大口的喘息声和咳嗽声。


随即是脚趾头因为磕在铁床上而发出的疼痛感瞬间从脚趾经过神经传递到他的大脑当中!


“疼!疼!”


竟然是疼的感觉,疼的感觉!



可怜的陆青云却发现自己愣是被眼前的这一幕弄得有些无语,难道跟身边的兄弟们说自己刚刚一觉醒来,时光倒流了十五年?


来不及感慨物是人非时光变迁的改变,下一刻陆青云猛然间想到今天似乎正是自己这群人离校的日子,难不成这被自己诅咒了十年的命运真的跟自己开了一个玩笑,让自己用这样的方式重新回到了从前?又或者,自己根本就是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而已?


此时正是夏季最热的时节,对于这群即将离校的大学生来说,是他们在象牙塔中度过的最后一天,这其中的大多数人在离开这里之后渐渐的趋于平庸,就像梦中的陆青云一样,十几年之后再回望今天,陆青云总是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但是当他怀着自己无比激动的心情看着那记忆中熟悉的大学宿舍和教学楼,却赫然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自己所留恋的东西。


对于他来说,似乎面前这七个冲着自己傻笑的男孩子更显得格外亲切一些。


眼前的这七个人,就是陆青云大学的七个室友,也是他后来最亲近的七个朋友。在记忆的深处,这几个家伙中,睡在自己下铺的那个死胖子老七蒋智毕业之后被家里安排进了检察院,貌似后来还混到处级干部的位置,虽然这个处级干部是在检察院工会。而被自己踩到叫的老三张成功做了商人,剩下的人里面,有的出了国,有的做了教师,而记得在自己重生的那一年,老二赵东方好像刚刚在报社提了副主编。


十五年之后,自己跟大学所有的朋友的联络几乎已经没有了,只是偶尔跟寝室的几个人打电话的时候,才会听说一点当年自己依稀记得的人后来的境遇。


“老大,你今天抽什么风,不是说要回家跟咱爸咱妈谈判吗?”


蒋智看着面前有些发呆的死党,忍不住开口问道。四年的上下铺,寝室里的几个人好的跟亲兄弟一样,自然知道陆青云今天要做什么。


犹豫了一下,陆青云却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而是看着蒋智,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老七,你真的要进检察院?”


嘿嘿一笑,蒋智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表情。


“老大,虽然是临时工,可是我爸妈好不容易托关系才让我进去的,我能不去吗?”


陆青云看着眼前一脸**相但是却充满阳光的男孩儿,很难把十几年后那个精神颓废,每一次跟自己见面必然会喝的酩酊大醉的潦倒男人联系在一起,微微皱起眉头,陆青云总觉得自己似乎想起了一件跟蒋智有关系的事情,而且那件事很重要,重要到能够影响蒋智前途的地步。可是眼下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太过诡异,甚至于都有些恍惚,一时间倒是真不记得是什么事情了。


蒋智看到陆青云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便不再多言,深知陆青云性格的他自然明白,陆青云对于家里安排的那个工作之所以如此抵触,一方面是觉得放不下自己大学生的身段,另一方面,是因为某个个人方面的原因。


对于这些大学刚刚毕业的天之骄子来说,新千年的钟声似乎距离自己并不遥远,美丽的梦想对于这些憧憬着美好未来的年轻人来说,也不是后世那种被风吹雨打无可奈何花落去之后的憔悴。他们的心里,有着对于未来的美好规划,认为自己能够改变某些人平庸的命运,因为他们始终都相信,自己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当然,除了有些恍惚的陆青云,没有人能够预测的到,在日后全球经济一体化,信息爆炸的某个时代里,未来社会的就业压力甚至严重到大多数刚毕业的大学生只能够去住地下室,赚着每月八百块钱的微薄工资,而那些有丰富社会经验的人反而成为用人单位喜欢的类型。


迷迷糊糊的陆青云被几个死党拉着,几个人一起要去为老二赵东方送行,在校门口的时候,他们却意外的遇见了几个女生,很明显,眼圈红红的她们也是刚刚送别自己的同学,此时正沉浸在离别的悲伤当中。


女人的心思总是敏感的,眼看着两伙人就要交错而过,就听到一个声音说道:“陆青云,你还是不是男人!”


陆青云一下子就被这个声音从恍惚中拉到了现实当中,看着对面那个脸上微微有些雀斑的女孩儿,想到这个女孩子名叫晓彤,是自己大学时代的女友唐嫣的室友,也是学院当中的风云人物,不仅仅是因为长得好看,更因为性格火爆开朗,颇有一些拥泵,甚至不乏一些别的学院前来猎艳的男生。


十几年之后,自己似乎听赵东方提过一嘴,据说这女孩最后嫁给了一个老外,拿了美国的绿卡,过着幸福而美满的生活。至于是为了绿卡还是为了爱情,这就不得而知了。



会太好过哟。更何况,陆青云很明显从方才王祥林的话中听出了一些端倪,看样子这位虽然挂着一个副乡长的名头,不过却是个有名无实的主,否则也不会跟自己说出所谓“都是为了工作”的话,要知道,换成有实权的副乡长,如果自己介绍进来的人被其他人呵斥了,那摆明了是自己丢了面子,肯定会替自己出头的。


只不过越是这样的人越不能得罪,陆青云深知,一个在这样地方混了几十年的老油条意味着什么,官场如战场,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轻视,自己如果想要在这沿江乡政府立足,那第一件事,就是要了解这里的一切,这也是为什么他要主动结交门卫的原因。而现在,这个目标转移到了走在自己前面的王祥林身上。


恭恭敬敬的走在王祥林的身后,陆青云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听着他说的话,并且隐约表示了自己对于他的感激之意,最后,两个人来到了三楼的一间办公室前,走到门口,伸手敲了一下门,却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王祥林探头进去一看,有些无奈的冲陆青云晃晃脑袋道:“看样子这帮家伙是没上班呢,这样吧,我带你去老马的办公室,正好让他带着你来。”


来之前,陆青云已经通过一些熟人打听到这位马副乡长是何许人也,此人名叫马安宁,是从外地调来的一名副乡长,负责宣传、统战工作,分管党政办、工会、共青团、妇联、老龄、民族宗教等工作。从他分管的工作来看,陆青云知道,这个人估计在乡里也是跟王祥林差不多一样是属于那种没有实权的领导。


看着里面没有人在,王祥林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走吧,小陆,我带你去马副乡长的办公室。”


两人来到马安宁的办公室,果然就看到这位副乡长已经在办公室里了,听了王祥林的介绍,再看了看陆青云的大学毕业证,也是温言勉励了一番,想了想,他拿起电话打通了乡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安秀梅的电话,让她过来一下。


安秀梅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身材高挑细长,穿着一身干练的牛仔服,只不过脸上稍微有些浓密的装扮让陆青云觉得她颇有点徐娘半老的意思。听了马安宁对陆青云的介绍,这位安主任的柳叶眉挑了挑,用一双桃花眼上下打量了一下陆青云,笑着说道:“哟,小陆可真是一表人才啊,在学校的时候,肯定有不少女人追吧?跟大姐说说,这么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咋还跑这地方来了呢?”


陆青云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抹羞涩的表情,低下头没有说话。反倒是一旁的王祥林在心中哼了一声,暗骂了一句,笑道:“小安呐,你这话可就不对了,革命工作哪里都一样嘛!再说了,你的年纪也不是很大,不一样在这里吗?看到你们这些年轻人,我才真是那个真正应该觉得自己老了的人呢!”


“瞧您说的,王副乡长,您可是老当益壮,一点都不像是五十多岁的人呢。”安秀梅用手掩住嘴巴,花枝招展的娇笑着。不过她的话可让陆青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看样子,这位安主任可不简单,即便是王祥林是一个行将退休的无权副乡长,她安秀梅不过是一个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当着正主任马安宁的面,就敢这么跟王祥林说话,摆明是不把这二位放在眼里啊。


反观那位特意把安秀梅叫到这里,却在介绍完自己之后一直不说话的马安宁,看来也不是省油的灯,绝对是存心看着王祥林跟安秀梅两个人对掐。



陆青云曾经无数次想过自己跟唐嫣的重逢,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在今天这个场景。看着面前依旧是那么清丽可人的女子,他的情绪竟然诡异的没有了一丝波动。


“也许,是上天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能把往事做一个了断吧。”


想到这里,陆青云很平静的看着唐嫣,微微一笑道:“快走了吧?”


唐嫣想不到前几天还给自己发信息打电话死去活来的陆青云此时竟然摆出一副平静的姿态面对自己,要知道就在三天之前,唐嫣还听人说陆青云在酒桌上哭着喊着要给自己打电话呢,而现在,同样是一个人,但是身上的气质却迥然不同,眼前的这个陆青云,虽然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但是面对自己却格外的平静,似乎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竟然能够像对老朋友一般的问候自己。


似乎,在他的心里,已经真的把自己放下了。


这种想法让唐嫣的心里蓦然间有了一丝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属于自己的玩具忽然变成了别的人一样,有些高傲的抬起头,看着陆青云,唐嫣骄傲的说道:“是啊,我跟晓彤我们几个准备去京城闯一闯,你呢?听说要回家做临时工?”


她明知道陆青云曾经跟别人说过不会听家里的安排,但是还这么问,摆明了是在揭陆青云的短了。


陆青云一笑,当初就是因为不想被这个女人看扁,所以才拒绝了父母的安排,执意去了京城,结果在外面漂泊了几年之后,备受打击的自己回到家乡,却发现已经物是人非,最终沦落为一个潦倒的写手。


现在看来,自己不过是眼前这女孩儿人生中一个过客,家世和未来看起来都不是很光明的自己,并不是对方的首选。这一点,从后来得知她最终嫁给了一个据说是副市长公子的男人。就可以知道,一只想要飞上枝头的凤凰,是不会真正为自己这种草鸡停留的。


从2016年那个知识爆炸,信息乃至于通货都迅速膨胀的年代回到现在的陆青云,虽然只不过是二十一岁刚刚毕业的年纪,但是脑子里的东西却是足足超越了这个时代十五年。思想乃至于判断力都远远强于面前的这些青涩学子。唐嫣那点小心思在陆青云看来,如同班门弄斧一样。


所以,唐嫣想要让陆青云难堪的目的很明显是达不到的。


伸手拦住了想要说话的蒋智,陆青云淡淡的对唐嫣一笑,“我没有那么大的志向,既然家里安排了工作,我想,我还是听我爸妈的比较好。”说着,还很有爱的冲一旁横眉怒目的晓彤眨了一下眼睛,很明显,对于这样一个有口无心的直爽女子,陆青云还是心存感激的。他明白,晓彤方才那句话,是想要自己跟唐嫣再争取一下,但是她却不知道,唐嫣的心里,早就已经没有陆青云的位置了。


看到陆青云投过来的笑容,虽然有些不解,但是晓彤依旧从中看到了一抹平静和解脱,心中蓦然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心动,她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的放下了唐嫣。


“老大,我们走吧。”


蒋智跟张成功一左一右的架着陆青云,不由分说的就朝着寝室的方向走去,他们又不是笨蛋,自己老大跟唐嫣那点破事儿早就满城风雨的闹得尽人皆知,虽然不明白老大哪根筋不对居然这么爷们儿的在唐嫣面前没落下风,可是对于这样一个向往大城市生活的女子,哥几个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老大,你说什么?你要当临时工?”


坐在寝室的床上,蒋智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对面脸色平静的陆青云,张大了嘴巴。昨天晚上还在电话里跟老爸老妈吵得不可开交,恨不得离家出走的老大,现在却说自己要听从家里的安排,去做那个什么乡政府办公室的临时工,着实让陆青云的室友们觉得自己好像见了鬼。


伸出手来摸了摸陆青云的额头,张成功跟蒋智对视了一眼,低声道:“没发烧啊,怎么开始说胡话了呢?”


然后,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接着说道:“难不成是我发烧了?”


“滚蛋!”好气又好笑的给了他一脚,陆青云笃定的对众人说道:“我是说真的,昨天晚上我想过了,我爸妈说的对,就算我去外面闯上几年,也不一定是什么样子。但是如果在乡政府做两年临时工,就有可能转成正式的公务员。老七,这下子,我们有可能成为半个同事喔。”


蒋智翻了一下白眼儿,晃着脑袋说道:“拜托,我是检察院,你是乡政府,而且又不在一个城市,虽说隔着也不过百十公里,但是咋说也联系不到一起去啊。”


嘿嘿一乐,陆青云伸出食指摸摸自己的鼻子,眨了一下眼睛道:“都是为人民服务,只不过是职位不一样罢了。”


众人莞尔。


陆青云的家乡名叫沐阳,属于华夏东北部H省管辖,在H省是第四大城市,长期以来一直都是农业比较发达的地区,当然,在整个华夏的城市发展水平当中,这座城市应该是属于三线乃至更低的水平。不仅仅是沐阳,整个H省在华夏的发展水平,也仅仅是略高于西部一些老少边穷地区的贫困省份,处于中下游水平。



沿江乡位于沐阳市西部东风区,属于城乡结合部的郊区,而东风区在整个沐阳市的五个区当中,恰恰是属于经济最为落后的。这里大部分的农民耕地较少,主要依靠着做一点小生意或者在市区的商场中打工作为收入的主要来源。


陆青云就是在这里长大的,他的家名字跟沿江乡的名字一样,只不过是叫做沿江村而已,乡政府也在这里,距离他的家倒是不远,出了门,顺着那条全村最宽的大道,一直往北走,大概有一里地的样子,就是乡政府了。


宽阔平整的水泥路边,虽然沿江乡经济收入全东风区倒数第一,但是,乡政府的办公地点却着实不错,据说是当年一个在这里下过乡做过知青的高官来视察的时候市政府拨款建造的,所以这栋大楼看起来虽然有些老旧,但是却是别有一番威严。再加上门口那一排排代表着国家机关权利的牌匾,一股震慑人心的威仪陡然在陆青云心中泛起。


门卫室是一个头发有些微微谢顶的老头儿,年纪有五十多岁,看到陆青云从外面走了进来,眉头一皱,伸手敲了敲窗户,探出头来问道:“哎,你,小伙子,等等!”看着陆青云停下脚步望着自己,他上下打量了一阵,才说道:“你找谁?”


陆青云一笑,伸手从兜里掏出一盒红塔山,也没拆就递给了那个老头儿,和气的回答道:“您好,我是来这里上班的,这烟您收着,权当是给您老的见面礼。”


临来之前,陆青云跟父母做了一次深谈,虽然有些惊讶于儿子回心转意听从自己的安排,可是父亲陆国庆还是把自己打听到的一点消息跟陆青云介绍了一番,说的最多的,就是让他小心说话,不要在乡政府里面得罪人。没准哪个人的背后就站着一位领导,你一个初来乍到的临时工,人家要收拾你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陆青云自然是满口答应,如果在重生之前,他肯定把父亲的嘱咐当做没用的唠叨,但是经过了十几年人事变迁的锻炼,他当然明白父亲所说的话对于年轻的自己来说都是金玉良言。


就比如眼前的这个门卫,虽然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得罪了他也不打紧。可是陆青云却觉得,眼前的这个老人自己绝对不能得罪,为什么呢?要知道这乡政府每天来来去去的许多人,谁都有可能调走,就连党委书记也很有可能一不小心被调整了,但是惟独这个门卫,一般人都是干到自己走不动路为止的。所以说,想要了解一个地方的情况,大可以从门卫开始,当然,谁都不想一进门就看到人家苦大仇深的一张脸不是?


老头儿姓胡,一般都叫他老胡头儿,也有懂礼貌的叫他胡大爷,看到陆青云这个小年轻上来就这么大方的递给了自己一盒好烟,不由得微微一愣,看着陆青云的眼光就变了。他年轻的时候在部队也给领导当过一阵司机,除了在那些读过书进过军校的娃娃身上见过这样的气度,就没在别人身上看到过如此和蔼的笑容。从前就算有人求自己办事或者打听事情,也就算一次递个一根两根烟,而且大多数也都是地产的普通香烟,好一点的是红河之类的,但是像陆青云这样一下子拿出一盒红塔山的,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常年在这里耳濡目染,见惯了人情往来的老胡头一愣,手却没敢接陆青云的烟,而是微微皱着眉头道:“上班?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啊?”看到陆青云长的眉清目秀,又带着一副眼镜,显得很有学问的样子,老胡头心中对他倒是有了几分好印象,“小伙子,你在哪个部门上班啊?”


陆青云呵呵一笑,把手中的那包香烟扔进传达室,“大爷,我是今天到乡政府综合办公室报道的大学生陆青云,想新来的临时工。”


老胡头一听就迷糊了,我的娘哎!我没听错吧,大学生?综合办公室?临时工?谁不知道沿江乡的综合办公室临时工是干嘛的,那根本就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凡是脏活、累活、苦活都是由这些临时工来做,有了功劳就是办公室领导的,哪有大学生愿意到这里来遭罪啊?


叹了一口气,老胡头看了一眼陆青云,低声道:“小伙子,大爷劝你,好好的大学生,干嘛要来当临时工呢?还是早点找个旁的工作吧。”


陆青云一笑,知道是自己那包香烟起作用了,故作无奈的摇摇头,陆青云说道:“没办法,家里没什么门路,这还是我爸托了好大的人情才争取来的呢,先对付干着吧。”


说完,又对老胡头笑道:“有时间我再跟您聊,您看,是不是帮我打个电话?”


两个人正说着话,一个骑着夹着黑色皮包的中年男人走进了大门,笑呵呵的跟老胡头点点头,刚想上楼,却看见了一脸微笑的陆青云,男人眨巴了一下眼睛,微微迟疑道:“你是陆青云?”


陆青云自然认得眼前的这个男人,一个月前,自己从学校毕业之后,父母就带着自己专门去拜访过这位沿江乡的副乡长王祥林。他分管着人口和计划生育、卫生、民政等工作,今年已经是五十四岁了,明年就要退休。因为是本乡本土的人,加上为人脾气不错,在本地的群众当中口碑不错,是个公认的老好人。这一次,就是托了他的关系,陆青云才能进入沿江乡政府综合办公室做临时工的。


老胡头见状一呆,随即微微的咳嗽了一声,不动声色的把那盒红塔山收进自己的兜里,看着王祥林呵呵笑道:“王乡长来了,这是综合办新来的大学生陆青云,怎么,您认识?”


王祥林一笑,他在乡里虽然没什么实权,但是大家看在他快要退休了的份上,都给他几分面子。更何况像他这样快要退休的人,也没啥要求,这一次也是看在乡里乡亲的面子上帮陆青云安排一个综合办公室的职位,根本就没费什么力气。说穿了,一个打杂的临时工而已,加上陆青云又是大学生,主管综合办公室的马副乡长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


看着一脸恭敬的望着自己的陆青云,王祥林呵呵的笑了起来,对老胡头说道:“这小子,是我的一个亲戚,咋了?让你为难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