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绝世医仙江晨

绝世医仙江晨

梦笔成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晨以为和女友走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可直到他撞破女友的奸情后,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一厢情愿。撞破奸情之后,江晨反被奸夫殴打,因祸得福觉醒了医仙传承。从那之后,他便开始努力的修习医术,努力的成为最精湛的医生,没有他不能治疗的疾病,只有他不想医治的人。

主角:江晨,顾小曼   更新:2022-07-15 21:4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晨,顾小曼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世医仙江晨》,由网络作家“梦笔成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晨以为和女友走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可直到他撞破女友的奸情后,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一厢情愿。撞破奸情之后,江晨反被奸夫殴打,因祸得福觉醒了医仙传承。从那之后,他便开始努力的修习医术,努力的成为最精湛的医生,没有他不能治疗的疾病,只有他不想医治的人。

《绝世医仙江晨》精彩片段

江晨来到副总经理王浩的办公室前,正要敲门,却听闻里面传来熟悉的女人声音。

“急什么,哦,你慢点。死鬼,这可是公司里,别乱来。”

“这有什么,怎么?怕你的窝囊废男朋友知道?”

“死样,谁管他啊,哪有你勇猛。哦……”

江晨整个人愣在原地,那女声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就是他的女友顾小曼!

江晨呼吸变得急促,耳边唇齿交接发出的靡靡之音刺耳无比。顾小曼还是他花钱找关系上下打点才进了这家南城一流贸易公司,没想到竟然和王浩搞上了!

江晨出生在贫穷家庭,父亲从小就离开了,家中重担落在母亲身上。这些年把江晨和他姐姐拉扯大,很不容易,家中很是拮据,现在都在租房。

了解母亲的辛苦,江晨拼命学习,可他天资有限,再怎么也考不过那些白天睡觉晚上还玩游戏的学霸,最后进了个普通大学。

顾小曼是大学时期认识的女友,到现在交往三年了。毕业后江晨先进了这家公司。顾小曼找了一年工作无果,都是江晨养着她,最后江晨硬是花了不少钱把顾小曼也弄进公司。

对顾小曼,他是倾尽一切对她好。要什么买什么,言听计从。没想到竟然给他戴绿帽子!

“别脱衣服,脱裤子就行了,待会儿有人进来就麻烦了。”

“有人进来才刺激。”

“死鬼,讨厌。”

江晨怒意上涌,可心中还是存着一丝幻想,不是,应该只是声音和小曼比较像,不是她……小曼那么善良可爱,那么善解人意,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江晨手微微发颤,拧开门把,办公室内空无一人,他看向里间,平时休息的地方。淫靡之声便是由这里传来……

到了里间门口,江晨犹豫了,有一种不敢面对现实之感。他害怕事实真的就是这样,让他绝望。

“哦~死人,你的手往哪摸呢。快点啦,待会儿说不定江晨就来你办公室汇报工作。”

“那不是正好?让他看看他女朋友在我身下呻吟,多刺激。”

“你变态呀!”

“你不就喜欢变态吗?哈哈哈。”

江晨脑中充血,眼前都有些恍惚起来,心中最后的一丝幻想也破灭。过往的美好在脑中闪烁,一幕幕如同电影般美好,她的笑,她的嗔,她的美,全在这一刻如玻璃般支离破碎。

江晨再也忍不住了,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里面赫然是自己的女友顾小曼,她罗衣半解,嘴角还沾着口水,双眸迷离。王浩搂着她,嘴还在她的脖颈上。

江晨这一脚把两人都吓了一大跳,看到江晨,顾小曼慌乱起来。而王浩却依旧淡然,似笑非笑打量着江晨。

“江晨,我……”

“你闭嘴!”江晨情绪异常愤怒,发出的声音却是低沉嘶哑。

“亏我还想和你结婚,准备这几天跟你求婚,你特么就是这么对我的!”江晨低吼出声,手指上戴着的那枚传家宝玉扳指栽下朝着顾小曼甩过去!

这枚玉扳指是江晨想要向顾小曼求婚所用,此刻愤怒的他已经顾不上什么传家宝。

顾小曼痛呼一声,玉扳指砸在她脸上。她咬了咬牙,到这会儿了也没什么好装的。

“结婚,凭什么和你结婚?要房没房要车没车,要钱没钱!我嫁给你这个窝囊废有什么用!”顾小曼冷笑道。

江晨脸色阴沉:“我再穷也没让你苦过吧?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想要什么我都想办法送给你,你想去哪旅游我都会带你去……”

“呵呵,舔狗啊。”王浩笑道。

“可不是嘛。”顾小曼咯咯一笑,“也不问问谁在乎这些了,还说得振振有词,真是笑死人了。谈个恋爱还拿这个邀功,真是搞笑。”

“你!”江晨怒意上涌,呼吸都变得急促,心中除了愤怒还有着无限失望,他竟然还觉得顾小曼善解人意善良可爱,她此刻的话语更显得异常嘲讽。

“怎么,我说得不对?还想吃什么想买什么都给我,说得你好像付出了多少似的。跟穷鬼在一起啊,花个几块钱都觉得付出所有。”顾小曼不屑嗤笑,“看见我脖子上的项链了吗?王浩给我买的,二十万!你干一辈子都买不起。人家眼皮子都不眨一下,你拿这邀功?搞笑吧你。”

王浩耸肩:“穷逼就是穷逼,这也值得炫耀?”

“你闭嘴!”江晨气头上,听到王浩这话更是怒意勃发。

王浩冷脸;“江晨,记住你在和谁说话!我要搞你一句话的事,明天就能让你乖乖滚出公司。”

“一个窝囊废,来公司半点业绩做不出来,像你这种废物东西,早该把你辞了,留在这里吃干饭?”王浩指着江晨,“小曼和你在一起就是瞎了眼,什么垃圾东西,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赶紧给我滚!”

失望愤怒到极点的江晨彻底红了眼,这两个奸夫淫妇,他一拳砸在王浩脸上。

王浩捂脸龇牙:“小子,你特么找死是不是!”

王浩暴怒,上前就给了江晨一个重踹。人高马大又健身的王浩,可不是江晨能打得过的。三两下就把江晨揍趴下!

江晨倒地,王浩还不解气,对着江晨脑袋就是一脚。这一脚不多不少正中太阳穴!

江晨脑中轰鸣,这一脚爆踹,让他头昏眼花,天旋地转世界都在颠倒,眼前王浩的冷笑、顾小曼的冷眼旁观,随着世界的颠倒旋转着,似在嘲笑着可怜的他。

江晨闭上眼,昏了过去。

顾小曼吓了一跳。

“不会有事吧?”顾小曼小声道。

“应该不会,踹两脚而已。”王浩不在意道,“放心,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事!我能摆平。”

“那我们?”

“管他呢,去旁边办公室,我还没爽完呢。”

“去你的,死鬼,这会儿还有这心思呀?”

“这不更刺激?”

两人离开,江晨彻底陷入昏迷。

“咚咚咚……”

江晨跳动的心脏逐渐变得微弱,方才甩飞传家宝玉扳指竟然微微跳动了一下,随着江晨心脏跳动的节奏缓缓跳起,竟是咕噜噜滚到江晨脚下!

一道白芒闪过,玉扳指化作流光钻入江晨眉心。

与此同时,昏迷中的江晨在梦中看到了虚无中出现四个金色大字。

“唯我医经!”

江晨诧异之时耳畔响起声音。

“吾乃衍一仙帝,此番离去必无生还之机,此经乃吾毕生所学。有缘者得之,必有一番作为,仙帝之境,亦可踏足!”

声音威严霸气中似乎又带着几分拯救苍生的决绝之意,振聋发聩。只是简简单单的声音,却蕴含无限意念之意一般。

江晨有些莫名其妙,梦中的他也带着混沌,不像现实里清醒。只见“唯我医经”四字化作流光钻入梦中江晨的眉心!

“学我医经,便是吾徒,为师送你一场造化!”


唯我医经钻入体内,现实中的江晨开始全身颤抖,一段又一段有关于医术的知识汇入江晨脑海。

并且,这《唯我医经》不止是一本医道圣典,更是一本绝代功法!乃是衍一仙帝登临绝巅之后耗费无数年精力所创!

武道真解同医道知识一同进入江晨识海,身体内玉扳指如流光般游走全身,江晨的全身骨节、肌肉、血液开始变化。

骨节咔咔作响,肌肉不断撕裂修复膨胀,变得更加强韧,血液由红色转为金色又渐渐恢复如常。

昏迷中的江晨也不知多久才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他身上无半点不适感,整个人耳清目明。似乎视力和耳力都强了不少!

“我这是?”江晨坐在地上愣了半天。

脑中不断涌现的从未见过的知识,让他面色怪异非常。他从未学过医药知识,却感觉自己懂了所有医术!无数药材详细记载都在脑中闪烁。

“江晨,江晨!你怎么在这啊!快,快去总经理办公室,裴总找你!”

江晨回过神来,一扫办公室,那对狗男女已经不在。他冷着脸,他正要找他们算账!

“发什么呆,赶紧来!不然裴总要生气了!”

江晨皱皱眉:“马上。”

裴总是江晨比较尊重的人,当年他进入这家公司便是裴南玥带着他,算是他师傅。

来到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口推门而入,办公桌后坐着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眉若远山含黛,眸如秋水一泓,貌若天仙,飘飘乎如遗世独立。

“嗯?”裴南玥蹙眉抬起头,看见江晨进来,一把将手里的文件朝他摔了过去!

“江晨,你干什么吃的!你刚进公司我就和你说过,把对方公司调研清楚。你这次让我们公司损失八千万知道吗!你这签的什么单子!”裴南玥呵斥。

江晨一愣,八千万的单子,他什么时候签过这么大的单子。

从地上捡起文件夹,翻开一看瞳孔一缩,这不是当时顾小曼说帮他提升点业绩让他签的合同吗?

江晨的业绩一般,当时看到顾小曼把自己的一个单子给自己,心中感动还来不及,哪还会详查公司的问题。

也就是说,顾小曼是骗他签这合同的!

他攥紧拳头,背叛是早就开始的,自己却傻乎乎一无所知,还天真以为她是为了自己好,她这分明是要害死他!

“八千万,你拿什么赔!”裴南玥恨铁不成钢,“你是我带出来的,我之前教过你多少次了,你怎么会犯这种错误!你知不知道现在董事会专门开会,就是因为你,他们怀疑你和外面里应外合,套走这些钱,已经准备走法律程序,你是要坐牢的!八千万,这么多钱至少十年起步,甚至于终身监禁!”

江晨脸色阴晴不定,看来是顾小曼和王浩一起布的局!就是要让他坐牢,好名正言顺的分手。

顾小曼是他女朋友的事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若是分手就和王浩在一起,必然被大家耻笑。而用这种方式就没问题了,一个人品有问题的人,为了公司大义和他分手,大家反而拍手称赞呢!

他心中对顾小曼彻底失望,昔日情谊,真的就半点都没有么?

“王浩!顾小曼!”江晨面若寒霜,绿了他不止,还想让他坐牢!狠心到了何种程度!潘金莲怕也不过如此。

“你说什么?”裴南玥皱眉。

江晨深吸口气抬起头:“不是我。”

“上面签的是你的名字,不是你是谁?”裴南玥道。

“我只能说,事出有因,我会想办法解决的。”江晨没有说具体原因,说完裴南玥反问为什么,他该如何作答?因为顾小曼给他戴了绿帽子,想置他于死地?

被戴绿帽子这种话江晨怎么可能说出来?

裴南玥轻叹一声:“江晨,你是我带出来的,我相信你的为人。但这件事不是相信就有用,白纸黑字证据十足。”

“我会解决。”

只是扔下四个字,江晨推门而出。

刚走到办公区,就看到王浩和顾小曼从旁边办公室走出来。顾小曼满面潮红,发梢带着湿润之感,喘气也粗重许多。

而旁边的办公室平日里都没人,江晨一想就能明白他们做了什么!

江晨攥拳,出轨,陷害,甚至要让他坐牢!这对恶毒的狗男女,真该死!

“哟?江晨,怎么了?”王浩似笑非笑,看了眼门都没关的裴南玥办公室,又瞅瞅江晨手里的文件,他心中了然。

“王浩!”江晨双目如火。

王浩冷笑了一声,突然一声大喝:“江晨,你搞什么名堂!签的什么合同,和外面里应外合,套走公司八千万!你胆子够大的啊!”

这一声大喊,办公区所有人都看了过来,皆是哗然开来。

“我就说你一个窝囊废,进公司两年来业绩一直不温不火,怎么突然搞到个这么大的单子,原来是想套公司的钱。”王浩指着江晨,“你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活该让你去坐牢!”

大家喧哗开来,议论纷纷,对着江晨指指点点。

顾小曼也适时道:“江晨,你怎么能这样,公司待我们不薄,你,你……哎。”

他们竟然还倒打一耙!江晨怒喝:“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这件事……”

“这件事绝对能让你去坐牢!”王浩呵斥,打断江晨,“八千万,你八辈子都挣不到这些钱。我知道你家里穷,可你竟然用这种方式来赚钱,损人利己!我呸!你这种屌丝,活该穷一辈子!”

“江晨,你太让我失望了,你竟然做这种事,我们分手!”顾小曼泫然欲泣,按计划进行分手,这种时候可没人会觉得她无情无义。

江晨看着顾小曼惨笑一声,失望到了极点。哀莫大于心死,现在的江晨已经彻底失去了对爱情的幻想。

“骗走公司八千万,臭屌丝,等着坐牢去吧!”王浩冷笑。

江晨冷漠看了眼王浩,挥起拳头就朝王浩冲过去,完全忘了刚刚自己打不过他。

王浩丝毫不慌,一个战五渣也敢朝自己进攻?抬腿就要对着江晨来一脚。

然而此刻完全不同,江晨注意力高度集中下,竟然感觉王浩的动作都变慢了,抬腿的动作他看得一清二楚,身体立即往旁边躲开,一拳轰在王浩脸上!

“啊!”王浩惨叫一声,江晨这一拳力气极大,整个人被打得连退几步,撞在旁边墙上。

王浩脸颊肿起,勃然大怒:“你竟然打我,找死!”

王浩以为江晨只是好运躲开,丝毫不怕,猛冲过来!

江晨盯准王浩下三路,躲开王浩一拳,抬腿就是一记撩阴腿!

“呃啊!”王浩惨叫一声,眼球暴突,眼中血丝密布,弓成一只虾米。只有男人才懂得这一脚有多恐怖!

江晨可还没撒完气,又朝王浩走过去。

“啊,王……王总!”顾小曼心疼爱郎,冲过来挡在王浩身前,紧盯江晨,“滚开,你敢动个手试试!”

以前对顾小曼百依百顺的江晨肯定走开,但今天,一切过往烟消云散!

江晨此刻心中有的只是失望与冷漠,顾小曼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保护王浩,这对狗男女!

他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地一声巨响,顾小曼被扇飞,跌坐在一旁。她懵了:“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江晨一直以来对顾小曼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这还是第一次打她。

顾小曼怒了,冲上去就要挠江晨,江晨反手又是一巴掌,半点留情没有,又将她扇飞!

江晨盯着地上的王浩,上来对着他脸上又是一脚!

“啊!”王浩大叫。

江晨狠狠一顿拳打脚踢,王浩惨叫连连。

这个时候职工们终于冲上来,拉住了江晨!

江晨身体似乎因为方才的奇遇得到改造,但也不是超人,被众多人拉住,他也挣不开。

王浩牙齿都在抖:“保安,叫,保安!”

江晨终于挣开众人,冷冷看了眼这对狗男女,转身离开!

这件事还没完!

王浩看着江晨离开的背影咬着牙,明天就开会搞你,直接让你坐牢!坐死在里面!


江晨离开,上了一辆公交车回家,思绪万千,怅然若失。除了对王浩的愤怒,对顾小曼的失望,更多想的都是如何澄清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八千万,如此恐怖的数字,若是被定为商业犯罪,最低十年起步,终身监禁也大有可能。这对狗男女是真的想让他死在牢里啊!

嗤……

突然公交司机一个急刹车,江晨扶住扶手,抬眼向前头望去。原来是前方发生车祸,一辆车浓烟滚滚。

国人好热闹,前头的不少车主都下来看,公交车也开了门,一群人都涌了出去。

江晨也随之下车,凑近一看。左边一辆车还好,另一辆被撞翻,滚滚浓烟从里面冒出。

“里面还有个人啊!”

“有没有人去救啊?”

“快去救人啊。”

就听见有人在这光喊,可没一个人敢上前。汽车燃烧,很可能会引发汽油爆炸,没人有这胆子。

江晨看着这群冷漠的人,他咬咬牙冲了上去,八千万,若是洗脱不了说不定要坐一辈子牢,趁着这有用之身救个人吧。

凑近前,江晨扣住驾驶座的门用力开门,可因为车子相撞车身扭曲,车门被卡住,难以打开。

江晨咬牙,怒吼一声奋力一扯,改造后的身体力量变大许多,颇有些大力士之能。用力之下车门硬是被他扯开!

里面是一位身穿红裙的女子,血污染红身体,满脸是血,手臂背部血液渗透衣物。

江晨伸手将之抱出,快步跑走!

江晨刚一跑开,车身轰地传来一声爆炸,江晨跑远还是感觉到一股冲击波的推力,差点将他推倒。

“快叫救护车啊!”江晨喊道。

周围这才有人拿起手机打120。

“小兄弟,上我的车,我送你们去医院。”有位好心大哥开口。

江晨立即抱着女人上车,大哥快马加鞭送两人到医院。

江晨抱着女人进医院,急诊科的医生看到这状况立即安排治疗,住院。

“先生,你是她什么人?”护士问道,“这边需要交费。”

江晨犹豫片刻咬牙把自己不多的几千块都压上,救人救到底。

“我只是路人,她醒后你们用她手机联系她家人吧,我走了。”江晨转身离开。

江晨离开许久,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涌进医院。直奔手术室门口!

这时医生也刚好出来,看到这群人吓了一大跳。

“你们是什么人?”医生问道。

“我们小姐怎么样!”领头的魁梧男人瓮声问道。

医生一愣,看来还是个大人物。

“只是外伤,没什么大碍,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不过还是要留院观察几天,最好做个全身检查。”医生道。

“那就好。”魁梧男人松了口气,“对了,刚刚是谁救了我们小姐的?”

“这个我不知道,你们可以问问护士,应该有登记。”

……

江晨回到家,这是个老旧的城中村民房。父亲在江晨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留下的只有那玉扳指。只剩下母亲姐姐还有他,三人相依为命。

一进来就看到满头银丝的母亲走上来,满怀期待问道:“怎么样,今天求婚了吗?”

江晨尽量保证神色如常:“还没来得及,再说吧。”

“肯定是求不上咯。”坐在沙发上的姐姐江雪斜了眼江晨,“哪有人瞧得上你呀。”

江晨脸色一僵,这句话戳到了他。

江雪看弟弟这模样,为之一愣,真的有点什么吗?平日里姐弟间都是这样互怼开玩笑,可没见到江晨这样的神情。

“今天有点累,我先去洗个澡。”江晨敷衍两句进了房间。

江雪黛眉紧蹙,若有所思。

入夜,江晨失眠了。

是啊,今天一下发生这么多事,他怎能承受得过来。

背叛的痛苦,即将被关进大牢的压力,让他彻夜难眠。

突然他想到了《唯我医经》,他面带狐疑之色:“这玩意儿,是真的吗?有点不可思议。”

想着江晨开始试着修炼,唯我医经中最神奇的除了医术之外,还有功法。功法名为《唯我仙经》,看功法所描绘的样子,只要修炼成第一层,甚至可以以一敌百了!

修炼中江晨想到今天自己突然的变强,早前愤怒时没有发觉,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的力气和速度都变化很大。

“感觉,应该是真的!”

“努力修炼,或许转机就在这里。”

……

翌日,江晨被一通电话惊醒,中止了修炼,修炼一夜反而神清气爽。

“嗯?你是谁?”江晨道。

“你好,你就是昨天救了我的江先生吧?我从登记上看到了你的信息。”耳边是一道甜美女声。

江晨一愣:“你是昨天车祸的女人?”

“是我。你还帮我垫付了医药费,还没好好感谢你呢。”女人道。

“应该的。”

“江先生,你能不能来医院找我?我想把钱还给你,顺便当面谢谢你。”

“好。”江晨点头,自己垫付的钱能拿回来自然是最好。

“嗯嗯,麻烦江先生了。”

江晨连忙赶赴医院。

“诶,儿子,饭还没吃呢!”母亲文殊兰唤道。

“不用了。”

“这孩子。”文殊兰回房,这时家里电话响起,她上前接通。

“喂,你好。”

“这是江晨家吗?”

“是的,我是他妈,你是?”

“我是江晨公司的华天贸易集团的代理律师,你儿子涉嫌商业犯罪,套走华天贸易集团八千万元!请叫他十点来公司会议室开会。”

“什么!”文殊兰吓得当场傻眼。

“怎么会,怎么会,我,我要去他公司!肯定是假的。”

……

江晨来到医院里,左兜右转到了那女人病房。

两个黑衣男人站在病房外,看到江晨方才让开。江晨心中一动,这是保镖?

走进病房,一眼看到病床上的女人。看到她江晨眼中忍不住闪过惊艳之色,他原以为裴南玥是他见过最美的女人了,可眼前的女人分毫不差!

裴南玥清冷高傲,如同谪仙。而眼前的女人同样美丽绝伦,却是另一种贵气的美。雍容华贵,好似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若说裴南玥是冰山雪莲,她则是富贵牡丹。

昨日她满脸血污,江晨完全没看清,没想到这么美。只不过,左侧脸颊血肉扭曲,小半张脸似乎都毁了,不知道是否会因此毁容。看来昨天的车祸伤到了脸!

病床两旁几位医生带着实习生在做检查,颜如玉满目黯然:“真的没办法吗?”

前头的中年医生摇头:“没办法,去试试整容手术吧。不过,我估计也不行,受伤面积过大,估计是好不了了。”

颜如玉咬着樱唇,对于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而言,毁容是无法接受的事。

“怎么了?”江晨出声。

颜如玉这才注意到江晨,她轻启樱唇:“你就是江先生吧,谢谢你救了我。”

颜如玉语气感激,却带着几分意兴阑珊,毁容之事让她心中格外难受。

“没事,你的伤……”江晨欲言又止。

颜如玉瘪嘴,低声对医生问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中年医生摇着头:“神仙难救,我从业多年,在外伤这个领域有足够的经验,你的脸伤,大概率是治不好。就算是整容,风险也高,不可能做到和原先一样。”

颜如玉不死心:“我家有钱,多少钱我都愿意花。”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确实没办法。”中年医生摇头,“现如今医学界,没人能做到。”

在一旁的江晨却神色怪异,这……很难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