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武道兽皇

武道兽皇

九尾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这个全民修习武术,术士已经没落的大陆上,强弱者只用武道修为来划分。作为第一武道强者,苏羽本是天之骄子一样的存在,却因为识人不清,遭好兄弟背叛设计,成了修为尽失的废物。一朝跌落神坛,多少人等着踩他一脚,备受折磨的苏羽,竟在生死关头获得了兽皇的传承。

主角:苏羽   更新:2022-07-15 21: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羽 的女频言情小说《武道兽皇》,由网络作家“九尾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这个全民修习武术,术士已经没落的大陆上,强弱者只用武道修为来划分。作为第一武道强者,苏羽本是天之骄子一样的存在,却因为识人不清,遭好兄弟背叛设计,成了修为尽失的废物。一朝跌落神坛,多少人等着踩他一脚,备受折磨的苏羽,竟在生死关头获得了兽皇的传承。

《武道兽皇》精彩片段

天武大陆,东龙国,最东边的东孤城。

护城名将苏羽,此刻却遭遇千军万马的追击,这些人,赫然都是城主府的人。

一夕之间,他成了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

“叶孤恒,当真如此?”苏羽不甘的质问起来。

叶孤恒便是这东孤城城主,也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

“苏府密谋造反,如此狼子野心,我怎能放任不管?”叶孤恒冷漠的喝道,全然没了往日温和。

“我苏羽是什么人,难道你不清楚?我苏府会不会反,难道你城主府会不清楚?”

“…”面对这样的质问,叶孤恒并没有正面回应,而是压低了声音,“今日局面已定,若你交出苏星然,我可保你苏府逃过一劫!”

听到这个名字,苏羽瞬间明白过来。

苏星然便是他的亲生妹妹,虽然年方十六,却已然是这东孤城第一美人。

最关键的是,就在几天之前的天资测试中,苏星然被测出了仙级修炼天赋,霎时晋升为东孤城颜值和修炼天赋第一人。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会对苏府刀剑相向,原来是因为我拒绝了你纳后之事!”苏羽的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和绝望,“我苏羽的为人你知道,此事绝无商量的可能!”

“既然如此,就待我将你斩杀之后,再去将苏星然炼成鼎炉吧!”叶孤恒手掌一挥,身后的兵将顺势冲杀起来。

苏羽一跃而起,剑锋一荡,以一剑之威,震退千军万马。

修炼共分十个阶段,从弱到强依次是,隐元境、洞明境、瑶光境、开阳境、玉衡境、天权境、天玑境、天璇境、天枢境、渡劫境。

他身负开阳期的修为,除去那些隐世不出的老怪物,这东孤城里自是无人能出其右。

一剑过,百人躺,鲜血浸染着脚下大地。

“都说你是东孤之巅,我倒想知道,若我将你斩杀,这名号是不是会落到我的身上!”叶孤恒的眼底闪过一丝寒芒,“敕封令!”

一枚玉印从天而降,向着苏羽身上压去,无法跨越的威压逼得他喘不过气来。

“该死!”苏羽怒骂一声。

这敕封令倾注着东孤城的一城气运,岂是凡人之力可以抵挡的?只是苏羽怎么也没料到,叶孤恒竟会如此疯狂,拿东孤城的命运来赌。

却也没时间多想,敕封令落下,化作一道锐利的光束,直直的洞穿了苏羽的身躯。

丹田破碎,一身修为和生命力迅速消散,带着对苏星然的眷念,他吼出了生命的最后一句话,“若我不死,我要你叶孤恒万劫不复!”

话毕,他的身躯,直挺挺的向着悬崖之下倒去。

……

“额…好痛…”

从黑暗中惊醒,剧烈的疼痛让苏羽轻吟一声。

没死?当他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心头很是惊讶。

丹田破碎,修为荡然无存,身躯被力量贯穿,加之从悬崖坠下,是绝不可能存活下来的,但这又是为什么?

“呵呵,你确实没死…本皇既然将你救下,自然会保你一命…只是你这身修为…”

缥缈的声音传来,苏羽这才注意到,在他身侧站着一位黑袍人影。

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那是一缕由残存气息和修为化成的虚幻人影。

心头暗自吃惊,如此神通,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苏羽连连抱拳,“修为得失皆是天命,能保住这条命,晚辈便心满意足了!”

“天命吗?呵呵,本皇可从不信命!”那黑衣人影摇了摇脑袋,“不过你会遇见我,确实是天命…不只救你,我还会将毕生所学传承给你,这是属于你的天命,未来你自会明白!”

“前辈说笑了,我丹田已碎,武修无望…前辈于我有救命之恩,若想要找人继承绝学,晚辈必会带一位更合适的人前来!”

苏羽所指的,自然是苏星然,仙级修炼天赋,的确比丹田破碎的他合适。

“呵…武修?小小武修,不值一提!”黑衣人一掌拍向苏羽,“你得我传承,这是天命…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根本容不得苏羽拒绝,传承就此开始,那一掌中包含的并非修为,而是十分庞大的知识体系。

伴随着传承的继续,黑衣人的身躯若隐若现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消失不见。

“刚才传承的是御兽之法《万兽纪》,此乃狨骨杖,也是本皇的根基…咳咳…”

“咳…咳…召唤之术,无需多言,如果是你,大概能做的更好!”黑衣人影越发虚弱,“我乃最强召唤师兽皇,去追寻琴帝、画郎和爻师的踪迹吧,那里皆是你的天命!”

说完,一团白光闪过,这道人影彻底消失不见。

苏羽整个人都呆在原地,若非手里多了一根骨杖,他大概都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幕是真实发生过的。

兽皇这个名字他自然知道,那可是四位术士巅峰之一。

在灵气日益稀薄的天武大陆,几乎都是以修武为尊,而需要更多灵气支撑的术士群体,却早已没落。

兽皇、琴帝、画郎、爻师,这四位作为术士巅峰,哪怕消亡多年,依旧是如今修行界的传奇。

苏羽怎么也没料到,无数人都在探寻他们的踪迹,最后四人之一的兽皇却传承给自己。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不等苏羽细想,一道身影闯入他的视线,定睛看去,赫然是苏家旁系的苏子斋。

苏子斋也看到了苏羽,眼底闪过一丝震惊。

“苏羽?你…你果然还活着?”

苏羽并未回应,而是反问一句,“这万丈悬崖之下,你来做什么?”

“我自然是抓你的,苏家被安上叛党的罪名,只有将你的尸身带回去,才能躲过牵连!”苏子斋支支吾吾的说道。

苏羽倒也不恼,追问一句,“星然怎么啦?”

“音讯全无,客死异乡也说不一定!”苏子斋的眼里闪过一丝冷厉,“既然你没死,将你押回去,城主必然也有重赏!”

“你觉得能抓住我?”

“呵呵,我都感知到了,你的身上并无半分修为。想要抓你,难道不是有手就行吗?”

话音落下,苏子斋对着苏羽出手,掌风化刃,直接辟出。他不过洞明境巅峰修为,原本根本就不放在苏羽眼里,但此时却仿若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

 


苏子斋的每一次出剑,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已不是当前苏羽可以应付的。

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鲜血浸湿了那残破的衣裳,边战边退,越战越狼狈。

“冥顽不灵!原本只是想让你吃点苦头,却没想到如此不识抬举!”苏子斋冷喝一声,“反正你的死活没人在乎,将你尸身抬回去,城主一样会重赏!”

说着,苏子斋直接出剑,锋利的剑刃,直接向着苏羽的胸口刺去。

这一剑直取要害,若是刺上,就算不死,只怕也得落得个重伤的下场。

苏羽的心头明白这个道理,拼命的想要闪躲,奈何人家全力出剑,威势太猛,自己又修为被废,根本敌不过苏子斋。

眼见剑刃越来越近,苏羽一咬牙,抄起手边的狨骨杖,意念合一,嘴里低吟起唤兽之法。

说时迟那时快,仅仅是一秒的功夫,一股股灵气波动迅速凝结,在他的脚下汇聚成一幅诡异的图案,紧跟着,一道红色的身影从中跃了出来。

那是一只全身缠绕着火焰的狐狸,眼神当中充斥着杀意。

“妖兽?”

苏子斋惊呼起来,原本的攻势也被打断,只得连连后退数步。

眼前这玩意,他虽然没见过,但根据气息不难判断,这绝对是一只妖兽。

反倒是苏羽,心底却很明了,眼前这只三阶妖兽,便是《万兽纪》中记载的火猎狐,相当于瑶光境修炼者的实力。

事实上,这妖兽所表现出来的战力,比记载中还要强上一分。只见它长啸一声,利爪化作刀刃,包裹着赤红的火焰,直直的向着苏子斋的剑锋上撞去。

火猎狐的身躯并不大,但无论是力道还是速度,都远远的超过了苏子斋,再加上火焰的灼烧,仅仅一击便给苏子斋带来了极强的压迫感。

噗!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苏子斋的剑锋被甩飞出去。

火猎狐的眼底闪过一缕更为猩红的光华,身躯一晃,残影留在原地。下一秒,它俨然到了苏子斋的面前,赤红的利爪,狠狠的落到其丹田位置。

仅仅是一个呼吸,苏家旁系苏子斋丹田破碎,修为尽废。

“啊……”撕心裂肺的嘶吼传来,苏子斋的脑袋之上疼出豆大的汗滴。十几年凝聚而起的修为,一朝散尽,就宛若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鬼叫什么?你想害我,我废你修为,也算天经地义!”苏羽冷冷的说道,“回去之后替我转告叶孤恒,别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

说着苏羽脚步一踏,踩上火猎狐的身躯,疾驰而去……

同一时刻,苏家所驻扎的天武山,此时早已一片狼藉。

满地的血水顺着山涧流淌而下,无数的躯体躺在山路之上,早已没了呼吸和生机。

“如今苏府已败,少家主苏羽已经伏诛,若诸位缴械投降,城主府自会网开一面!”城主府第一统领江澈冷厉的质问起来。

他奉城主之命领兵万人,前来围剿第一帅府苏家,由于兵力悬殊,早已形成势如破竹的劲头。

眼看着苏家越战越退,但到了这天武山的穷途末路处,却莫名的爆发出恐怖战力,硬生生的拦住了他带的兵将。

面对质问,苏家仅存的兵将未有回应,也没有一人放下兵刃。

片刻之后,从人群中钻出一人,身披重铠,早已被鲜血浸染,“苏家军,向来只有战死,何来投诚?”

这人江澈认识,正是苏羽之右卫苏晋阳,刚才的激战当中,就数他冲杀的最欢。

“今日,剿灭苏家已是板上钉钉之事,我念你修武不易,又何必自毁前程!”

“哦……废话那么多,是不是自毁前程,战过之后才知道!”苏晋阳虽忧,却也不惧。

话语落下,两人几乎是同一时刻发起攻击……

苏羽隐蔽气息躲在暗处,内心那叫一个焦灼,他很清楚,无论是修为境界还是对敌经验,苏晋阳都不是江澈的对手。

修为尽丧的他,又能帮得上什么忙呢?还真帮得上!

眼看苏晋阳就要被江澈斩于马下之时,苏羽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将火猎狐派了出去。

那娇小的红色身影咻的冲出,直接将江澈震退几步。当然,这一记碰撞之后,火猎狐身上也平添了数道伤口。

“都给我住手!”

苏羽厉喝一声,飘然而至,此时的他虽无强者威压,但那种云淡风轻的感觉却也压力十足。

……

“少家主!是少家主!”

这一刻,苏家军沸腾了,苏羽的出现,大概是这段时间仅有的好消息。

尤其是苏晋阳,这位三尺男儿,眼里竟然多了几滴水花。

他虽然不相信,苏羽这位苏家战神会倒下,但接踵而来关于其被杀的消息,还是令他感到心慌。

倒是此刻,苏羽的现身,让所有谣言不攻自破,他怎能不激动呢?

“苏羽…你…你怎么可能还活着!”江澈颤声问道。

苏羽之死,虽不是秘密,但知晓细节的人也并不算多,他就是其中之一。当日亲眼看他丹田尽碎,又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此刻苏羽身上并无半分修为的波动,看起来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丹田破碎也让他那开阳境修为荡然无存。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不过也好!”

话音刚刚落下,江澈便突然出手,剑锋带着极致的寒意冲向苏羽。

他的心头早已盘算过,眼前的苏羽修为尽废,那火系妖兽也不过三阶,以他瑶光境修为碰上,未必会输,这却是剿灭叛党的最好机会。

江澈的这一击特别快,饶是苏羽也没有反应过来。

至于说火猎狐,虽然感受到一股杀意,但也根本抵挡不及。加之先前那记碰撞的消耗,此刻再也运不起多余的力量,只能愤怒的看着剑刃越来越近。

仅仅是一剑之后,火猎狐嘴里愤怒的嘶吼,就已然变成痛苦的嘶鸣,而它的身躯更是被重创得动弹不得。

不愧为城主府第一统领,这实力并非盖得。

“找死!”

当然,苏羽也没有感到慌乱,反倒是一股愤怒涌上心头。

感受着体内积攒不多的灵气,直接孤注一掷的导入到狨骨杖中。嘴里还低声念叨着,“四阶召唤术!出来吧,水玄鱼!”

 


水玄鱼,据《万兽纪》载录,乃是神兽鲧死后所化之鱼。

四阶妖兽,堪比开阳境的武道修为,这绝对是此时苏羽能够召唤出的天花板。甚至毫不夸张的讲,经过刚才一波消耗,此刻他早已透支到了极点。

但为了守住苏家,守住天武山,他必须这么做。

蓝色的大鱼从法阵当中一跃而出,虚浮在半空之中,嘴里吞吐着巨大的能量向着江澈涌去。

这一刻,江澈慌了。

他不过是瑶光境修为,对付火猎狐已然不易,如今换成水玄鱼,境界的差距让他喘不过气来。

手里的剑刃连连劈出,但触碰到水玄鱼吞吐的能量,便被迅速冰冻住,威力骤减。此消彼长之下,仅仅几个回合,他的身上已然多了数道伤口。

冰冷的寒气顺着血管涌入,体内的气血不安的翻涌起来,不适感让他一度想要退却。

“咳咳…果然是东孤城第一强者,哪怕丹田破碎、修为尽废,竟还能使出此般手段!”鲜血顺着江澈的嘴角流淌而出。

“所以苏将军又何必如此执着,退兵吧!”苏羽的声音依旧冷厉,“今天死的人,已经够多了!”

不是他不想斩尽杀绝,而是现在还不到鱼死网破的时候。别看水玄鱼占了些优势,但若两方人马硬拼起来,悬殊的人数下,苏家军未必能赢。

“以瑶光境修为对付四阶妖兽,确实是蚍蜉撼树,但我依旧想试试…只此一招,若这妖鱼能挡住,我便退去!”说着,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执着,“河神赋!”

剑意辟出,紧跟着,只见高耸的天际被劈开一道口子,无数的河水倒灌而下,不断的缩小,纷纷涌向江澈周身。

河神赋,这是江家最为厉害的禁咒,只有家主才能学习。

以性命为引,勾动天地气运,借河神之力发动强力一击。这禁咒代价极大,他也是第一次使用,甚至可以说,整个江家历史中,也就使用过那么几次。

怯敌退缩是重罪,身为城主府的第一统领,他不愿这么做,否则的话,又何至于用上这一招呢?

围绕在周身的水元素,迅速凝结,在最鼎盛时刻,尽数向着水玄鱼冲去。

这一击,比起先前的攻击都要强,强到让苏羽也感觉到一瞬间的惊惧。

不愧是江家家主,竟然还藏着这样的底牌,这一招的威势只怕早已超脱了瑶光境的范畴。

苏羽自问,哪怕是先前开阳境的自己,面对这招也未必抵挡得住。

此刻的心头,终于有了一丝担忧,也不知水玄鱼是否抵御的住?使出四阶召唤术已是透支的厉害,也没有余力再去帮忙。

很快,结果便出来了。

事实证明,苏羽想的没错,这一击的威力确实超过了瑶光境。

在施展的那一刻,天地变色,周围将士皆是感到一阵恐惧,直面压力的水玄鱼更是躁动起来。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爆裂的水流侵蚀着整个空间,水玄鱼早已被水流完完全全吞噬。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这只妖兽败局已定的时候,异变突起。

漫天的水流中,一道巨大的黑影突然冲出,赫然便是水玄鱼。此刻的它,脸上早已没了先前的惊慌,反而是被一缕窃喜所取代。

在水流当中来回翻滚,一道道蓝色光华,向着体内涌去。

“他…他在吸收河神赋的力量?”江澈震惊的问道,脸色变得愈发的怪异。

以剑意沟通天地之威势,这可是东孤城数一数二的剑术,江家就是靠这一招立足。

“无论如何,大局已定!江将军可还要拼死背水一战?”苏羽同样感到讶异,他也没想到水系神兽鲧所化的水玄鱼,对水元素有着天然的亲和力。

“……”

江澈沉默起来,他不害怕失败,但也明白愿赌服输的道理。

看着水玄鱼愈发得势,他知道自己胜算渺渺,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你赢了…收了神通吧,愿赌服输,我这就撤军!不过今日这笔账,我记下了!”

说完,一挥手,城主府的一众将士灰溜溜的选择离开。

这一战,他们实在是输得太惨……

看着离去的身影,苏羽松了口气,总算没有硬拼起来。

“少家主…你…你没事吧…外界都在传你被杀了…”苏晋阳关切的问道。

“修为被废,不过学会了一点召唤术!”苏羽摊了摊手,一粒丹药扔向苏晋阳,“晋阳叔,如今局势如何?”

虽是右卫,但在苏羽心底,苏晋阳就是令人尊敬的长辈。自他父亲失踪以后,苏晋阳力排众议,始终拥护他这位少家主。

“少家主…我…我愧对苏家啊!”苏晋阳声音颤抖,“人力折损近三成,另外近两成叛逃城主府,几乎都是苏鳞一脉…如今留存下来的,只有这天武山上的五成人力!”

听到这个数字,苏羽的心头一疼,苏家军里的每一位都是他的心头肉,如今竟然损失了近五成。

“晋阳叔,这事…也怪不得你…是我轻信他人,中了叶孤恒的手段!”苏羽搀扶住苏晋阳,眼底闪过一丝恨意,“这笔账,我一定会讨回来的!”

若非是偶然获得兽皇传承,只怕苏家,此番已是在劫难逃。

“对啦,有星然的消息吗?”话锋一转,苏羽突然问道。

“有,据潜伏在城主府的密探来报,小姐被东龙国青云宗带走了!”说着,苏晋阳又补充起来,“另外,青云宗的纳新大典即将举行,叶孤恒想趁这机会抓回苏星然!”

青云宗,东龙国境内的隐世宗门,势力未必比得上东孤城,但所处位置隐秘,饶是叶孤恒也只能借机进入。

“很好!晋阳叔,传我口谕,启用天武大阵,苏家军残存势力就此进入蛰伏!”苏羽沉声说道,“我得去趟青云宗,将星然带回来!”

“少家主,你…你要只身一人前往?万万不可!且不说青云宗愿不愿意放人,就是那叶孤恒,怕是都不会善罢甘休!”

“我意已决,龙潭虎穴又能如何?”一缕寒芒闪过,明明修为尽丧的苏羽,竟然周围人心底涌起阵阵寒意,“至于叶孤恒,我本身也没打算放过他,这笔血债,就得血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