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讨厌温开水

讨厌温开水

未天天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在跟男朋友恋爱的第5年,我突然想结婚了。但我知道,他不爱我。如果不是我最初的一腔热血,死缠烂打,自认为感天动地的追求,或许我们都不会在一起。

主角:许然肖筱   更新:2022-09-10 16: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然肖筱的其他类型小说《讨厌温开水》,由网络作家“未天天”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跟男朋友恋爱的第5年,我突然想结婚了。但我知道,他不爱我。如果不是我最初的一腔热血,死缠烂打,自认为感天动地的追求,或许我们都不会在一起。

《讨厌温开水》精彩片段



在跟男朋友恋爱的第 5 年,我突然想结婚了。

但我知道,他不爱我。

如果不是我最初的一腔热血,死缠烂打,自认为感天动地的追求,或许我们都不会在一起。

我叹了一口气,把漱口水吐出来,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摸了摸不知道几时跳出来的不深不浅的一条皱纹,重重地抹了很多眼霜。

再胶原蛋白的脸也抵不住岁月的摧残。

下午许然发来微信:晚上应酬,不用等我了。

我心烦意乱地煮了泡面,喂了猫,躺在床上打游戏。

打得眼睛都花了,看了下时间,10 点了,许然还没回来。

我百无聊赖,翻开了他前女友的微博。

这像是一个习惯,我这 5 年一直在重复,有事没事就去视奸别人的生活。

她前女友叫司念,多文艺的名字啊。

许是太久没看,我发现她好像已经回国了,今天刚更新了动态。

只发了 2 个太阳的表情,一张自拍,笑得很甜,有 2 个好看的梨涡。

还有一张是桌上的菜品。

我点开大图,看到了熟悉的手。

上面戴着我给他买的手表。

那是许然。

(一)

原来今天是背着我跟前女友应酬了。

我再往前翻,发现司念大概在一个月前就回来了。

我心里啪嗒一声。

我仔细回想着这一个月内许然的表现。

他素来有应酬,我也没当回事,现在想想,不知道有多少次是在背着我跟旧人约会呢?

我拨通了他的电话。

「喂」没有响很久,清冷的声音出现在电话那边。

「你在哪儿?」

那边有片刻的停顿,或者是没想到从来不给他打电话的我会这么直白地问这个问题。

「楼下了,马上上来。」

「好,我等你。」

「嗯。」

不冷不热,不温不火,他一向如此。

我一直不喜欢喝温开水,要不就是热水能进口的,要不就是冰冷的,讨厌温温的水,就像讨厌还没看清现实的我自己一样。

我突然就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许然回来了,我什么都没说,他也没解释什么。

就跟以往一样,我从背后抱着他。

「司念回来了是吗?」我很冷静地问。

我感受到他的背部有一瞬的僵硬。

「嗯。」他回复。

「你们见过是吗?」

「嗯。」

「为什么不跟我说?」

良久,许然没有说话,我只听到了叹息声。

我当然懂,这无声的叹息就是对我的回答。

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何必对我解释什么呢。

我转过身来,突然觉得眼睛干涩,控制不住的,眼泪流进了枕头里。

第二天醒来时,许然已经走了。

望着空空的房间,我突然觉得其实这样挺没意思的。

我以为我可以装作没事发生一样地继续生活,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

我之前可以忍受我的男朋友心里有别人,装傻充愣过日子,以为时间肯定会让人遗忘一些事。

但是忍受不了自己的自欺欺人。

他不爱我。

我叫来闺蜜琦琦和他男朋友帮我打包行李。

到处都是我的东西,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能买这么多小玩意,塞满了家里的各个角落,哦,是许然的家。

整整一天,我都没有收到许然的任何消息。

罢了。

临走时,我把钥匙放在了玄关处,再一次地看了看这个家。

猫在我身边转了转。

反正也不是我的猫,我叹了口气。

终于关上门走了。

琦琦说我可算终于想通不在一棵树上吊死了。

我说我这是鸠占鹊巢,现在终于要认清现实,给别人让路了。

琦琦为了庆祝我恢复美好的单身生活,晚上叫了一帮姐妹来帮我庆祝。

可能是太久大家没一起庆祝了,大家划拳喝酒,聚到很晚,一个两个都喝得晕晕乎乎的。

散场后,大家有男友和老公的都被接走了,只剩下我和琦琦。

「还是闺蜜靠谱啊。」

我靠在琦琦的肩膀上,想起了我跟许然的第一次见面。

那是学院聚餐,他是大我们两届的学长,负责我们新生的接待,第一次见他,我就一见钟情了,因为许然确实是长得帅,而且学习成绩又好,我确实是肤浅的颜狗。

新生聚会的饭桌上,我傻乎乎地跑去找他敬酒,在大家的打趣声中,我连喝了三杯,然后红着脸跑走了,然后等到聚会结束,打算去搭讪要微信,却看到了司念,很漂亮很有气质的学姐,他们手挽手地走了,但是我却陷下去了。

思绪中,我的电话响起来了。

是他。

我挂了。

又打来。

我再挂。

随后他发来消息:

「你在哪儿?」

我没回复。

「回答我。」

又打电话来了。

我接起来。

「你在哪儿?」

我的酒瞬间清醒了一半,随即又反应过来。

「许然,我们分手吧。」



他半晌没说话,忽然又开口:

「你在哪儿?」

「我们分手吧,我已经搬走了,累了。」

「告诉我,你在哪里。」他的语气似乎有点生气。

「我在哪里又有什么关系呢。」

「告诉我。」我感觉我在挑战他的极限,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你要来吗?你来了也做不了什么。」我冷笑。

「我不爱你了。」我回答道。

然后我挂了电话。

琦琦的男朋友来接我们。

回到自己的家,酒也醒得差不多了。

我知道他虽然不爱我,但是对于一个在身边待了这么多年的人,哪怕是养只猫也是有感情的。

嗯,就是跟养一只猫的感情一样吧。

可是,我不想再这么下去了,去索取一段看不到结果的感情,去讨好一个不爱我的人,付出的真心还不如去喂狗。

5 年,我要是再浪点,不在他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怕是连孩子都有了。

是啊,为什么要为他而活呢?

我是肖筱,我得为自己而活。

宿醉醒来总是头痛,我打开手机,看到只有 1 个未接来电,以及一条微信:

「别闹了,回来吧。」

这就是许然发来的,一如既往的简短。

我都搬走了,他还觉得是我跟他在闹。

我想起了以往的很多次,每次吵架我离家出走,他都不会来找我。

因为他知道,不出一天,我自己就会回去。

如果超过 3 天,他就会发来消息让我回去,我以为他在服软,然后我就回去了。

可是不一样了,我的耐心被耗完了。

我前几天还想着不如就这么吧,就这么结婚吧,我也很想安定下来,毕竟也 28 了,跟谁结婚不是结呢,至少找了个知根知底的。

可直到司念回来我才猛然觉得,这样不行。

未来几十年,我真的可以无限地去付出,去要一份得不到回应的婚姻吗?

洗漱后,我照常地去上班。

最近开始踏足一个新的领域,我自己加班到很晚,忙到没空看手机。

等准备下班时,已经 9 点了。

很意外,我在公司楼下看到了许然。

我当然知道,他是特意来的,毕竟我公司跟他的不在一个方向。

是有点太阳从西边出来的感觉。

「肖筱,回来吧。」他看着我,说得很认真。

有一瞬间,我感觉我看到了他眼里的不舍。

「司念呢?没跟你一起吗?」我饶有兴致,就像在问候一个普通朋友。

「我跟她没什么。」

「哦。」

我似乎也不是很关心。

「听话,别闹了。」

他到现在也还觉得我在跟他闹。

我突然笑了起来,非常认真地对他说:「许然,我没闹,我这次是认真的,我受不了了,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我想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说得很狗血。

「你还爱我。」许然说得很轻。

「当然,我肯定爱你,毕竟我爱了你 9 年时间,所以我想分得体面一点,如果你方便,可以送我回家,但是,这是最后一次了。」



是的,许然没有纠缠我,送我回家后他就走了。

我知道,他在赌,赌我会回去。

我又重新打开了司念的微博,只有一个心的表情。

她的微博是一串串英文法文符号,如果没有刻意去搜索是不会找到的。

我当然记不住,每次依靠经常访问才能找到她。

就觉得很无趣,我在经常访问里把我的访问记录删了。

以后,再也不想打开了。

我知道我也很奇葩,居然能视奸别人这么久,每次跟许然吵架了,矛盾了,我就会去看看她的动态,看看他们有没有复合的可能。

琦琦说我是因为没有安全感。

大学毕业后,司念出国留学,把许然甩了,那个时候我大二,青春年少,凭着不怕死不怕输的勇气,围在许然身边 2 年,嘘寒问暖,在他租的房间里做饭洗衣,像极了田螺姑娘,终于在我大学毕业后,成功追到他,并搬过去和他一起住了。

刚在一起时,许然就跟我说过,他说他天性比较冷漠,不会给我太多。

望着那个帅脸,我拍拍胸脯向他保证,我要的一点都不多。

我记得我们第一次的时候,他问我怕不怕。

我跟个英勇就义的战士一样挺直了胸脯。

我们一起在那个出租屋里度过了毕业后最艰难的日子,我毕业第 3 年,许然毕业第 5 年,我们买了他现在住的那个房子。

里面的每一块地板砖,每一个碗,都是我选的。

从出租屋搬进新房时,我激动得抱着他一宿没睡。

我以为我会是这个房子的女主人。

重要的是,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么下去。

从哪里开始不对了呢?

是从我生病后他一句「开会在忙」,

还是在我差点不小心把猫弄丢后他对我生气大吼?

是从每次我要他陪我看电影的不想去,

还是每次出去吃饭的随便?

还是明明去跟司念见面了也懒得跟我解释的冷漠?

我记不清了。这些不都是常态吗?

好奇怪哦,眼泪不自觉地就流了下来,但我明明一点都不想哭。

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没有理由去后悔。

就当是青春喂了狗吧。

第二天上班时,我又看到了许然。

真是好笑,我们在一起 5 年他都没送我上过一次班。

我没什么话想对他说。

「肖筱。」他喊我,就几天不见,我觉得他好像变得憔悴了。

我停在他面前。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我以为我说得已经够清楚了。」我抬头看他,那是我爱了 9 年的眉眼。

「什么时候回来?」

我呵呵笑了。

「以前我走的时候,你也从来没这样过啊,这次怎么了?」

「肖筱,我错了。你回来吧。」

我相信,说出这句话,他肯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一贯骄傲,从不在我面前认输。

我没回复,径直从他面前走过。

手被一下子拉住,下一秒就撞到了他怀里。

抱得很紧。

「许然,你放开我,我还要上班,你要发疯找别人去。」我低吼。

「没有别人。」他的声音在我头上,说得很轻。

「有没有都跟我没关系,我已经跟你分手了。」我被他抱得不能动弹。

「没有司念,我只跟她见了一面。我错了。」

我有时候觉得男人真的挺贱的,你对他热情似火的时候,他对你好像不上心,你对他不上心了,他又上赶着来找你。

「你送我去公司吧。」

老实说,我并没有因为他的表态心里有任何的波动。

我纯粹是因为不想在这个时间点耽误上班时间。

一路无言。

以前我会主动跟他说各种鸡毛蒜皮的事,可是现在,没有心情。

我把这件事跟琦琦说了。

他说男人就是不懂得珍惜,如果我现在原谅了他,没过多久他就会变回原样,已经下了这么大的决心要离开,没必要再去吃回头草。

然后她偷偷地跟我说,她表姨的二姑妈的女儿的儿子最近刚回我们城市定居,正好单身优质,可以带我见一面。

「你知道的,不优质的对象我肯定不会给你介绍。」

我信了她的话,下班后坐同事的车走了。

避免再遇到许然。

我很好奇,这个八百辈子没听琦琦提过的亲戚哥哥是个什么角色。

他穿着简单的 T 恤,梳着干净的头发,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像是个阳光少年,很明朗。

我刚坐下来,他就开始自我介绍起来:

「肖筱你好,我是沈易。」

毕竟是第一次这么正式地相亲,我还是有点略略的尴尬,赶紧跟着自我介绍起来。

听沈易说,他其实刚回到省城,最近才落实好了工作。

「还是觉得故乡的月亮圆吧。」我打趣。

「确实是。」

跟他聊得很开心,我以为相亲会是非常狗血的剧情,见到的都是奇葩,没想到还不赖。

吃完饭,沈易提出一起去看电影。

我有些恍惚,我都记不得上次去电影院是什么时候了。

看的是最近新上映的喜剧片,我在电影院里笑得像个傻子。

这是这么几天来,我最高兴的一天。

所以在他提出要送我回家的时候,我没有拒绝。

当然,我没想到的是,许然又出现在了我家楼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