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玄学大佬带着系统来续命

玄学大佬带着系统来续命

咖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凤青青是现代玄学大师,年纪轻轻却大有可为,没想到算天算地却没有算到自己有次一劫。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穿越了,还被绑定了二百五系统,命悬一线的系统告诉她只有几分钟可活,唯有做好事才能续命。凤青青笑了,这不是自己的老本行吗,替人们排除灾祸解除厄运,她手到擒来。

主角:凤青青,扶盏   更新:2022-07-15 21: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青青,扶盏 的女频言情小说《玄学大佬带着系统来续命》,由网络作家“咖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凤青青是现代玄学大师,年纪轻轻却大有可为,没想到算天算地却没有算到自己有次一劫。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穿越了,还被绑定了二百五系统,命悬一线的系统告诉她只有几分钟可活,唯有做好事才能续命。凤青青笑了,这不是自己的老本行吗,替人们排除灾祸解除厄运,她手到擒来。

《玄学大佬带着系统来续命》精彩片段

“嘟嘟!宿主,您的灵魂附身已到位,时间紧迫,请尽快起床。”

“太阳晒屁股了,您时间紧迫,重生机会只有一次,别浪费时间,快点起来!”

凤青青在续命系统250的狂轰滥炸下,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拍了拍昏沉的脑袋,抬眼一瞧,神特么起床,她这就是躺在大街上好嘛?

入眼的是紧闭的雕花朱红大门和门口两只大石狮子,再往后看去,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不少人正对着她指点议论。

“可怜哟,拜堂当日被婆家闭门拒接,新郎连面都不露一下,这以后在京城还怎么见人?”

“听说信远侯世子另有心上人了,根本就瞧不上这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之前去退过亲的,但她不肯,非嫁过来,这也是她自找的。”

凤青青抹了把额上的血,疼得倒吸一口凉气,随即站起身来,撕下一块布,给自己额头包上。

她捋着原身的记忆,暗叹一口气,这姑娘也是傻,人家不要她进门,她就一头撞死在门口。

生命诚可贵,何必呢?

她倒想活到七老八十,奈何命格既定,年仅十八就得了绝症病死。

“滴滴滴,快做任务续命啊喂!”脑海中响起250急切的声音。

“不急。”

凤青青四下把这条古代街道景象全部扫入眼中,指尖捏动一瞬后神态冷静。

250,采用最新科技研发出来的人工智能,在她弥留之际,医院给她植入脑中的,说是能给人续命,她本来也没抱希望,谁料还真就活过来了。

这二百五倒是神奇,竟然能续命,所能之事堪称逆天而行。

“快动起来啊,要是我第一次任务就失败了,今后还怎么面对我那些同行?生命倒计时五分钟!”250对她的不作为表示强烈不赞同!

跟随原身来的丫鬟仆妇们早就跑了,凤青青此时悠悠然的在街边买了个饼,边啃边走。

250谴责道:“三分钟啦!办正事啊,别光顾着吃!”

凤青青咀嚼着说:“不吃饱怎么办正事?你个二百五不懂。”

“我是二五零,不是二百五。”

“差不多啦,放心,我比你更惜命。”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喧闹声响,凤青青嘴边凝出一丝笑意,来了。

随即伸长脖子望去,见前方行人乱窜,一匹疯马狂奔而来。

眼见一名孕妇被惊吓摔倒,身下淌出点点水痕。

250兴奋道:“生意来啦,快去救人!还有两分钟!”

凤青青快步上前,却在即将抵达孕妇身边时突然拐了个弯,朝人群前方跑去。

“喂,你干什么,方向错了,生意在那边,那边哇!虽然顶多只能给你续命六个时辰,但肉再少也是肉呀,咱们不能嫌弃!就剩最后五十秒啦!”

250疯狂呐喊,凤青青根本不鸟。

“十秒啦!摊上你这么个宿主真是天要亡我250啊!六!五!四!”

凤青青对250的疯叫置若罔闻,眼神一利再次加快步伐,穿过混乱的人群!

几乎是在马蹄踏下的瞬间,一把抱住地上哭得发懵的小男孩,径直往街边滚去。

下一瞬失控的马儿疾奔而过,擦着两人的后背堪堪避过一劫。

忽然,凤青青眼前出现一道红色字符——“+12”。

“叮,恭喜宿主!你成功续命十二个时辰!”250在她脑海中恭贺道。

“甚么?”凤青青立时不淡定了,“我拼死拼活救下一个人,才多活一天?你也太不中用了吧?”

250:“你以为想活下去那么容易呢?”

凤青青嘴唇紧抿片刻,哼了哼,只得认了。

“小朋友,你没事吧?”

男孩面色惨白,吓得不轻,但并没有受伤。

这时一个妇人匆忙跑来,将孩子紧紧抱住,“儿啊!娘的心肝宝贝!呜呜呜,吓死娘了!你要出事娘也不活了!”

妇人后怕的大哭,好容易缓过劲儿,才反应过来要给凤青青道谢。

“方,方才我在店铺买东西,一转眼这孩子就自己跑出来了,可吓死我了,多谢姑娘相救!您需要什么报答只要我能办到!”

凤青青摆摆手,轻描淡写的笑道:“小朋友受了惊吓,赶紧带他回去休息吧。”

那母亲双眉微蹙,显然还想说什么。

但被凤青青态度坚决的推走。

而等凤青青再回头去看那个孕妇时,果然瞧见几个老婆子遮着布把她扶往医馆去了。

原来那孕妇肚中的婴孩早已足月,惊吓一番孩子竟然‘呱唧’一声直接生了出来,没有痛苦的生产过程不说还母子平安。

后续医馆大夫也惊叹孕妇和孩子的健康,几番检查确定无大碍才让他们家人接回家中坐月子。

瞧着凤青青微勾的唇角,好似对这一切早有预料。

“好!”

就在孕妇一行人的身影渐渐远去时,一阵欢呼声自人群另一端传来,凤青青循声望去,就见一紫袍美男骑在马背上,将那发狂的马儿驯服。

厉害!

“这有什么好看的,”250很纳闷,“刚续了一天命,再接再厉啊!”

“不用你提醒。”

凤青青见美男下马眼底精光一闪,即刻拦上前,十分严肃道:

“这位公子,我瞧你印堂发黑,头顶阴云,今日必有血光之灾,照我的意思,还是立马回头打道回府为强,不然小命不保哦。”

这位乃是当今皇上的七皇叔,权倾朝野的重臣扶盏。

他背着双手,微眯着桃花眼打量面前的人。

但见此女身穿大红喜服,头上裹着块布,脸庞被血污染红,乱糟糟的头发还有几绺黏在鬓边,十分狼狈。

只有一双杏眼黑白分明,还算有些灵气。

“哪里来的疯子?”

虽然方才她出手救人,很是英勇,但也不影响他对这副尊容的第一印象。

“我说的是真话,你今天不宜出门,速速回家去吧。”凤青青眼眸极其真诚。

瞧这人五官精致,气度超然,一身服饰富贵至极,乃标准的高富帅,就这么死了未免有些可惜。

她本着怜惜他英年早逝,顺便又可以赚上一笔才好言相劝的。

谁道扶盏皱了皱眉,径直绕过她去,拐进街边的酒楼,临走还丢下一句:“脑子有病就少出来晃悠,疯言疯语的,容易吓到人。”。

“好心当成驴肝肺!”

凤青青死亡时本身年纪就不大,脾气中还带着一丝稚气,这会儿办好事却被人讽刺,立即气愤得嘟起嘴,半天落不下来!

整个人气鼓鼓的时候听见250疑惑道:“你为什么说他有血光之灾?”

“因为他就是有啊。”

“你怎么知道的?”

凤青青一个挑眉,傲然道:“我刚给他算了一卦。”

250震惊:“你你你,原来你是算命的!?”

“嗯......差不多。”

回答着凤青青缩起身子跟上扶盏,进酒楼后趁人不注意闪身进了后堂。

“喂,你算得准不准啊,可别浪费时间。”250提醒道,可谓是尽职尽责。

凤青青溜到二楼走廊上,低声问:“要是我把他救了,我能赚多少个时辰?”

可还没等到250回答,身后先传来一道冰冷的话声:“你在跟踪我?”

身子僵硬了一瞬,凤青青缓慢回头,摆出一个僵硬讨好的笑,“没有没有,我就是还有话要跟你说,特地找过来的。”

“又是印堂发黑血光之灾?”扶盏不耐烦。

“公子不信也可以理解,”凤青青从现代到古代早不是头一次遭到质疑,刚刚生过气就算了,这会儿一点也不恼,“一会儿出了事你就信了。”

扶盏面色阴沉道:“你在咒我吗?”

凤青青淡然一笑:“我是在说事实。”

“本人生平最讨厌江湖骗子,游街神棍,赶紧走,不然......”

说话之时,对面客房窗口内,一支见血封喉的箭羽刹那脱离铁弩,对准扶盏的脑袋就疾飞而来!


扶盏一语未完,眼角余光瞥见有寒光逼近,立刻斜身躲开。

“叮!”一声响,利箭紧擦他的脸颊过去,没入了门板,好险没伤着。

但紧接着又有几支箭接连射来,他又闪身一一躲开。

凤青青及时打了两个滚,踹开房门躲入屋内,扶盏也跟着进去,将门关上。

几声箭矢射击的响动后,外面彻底没了动静,两人这才松一口气,从客房跳窗离开。

后面是一条小巷,没什么人,很安静。

凤青青喘了两下,得意的说:“我就说你有血光之灾吧,现在可是信了?”

“不过是让你信口猜中了而已。”扶盏眼帘垂下,嘴硬的很。

不过他的话也不无道理。

他身居高位,朝堂上诸多政敌,想他死的人不在少数,像这样的刺杀,更非头一回经历了,恍若家常便饭,只觉再正常不过。

“你怎么还......”

凤青青还欲争辩,却发现扶盏头上的那股黑气并没有散去,不由纳闷起来。

原来这劫还没有过呢!

“王爷!”

就在这时,扶盏的一个随从急匆匆赶了过来,“北方来了急报,战事巨变,你赶紧回去看看吧!”

扶盏神色一紧,惊诧道:“什么?”

说着他都来不及掸去半身灰尘,疾步便朝巷子外跑去。

凤青青与他同行往巷子外面跑,但没跑两步顿觉脊背发凉,下意识觉得哪里不对,连忙一把推开扶盏。

“躲开!”

后面那通报消息的随从挥刀砍空,当下怒极,旋身再次出击。

扶盏震惊一刹后已有防备,利落地扣住其手腕,夺下长刀,接着脚下一记猛踹,将人撂倒在地。

“本王一向待你不薄,为何下此黑手?”

“小人也是身不由己,王爷恕罪。”随从说着,泛红的双眼闪过狠厉就咬破了嘴里的毒囊,口吐黑血,当场毙命。

“宿主多得一天续命,恭喜!”凤青青听见脑中250说话,气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瞬间暴躁,“去汝妹的,太小气了吧!”

回过头来,正对上扶盏古怪的目光,心里不由咯噔一下,立刻川剧变脸,咧嘴笑道:“王爷的血光之灾破啦,恭喜恭喜。”

“今天的事不准说出去,不然,你就得给自己看看有无血光之灾了。”扶盏威吓道。

凤青青有点怵,点头不迭。

“晓得晓得。”她都还不清楚他的底细好吗,怎么说出去?

扶盏扭头离去,凤青青喊道:“我这里有消灾驱邪解难避凶的符咒,很管用的,有需要的话派人来丞相府找我,我给你送去,包邮哦,亲!”

这人命格看着就复杂,多灾多难,弄几张符给他说不定天天都有续命时间进账~

但扶盏头也没回的就出了巷子,很快不见身影。

生意没拉成,凤青青略沮丧地叹了口气。

脑中250又出声了:“别磨蹭,快去找下一单任务,你目前只有两天可活。”

皇帝不急太监急,可愁死它了。

凤青青重新振作,按照原身的记忆,找回丞相府。

刚至门口,就撞上匆忙出来的几个婆子带和小厮,笑着打招呼:“哈喽,你们好呀,这急匆匆地是要去哪儿?”

“我们去给二小姐收......啊!鬼啊!”

原身撞在信远侯府门前的石墩上,确定凉透了他们才回来报信的,眼下看见她出现在此,以为诈尸,吓得个个面无人色,瘫软在地上。

“二小姐,您是自己撞死的,跟我们没关系,别来找我们索命啊!”

凤青青走过去,和善地说道:“我没死,索什么命?”

接着,她伸手捏住桂嬷嬷的下巴,唇边漾出一抹森冷的笑。

“不过,若非你反复唆使,言语羞辱我,我也不会想不开去撞石墩,你说跟你没关系,未免有推卸责任之嫌吧?”

“二小姐,老奴错,错了,二小姐饶命。”桂嬷嬷仍以为是鬼,身子抖得不行,“这是大小姐的意思,老奴只是,只是奉命行事。”

凤盈盈?

这么说她早就知道原主今天会被拒之门外?

凤青青敛起脸上的笑,放开桂嬷嬷,迈步往里走去。

本欲回后院,可到了正厅这边,却正面迎上了要出门的丞相凤褚。

“你还有脸回来!”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没脸回来?”凤青青略带轻嘲道。

凤褚怒眼圆瞪,喝道:

“早就跟你说了,信远侯世子乃人中龙凤,你配不上人家,人家也根本不中意你!早早退了婚两方都好,你偏不肯听闹到现在这个地步,连为父的脸都跟着丢了,你给我滚出丞相府,再不许回来!”

凤青青讥讽笑出声:“这座府邸每一样东西,都有我娘的一份,我娘走了我就该替她守着,该走的是那个鸠占鹊巢的,所以,我是不会走的!”

“笑话,此乃丞相府,里面一草一木都是我这个丞相所有,与你娘毫无干系!”

“是吗?您怕是忘了,过去十几年里,我娘为了你的仕途做过多少贡献了,你不记得我可记着呢,要不要我一一列举出来,帮您回忆回忆?”

“住嘴!”凤褚最忌讳的就是谈到过去,京中所有人都认为他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是靠了柳氏,那是最令他难堪的过往!

“你可以管住我的嘴,却管不住别人的,事实就是事实。”

凤褚这种宠妾灭妻,忘恩负义的人,原身的生母柳氏当初嫁给他是瞎了眼了。

如果柳氏不是用娘家的势力与自己的嫁妆给他到处打点,他哪能从一个小小的探花郎平步青云,做到百官之首?

凤青青打心眼里瞧不起凤褚,故而也不会拿他当长辈看。

“我要回去了,您自便吧。”

孽障,孽障!

凤褚站在原地,恨得牙齿都要咬碎了。

这个死丫头若不除去,他的污点一辈子都在!

回到寝院里,凤青青洗把脸,处理了额上的伤换上干净衣裳,让丫鬟拿了些吃的就坐在廊下边吃边欣赏落日。

在250不断聒噪的声音中安排接下来的计划。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就在欣赏落日之时,她忽然看见西北角上空有一团黑雾聚拢,完,要出事!

随后她心头掠过一抹不祥的预感,才恍然想起来那是唯一待原主好的老夫人的院落。

她瞬间将嘴里的糕点囫囵吐下去,一刻也不敢耽搁就飞速赶过去。

可相府府邸太大了!

等凤青青从她的院落跑到老夫人这里,竟然耗去半个多时辰,抵达时刻她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天也已经黑透。

然而老太太的院落已经被火势包围!

丫鬟仆妇们忙着逃命,纷纷往外跑,性命攸关之际哪儿还顾得上年迈的老夫人?


没办法,紧急光头凤青青快速在园子里的井口打了桶水,兜头下去浇湿全身,然后就奔进火场。

250发出一连串“嘟嘟”的警报声。

“危险!危险!你来到这个时空是要续命,不是找死啊,你在干嘛?”

“闭嘴,别打扰我见义勇为!”凤青青骂了句,就冲进内室。

滚滚浓烟中,她拿湿帕子捂紧口鼻百般搜索才看见老夫人昏倒在榻上,已是不动了。

几个健步上前,将人驮上背,冒火冲出了房间。

飞奔在火场期间,老夫人迷蒙的睁开一丝缝隙,瞧见凤青青的侧脸,随后一阵浓烟裹来再度陷入昏迷。

这会真的幸亏凤青青来得及时,火势还不算太大,不然要救人就太难了。

等凤青青背着老太太跑到了院子外面,许多下人已闻讯赶来,忙乱着打水救火。

凤褚等也都匆忙而至,见老夫人被救出,狠狠松了口气。

但大小姐凤盈盈突然就手指着凤青青,出声质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以往你十天半月也不会过来祖母这一次的,今天怎么这么巧在此?我知道了,火是你放的,你要害死祖母!”

凤青青刚把老太太放下,气都还没喘匀,听到这话差点索性气撅过去。

怎么?

原主不懂事,不晓得像凤盈盈一样天天笼络老太太卖乖,就是有恶心思了?

这会儿不正是她体现患难见真情的时刻吗?!

再也没有比这更生草的罪名了!

250立马给出评价:“宿主,您比窦娥还冤。”

可不么?

“你脑子长歪了?我要是放了火还跑回来做什么,更别提进去救人了!”

“你......”

凤盈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找的罪名有些差强人意,面色涨红,神情变了又变,“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是故意做戏给大家看呢,等祖母醒来,你就好向她邀功,对不对!”

“咳咳。”凤青青咳出一口黑灰,丢给她一个白眼,倒在地上吸气,“我看你是天生心长歪了。”

凤盈盈与母亲杨氏对视一眼,转而对凤褚道:“父亲,虽然现在没有实证,但妹妹嫌疑最大,先把她关起来再说,您说呢?”

“是啊,老爷,先把青青关起来,府里的下人才心服口服,不会说您偏袒。”杨氏一双白皙的柔荑轻捻上凤褚侧臂衣裳,语气担忧的帮腔道。

凤褚本就想除掉这个碍眼的女儿,只是苦于没有正当理由,现在杨氏都把梯子给他搭好,如此大好机会,怎可能不同意?

“说得有理,来人,把二小姐带下去,关进柴房!”

尼玛!

凤青青瞬间怒了,“看谁敢动我!”

组团欺负人可还行,原主是怎么忍受这几个人十几年的?

“叫你们带下去,没听见吗?”凤盈盈生怕事情有变,大声叫嚷道。

随后凤青青堂堂嫡女竟然真被关进了破柴房关押起来,她气得怒捶门板,就没见哪个嫡女混到这个份儿上的。

凤褚那老头心思够狠的,虎毒还不食子呢!

“成功营救老夫人,+36,但宿主你辛苦半天才续了三天命,不够啊。”

“你以为我想啊。”

随后凤青青一屁股坐到后面草垛上,撑着下巴沉思了半刻,灵动的眼眸默默打量着四处透风的门,幽幽开口:

“不急,我有种预感,咱们在这呆不了多久。”

二百五着急死了,根本不信她的话,一直在凤青青耳边叨叨叨。

反观凤青青倒直接靠在草垛上悠闲休憩起来,颇有几分气定神闲的笃定。

然而没过两个时辰,事态发展果然不出凤青青所料。

老夫人院落。

一道中气还算不错的声音怒不可遏地质问出声:“你们胆敢污蔑我的孙女?”

原来老夫人在凤青青被关进柴房后不多时就恢复了神志,由大夫诊治了一番,又被两个小丫头扶着喝了几口热茶才恢复精神,忙不迭就询问起好孙女的下落。

凤褚与杨氏心虚的对视几下,避重就轻的交代了凤青青的下落。

得知真相,老夫人怒瞪凤褚,满脸的恨铁不成钢。

“她们娘俩糊涂也就罢了,你也如此没脑子,青青是我亲孙女,怎可能放火害我?快带人把我孙女放出来!”

随即一堆下人冲进柴房就好声好气的把凤青青从请了出来。

凤青青踏上直通老太太房屋的碧绿青石板时,250在她脑子里炸窝了似的欢呼。

“宿主,你是真神棍啊,算的好准!”

凤青青没有回应250,只嘴边含着一抹笑,随后在进场开戏之前清了清嗓子。

下一刻就可怜兮兮的冲了进去。

“祖母,您可醒了,吓死孙女了!”

凤青青扑进老夫人怀里,一张乌黑的小脸惹人心疼得紧,趁机告状道,“爹,爹他们把我关进柴房,那儿好黑好破,孙女好怕~~”

“乖孩子别怕,祖母以后定让他们不敢再动你一根手指头。”老夫人拍着她的脊背,轻声安抚,眼神却狠狠落在床前几人身上。

凤盈盈不甘心道:“祖母,火就是妹妹放的,她......”

“你给我住嘴!”

老夫人厉声打断,满眼失望,“你们以为我在府中都是瞎的吗?平日里我本以为你只是任性一些罢了,青青也从未说过你的坏话,以为你没有坏心,想不到竟这般恶毒!”

“祖母......”

“盈盈!”

杨氏忙拽住女儿,一个劲冲她使眼色,凤褚则上前道:“母亲教训的是,儿子一时情急,糊涂了。”

凤青青偷眼觑着这个所谓的父亲,心冷了下去。

凤褚只有十二年的好官运,不久的将来,将会从云端跌落至泥底,官途尽毁。

不过却也有法子能躲过此劫,顾念老夫人,她本来还想提点一二,但是现在看来,完全没这个必要。

连亲女儿都能下黑手的人,做官只会误国误民。

“祖母,您这儿住不了了,先到我那里去吧。”凤青青提议道。

老夫人刚刚昏倒,紧急之下送进的屋子还是同院落中没有被火势波及的屋子,此时火虽已经被扑灭,但味道难闻,不好住人。

老夫人颔首便答应下,又教训了凤褚两句,才被凤青青和几个丫鬟搀扶着走了。

凤青青扶着‘新靠山’祖母的手,心里暗道:“这条大腿我是抱定了!”

“宿主......别忘了续命时间哦。”250及时出来冒了个泡,惹得凤青青嘴角瞬间拉直。

洗漱完毕,老夫人喝了碗羹汤压惊,几个管事赶忙过来禀报,说是已查清起火原因。

“都是雪儿那丫头疏忽大意,让烛火点燃了帷幔引起的,卑职等会好生教训她。”

“查清了就好,你们也辛苦了,回去吧。”老夫人皱着眉头,摆了摆手。

说是丫头大意,但好好的府里失火,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不久,杨氏带着凤盈盈过来请罪,老夫人以身体不适为由拒见,母女俩只好回去。

睡前,有人送来忠亲王府的帖子,是老王妃明日举办赏花宴,邀请老夫人去走动走动。

“祖母,我能跟您去沾沾光吗?”凤青青凑过去,眼巴巴地问。

老夫人甚是吃惊,半晌才道:“青青不怕去了被人说闲话?”

毕竟昨天的事已闹得满城皆知,而这孩子又是个脸皮薄的,她还担心这帖子刺激到这孩子呢。

“让他们说去好了,我不往心里去就行。”凤青青满脸真诚微笑道。

实际心中哀嚎,谁想去社交啊,还不是遇的人太少,续不上命了!

250也着急,这会终于开心道:“好哎,宴会人多,多做些任务,宿主加油!”

凤青青翻白眼,它还好意思哔哔,昨晚救了老夫人,也只是续了可怜的三天命而已!

老夫人十分欣慰,答应带她同去。

早上,凤青青稍微装扮了一下,就陪着老夫人出门。

大门口,凤盈盈和杨氏已等候多时。

“她怎么也来了?”凤盈盈不悦地嘟囔。

凤青青自然听到了她的嘀咕,神情莫名的提醒道:“姐姐,你今天......”气色不对,但我突然不想说了。

凤青青随后仔细观凤盈盈得面相,哦豁,她这位姐姐要倒霉了。

“看什么?”凤盈盈不满地瞪过去,真想挖了她的眼珠!

“没什么呀,不过是看姐姐美丽动人,心里羡慕罢了。”凤青青说完,扶着老夫人上了前面的马车。

贱人!

凤盈盈盯着她的背影,也转身登车。

到了忠亲王府,老夫人就让人请进了后宅,径去见老王妃,凤青青自然也跟随。

屋里除了老王妃之外,还有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是忠亲王的女儿,扶霜郡主。

几人各自打过招呼,老王妃便拉着老夫人说话,打发扶霜郡主道:“霜儿,凤家二小姐初来王府,你带她四处走走吧。”

“嗯嗯,多走走,看看有没有生意!”250应声附和。

扶霜郡主为人温雅,没有架子。

应声遂牵了凤青青出来,在园子里边走边聊,话语柔和。

而凤青青一双眸子却直直盯在扶霜郡主身上,好不炙热。

扶霜郡主不由低头看自己身上哪不对,凤青青这才意识到自己瞧见生意上门失态了,忙咳嗽两声道:

“咳咳,我观郡主说话气弱,面色也苍白,是正在病中?”

不仅在病中,凤青青这会儿指尖藏在袖中给扶霜掐算了一番,这病不久就要恶化,已托不过一年了。

“是我脸色太差,被凤小姐看出来了?”

扶霜郡主指尖触上自己气色不佳的脸颊,嘴里有些发苦,随后低声回答道:“我久病缠身已有四年多了,反反复复的,总也治不好。”

嘟嘟!

脑海中250发出提示:“大单子!大单子!这单要是能做成,至少可续三个月命,可是!你不是大夫啊,怎么救?!”

凤青青听着250的哀嚎,感觉它比自己还要着急。

“看我的。”

凤青青可不会被小瞧,见挑战来了立马来了精神,眼神扫过扶霜郡主额前那抹异色开口问道:

“郡主,能领我去你的住处看看么?”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