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江凌锋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江凌锋

别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男频大神作家“别谋”倾心创作完成的都市热血兵文,《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上线之后,收到许多书友精彩反馈,主人公:江凌锋、安若溪,本书尚未编写完结,小说主要讲述了:十年前的今天,江凌锋还是个被仇家追杀的丧门犬,家族被覆灭,自己身负重伤,隐遁山林,因祸得福,开启烛龙宝藏,获得烛龙秘籍。长达十年的时间,江凌锋都在潜心修炼,如今终于烛龙秘籍大成,他也可以安然下山,这一次回到都市,不仅为了报仇,更是为了报恩。

主角:江凌锋,安若溪   更新:2022-07-15 2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凌锋,安若溪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江凌锋》,由网络作家“别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男频大神作家“别谋”倾心创作完成的都市热血兵文,《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上线之后,收到许多书友精彩反馈,主人公:江凌锋、安若溪,本书尚未编写完结,小说主要讲述了:十年前的今天,江凌锋还是个被仇家追杀的丧门犬,家族被覆灭,自己身负重伤,隐遁山林,因祸得福,开启烛龙宝藏,获得烛龙秘籍。长达十年的时间,江凌锋都在潜心修炼,如今终于烛龙秘籍大成,他也可以安然下山,这一次回到都市,不仅为了报仇,更是为了报恩。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江凌锋》精彩片段

钟山山脉,终年云雾缭绕。一名衣衫褴褛的青年走在一条山间小道上,步伐轻盈。

青年名叫江凌锋,这是他入山十年之后,第一次走出无边大山。

将至山脚,忽然听到有人在抱怨。

“我都说了这破山上没有什么仙人,爷爷您非要搞什么封建迷信。就是不为家族着想,也要为您的身体着想啊!”

说话的人是一名留着长发、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有着姣好的容貌和曼妙身材。

她掺着一个年逾古稀、两鬓斑白的老头,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老头看上去有些虚弱,但还是提着一口气说道:“紫瑶,爷爷的身体自己最清楚,恐怕陪不了你们多久了。”

“你看那些医生,一个个号称顶尖专家,但他们都束手无策。”

“指望那些医生,还不如亲自进山一趟,说不定能有其它机缘!”

话一说完,老头就剧烈咳嗽起来。女子赶忙喂了他一口药,症状才有所缓解。

“爷爷,您就别迷信了,果然还是要靠现代医学,那什么仙人灵药靠不住!”

二人交谈间,江凌锋已来到近前。

老头有些惊讶,问道:“小友是登山回来?”

江凌锋摇了摇头:“我住山上。”

女子眉头一皱,指着青年说:“胡说八道!”

老人赶忙制止:“紫瑶,不得无礼!”

女子冷声说道:“爷爷,这钟山山脉人迹罕至、野兽丛生,什么人能在这种地方住?”

江凌锋没有理会,继续赶路。

老头见状,叫住江凌锋:“这位小兄弟,老夫叫苏定国,这个是我孙女苏紫瑶,我们此行只为求药,小兄弟从钟山而来,不知有没有神药的消息?”

三天前,钟山深处突生异象,霞光万丈,有不少人传言山中有神药现世,又有人猜测是仙人降临凡尘。

身患重病的苏定国为寻得神药,带着孙女苏紫瑶踏入钟山,这都找了两天了,别说神药仙人了,连野菜都没看到几根。

此时终于遇到个活人,他当然要拦下来问一问。

江凌锋瞥了他一眼,道:“神药不是没有,但你等不到那个时候就已经死了。”

苏紫瑶双眼一瞪,满面怒容:“放肆,怎么跟我爷爷说话呢!”

苏定国面色一变,道:“紫瑶,住口!这位小兄弟从山间来,自有不凡!”

苏紫瑶看着眼前衣衫褴褛的青年,一脸不屑,道:“什么不凡,连件像样的衣服都穿不起,装神弄鬼!”

江凌锋笑了笑,无视了一脸纠结的老人,自顾自地往山下走。

还没走两步,就听“噗通”地一声,苏定国一头栽在了地上。

方才还没什么异常,这一刻就脸色煞白、口吐鲜血。

“爷爷,您怎么了!”

苏紫瑶面色大变,慌忙抓住老人的手,眼眶里噙满泪水。

“快、快请那位小兄弟......”

苏定国勉强从牙根里挤出这句话,就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苏紫瑶赶忙跪倒在江凌锋身前,哀求道:“对不起,刚才是我有眼无珠,求求你救救我爷爷,我苏家愿付出一切代价!”

江凌锋摆了摆手,在苏定国面前蹲下,手中一根银针,点在老人身体的穴位之上。

不多时——

“噗!”

苏定国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只不过这一次,是红黑色、带着强烈腥臭味的污血。

污血吐出,躺在地上的苏定国就艰难地睁开了双眼。之前那如巨石压身的感觉仿佛在做梦。

“感谢先生出手相助,此恩苏家定当涌泉相报!”

说话间往青年的方向看去,却发现那道身影早已在山道远处。

爷孙俩皆是震惊无语。

良久,苏紫瑶一脸困惑地看着苏定国:“爷爷,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竟然用银针轻轻一扎就把您治好了!”

苏定国神情一肃,道:“紫瑶,我们一定要找到这位小先生,以报救命之恩!”

“这是对我们苏家最重要的事情!”

......

江凌锋出了大山,掏出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打了个的士直奔位于市区的荣景别苑小区。

进了小区,他在一座独栋别墅前停下了脚步。

看着近在眼前的别墅大门,他陷入了沉思。

十年前的一个夜晚,江家一家一百多余口人全数被灭,侥幸逃脱的江凌锋踉踉跄跄地逃到了一条偏僻的小路,眼看马上就要被开着汽车追过来的杀手赶上,危急时刻,一个小女孩忽然出现,推了他一把。

小女孩自己却没来得及逃开。

江凌锋亲眼看着那女孩倒在血泊之中。

他顺势滚下山坡,藏在了一处灌木丛后,一直等到脚步声消失,才跑出来,悄悄将女孩背到她家门前。

而后,只身进了人迹罕至的钟山。

彼时的江凌锋才十岁。

面对茫茫大山,生机渺茫。

本以为会成为山中枯骨,谁知跌入葬天龙渊,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烛龙传承。

在龙渊,江凌锋一住就是十年!

直到三天前,成功融合龙元,真正踏入修仙的第一道门槛——炼气境,并且达到了炼气中期的“凝血境”。

修行至此,十年已至,江凌锋决定重回俗世。

此行下山,一为偿恩,二为报仇。

十年前的灭门血案,江凌锋一刻不能忘。那些与江家覆灭有关的人,必须要以血来还!

而当时救过江凌锋的小女孩,他要为她摘得天上星辰,给她所想要的一切!

“安若溪,十年未见,你还过得好吗......?”


救下江凌锋的女孩,是他的邻居,名字叫安若溪。

荣景别苑中的这栋别墅里住着的,就是安家。

江凌锋正思索着待会见了故人该如何表明身份。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

“哪来的穷乞丐不长眼,到我安家讨饭来了?”

江凌锋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推着一个女孩来到身前。

中年妇女江凌锋认识,她是安若溪的妈妈,陈梅。

而女孩,她有着绝色倾城的容颜和一头如瀑黑发,眉宇间却带着一分忧愁。

江凌锋仿佛被重锤砸中了心脏,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女孩的容貌和气质虽然跟十年前有了很大的差距,但还能看得到一丝熟悉的影子。

更重要的是,此时的她,坐着的是轮椅!

江凌锋颤抖着嘴唇,小心翼翼地问道:“安若溪......?”

女孩疑惑地抬起头:“你......认识我?”

江凌锋脸上挤出一个无比难看的笑容。

“认识,当然认识。”

“过去的十年间,我没有一刻忘记过你。”

安若溪怔怔地看着面前的青年。

这时,推着轮椅的中年妇女走上前来,挡在江凌锋和安若溪之间。

“哪来的野狗,也敢和我女儿攀关系!”

江凌锋没有说话,而是死死盯着陈梅身后那名少女的双腿。

忽然,陈梅一把推在江凌锋身上,怒骂道:“滚开,你个穷吊丝看什么看!”

江凌锋退了两步,怔怔地看着母女俩进入别墅。

在来时的路上,江凌锋就跟附近的人打听过安家的情况。

据说十年前,安家那个被安老太视作掌上明珠的大小姐就成了半身不遂的废人。

江凌锋本来还心存侥幸,会不会是安家的其他人,现在,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

江凌锋眼圈一红。

他没想到安若溪居然被车撞得这么严重,竟落得个半身不遂!

心中的愧疚,让他一时不知该以怎样的身份去面对。

此时,别墅大厅里,已经聚集了安家的一众亲戚。

身形佝偻的安老太坐在大厅首位的檀木座椅上,手里拿着一根龙头拐棍,正在闭目养神。

她的身边,站着大儿子安海通和二儿子安文忠,以及安海通的女儿安铃,除此之外,还有不少青年男女以及一众安家亲戚。

安家的所有人都到场了,因为今天将会举办一场招婿,而在场的青年,有不少就是为提亲而来!

大厅中央,司仪大声唱道:“赵家赵腾明,向安铃小姐提亲,赠极品大红袍一罐、百年佳酿一瓶,蓝晶宝钻一颗,价值三百万!”

“杨家杨真,赠藏品宝珊瑚一株,翡翠玉佛树一颗,珍品玛瑙一串,价值五百万!”

“周家周翰,赠苏工大红皮和田玉观音一块、江景别墅一栋、玛莎拉蒂一辆,价值一千万!”

听到周家的聘礼,安老太满是褶子的脸上都快笑出花来了。

但她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说:“我们安铃能得到各位青年才俊厚爱,是她的荣幸!”

接着让人先带几名公子哥入席。

这三家之前,已经有好几个公子哥向安铃提过亲了。

虽然今天招婿的不止安铃一个,但她无疑是安家年轻一代最漂亮的一个,在南陵市人尽皆知,而且父亲还是安家现在的掌舵人——安海通,和她结婚,将来继承安家财产的机会也更大。

众人看先前司仪念赵家和杨家的聘礼时还没多大反应的安老太,看到周翰就立刻转变了态度,心里别提有多嫉妒了。

看安老太这反应,几乎是已经默许了安铃和周翰的婚事!

但他们并没有抱怨什么,因为周家是南陵排得上号的大家族,比安家都要强盛不少。

接下来,又有许多各个家族的青年前来求亲,安铃几乎是被众星拱月般捧着,提亲的人络绎不绝。

而除了安铃之外,另外几个安家小姐也有很多人提亲。

安海通坐在席位上,笑眯眯地打量了一番周翰这个女婿。他的目光一扫,瞥见了坐在角落的安若溪母女,嘴角浮现出一抹讥讽的笑容。

“我说弟妹,若溪也老大不小了,你是时候给她找一个男人了吧?”

听到这句话,安若溪面色一沉。

果不其然,安海通的儿子安杰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用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故意大声说道:“爸,若溪姐这情况,哪个男人会娶一个瘫子嘛!”

安海通一拍脑袋:“哎呀,我都把这一茬给忘了。弟妹和若溪,你们可千万别介意啊!”

嘴上是这么说,他的脸上半点歉意都看不到。

宴席上的一众小辈也跟着嘲笑起来。

“安若溪都没有那种功能了,就算脸长得再漂亮也没用。吃喝拉撒全都要人伺候,哪个男人会受得了!”

安若溪和陈梅母女被气得脸色煞白,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自从安若溪成了残废,原本被老太太寄予厚望的他们一家,一下成了安家的耻辱。

安若溪平日里不知受了安家人多少冷嘲热讽,连带着陈梅也经常被人怼得哑口无言。

偏偏安若溪的父亲安文忠,这个一家之主只能在老太太身边赔笑,女儿被人这么侮辱,他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陈梅在心里恨恨道:“真是个窝囊废!”

旋即又对安若溪骂了一句:“没人要的赔钱货!”

安若溪低着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这时,一个陌生青年出现在大厅之中。

看到这青年,陈梅大怒道:“是你这个穷吊丝!”

众人纷纷转头。

待看清楚这青年的装扮,人群中立刻爆发出刺耳的笑声。

“是谁把这乞丐给放进来的,别让他身上的酸臭味薰到我们了!”

“是啊是啊,看上去脏兮兮的,他身上说不定有跳蚤!”

安杰像驱赶小猫小狗一样摆了摆手:“哪来的叫花子,一边玩儿去!”

江凌锋眉头微微一皱,“我是来提亲的。”

这个时候,安铃冷笑一声,讥讽道:“你既然来提亲,总该有聘礼吧?”

她是安若溪的堂妹,这场招婿的主角,一开口,自然是得到了最多的关注。

在场众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样一个穷乞丐,哪来的钱买聘礼?

没成想江凌锋真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油纸包。

安铃一脸疑惑:“这是什么?”

江凌锋回答:“我的聘礼,山茶一包!”

“噗......”周翰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听到没,这小子刚才说他的聘礼是山茶一包!”

安铃也笑得花枝乱颤:“山茶......别人都是送豪车别墅、顶级珠宝,再不济也是陈年佳酿和百年大红袍,他送个破山茶,还只舍得一小包!”

周翰鄙视道:“这种东西,拿去给我家狗泡水都不会喝!”

安海通毕竟是安家的当家人,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直接嘲讽,而是问道:“小子,你是打哪来的,有房有车没?收入多少?家里能拿得出多少彩礼?”

一连串的提问,江凌锋都一一回答:“我叫江凌锋,从钟山而来,没有家人,没有房车,没有工作,也没有彩礼!”

“卧槽,这小子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什么都没有还敢过来提亲!”

前来提亲的年轻人们目瞪口呆。

之前他们只觉得这个青年想抱安家的大腿想疯了,现在一看,分明是有什么大病。

周翰嘴角上扬,嘲讽地说道:“你看看在场来提亲的人,哪一个家里没有个几千万的资产?”

“就你这条件,竟然敢拿着一包发了霉的山茶来糊弄事?”

安家的年轻人们议论纷纷。

司仪看了眼主位上的安老太,发现她脸色难堪,便说:“你还是拿回去吧,这样的大礼,我们安家受不起!”

安海通冷笑一声道:“就你这个穷吊丝也妄想娶我女儿?”

江凌锋摇了摇头,冷冷地看了看大厅里的几名少女,目光最后落在了坐着轮椅的安若溪身上。

“你误会了,你女儿配不上我!”说着,他看向安若溪的眼神又柔了几分,坚定地说道:“我要娶的是安若溪!”


江凌锋直视着安若溪,目光灼灼。

“我要娶安若溪为妻!”

此话一出,满堂俱静、针落可闻。

安铃身旁的周翰面如寒霜,一脸阴沉地盯着江凌锋,这个穷吊丝竟然敢羞辱他的女人?

在场众人脸色变得无比怪异。

安海通阴阳怪气地说道:“二弟,我看你女儿和这个穷吊丝挺配的,要不嫁了吧?”

安杰赶忙应和道:“就是就是,残废配乞丐,天生一对呀!”

安文忠虽然脸色难看,但还是不敢发作,说:“这种大事还是看妈的意思吧?”

安老太黑着脸,一言不发。

先前一直没有开口的陈梅,在听到这个乞丐一样装束的青年说要娶安若溪时,脸色终于变了。

她声音尖锐地说道:“老太君,我家若溪虽然身体有些缺陷,但是也不能嫁给这个山沟里出来的穷吊丝啊!”

然后她转身看向江凌锋,咬牙切齿地说道:“就算我女儿成了这样,也不是你一个臭要饭的能娶的!”

周翰起哄般地吹了个口哨,随手从饭桌上拿起一个让人啃了一半的馒头,扔在江凌锋面前,还不忘踩上一脚。

“小乞丐,这馒头赏给你了,拿着它滚出安家!”

安铃冷笑了一声,把油纸包着的山茶扔在馒头旁边,也说:“你个癞蛤蟆连我堂姐这个残废都配不上,竟然还敢上我安家的门提亲!”

话音刚落,几名身强体壮的保镖就走了过来,不怀好意地盯着江凌锋。

场上的局势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传来司仪颤抖的声音。

“苏家苏定国老爷子来了!”

说话间,头发斑白的苏老负手进入大厅,苏紫瑶安静地站在他身旁。

二人的身后跟着数个中年人,抬着三个箱子鱼贯而入。

箱子打开的刹那,众人瞪大眼睛、瞠目结舌。

“居然是三箱黄金!”

“恐怕上亿也不止吧!”

苏老看向江凌锋,微微一笑道:“恭喜安家收得一个好女婿啊!”

这时,一言不发的安老太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失声道:“苏老,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在场一众求亲的青年皆是一愣:“苏老?哪个苏老?”

旋即,他们想到了一个几乎站在江陵省顶点的家族,眼中满是惊骇。

苏家,是江陵省最为顶尖的大家族之一。他们的产业遍布各行各业,黑白两道都有着极强的实力,有着近千亿家产。

更有传闻,苏家在首府上京都有靠山!

就是这样一个实力滔天的大家族,今天,他们的老爷子竟然亲自登门拜访了?

这安家......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面子!

安海通震惊地看向周翰。

他之所以早早内定了周翰做自己的女婿,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周家和苏家有一丁点生意上的联系。

安海通想借着周家攀上苏家这条大船。

若是成功,安家必定能一跃成为南陵市的一线家族。

现在,这个目的似乎快要达成了......?

安海通喃喃自语:“没想到周翰在苏家有这么大的面子,看来得跟铃儿交代交代,让她对周翰好点了。”

他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发现,苏老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包茶叶和半个馒头上......?

安海通赶忙上前,看着江凌锋,冷笑道:“苏老,这个臭乞丐只拿了一包发了霉的山茶就来安家提亲,我们打发了他半个馒头,正准备轰出去呢。”

说完这番话的安海通并未注意到苏老变得有些阴沉的脸色,而是向周翰使了个眼神。

周翰小声说了一句:“海通叔,放心!”

接着,就走了上去。

周家虽然和苏家有些许生意上的往来,但也只是苏家的合作对象之中最不起眼的一个,苏家人平日里都是和那些一线以上的大家族往来,周家人连拜访苏家的资格都没有。

凭他一个周家少爷,自然不可能在提亲的时候请动苏老来撑门面。

可......在场众人,除了自己,周翰实在是想不到第二个有可能跟苏老有关系的人了。

因为,他颇为自信。

周翰咽了口吐沫,对着苏老一拱手。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便听苏老冷哼一声。

“哼,你们安家真是好大的排场,连我苏定国的救命恩人都入不了你们的眼了!”

从走进安家别墅的大门开始,苏老就察觉到气氛不对劲,但当时也没有多想。

等他看到江凌锋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和一脸戏谑的安家人,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时候再看被扔在地上的茶叶和地上那个留着大黑脚印的半个馒头,特别是听了安海通的解释,他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哐!”

苏紫瑶亲手将聘礼箱盖上。

方才还喜笑颜开的安家人,顿时汗流浃背,从座位上噌地一下弹了起来。

周翰却是心头一喜。

苏老居然说周家是他的救命恩人。

难道老爷子和苏老有过命的交情,所以才让苏老特地来给我撑腰?

周翰赶忙说道:“苏老,感谢您亲自出面为我掌婚,改日定和家父一起登门感谢!”

谁知,苏老挑了挑眉头,问道:“你谁?”

周翰的表情顿时凝固在脸上。

他尴尬地咳了一声,说:“苏老,我爸是和苏家江龙集团有合作的周氏企业董事长周长青啊!”

“周长青?”

苏老一脸疑惑。

苏紫瑶贴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苏老才点了点头。

“原来是周氏集团的人啊。”

周翰一脸激动。

接着,就听苏老面无表情地又补了一句:“还是不认识。”

“......”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