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大明至尊

大明至尊

花开叶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朱御来到了大明正统十四年,这时候他正巧赶上了土木之变,瓦剌大军兵临城下。莫名成为朱祁钰的他,被文武百官推上了皇位。本以为可以坐享富贵,可谁知外敌的侵袭,内臣的乱权,以及后宫的干政接踵而至,他迫不得已只能与他们展开玩弄权术的游戏!

主角:朱御,李雨儿   更新:2022-07-15 22: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御,李雨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明至尊》,由网络作家“花开叶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朱御来到了大明正统十四年,这时候他正巧赶上了土木之变,瓦剌大军兵临城下。莫名成为朱祁钰的他,被文武百官推上了皇位。本以为可以坐享富贵,可谁知外敌的侵袭,内臣的乱权,以及后宫的干政接踵而至,他迫不得已只能与他们展开玩弄权术的游戏!

《大明至尊》精彩片段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金銮殿上,文武百官的声音震耳欲聋。

朱御猛的从无意识的状态之中惊醒,脸上失措的余悸尚存。

“嗯?我不是在自己的升迁庆功宴上面喝酒庆祝么?这是怎么回事?”

朱御心中呢喃自语,脑子里面的疑问刚刚涌出,后脑勺跟着就是一阵刺痛。

紧接着,庞大的信息,涌入了他的脑海。

是的,他穿越了。

大明王朝,正统十四年九月一日,明英宗朱盘礼遭遇土木堡之变,兵败被俘。

兵部尚书杨碌请命孙太后,扶郕王朱祁钰上位登基,主持大局。

同年九月初六,朱祁钰登基称帝!

紧接着瓦剌大军一路向南,兵临城下,京师保卫战,就此拉开序幕。

历史的信息,已经当下发生的信息,让朱御的脑子宛如爆炸了一般。

片刻之后,朱御就将所有的内容都揉和在了一起。

现在的他,已经是大明王朝的第七位皇帝,朱祁钰了。

“众爱卿平身!”

迅速吸收了所有信息的朱御,立马就融入了角色。

皇帝的位置,谁不想坐?

朱御清楚的记得,朱祁钰的皇位仅仅坐了八年,就被哥哥朱盘礼给夺了回去,最后下场不得善终。

金銮殿上,文武百官的目光全都锁定在了朱御的身上。

新皇登基,他们都在等待着朱御开口。

见新皇迟迟没有开圣口,站在为首位置的中年男人,忍不住发声了,“陛下,瓦剌大军挥师南下,大军不日便会抵达居庸关,居庸关一旦失守,瓦剌大军便会直逼京师,以微臣之见,应将京师南迁,暂避瓦剌锋芒!”

有人谏言,朱御的目光立马就随之看了过去。

徐有贞,内阁首辅大臣,官拜从一品,可谓是位高权重。

而朱御记得,历史上景泰八年,这徐有贞就是发动夺门之变的主要人物之一。

“放屁!”

一想到自己以后会栽在这徐有贞的手上,朱御心中顿时来气,一声厉喝,脱口而出。

只是,这两个字一落下,朝堂之上瞬间人心胆颤。

天子之威,一怒可冲九霄。

扑通!

文武百官,齐刷刷地跪在了地上,生怕触怒天颜。

朱御看着眼前一幕,心中不由暗爽。

紧接着,朱御发话了:“凡有再主张京师南迁者,一律格杀勿论,南迁之事,休得再提。”

身在王位,朱御的话,就是圣旨。

“臣等遵旨!”

殿上众人,纷纷领命。

“都起来吧!我......咳,朕对于瓦剌挥师南下之事早有定夺。”朱御停顿了几秒钟,脑子里面的历史知识全都涌现了出来。

在明史有记载,当年京师保卫战之中,兵部尚书杨碌亲自指挥,击退了瓦剌大军。

既然历史上是这么写的,那现在即将发生的事情也应该相差无几。

朱御只需要将瓦剌的事情交给杨碌,那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只是,朱御话还没有说完,徐有贞便再次上前一步,居然带着一丝质问的语气,问道:“不知陛下有何良策?”

在殿上,敢这么跟皇帝说话的人,也就只有这内阁首辅大臣徐有贞了。

朱御作为临时被推上皇位的新皇,基本上毫无根基可言,除了杨碌那三两个忠于自己的臣子,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心怀鬼胎。

特别是这徐有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他“质问”朱御,同时心中在暗暗自嘲:哼!郕王登基不过是临危受命,我倒要看看,你朱祁钰能不能坐稳这个皇位。

穿越过来的朱御,又怎么会不知道徐有贞心中的那点三瓜两枣?

“杨碌听令!”

朱御一整帝王仪态,他一声令下,兵部尚书杨碌便上前听令。

“臣在!”

“朕现在就敕封你为三军指挥使,居庸关一旦失手,你就是我大明最后的防线,朝廷所有军队包括朕的锦衣卫,皆可调动,京师府衙,大理寺,全力配合杨碌的指挥,还有,把石亨将军从天牢放出来吧!朝廷现在是用人之际,瓦剌来袭,朕需要骁勇善战的将军。”

石亨,本就是当朝大将军,只是土木堡之变,他当了逃兵,跑回了京师,所以才被押入了大牢。

朱御郑重其事地吩咐着这件事情,他完全不给徐有贞说话的机会。

他在下令之后,便直接退朝。

“迁都之事不可再议论,瓦剌来犯之事就此定夺,退朝!”

说完这句话,朱御又看向了身边站着的老太监,继续说道:“金公公,摆驾坤宁宫!”

“是,陛下!”

老太监金清诚答应了一声,便在前面给朱御开路。

土木堡之变后,王振司礼监主管的位置就落在了金清诚的身上。

金清诚作为三朝元老,朱御非常看重他,之前朱盘礼出征瓦剌的时候,也是命金清诚辅佐政务。

所以现在朱御身边的主事太监,自然是这金清诚无疑。

......

从早朝的太和殿到皇后所在的坤宁宫并不算远,而在途中,朱御不断地消化着这个世界的信息。

老太监金清诚却忍不住询问朱御起来,“陛下,今日在朝堂之上,徐首辅主张南迁一事,怕是不太简单呀!”

金清诚作为三朝元老,对于朝堂上的事情自然是看得通透,也正是如此,他才敢在圣上面前直言不讳,弹劾当朝首辅。

因为他知道,徐有贞并非朱御一脉。

“金公公,依你之见,这里面还有什么端倪么?”朱御郑重其事地问道。

他才刚刚继任大统,身边需要有信得过的人办事,更需要金清诚这样有想法的人辅佐自己,不然的话,根本不用等八年之后,自己就会被人拉下王位。

朱盘礼被俘,盯着皇位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

就拿徐有贞来说,不臣之心,人尽皆知。

“回陛下,依奴才之见,京师是大明之根本,徐首辅主张南迁,便是动摇大明根基,倘若南迁,不说后果如何,在南迁途中也会恐遭不测,再者,徐首辅曾是王振一脉党羽,不仅如此,徐首辅还与皇后娘娘有着密切的往来。”

金清诚知无不言,就算是冒着杀头的风险,也要弹劾王振和徐有贞。

当初王振掌管司礼监,金清诚这个三朝元老可没有少受欺凌,如今他有机会了,自然是要搞事情了。

朱御眉头一皱,低喝道:“金公公,乱嚼舌根,议论朕的皇后,可是要遭受拔舌之刑的。”

朱御是天子,他的话,让金清诚瞬间惶恐。

扑通一声就跪在了朱御的跟前,大气不敢喘。

“陛下息怒,是奴才该死,不该多嘴!”金清诚瑟瑟发抖,生怕朱御一句话,就让他脑袋搬家。

朱御内心轻叹一口气,要不是现在自己身边无人,就凭金清诚的这一番话,足以判他死刑。

“起来吧!朕恕你无罪!但下不为例。”

朱御淡漠地说了一声,也让金清诚内心暗暗松了口气。

在朱御的记忆之中,历史上的汪皇后性格刚毅偏执,心怀仁德,但是在景泰三年的时候,却反对朱祁钰立杭氏之子朱见济为太子,而被朱祁钰废后。

可历史都是胜利者编写的,景泰三年废后的真正原因,或许远不止如此。

金清诚是三朝元老,他的话,朱御不得不深思。

正想着这件事情,朱御已经来到了坤宁宫的门口。

身边跟着的奴才见状,很识趣地退了下去。

而朱御也轻轻推开了皇后李雨儿的寝宫房门,看那房门紧闭的样子,李雨儿应该还没有起床。

房间内,古香古色,淡淡的熏香,飘入朱御的鼻端,让他不由神清气爽。

他往里面多走了几步,就看到床上一个婀娜多姿的美人,正躺在那里。

身上的轻纱半遮半掩,将女人后背那嫩滑的肌肤,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隐约之间,还能看到女人那纤细的身子,着实勾人。

朱御深呼吸了一口气,口中更是低喃自语:难怪历代帝王多有昏银无度,这怪不得他们呀!


“陛下,您来看臣妾了。”

正当朱御看得美人身子出神的时候,充满了魅惑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紧接着,床上的美人便缓缓起身,扭着婀娜的身姿,朝着朱御走了过来。

此刻的朱御,才算是看清楚了女人的容貌。

大眼睛,高鼻梁,鹅蛋脸,嫩滑的肌肤,能够掐出水来。

身上半挂着的薄纱,完全遮不住她的风情万种。

眼前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朱御的皇后,李雨儿。

朱御悄悄地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着镇定,然后故作关心地说道:“雨儿,朕听说你偶感风寒,一下朝就过来看你了,你看你穿得如此单薄,要是风寒加重,朕会心疼的。”

朱御怎么也没有想到,李雨儿居然会如此勾人,这和他印象之中的汪皇后可有着天壤之别,看来历史也不能完全相信。

不过这倒也是提醒了朱御,八年之后要发生的夺门之变,或许没有历史上记载的那么简单。

将这件事情藏在心里,朱御将心思全都放在了眼前的李雨儿身上。

李雨儿见朱御主动关心,脸上不由露出了感动的神色。

“能有陛下这句话,臣妾也就心满意足了,臣妾如此,也是想着陛下需要的时候,好服侍陛下。”李雨儿一掩自己的脸颊,故作娇羞地说道。

朱御一顿,自古以来,帝王都是后宫佳丽三千,这光是一个李雨儿就如此勾人,要是三宫六院的妃子全都宠幸一遍,那朱御岂不是要肾亏而亡了?

“皇后,现在正值晌午,服侍之事不太妥吧?”朱御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来到这大明王朝之前,朱御不过是二十一世纪的打工人,别说宠幸女人了,就是女人的小手都不一定拉过。

而现在,面对风情万种的李雨儿,朱御怎么可能把持得住。

“陛下是天子,只要陛下想要,臣妾随时都可以,况且现在到了晌午,陛下退朝,也该小憩一会了,而且今天太医那边给臣妾送来了一些安神香,陛下可以与臣妾一同感受一下其中的效果,来,让臣妾为陛下宽衣。”

李雨儿说着,就主动给朱御宽衣解带。

这让朱御多少有些受宠若惊。

他既穿越成为大明王朝的帝王,自然是要好好享受一下的。

很快,李雨儿便将朱御的外衣褪下,在宽衣解带的同时,她竟还不忘逗朱御。

这让朱御根本就没有办法抵御,一把将李雨儿给抱在了怀中,然后扑在了床上。

“陛下别着急,先让臣妾给您按按身子,配合这安神香,能够让人精神舒展。”李雨儿轻轻地推开了朱御,然后轻笑道。

见李雨儿一片好心,朱御也就按捺住了性子,直接躺在了李雨儿的腿上。

李雨儿不做停歇,命人将安神香点燃,然后开始给朱御按摩。

以前的朱御,洗脚按摩的地方没有少去,对于按摩的手法早就已经烂熟于心了。

现在被李雨儿这么一按,倒是有些熟悉的感觉。

不过此刻的他,只是闭眼享受,什么都没有说。

一盏茶功夫,李雨儿缓缓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然后轻声地唤了两声朱御,“陛下,陛下?”

朱御闭目养神,虽然清醒,但却没有回应。

李雨儿却以为朱御已经陷入了昏睡,脸上的笑容也随之凝固了下来。

她双眼一凝,对着无人的地方,低沉说道:“太医的安神香果然有效,萱儿,你速去找襄王和徐首辅,陛下对我态度更胜从前,让他们按计划行事。”

李雨儿话落,一道黑影就出现在了寝宫内。

那是一个女人,身上裹得严严实实,腰间佩戴着两把匕首,看样子,应该是李雨儿的私卫或者是贴身亲卫。

只是朱御没有想到,李雨儿的身边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存在。

从刚才到现在,朱御完全没有发现这大门紧闭的寝宫内还有第三人的存在。

在朱御的印象之中,李雨儿的身边不应该有这样的人。

不仅如此,从刚才李雨儿口中的话,朱御不难猜到,所谓的安神香就是迷魂汤。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自己没有作用,但李雨儿必然是失算了。

在来坤宁宫的路上,金清诚还提醒了他关于李雨儿的事情,现在看来,这些事情并非空穴来风。

而且李雨儿还提及了襄王。

襄王朱瞻墡可是正儿八经的亲王,和明宣宗是亲兄弟。

当初文武百官极力拥护襄王继任大统,但襄王却一再推脱,以至于最后皇位落在了他朱御的手上。

这就让朱御有些百思不得解了。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李雨儿必然是心怀鬼胎,也不知道和襄王以及徐有贞再密谋着什么。

前一刻,朱御还在为自己当上皇帝沾沾自喜,现在他只能是暗暗叹气,这帝王之争,可没有那么简单。

“想要当皇帝,还真的要有点手段,老子好不容易熬了个穿越,当上了皇帝,你们这些乱臣贼子休想把老子拽下去,还有这学的历史,都是骗我的。”朱御的心中暗暗自语。

在假装熟睡了小半个时辰,朱御便伸了一个懒腰,睁开了朦胧的双眼。

李雨儿见朱御苏醒,那勾人的笑容立马就浮现在了脸上。

职业假笑,不过如此!

“陛下,您醒了!”李雨儿主动开口。

朱御则是缓缓起身,假装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缓缓说道:“雨儿这按摩手法真舒服,让朕睡得踏实,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回陛下,已经过了申时。”李雨儿连忙回答道。

“不早了,朕刚刚继任大统,还有诸多国事要处理,眼下瓦剌大军来犯,留给朕的时间不多了,就不再雨儿这留宿了。”朱御说完,习惯性的就要自己穿衣。

李雨儿见状,便迅速地帮他披上龙袍,同时还不忘在朱御的耳边轻声说道:“不管多晚,臣妾都在坤宁宫等陛下的到来。”

那充满柔情的声音,让朱御不由身子一颤,然后悻悻离开了李雨儿的寝宫。

寝宫外,金清诚已经等候多时。

见朱御从里面出来,便立马摆驾。

“陛下,接下来去哪?”金清诚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总感觉眼前这个新登基的皇帝,比之前的朱盘礼还要不简单。

“去御书房,然后让杨碌还有金吾卫指挥使来见我。”朱御淡漠地说道。

大明王朝的水,比朱御预想之中的要深。

他若是没有行动,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权利争夺之下的亡魂。

所以,朱御必须要行动起来,先发制人,才能够坐稳这大明的皇位!


朱御离开了坤宁宫,直步来到了御书房。

在等候了一刻钟之后,兵部尚书杨碌就奉旨前来。

“微臣杨碌,拜见陛下!”

杨碌不卑不亢,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身忠正之气,这也是为什么朱御会选择相信杨碌的原因之一。

不仅仅是因为杨碌给朱御的感觉非常好,就连历史上对杨碌的评价都非常高。

当然了,对于历史的描述,朱御现在也只能是做一个参考了。

他相信大部分的内容,都是真实的。

“杨碌,你可知朕召你入宫,所为何事?”朱御故作深沉,询问杨碌。

杨碌不假思索,直接回答道:“必然是为了瓦剌挥师南下之事。”

朱御微微点头,却很快又摇了摇头。

他找杨碌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让他去办,但是在这之前,他首先要确定杨碌对自己绝无二心。

“瓦剌挥师南下的事情,今天早朝朕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所有的一切事宜,都由你决定,朕这次找你来,是想让你帮朕在兵部当中挑选一些筋骨壮硕,身手敏捷,且绝对忠心的人。”

朱御试探性地说道,他想要看看杨碌对此会有什么反应。

“陛下,身手敏捷的人兵部不在少数,个个更是忠心耿耿,只是不知陛下挑选这些人,用于何事,微臣也好针对性地挑选最佳人选。”杨碌很聪明,他应该是猜到了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来。

自古以来,新皇登基之后,都会为自己打造牢靠的根基。

朱御提到绝对忠心之人,便是最好的证明了。

“朕要培养一批死士,日后供朕差遣,还有,帮朕举荐一个金吾卫指挥使的人选。”

朱御郑重其事的说道,他一直在关注着杨碌面部表情的变化。

见杨碌表现得还算正常,朱御便继续说道:“锦衣卫、金吾卫、大内禁军,这些虽说是朕的耳目,是朕的矛和盾,但其中难免会有不臣之心的人,朕这么说,你应该能够明白朕的意思吧?”

听到朱御的这一番话,杨碌直接跪了下来。

“陛下,微臣对大明忠心耿耿,对圣上更是可以赴汤蹈火,绝无二心,只是眼下瓦剌来犯,陛下应该将精力放在抵御外敌之上,实在......”

“好!哈哈哈!”

杨碌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朱御给直接打断了。

他要的就是杨碌的这一番话。

倘若杨碌有二心,必然是一口答应朱御的要求,甚至还会加以附和。

但现在杨碌却是说了这一番逆耳的衷言,这也让朱御对杨碌有了足够的信任。

“朕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杨碌你放心,瓦剌大军不是问题,他们敢来,必败无疑。至于朕刚才说的事情,你尽快办了吧!否则朝堂涌动,各路勤王都在京师,保不准哪天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就不是朕了。”

朱御把话说得这般明白,杨碌也不再有所怠慢。

只是他有些好奇,朱御担心的事情,并不会发生,毕竟眼下最大的问题是瓦剌大军,而不是皇权争霸。

“陛下,您是担心襄王和荆王?”杨碌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去把事情办了吧!还有二十多天,瓦剌便会兵临城下了,时间不多了。”朱御没有回答杨碌的疑问,而是让他退下办事。

杨碌虽然心中好奇,但也不敢继续追问下去。

他就是不太明白,朱御是怎么知道瓦剌大军还有二十多天,就会濒临城下的!

走出御书房,杨碌始终没有明白其中的端倪,只能是低喃自语:“陛下的谋略和城府远超先皇,看来这次拥护郕王登基,是明智的选择!”

正南喃喃自语,杨碌的对面就迎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他身穿盔甲,腰间别着佩刀。

能带刀面圣的,除了金吾卫指挥使汪瑛,别无他人。

“于大人,圣上也召见你了?”汪瑛口中带着戏谑的声音。

并不是因为汪瑛身为金吾卫指挥使的官阶比杨碌大,而是因为汪瑛是李雨儿的父亲,也就是大明国丈。

汪家历代都是出任金吾卫指挥使,宫内特权比谁都要大。

再加上汪家之女李雨儿现在已经被册封为后,汪家更是势大。

他汪瑛在众人面前的姿态,就变得愈发高傲了。

“汪大人,兵部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在下处理,就先告辞了。”

杨碌并不待见汪瑛,随便搪塞了一句,便迈开步子,往宫外的方向走去。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杨碌忍不住轻轻摇头。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刚才朱御交代他的事情,其中一个是要让他挑选一个金吾卫指挥使的人选。

这能说明什么?说明汪瑛危矣!

而汪瑛也是得意一笑,然后昂首阔步的朝着御书房内走去。

一进御书房,汪瑛便抬头看向了朱御,见到朱御也不下跪行礼,反而是一副长辈的姿态。

“祁钰,你找我是有什么要是商量么?”

汪瑛满脸傲然的冲着朱御问道,而且还直呼圣上名讳,这让朱御不由脸色一沉。

看来历史上景泰三年,汪后被废的原因,不仅是一点两点。

身为帝臣子,直呼圣上名讳,那是大不敬。

而且朱御新帝登基,必须要立威才行,汪瑛这一叫,便成了朱御杀鸡儆猴的那只鸡了。

“大胆汪瑛,朕的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来人,拿下!”

朱御一声厉喝,御书房外的禁军立马就涌了进来。

这一操作,着实把汪瑛给整懵了。

平常他也是这么叫朱御的,而且,在汪瑛的印象之中,朱御并非能担大任者。

现在坐上帝位,必须要有人在一旁辅佐。

汪瑛正是抓住这一点,才觉得自己和汪家的未来,将会平步青云。

当然了,前提是大明王朝能够抵御南下的瓦剌大军才行。

“祁......陛下,是臣鲁莽了,还请陛下恕罪!”

此刻的汪瑛心中惶恐,他没有想到,昨天还性格温和的朱御,今天就变得充满了帝王之气。

“恕罪?直呼天子名讳是大不敬,就算你是国丈,也在所难免,汪瑛,念你汪家世代为朝廷做出贡献,今天朕允你辞去金吾卫指挥使的官职,就此致仕吧!”

朱御语出惊人,把一头雾水的汪瑛被彻底整懵了。

汪家家主历代都是金吾卫指挥使,现在的汪瑛更是国丈身份。

朱御居然说罢免就罢免,而且还把话说的像是对汪瑛格外开恩似的。

“陛下,您这是何意呀?”汪瑛百思不得其解。

“朕说的还不够明白么?从今天开始,你便不再是金吾卫指挥使了,还不退下?难道要让禁卫军押你下去么?”朱御厉声喝斥。

天子之威,不可忤逆!

汪瑛憋了一肚子的委屈,他本来还想要说什么,却只能是咬着牙,将腰间那属于金吾卫指挥使的配刀交了出来,然后气冲冲的离开了御书房。

新帝杀鸡儆猴,但你杀到老夫身上,就是你的不对,我现在就去找雨儿。

汪瑛心中说罢,在离开御书房之后,就往坤宁宫去了。

朱御看着这一幕,嘴角却是微微往上一扬,内心已然有了数。

而事发之后,不到半刻钟。

汪瑛被免去了金吾卫指挥使职位的事情,就迅速的在各个地方传开了。

首辅宅邸,徐有贞正品着手中的香茶,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

“新帝登基,杀鸡儆猴是正常,但陛下居然‘杀’的是汪瑛,有点意思,看来咱们这位新陛下不太简单哪!”

另一边,襄王府。

襄王朱瞻墡的书房内,一名探子正向他汇报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六弟,咱们这位侄儿有些手段呀,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办!”

荆王府院内,正在赏花的荆王朱瞻堈也收到了同样的消息,只是他表现的非常淡定,宛如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似的。

京师,山雨欲来风满楼。

不仅仅是瓦剌大军来犯,还有着各路亲王以及不臣之心的众多朝廷重臣。

朱御,危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