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宫女莲花翻身

宫女莲花翻身

秋风瑟瑟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莲花不过就是宫中一名普通的宫女,为了保命,她想要给自己找一个靠山。为此,那一日,她拿着茶叶去巴结自己寻觅多时的昭仪。怎知还未到昭仪面前,万岁爷半路拦住了她,夺走了她的辛勤成果。第二回,她转去巴结贵妃,可谁知茶叶竟再次被皇帝扣下。第三次,她与宫女准备做顿好吃的,皇帝突然出现,不仅蹭了吃,而且晚上还留了下来……

主角:莲花,万岁爷   更新:2022-07-15 21: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莲花,万岁爷 的女频言情小说《宫女莲花翻身》,由网络作家“秋风瑟瑟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莲花不过就是宫中一名普通的宫女,为了保命,她想要给自己找一个靠山。为此,那一日,她拿着茶叶去巴结自己寻觅多时的昭仪。怎知还未到昭仪面前,万岁爷半路拦住了她,夺走了她的辛勤成果。第二回,她转去巴结贵妃,可谁知茶叶竟再次被皇帝扣下。第三次,她与宫女准备做顿好吃的,皇帝突然出现,不仅蹭了吃,而且晚上还留了下来……

《宫女莲花翻身》精彩片段

近日小宫女莲花有了自己的小心思,她听宫娥姐姐们私下里说,只要爬上了皇帝的床,就能穿金戴银吃香的喝辣的,不免有些心动。

宫女的日子都苦哈哈的,环境紧张活儿多吃不好睡不好,尤其是莲花饭量大,嘴又刁,每日都吃不好。听了宫娥姐姐们私下里的话,莲花暗暗计划起来。

这一日皇帝下朝归来,大发雷霆,脸色很臭,殿里伺候的太监宫娥们战战兢兢的,生恐触了霉头,成了地下的肥料。

夏花这日当值司帐,司帐说白了就是在皇帝就寝前铺铺盖挂挂蚊帐,伺候皇帝就寝。

万岁爷不好女色,隔个几日才招人侍寝一次,平时极重规矩,赏罚分明。

待到了快要就寝时分,万岁爷的脸色还是很不好,尽管万岁爷长得芝兰玉树很是英俊,夏花还是十分害怕,就怕出错触怒了爷,要知道万岁爷罚起人来可丝毫不讲情面,不由得想要莲花帮自个顶班。

司帐的活儿莲花也是做过的,做的次数不多,这个活儿平时是个争破了头的差儿,活儿轻省事又少,最主要的是谁不想在万岁爷前多露脸?

更何况遇上嫔妃侍寝的时候,大方的嫔妃为了交好皇帝身边人明里暗里都给赏,所以这差事只有宫娥姐姐们都不想做的时候才叫莲花做。

今日夏花跟莲花一说,莲花就同意了,她可不知道万岁爷今日心情十分之差,她想的是她找这机会找了许久,要知道她一个负责杂事的小宫女,接近万岁爷的机会十分有限,今日夏花姐姐肯让她干这个肥差,不由得对她微微感激。

尽管干了一天的差事十分劳累,但想到爬完床后就可以不用干活,躺着吃香的喝辣的,从此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莲花还是十分激动,一天的劳累仿佛一扫而空,紧张得微微发抖,导致在给万岁爷更衣解绳扣时候连解了几次都解不开。

皇帝有些不耐烦起来,心想这小宫女不知是谁调教的,手可真够笨的,解个扣子都解不开。

低下头看下来,只见小宫女额头有些冒汗,神色有些慌张,十五六岁的模样,两腮有点婴儿肥,长得一副娇憨可爱的样子。

罢了,不过一个奴婢,回头让换了便是了,何必责罚。

此时莲花满脑子都是怎么勾引的情节,应是先朝人妩媚一笑再假装摔倒摔进人怀里,接着水到渠成爬床成功,画本里是这么写的。

一心二用的结果是导致扣子解了多次才解开,解开后莲花微微松了口气。

皇帝一直在注视着莲花,见此倒是更加不忍苛责,不换也罢了,不过些微小毛病,以后多练练手也就改了。

却见松了口气的莲花眼睛开始滴溜溜的转,两颊微微发红,拿着解下的衣服放到一边,身形犹犹豫豫的,眼睛时不时偷瞄皇帝一眼,似是在苦苦思索着什么。

皇帝第一时间反应到,这个宫女不对劲,心头不由火起,心里冷哼一声,且看她想要做什么,是否承受得起爷的怒火!

本就心情不好的皇帝脸色顿时黑如锅底。

莲花没有注意到皇帝的脸色,心里思索的是,等会要怎么摔才能恰好摔进万岁爷的怀里。

在莲花磨磨蹭蹭磨磨唧唧之间,衣还是更完了,万岁爷就要上床就寝,再不摔就晚了!

莲花一紧张,只听“呀”一声,慌慌张张的摔倒,扑向皇帝。

看到这里,皇帝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小宫女是准备勾引他呢,真是好肥的狗胆,学的规矩都喂了狗。

只见皇帝接住了扑向他的小宫女,奈何这小宫女莽莽撞撞的冲势太大,一下子把他也扑倒在了床上。

被皇帝扶住了腰的莲花,鼻子撞到了他的肋骨,疼得眼睛发酸,湿漉漉的眼睛抬起头学着妩媚的样子,朝皇帝一笑。

尽管顺序反了,但是妩媚一笑可不能少,就怕疗效不够爬不上床。

皇帝愣了愣,小宫女笑起来还挺好看的,洁白整齐的小贝齿,莹白粉嫩的脸颊,弯弯的眉毛,似小鹿般无辜的眼神,柔软的腰肢。

这个时代以瘦为美,后宫嫔妃个个瘦的跟杆儿一样抱着硌手,哪有这小宫女柔软呀,不由得捏了捏。

莲花懵了,这跟剧情可不一样啊,万岁爷怎么突然捏自己…这是画本里流氓才有的情节啊,这怎么可以……腾的一下莲花满脸通红,呆呆的不知所措。

皇帝不免有些意动,既然这个小宫女要爬|床,那便成全了她,明儿晋个低等位分远远打发就好,想到此处皇帝翻|身压上小宫女。

一夜春风拂过,莲花全身仿佛被碾压过一样酸疼,一大早背着个小包袱领着个十一二岁的小宫女,朝着冷宫附近的苍澜院走去。

 


莲花一路走一路琢磨,这跟画本里不一样啊,皇帝名分是给了,但晋成的是采女。

所谓的采女,不过是宫里的半个奴婢半个主子似的人物,是最低等的嫔妃,比奴婢高一点,但却又不是真正的主子。

赐住的是宫里西侧最荒凉的苍澜院,名儿好听是好听,但挨近冷宫十分荒凉,平时都没什么人去的,宫殿听说很破烂,都快要废弃了。

尚宫局给分了个叫小青的小宫女伺候,说是来伺候她的,但分的人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且刚入宫来什么也不懂,谁照顾谁还说不定呢。

莲花隐约感觉亏本了,香的和辣的还没见着影,自己已经赔了进去且反悔不得。

她给自己鼓了鼓劲,好歹品级提升了,总比自己是宫女天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儿强,还有属于自己的院子住,总归比原先要好一些。

来到苍澜院前,只见一座院子坐落在高大的杂草中,院中房屋屋顶有些瓦片都破碎了,下雨天必定漏水,看到这里莲花心头拔凉拔凉的。

“小主…,我们以后就住这里吗?”小青有些害怕的拉了拉莲花的袖子,都说皇宫高大华丽,可眼前的院子比自己闹了灾的家还不如。

莲花欲哭无泪,香的辣的没有,草倒是不少,幻想完全破灭,肠子都悔青了,若能再次重来,绝对不会再爬床了,画本里说的都是假的。

还能怎么着,拔草摘瓦漏休整院落踏踏实实干吧,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走完啊,好在小青是农家出身,会干不少活儿。

一晃过了两年,莲花生生把自己练成了干活的一把好手。

刚开始事儿比当宫女时期还多,拔草开荒修复屋顶修整屋子等等等,每日干的活儿都望不到头,好在把这些干完后,日常让小青维护一下,每天要做的事只剩下怎么填饱肚子这一项。

荒芜的院落如今已井井有条,花花草草瓜瓜果果种了满园。

在宫里种菜是很掉份儿的,认为乡村粗鄙之人才种,可架不住肚子的需求啊。

何况院子也偏,一年到头没什么人经过,莲花也就不怎么在意这些细节,毕竟采女月俸才六两,在宫里要养活两个人还是不容易的,不自己想点办法,那可要饿死的。

这天傍晚时分,凉风徐徐,正是初夏最舒服的时候,莲花带着小青,拿着好不容易做出的清露茶走在御花园路上,作为徐昭仪晋位庆贺之礼。

作为宫里一个小小的采女,平时没什么人注意,严格来说高等嫔妃也根本看不上一个小小采女的贺礼,但莲花还是想去送。

徐昭仪是如今宫里棘手可热的妃子,据传是皇帝最宠爱的人儿,宫里谁不给三分薄面啊,若是巴结好了她,说不定能被别人高看一眼,尚宫局的太监也就不敢随意克扣她的薪俸了。

莲花对自己精心准备的清露茶很有信心,这茶是自家祖传的秘方,天下只此一家,喝了不仅回味甘甜,夏喝还能清心净气,冬喝可以缓解寒燥。

当初自家还未没落前,每年光靠这个茶就能挣好多银子,只是后来家里落败了,莲花也被送进了宫里避难,即使如此祖传的秘方还是没有流失他处,只有莲花家里人懂怎么做的,所以这茶莲花相信徐昭仪肯定会喜欢。

制茶的茶叶是莲花闲来无事逛御花园发现的,宫里的园子就是好,集齐了天下的奇珍异草,没事这边串串那边串串,能找到满篮子的好吃的。

制清露茶的苦木茶树就是莲花在园子里找吃的时候找着的,这茶树外人只知道叶子很苦,没人认为这茶树的叶子还能做出那么好喝的茶,而恰巧莲花的先祖知道怎么去除苦味,化苦为甘,这树在莲花眼里也就成了宝树。

“小主还是我来拿吧,哪有主子拿着东西奴婢空着手的道理。”小青抢了几次都抢不过来。

“不了不了,这茶想要好喝,平时也要注意保存,不能碰到人的汗,你瞧你满头的大汗,手里粘粘糊糊的,怎么能拿呢,还是我来拿着。”莲花很重视这次的送礼,未来日子好不好过在此一举了,凡事都亲力亲为,让小青毫无用武之地。

批了一天的奏折议了一天的事,皇帝到御花园里散步,消解疲乏,天气十分舒服,连日来的郁气都呼出了不少。

走过一个清静的小园,听到前面有脚步声,时不时有几句交谈,声音轻轻柔柔的很是好听,皇帝制止了想要呼喝的大内总管张庆,继续往前面走去。

只见两名女子的身影印入眼帘,其中穿着浅青色薄纱长裙的似是主子,看着有些眼熟,两腮有点婴儿肥,小巧的鼻子,弯弯的眉毛下长着一双圆圆的杏仁眼,眼尾微微上扬,使得可爱的面容带着一丝丝妩媚,头上簪着一朵粉色的桃花,神色很是活泼,手里紧紧得拿着个小罐子,另一个似是丫头,总想去抢罐子,又怕太用力碰坏了,脸上满是苦恼。


看到皇帝,似主子的女子愣了一下,反应慢了一拍。

张庆咳嗽了一声,女子醒悟过来赶忙行礼,嘴里说着“参见万岁爷。”

丫头有些茫然的看着主子也跟着行礼。

“免礼。”皇帝说道,俯视着眼前的两个女子。

“谢万岁爷。”女子扯了扯身旁的丫头,带着丫头低垂着头立到侧边,下意识地想藏了藏手里拿着的罐子,仿佛觉得不妥,又强行的止住了。

本对她手中的罐子不甚在意的皇帝,不由得看了一眼罐子,问道:“手里拿的是什么?”

“回万岁爷,只…只是一些普通茶叶。”女子有些紧张,磕巴了一下,特意强调了普通二字。

皇帝有些好奇,是什么能让这女子如此在意,仿佛不愿给人看一般。

“张庆,呈上来看看。”

“喳!”

听了皇帝主仆二人的对话,女子有些慌张,很是不舍的将罐子递给了张庆,眼巴巴的看着张庆将茶叶呈给了皇帝。

皇帝打开看了看,确实是茶叶,但是什么茶却是认不出来,闻了闻,茶香扑鼻,清新宜人,很是好闻。

皇帝问道:”这是什么茶?”

女子低垂着头,声音有点闷闷的说:“回万岁爷,此茶名唤清露茶。”

“可有何独到之处?”

“回爷的话,此茶若是制成茶包带在身上可使人清神醒目。”女子顿了顿,有些犹豫,感觉若是不说完又不妥,便接着道:“若是泡着喝则回味甘甜,夏天喝清心消暑,冬天喝解乏降燥。“

皇帝看得出女子似乎是怕茶被拿走不还,一副小里小气的样子。

皇帝有些恶趣味地想,小丫头怕朕贪了她的茶,那就贪了又如何?

于是说道:“这茶朕还未品过,那就带回去泡了尝尝,张庆,带走。”

“……”莲花瞠目结舌的看着远去的明黄色身影,久久回不过神,自己这是被皇帝打劫了吗?

自从那晚爬床后,两年多里几乎没见过皇帝,皇帝也再没有想起她。

没想到第一次出门送礼,就被半道截胡,让巴结昭仪的计划胎死腹中,出师未捷啊,莲花想哭。

小青有些担忧的看着她,唤出声道:“小主……”

莲花吸了吸鼻子:“走,回去吧。”

不回去能咋样,礼都没了还送什么。

……

宫中低等嫔妃有三年一晋位的规矩。

当今皇帝并不好色,给嫔妃晋升都按照规矩来,美人以下低等嫔妃每三年按资历晋一级,高等嫔妃按功过赏罚与资历晋升。

只不过高等级嫔妃想通过资历去晋升需要的年头比低等嫔妃要多,毕竟高等级的嫔妃妃位有限的很,若是每三年晋升一次,早就人满为患晋无可晋了。

徐昭仪就是在这种严厉制度中,毫无预兆的从婕妤晋升为了昭仪,前朝人知道是徐昭仪他爹打了胜仗立了功,恩及女儿,后宫的人可不知道这些,都以为徐昭仪是得了宠破了例晋升的昭仪。

这个时代,前朝跟后宫是严格分开的,后宫不得干政不可与前朝有纠葛,可想而知,很多内幕消息只有高等位分的人知道一星半点,其他人是完全不得而知。

这次低等嫔妃晋升的人中,就有莲花的名。

莲花被封为采女两年有余却不足三年,前朝打仗顺利,皇帝龙颜大悦,金口玉言两年多的嫔妃也一并晋了,这是赶上好时候了。

从此莲花就是正七品答应的位分了,是真正的主子了,月俸从六两涨到了十两,这对莲花主仆二人来说,实是天大的好事。

这一日,莲花穿戴整齐,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发,参加薛贵妃的生日诞辰。

晋为答应后,莲花觉得整个人都不同了,出门都有底气了。

当然,穷还是很穷的,主仆二人每日都挣扎在温饱线上,可莲花觉得这没什么,日子是越过越好了。

月俸少是少了点,还常被克扣,可有自己种的菜,再时不时去御花园里打打秋风,日子也是有滋有味的啊。

带的礼还是清露茶,继上次被打劫后,莲花着实萎靡了一阵,在参加了晋位典仪,逛了一圈华丽的宫殿后,莲花羡慕了,眼红了,开始重振旗鼓,花了近二十天的时间重新制了清露茶。

这次是巴结的对象换成了贵妃娘娘,若巴结好了,娘娘漏漏手指缝,就足够莲花吃好喝好了。

借鉴了上回惨痛的经验教训,莲花这回可不敢走上回的路了,万一又被截一次胡,那得吐血。

为了防止被截胡,莲花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将装茶的容器换成了盒子,并用布包了起来,从外表看,谁也不知里面装了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