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南烟记小说

南烟记小说

烟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的爱人忘了我,还要我替他的心上人嫁给别人。我嫁了,他却后悔了,跪下来求我:烟烟,求你看看我。谁是烟烟?我掀唇轻笑,望进他痛楚的深眸,缓缓道,林将军,本宫是皇后。

主角:烟烟林少榆   更新:2022-09-10 11: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烟烟林少榆的其他类型小说《南烟记小说》,由网络作家“烟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的爱人忘了我,还要我替他的心上人嫁给别人。我嫁了,他却后悔了,跪下来求我:烟烟,求你看看我。谁是烟烟?我掀唇轻笑,望进他痛楚的深眸,缓缓道,林将军,本宫是皇后。

《南烟记小说》精彩片段

我的爱人忘了我,还要我替他的心上人嫁给别人。


我嫁了,他却后悔了,跪下来求我:烟烟,求你看看我。


谁是烟烟?我掀唇轻笑,望进他痛楚的深眸,缓缓道,林将军,本宫是皇后。


将军出征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怀孕的女子。


他是抱她下马的,动作小心,如视珍宝。


当初林少榆带我回家时,也是这般小心翼翼。


我守在一旁,伸出手想迎他,林少榆却看也没看我,搂着她,避开了我的手,仿佛我是什么碰不得的脏东西。


桌上摆着我做的糖水,这是他曾经最爱吃的甜食。


出征那天,林少榆如往常一样,喝了一碗我做的糖水,伸出手,把我拽进他的怀里。


他用指腹擦掉我眼角的泪,温声对我说:不哭,待我战胜归来,就立刻向圣上求亲。


烟烟,你可愿意嫁给我?


我当然愿意。


他在街上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是他的人了。


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林少榆吩咐人盛了碗糖水,当着我的面,一勺勺喂给他带回来的那个女人。


喝完之后,他低头去吻她,难舍难分,下人们都低下了头,只有我,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我看到她一寸寸变红的脸颊,看到林少榆戏谑一笑,沉着嗓音逗她:盈盈真甜,比糖水还甜。


过去,他也曾这样对我说过。


我捧在手里的佛珠断了,珠子滚到地上,散了一地。


林少榆望过去,皱了下眉,抬头看向我,目光已无半点柔情,只剩彻骨的冰冷,带着试探和敌意。


你怎么会有这个?


这是林少榆戴了二十年的佛珠,是他母亲留下的遗物,也是他在出征前送给我的守护符。


他曾说,他不在身边,就让这串佛珠替他守护我。


如今,佛珠断了,是不是代表着,我们缘分已尽,连佛祖也无能为力。


我动了动唇,眼角已经滑下泪水,我含着泪,望向他困惑的双眼,说:这是你,送给我的。


林少榆的表情更困惑了,眉头紧皱,抓住我的肩膀,捏疼了我,说:不可能,你到底是谁?


我刚想回答,盈盈突然捂住肚子,差点摔到地上,拉住他的衣袖,说:榆哥哥,我好疼,肚子好疼。


林少榆没再看我,弯腰,把她打横抱起,给跪在一旁的下人说:愣着做什么?快去找大夫!


我俩擦肩而过,风一吹,送来林少榆身上的味道,不是我熟悉的皂角,混杂着我没闻过的胭脂香。


望着他们的背影,我突然明白了——


事到如今,我是谁,还重要吗。



林少榆的副将告诉我,将军从马上跌落,失掉了一部分记忆。


林少榆记得如何打仗,记得过世的母亲,记得林府上下三十口人,却唯独忘了我。


我不信。


我去找他,问他有什么难言之隐,林少榆头也没抬,叫人把我拖了出去,罚三月禁闭,不允许任何人给我送吃的。


这是想活活把我饿死。


但是,没人敢站出来替我说话。


我被关在柴房里,整整三天,没吃没喝,头疼发热,盈盈找上门,给我带来好多吃的。


我没吃,只是看着她的肚子,问:是他的孩子吗?


她摸着肚子,点点头,眉眼带笑,柔情似水,说:我要嫁给榆哥哥了。


你…会祝福我们吗?


哦,忘记说了,盈盈是王将军的女儿,也是林少榆的青梅竹马。


我俩的眉眼有些许相似,一开始,我还以为她是我的替身,林少榆失忆后找不到我,便把她错认成我。


得知她的身份后,我才恍然,原来那个效颦的东施,是我。


林少榆当初救我,定是因为我长得像他的心上人。


如今阴差阳错,他回到了心上人身边,我这个不相干的外人,自然会被他忘记。


夜里,我睡得迷迷糊糊,听到院子外乱作一团,有人踹开柴房的门,把我拽了出去,拖到盈盈的房间。


空气中飘着血的味道,床榻之上,盈盈哭成了泪人,窝在林少榆怀里,他敛起眉,周身的气压很低,无人敢上前一步。


他的脚边跪着盈盈的婢女,看到我,仿佛见到了仇人,指着我,说:是她!就是她!下午小姐去柴房给她送饭,本是好心,她却嫉妒小姐怀了将军的骨肉,口出秽语,还给小姐下毒,要不是她,小姐也不会,也不会……


她越说,哭得越惨,可是她的指控,我一句都听不懂。


什么嫉妒,什么下毒,我连柴房的门都出不去,又怎么能给她的小姐下毒?


这个道理,林少榆不会想不通。


但他还是抬起头,凛冽的目光直视我,阴沉沉的嗓音,如同地狱索魂的恶魔,说:是你下的毒?


我心头一颤,突然想起来,那日我陪他去练兵,碰巧遇到士兵患病,上吐下泻,有人怀疑是我下毒。


千夫所指,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急得哭红了双眼。


林少榆擦干我的眼泪,把我护在身后,目光扫视每一个人,语气不容置疑,缓缓说:不可能是烟烟。


那时他爱我,哪怕我不说,他也相信不是我。


如今他不爱我了,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不会信。


林少榆,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信我吗?


林少榆唇边掀起一抹嘲讽的笑,反问:你说呢?


是不是我,你这么聪明,不可能想不清楚。


我心头苦涩,不想再做无谓的辩驳,说:只是你我缘分已尽,是不是我,都已经没那么重要了,林少榆,今日我任凭你处置,他日你若想起一切,别再来求我。


林少榆眼瞳骤缩,看起来更生气了,一掌,差点拍碎床板,冷冰冰道:拖出去,乱棍打死!


到底还是我自恋了。


原来,他根本就没想让我活过今日。



我做了个梦,梦里,我回到了过去。


林少榆还没出征,也没有忘记我们的过往,我俩每天窝在将军府里,他教我舞剑,我太笨学不会,好几次都差点摔倒。


林少榆每次都会接住我,把我搂进怀里,指尖点点我的鼻梁,笑道:烟烟,想让我抱就直说,不要伤到自己。


我被他羞得脸红,把头埋进他怀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林少榆捧起我的脸颊,眸光渐深,呢喃道:烟烟,我想亲你。


我闭上了眼,预想中温柔的吻没有落下来,取而代之,是一个女人的哭声。


我睁开眼,看到不远处,盈盈捂着肚子,泪眼婆娑地望着他,说:榆哥哥,我疼。


林少榆推开我,方才的疼惜消失一空,只有陌生和防备,死盯着我,问:你是谁?


我吓醒了,额头出满了汗,坐起来,才发现还在将军府。


旁边,传来一声清冷的嘲讽。


别找了,林少榆在陪他的小情人,没空管你死活。


这个声音,化成灰我都认识。


周尚言,林少榆的好友,他之前一直看我不顺眼,总觉得我接近林少榆是有什么阴谋。


现在,林少榆忘记了我,他应该很高兴。


我咳嗽了两声,嗓音嘶哑,带一丝敌意,问:你怎么在这儿?


他转过头,不羁笑了下,说:你就是这么对救命恩人的?


我凝眉,问:是你救的我?


不然呢,你还能指望那个负心汉?


他递给我一碗药,说:喝了。


我没犹豫,接过来就喝了,周尚言挑了下眉,阴阳怪气:你就不怕我下毒?


我把碗递过去,看向他,问: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事值得我挂念吗?


听到我这么说,他好像有点生气,把碗一摔,说:我虽然讨厌你,但也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他的眼神意味深长,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


更何况,你现在就算是想死,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此后七日,每天都有人给我送药,我的气色越来越好,的确如周尚言所说,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第八日,林少榆找上我,身旁坐着他的盈盈,他握住她的手,十指交叉,眉眼之间,都是爱与疼惜。


我别开眼,把双手缩进袖子里。


你这个狠毒的贱婢,杀了本将的骨肉,要不是盈盈替你求情,本将早就把你扔到山下喂狗了。


林少榆从未对我说过这样的重话,我抬起头,看着他,试图从他的表情里,寻找一丝丝爱过我的痕迹。


找不到。


如此说来,我倒该谢谢她了?


我冷笑,心在滴血,说:谢她抢了我的爱人?谢她污蔑我是杀人凶手?林少榆!你不如直接把我杀了。


杀你,脏了本将的手。


林少榆朝下人挥挥手,给我套上一身大红喜服,捆住我,塞进了轿子里。


我反抗,问:林少榆,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蹲下来,捏住我的下巴,一字一句,仿佛锁魂的恶魔,说:我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


从这一刻起,你就是王雄将军的嫡女王盈盈,也是我北朝嫁到南明的和亲公主。


他疯了,他绝对是疯了。


我躲开林少榆的手,看了眼他身后的王盈盈,她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的眼睛。


林少榆,你疯了,你想让我替嫁?这可是欺君之罪……


王小姐真是烧糊涂了,怎么又在说这种胡话。


他在笑,像是啐了毒的蛇,看向一旁的婢女,冷冷道:照顾好你主子,如果出了什么事,本将军唯你是问。


林少榆,你就不怕我嫁过去之后,告诉南明帝,你骗了他,我根本就不是什么王盈盈吗?


我的威胁,在林少榆听来,不过是一句笑话。


他又一次握住王盈盈的手,一副稳操胜券的表情,慢悠悠道:这就要看,你有没有命活到那一天了。


我的心头升起不安,声音在颤抖,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亲了亲王盈盈的手,眉眼很温柔,和面对我时的狠毒全然不同,说:大军马上就要攻到南明了,就是不知道亡国皇后,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林少榆不是要我替嫁,他是要我死。


凭什么!凭什么是我?


是他让我等他回来,许我一生一世一双人,现在一句失忆,就想夺走我的性命?


我撞向林少榆,想和他玉石俱焚,可我的力气,还没碰到他,就被推了出去。


他伸出手,护住我的头,怒吼:你疯了吗?


可能他下意识护住我的动作,让他自己也有些不解,林少榆盯着自己的手,看了许久,我双眼含泪,望着他。


榆哥哥,再拖下去,就误了接亲的时辰了。


王盈盈开口催促,林少榆表情怔忡,很快回过神来,冷冷看向我,说:既然王小姐这么不听话,恕林某得罪了。


后颈一痛。


意识抽离的那一瞬间,我看到林少榆把王盈盈搂进怀里,温柔的嗓音,说着我从未听过的情话。


不怕了,烟烟,乖,我们再也不会分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