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千禧我是女霸总

重生千禧我是女霸总

普罗小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简随心的父母被人害死,儿女也惨死他乡,这接二连三的打击,差点让她整个人都过去!狠下心来奋斗了后半生,她成了人们眼中的冰山女强人,心中却有着巨大的空缺和遗憾……一场梦惊醒,简随心发现自己意外重生到了千禧年,看着健在的父母,活蹦乱跳的儿女,简随心激动的流下眼泪!

主角:简随心,齐明朗   更新:2022-07-15 21: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随心,齐明朗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千禧我是女霸总》,由网络作家“普罗小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简随心的父母被人害死,儿女也惨死他乡,这接二连三的打击,差点让她整个人都过去!狠下心来奋斗了后半生,她成了人们眼中的冰山女强人,心中却有着巨大的空缺和遗憾……一场梦惊醒,简随心发现自己意外重生到了千禧年,看着健在的父母,活蹦乱跳的儿女,简随心激动的流下眼泪!

《重生千禧我是女霸总》精彩片段

躺在高端大气的vip病房里,外面是这个城市最美的街景,斜落的夕阳浅诉着无尽的故事,简随心累极了,再也支撑不住沉重的眼睑。

过往一生的画面不断的在眼前浮现,像电影,不,更像小时候看的连环画,一页一页的,清晰而又生动。

谈过的生意,堆成山的财富,满墙的证书和荣誉,还有数不清的25岁的男朋友,她的一生可以说很成功很充实。

只有惨死的一双儿女是她永远过不去的心结,也是她始终孤身一人的原因。

如果能重来,她宁愿不要这滔天的富贵,只要儿女在膝,高堂在上。

可是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眼前的画面突然鬼畜般的旋转起来,简随心以为这是死亡来袭的前奏,直到画面定格在筒子楼破旧的单元门上。

简随心意识到,她重生了。

老旧的二层楼还是当年苏联人援建时留下的红砖,昏暗的楼道早就没了灯泡。简随心咬了咬抖动的嘴唇,拔腿冲上了二楼。

打开紧闭的防盗门,儿子小俊正磕磕绊绊的端着滚烫的面条从厨房走出来,女儿小麦则大哭着,正喊饿。

眼泪瞬间溢满眼眶,活了七十岁,简随心从来不敢奢望自己还能见到一双儿女。

渣男前夫齐明朗为逼她离婚讨好小三,竟将一双儿女从高楼抛下活活摔死在她的面前,是简随心一辈子过不去的心结。也是她一生再未婚育的根本原因。

“小心!”

看着小俊就要摔倒,本能般,简随心冲了上去,一把将儿子搂在怀里,丝毫不顾滚烫的面条洒了自己一身。

“妈妈,你回来啦!”小俊和小麦抱住简随心。

简随心看着两个孩子,鼻头一阵阵发酸。

小俊今年7岁了,看起来却瘦瘦小小的还不如5岁孩子高,小麦更不用说,面黄肌瘦严重的营养不良。

妈妈,你烫着了么?快拿凉水冲冲!

懂事的小俊说着就要去厨房,被业界称为铁娘子的简随心再也控制不住,将两个孩子紧紧搂在怀里,任眼泪扑簌而下,口中不住的呢喃着:谢谢老天爷,谢谢,我会好好珍惜的。

两个孩子哪里了解妈妈重生后的复杂心情,单纯的认为妈妈是被烫疼了。

小俊拿着湿毛巾小心翼翼给简随心擦着手臂,小麦则鼓起红红的小嘴吹着:“呼呼就不疼了,呼呼就不疼了!妈妈乖哦,不要再哭啦!”

看着两个懂事的孩子,简随心眼泪更加止不住了。

“妈妈,你工作找到了么?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姥姥家啊?”小麦的声音怯生生的。

一句话瞬间将简随心的记忆拉回了现实。

当年的她完全是个恋爱脑,不顾母亲的反对,执意嫁给只有一张脸好看一张嘴好听的渣男齐明朗,生下一双儿女后,更是听信了齐明朗的鬼话,放弃了大好前途的工作,辞职回家成为了家庭主妇。

男人靠着住,母猪会上树,齐明朗逐渐嫌弃起了简随心,外面小三不断,对简随心更是张口骂抬手打,对一双儿女更加苛待,连基本的生活费都不按时给,母子三人只能饥一顿饱一顿的。

这次,听说齐明朗是傍上了富婆,非逼简随心离婚,简随心身无分文自然不答应,没想到齐明朗为了讨好那富婆竟然将一双儿女从楼上扔下,活活摔死在了简随心面前。

无论后来简随心的事业如何成功,这一幕都是她一辈子过不去的阴影和永远的遗憾,任凭多少财富都无法弥补。她时长想,如果当时她答应离婚,找一份工作,哪怕生活的艰难些,至少两个孩子都能活着。

“小麦,找工作很难的,不能着急。”见简随心半天没有说话,小俊以为是她没有找到工作,忙批评妹妹。

小俊才7岁,却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照顾妈妈妹妹,比同龄的孩子懂事的多。他一直想让妈妈带着他和妹妹回到姥姥家生活,不再被爸爸毒打,却又不想给妈妈带来压力,只好压制着自己小小的心愿。

简随心抹了抹眼泪,一手一个搂住两个孩子:“妈妈找到工作了,很快就能赚到钱了。等妈妈赚到钱,就带你们回姥姥家好不好?”

“真的么?”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几乎是跳了起来,可随即小俊的眉头又皱在了一起像是小大人一般:“妈妈,我知道钱不好赚,你也不要太着急,千万别惹爸爸发脾气,我现在还太小,还打不过他。”

又是一阵鼻头发酸,简随心抱起小俊,“放心,妈妈不会再让爸爸欺负我们,妈妈有能力保护你和妹妹!”

“妈妈也不能被欺负!”小俊的声音无比坚定。

简随心搂紧小俊小麦两人,既然老天让她失而复得,那她就绝不会再让悲剧重演。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过去的简随心了!

她是上市公司的老总,她是叱咤风云的商界女魔头,她更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孩子!

房门被咚的一声踹开,简随心一回头,看见眼前的男人,忍不住浑身发抖。

走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剪着利落时尚的毛寸,西装革履的装扮让他俨然有一种都市精英的既视感。

英俊白皙的脸庞如果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只标致的小奶狗,立体的五官尤其是那一双薄唇让整个人看起来又充满了男子气概。

想当初,简随心便是被这美色唬住,猪油蒙了心一般疯狂的爱上了这个男人,这个出 轨家暴无恶不作亲手摔死两个亲生孩子的禽 兽,简随心的前夫齐明朗。

简随心发自骨髓的恨他,恨不得咬碎他的每一块骨头,咬烂他的每一寸皮肤,将他鞭尸挫骨扬灰。

看着简随心在家,齐明朗冷哼一声,大摇大摆的坐在沙发上,随手将纸袋甩在了茶几上。

阵阵香气扑鼻,饿了一天的两个孩子瞬间眼睛都亮了。

“是肯德基!”

小麦立刻扑了上去,抓起一个鸡腿刚要吃,却被齐明朗一个巴掌甩在脸上。

“一个小丫头片子也配吃肯德基?你知道这玩意多贵么?”

齐明朗一把抢过鸡腿大口嚼了起来。简随心忙拉住要冲上去替妹妹讨公道的小俊,将两个孩子护在身后。

“带妹妹到卧室去玩,其他的事情交给妈妈。”简随心将两个孩子送回了卧室。

简随心缓步走进客厅,站在齐明朗面前,强力控制心中想要撕碎这个禽 兽的冲动。

“饭怎么还没好?一天天的呆在家里,孩子看不好,饭也做不好,要你有什么用!”

齐明朗的眼睛里尽是不屑和嫌弃,简随心强忍着恶心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可能平静。

“齐明朗!我要跟你离婚!”


一口鸡腿梗住齐明朗喉咙,差点没把他噎死。他瞪大双眼,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离婚?我没听错吧?你要和我离婚?”齐明朗笑的前仰后翻,油腻的让人作呕。

简随心没有因为齐明朗的嘲笑有丝毫的犹豫,只是冷漠的看着齐明朗说道:“房子是单位的公房,家里也没有存款,不存在财产分割,两个孩子归我,现在民政局下班了,明天一早去吧。”

齐明朗停住了大笑,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简随心,旋即爆发出更加夸张的笑声。

“就凭你?一个靠老子养的家庭妇女自己养活两个孩子?神经病!赶紧给老子做饭去!我告诉你,半个小时饭没好,老子请你吃笋子炒肉!”

齐明朗不耐烦的挥挥手,并没有将简随心的话当真。见简随心一动不动,他的心中腾的升起一股火来,巴掌瞬间扬了起来。

“女马的!给脸不要脸!”

巴掌重重落下却没有听到响声,齐明朗顺着看去,只见自己的巴掌被简随心当空拦住,执拗的别在了半空。

“从现在起,你别想动我和我的孩子一个指头!否则,我弄死你!”简随心狠狠甩开齐明朗的手,用不容置喙的语气冰冷的说道。

齐明朗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简随心。

她,向来逆来顺受的简随心,竟然敢反抗了!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齐明朗抬头看她,这个女人头脑简单,性格又特别软弱,根本不敢惹怒他。因为每次他发脾气,都会打两个孩子。

孩子永远是一个妈妈 的软肋。

想到这儿,齐明朗又笑出了声,掏出钱包扔在了桌上。

“不错!新鲜花样!想要钱了是吧?拿去,别他女马的说老子虐 待你们!”齐明朗道。

简随心看了看他,不屑的冷哼一声径直从茶几旁走过,将他当成空气。

看着她的动作,齐明朗震怒跳起,一把扼住简随心的脖子,给脸不要脸。

简随心用尽全力挣扎着,奈何男女力量悬殊根本挣脱不了。

“砰”的一声,小俊如同一只小豹子一般从卧室射了出来,一拳打在了齐明朗的命根子,齐明朗嗷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裆部痛苦不堪。

“你再打我妈一个试试,我跟你拼了!”小俊涨红着脸,双手握成了拳头,小麦也跟着冲了上去,两人并排挡在简随心面前用小小的身子保护着她。

齐明朗挣扎着站了起来,发狠道:“小兔崽子,敢跟你老子动手,我今天非打死你!”

一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齐明朗捂着红 肿的脸颊怒目睁圆看着简随心,完全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简随心竟然打了他!

“我说过,你要是再敢动我孩子一个指头,我就弄死你!不信你就试试看!”简随心将锋利的水果刀用力插 进茶几,用嗜血的目光瞪着齐明朗。莫名的,齐明朗顿感自己的气势弱了下去,跌坐在沙发上。

简随心本想给孩子们简单做点吃的先填饱肚子,没想到将厨房翻了个底朝天却一点余粮都没有了。

小俊可怜巴巴的看着简随心开口道:“妈,家里没有吃的了,最后一点面条我刚才给煮了。”

要不是重生,简随心都忘记了她竟然还过过这么一段食不果腹的日子,她决定立刻离开这个人间地狱。

她先是让小俊带着小麦回了卧室,自己则全程无视齐明朗的存在,手脚麻利的收拾起母子三人的日常用品。

三人的东西并不多,一个行李箱就装下了三人的全部衣物。

收拾妥当,简随心抱着孩子,拖着行李箱从卧室走了出来,将一封手写的离婚协议摆在了茶几上。

“你看看吧,没问题签好字我们就去民政局办手续。”

简随心冰冷道,欲转身开门,齐明朗嚣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和小麦走可以,小俊得留下。”

“小丫头片子我不稀罕,可小俊是我齐家的血脉,你不能带走。”齐明朗无赖说道,一把将小俊拽到自己跟前,丝毫不顾及有没有弄疼孩子。

“齐明朗!你别耍无赖!你摸着良心说孩子生下来长这么大,你有管过他一天么?有给他做过一顿饭么?”

简随心强压怒火道。

“那你管不着!小俊姓齐,是我齐明朗的命根子,就是离婚也得跟我才行!”

齐明朗见戳中了简随心的痛点,更加嚣张起来,一边紧紧攥住小俊瘦弱的胳膊,一边抖起了二郎腿,小俊越挣扎,他拽的越紧,愣是给孩子疼出一脑门的汗。

简随心看着心疼,忙道:“小俊长大了,愿意跟谁孩子自己说了算!”

岂料齐明朗冷笑一声道:“我听兄弟说,孩子的抚养权判给谁,孩子的意愿只是参考意见,主要是看夫妻双方的经济能力。你,一个家庭主妇,一分钱都赚不来的货,就算到了法官面前,估计两个孩子都得给我,你一个都捞不着!不信?你试试!”

“你!”看着眼前令人作呕的齐明朗,简随心在心里骂了自己一万遍,真的是年轻眼瞎,竟然爱上了这么个犊子,自作孽不可活啊!

“齐明朗!你别给脸不要脸!”简随心咬牙道。

齐明朗却还当她是那个任自己蹂躏的软柿子,以为简随心拿他没办法,得意忘形的啃起了鸡翅。

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小俊狠狠咬了他手臂一口,趁着他松手向简随心跑去。

到底是年纪小腿短,没跑两步就被齐明朗揪着领子拎了起来。

“小兔崽子!老子今天非要了你的命不可!”

齐明朗恼羞成怒,抓起水果刀就向小俊刺去,简随心见状立刻扑了过去,将小俊护在怀中。

面前的刀闪着寒光,简随心本可以避过,她眼中略过一丝犹疑,咬了咬嘴唇,不躲不避,将手臂迎了上去。

刹那间,殷红的鲜血流出,锋利的刀子插进了简随心的左臂。

“妈!”小俊一把扑开简随心,小麦也跟在后面,简随心用完好的右臂摸了摸两个孩子头,强笑道:“妈没事,放心!”

“说吧,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把小俊的抚养权给我?”简随心心中已有章法,她皱紧眉头将水果刀拔了下来,又用纸巾简单裹住伤口,冷静问道。

“想要抚养权?行啊!把这么多年老子的青春费,精神损失费还有生活费,都给我!给了我就离婚!”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句话估计是齐明朗的人生格言,他完全是将不要脸进行到底。

看着齐明朗小丑般的嘴脸,简随心一点不觉得生气了,反而觉得可笑。生气,这种情绪是人与人之间的,没有一个人会对畜生和禽兽生气。一条狗咬了人,人要是反咬一口狗,只能说这个人病的不轻。

现在,在简随心眼里,齐明朗就是个猪狗不如的禽 兽。

简随心没忍住笑出了声,齐明朗却是一脸的不耐烦:“要么给钱,要么给老子做饭去!老子看到你的脸就想吐!”

简随洗冷笑着轻轻褪去了小俊和小麦的衣物,两个孩子的身上竟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有旧伤也有新伤,有紫黑的淤伤,有细小的刀疤,还有烟头的烫伤痕迹。

狰狞的伤痕遍布孩子白皙稚嫩的皮肤更显得触目惊心。

“想要钱?好!你坐牢一年,老娘给你十万!你看看孩子身上这些伤够你判几年的?!”简随心冷冷道。


“不就是打了孩子么?老子自己的孩子打死也没人管得了!”

混蛋的逻辑只能和混蛋一样操蛋,看着嚣张的齐明朗,简随心不想再废话,直戳重点。

“我告诉你国家管得了!法律管得了!国家早就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就你这样的行为,不多,也就判个五六年!”简随心轻蔑道。

“你唬谁呢?从古至今老子就没有不打儿子的,国家还能为了这个抓我去坐牢?”

“不信你试试?我这就打电话报警,加上你对我的故意伤害,足够你蹲七八年的!”

简随心指了指自己还在向外渗血额手臂,浅浅的笑容让齐明朗不寒而栗,

“蹲监狱丢工作还有民事赔偿,我劝你最好想清楚,这婚到底离还是不离?”

看着坐在沙发上神态自若的简随心,莫名的,齐明朗觉得很陌生。

上班前,这个女人还是一个他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的家庭主妇,怎么下班回来这个女人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不仅敢反抗自己竟然还懂法律,嘴巴里说的也都些他听不懂的话。

他想把这个女人打到不敢逼逼,但是他又怕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他不想蹲大牢。

“怎么?还没想清楚?那我还是找警察帮帮忙吧!”简随心说着就要拿起电话被齐明朗一把按住。

“我,我离!”齐明朗说完竟然没敢看简随心的眼睛,反而将头低了下去,真的是中邪了,他怎么怕起这个女人来了。

简随心看着他怂包的样子嗤笑一声,一手抱起小麦一手牵着小俊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所谓的家门,留下一句不容置喙的话:今天是周五,下周一早上9点民政局见!

而齐明朗连一声回答的勇气都没有。

带着两个孩子走在银装素裹的大街上,简随心大口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一种说不出来的畅快从心底生发。

已经是吃饭的时间,家家户户都传来了饭菜的香味。

小麦吞了吞口水,紧紧搂住简随心修长的脖颈:“妈妈,小麦好饿,小麦想吃肉!”

奶声奶气的声音立刻将简随心拉回了现实,再看看小俊也已经饿的没了力气,却还懂事的拉着箱子紧紧牵着简随心的手。

真好,两个孩子都还活着!一切都来得及,她想做个好妈妈还来得及!

简随心指了指不远处生意火爆的肯德基温柔道:“走!今天妈妈带你们吃肯德基!”

小麦听到高兴的跳了起来,而小俊则眉头紧锁忧心忡忡,简随心知道他在想什么,轻轻弹了下小俊的脑门:“放心,妈妈有钱!今天呀,小俊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肯德基里,两个孩子狼吞虎咽啃着鸡腿吃着汉堡,简随心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肯德基这种在未来被认为垃圾食品的东西在这两个孩子眼里就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是他们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吃。

小俊见妈妈只是看着他们吃自己没有动,贴心的拿起一只鸡腿递到简随心嘴边:“妈,你吃!可香了!”

小俊说着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简随心忙将鸡腿递回给小俊温柔道:“妈回来之前就吃过东西,所以现在还不饿,你和妹妹快吃!”

到底是个孩子,小俊这才又继续大快朵颐,还和妹妹一起玩起了儿童套餐里的玩具。

“妈妈,肯德基可真好吃,我们以后能天天吃么?”是小麦奶声奶气的声音。

简随心还没来及回答就听到了小俊训斥的语气:“肯德基多贵啊!小麦,我们要懂事,妈妈工作很辛苦!”

看着小俊小大人的模样,简随心的鼻头又是一阵发酸,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小俊小麦,妈妈答应你们,以后会带你们吃很多很多好吃的,比肯德基还好吃一千倍!”简随心故作轻松地说道。

“真的么?”小俊和小麦都激动起来。

“当然!我们拉钩!”一大两小,三个人的手触碰在一起,简随心在心底默默告诉自己:这一次,就算是死,她也不会再放开两个孩子的手,再也不会。

吃完饭,夜幕已经笼罩了整片大地。

北方的冬天一直都是萧条的,街上偶尔的行人也都是行色匆匆,全无夜生活可言,仿佛夜幕吸去了整个城市的活力。

简随心带着两个孩子已经在娘家的院子前转了几圈,却还是犹豫着没有进去的勇气。

当初是她不顾妈妈的反对义无反顾的嫁给了齐明朗,甚至说出死了也不要你管的话,伤透了妈妈的心,而从小重男轻女的父亲只看中齐家给的彩礼,全然不管简随心的死活,在他看来简随心就是泼出去的水,就是死也要死在外面别给他丢人。

孽是自己做的,老公是自己选的,现在回娘家,即使妈妈心疼她让她回去,老简头只怕也会把她赶出来,搞不好还得连累妈妈,这是简随心万万不想看到的。

可是,这么冷的冬夜,不回娘家还能去哪儿?她自己还好说,只是这两个孩子……

简随心正想着,房门却“吱哟”一声打了开来,是母亲刘丽出来倒脏水。

刘丽一开门就看见了正在院外徘徊的简随心母子三人。

简随心想躲已经来不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