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萌宝就位爹地请接招

萌宝就位爹地请接招

日万的鸽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网文新作家“日万的鸽子”倾心推出的一本现言作品,《萌宝就位爹地请接招》倾情上线,主人公:沈轻轻、傅霆轩,本书重点描写两人的情感路线,小说主要讲述了:被设计之后,沈轻轻彻底看清父亲的真面目,沦落到卖身还钱的地步,却意外走进另一个男人的房间。五年之后,沈轻轻和两个孩子一起回来,为了报杀母之仇和算计之仇,并没有直接找上渣爹,而是低调的搜集证据。新仇旧恨,沈卫国这个伪君子真小人,她绝不会放过。

主角:沈轻轻,傅霆轩   更新:2022-07-15 2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轻轻,傅霆轩 的女频言情小说《萌宝就位爹地请接招》,由网络作家“日万的鸽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新作家“日万的鸽子”倾心推出的一本现言作品,《萌宝就位爹地请接招》倾情上线,主人公:沈轻轻、傅霆轩,本书重点描写两人的情感路线,小说主要讲述了:被设计之后,沈轻轻彻底看清父亲的真面目,沦落到卖身还钱的地步,却意外走进另一个男人的房间。五年之后,沈轻轻和两个孩子一起回来,为了报杀母之仇和算计之仇,并没有直接找上渣爹,而是低调的搜集证据。新仇旧恨,沈卫国这个伪君子真小人,她绝不会放过。

《萌宝就位爹地请接招》精彩片段

热……浑身的燥热让沈轻轻无意识扭动着身躯,像是大旱后的旅人寻找生命之源,身旁的男人似乎是唯一的解决之法。

男人猛烈的动作像是要将沈轻轻活生生的劈开,身体的燥热在慢慢褪去,留下的只剩满满的疼痛感。

沈轻轻努力的想要睁眼却始终无法看清男人的模样,只能随着男人在欲海里浮沉。

一夜无眠。

沈轻轻再次醒来的时候,床边只剩她一人,床上鲜艳的痕迹诉说着昨夜的疯狂。

沈轻轻微微起身,浑身像是被碾压过一般疼痛。

昨夜……

碎片似的记忆如雪花般纷至沓来。

昨晚父亲的生日宴会,她喝了杯酒,随后不省人事。

沈轻轻坐在床上看着刺眼的鲜红,心理隐隐有了猜测,又很快否定。

不会的,父亲怎么可能……

醉酒后的疯狂让沈轻轻头痛欲裂却又不得不强迫自己清醒。

沈轻轻摇了摇自己的脑袋,目光落在床头留下的玉佩上。

玉佩入手冰凉,做工精致,一条巨龙盘踞在玉佩上,包裹住整个玉佩,隐隐透露出主人的霸道。

这玉佩一看就价值不菲,想到昨晚的一夜荒唐,沈轻轻默默的握紧了玉佩。

沈轻轻穿好衣服,一开门就听到楼下的对话。

“沈总,你这样可不厚道,说好的让我给你的宝贝女儿开个苞抵债,怎么一晚没见人?”

“徐老哥不要开玩笑,昨夜我亲自下的药怎么可能没送到?”

“既然沈总不想谈,欠我的债三日之内必须到账,否则沈总下半辈子就在牢里过吧!”

“徐总,徐总别生气,我现在就将轻轻那死丫头捉回来,任你消遣!”

“爸?”

沈轻轻声音颤抖的喊着楼下的男人,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男人看到沈轻轻,眉头一皱,神情间染上愠色。

“轻轻!快来给徐总道歉!”

“道歉?”

沈轻轻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心里满是荒谬。

要自己和这个想用肮脏手段买下自己初夜的男人道歉?

“咱们家生意亏空了三个亿,沈总大度看中你,你也不想沈家破产吧,养你这么大,也是你该报答我的时候了!”

沈轻轻木然的看着眼前一脸理所当然模样的男人,突然觉得有些可笑。

“所以你就要卖女儿?卖女求荣的事情,您可真是做得得心应手!”

“怎么说话呢!徐总年轻有为,跟了他你不吃亏。”

沈轻轻直视着面前秃顶年近半百的男人实在是想不出年轻有为四个字是怎么搭上边的。

“三个亿,我可真值钱。”

看出沈轻轻的不情愿,男人眼神一转,声音也放柔和下来

“轻轻,就听爸一句,先和徐总相处一阵,等咱们家周转过来就接你回家。”

“如果我说不呢?”

沈轻轻直视着这个被自己称作“父亲”的男人,第一次感受到寒心。

“死丫头,我们生你养你这么多年,你就不会报答我们?真是养了个白眼狼!”

面前男人丑恶的嘴脸,让沈轻轻气的发抖又死死的克制住自己。

“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昨夜我就不是处子了!”

“混账!”

“啪”的一声,沈轻轻的脸上浮现出清晰的红色指印,看着面前气急败坏的男人沈轻轻冷静的开口。

“三个亿,我来还!”


五年后。

“妈咪,我们走啦!”

沈轻轻看着面前站着的两个宝宝笑的温柔,摸了摸大宝的头,柔声道。

“宣墨,今天我们要坐飞机回国啦,开心吗?”

“开心!”

沈轻轻和两个宝宝坐在出租车上,听着车上放着的广播。

“近日,国际形势越发严峻……”

开车的司机师傅一看就是个自来熟,看着沈轻轻熟悉的黄皮肤,熟稔的开口。

“妹子是华人吧,来这多久了?”

“五年了。”

沈轻轻眼神看向窗外,深吸一口气。

如果不是五年前那晚,自己应该还是沈家大小姐吧……

但是,意外有这两个小家伙也还不错。

“五年也不短了,是在这定居吗?”

“明天就回国了。”

听到沈轻轻说要回国,司机的态度明显热情了起来。

“对嘛!要我说还是华国好,要不是老婆孩子都在我早回去了。妹子你回去是因为老公在华国?”

“不是,有些事需要处理。”

沈轻轻语气平静,态度却明显冷了下来。

车里的气氛一瞬间有所停滞,司机大哥顿了会又重新开了话题。

“妹子,你听说沈家找到失散多年的小女儿了吗,过几天就要和傅氏集团的总裁订婚了。”

“失散多年啊……”

沈轻轻附和了一句,表情有些讥讽。

司机只当沈轻轻感兴趣,也来了劲。

“是啊!你说这豪门真是乱,沈家大女儿还下落不明呢,这小女儿又出来了,要我说小女儿绝对是沈家的私生女。”

沈轻轻看着司机一脸深谙其道的表情也有些好笑,但一想到沈家表情又冷淡下去。

“沈家确实不是东西。”

下了车,沈轻轻有些吃力的拖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走进机场。

“哎呀!你走路不长眼睛吗!”

一声刺眼的惊叫,沈轻轻被面前的女人撞的一个踉跄,破旧的行李箱倒在地上,不堪重负的将里面的物品散落一地。

“哪来的乡巴佬?出门也不看看,这些都是什么啊,真恶心。”

眼前的女人穿着超短裙和抹胸上衣,妆容浮夸,眼线几乎要拉到眼尾,少的可怜的布料几乎遮挡不住她火辣的身材。

女人看着沈轻轻的眼神满是嫌恶,将沈轻轻掉落在外的衣物踢向一旁。

“乡巴佬,你撞了本小姐,想想怎么赔偿吧。”

沈轻轻没有言语,自顾自的收拾衣物,将它们重新塞回箱子里。

“乡巴佬你有没有听到本小姐在说话啊?”

看见沈轻轻还是没有回应,女子气愤的上前就要推沈轻轻。

“不准你碰我妈咪!丑女人!”

沈宣墨和沈宣禾像两个小小的卫士护在沈轻轻的面前。

“哪来的野孩子,让开!”

“宣墨不是野孩子!宣墨有妈咪!丑女人不准欺负我妈咪!”

碰不到沈轻轻,女人将矛头对准了两个孩子。

“真是乡巴佬的孩子,一点教养都没有!”

“你说谁没有教养?”

一直没有做声的沈轻轻终于开口,一脸冰冷的看着女人。

“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一看就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野孩子,不是没教养是什么?你撞了我不赔偿我的损失今天就别想走!”

看着对面女人一脸无理取闹的模样,沈轻轻不再理会,将行李箱拉好,看向两个宝宝。

“宣墨宣禾,我们走。”

被沈轻轻无视的女人,声音立刻尖锐起来。

“乡巴佬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沈家的女儿,沈妙妙,得罪了我你还想走?”


沈妙妙的话让沈轻轻身形一顿,沈轻轻转过身来,看着这个名义上的妹妹。

“你就是沈妙妙?”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今天不赔个几个亿精神损失给我就等着蹲局子吧!”

看着沈妙妙趾高气扬的模样,沈轻轻只觉得可笑。

沈卫国生出来的真是一模一样,开口就是几个亿呢。

“沈家小姐自己撞了人就是这么无理取闹的?”

“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撞的你?分明是你走路不长眼睛。算了,今天本小姐心情好不和你计较,磕两个头道个歉就算完了。”

沈轻轻匪夷所思的看着女人。

磕头道歉?这个女人是疯了吗?他撞了人还要自己感恩戴德的磕头道歉?

“沈小姐健忘,不如看看监控到底是谁撞的谁?”

沈轻轻语气笃定,看着那张不施粉黛依旧秀丽的脸,沈妙妙更是嫉妒万分。

“少夫人!”

几名黑衣人匆匆赶来将沈妙妙围了起来,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沈妙妙看到黑衣人后,原本就跋扈的神情更是张扬。

“乡巴佬,看什么监控,就是你撞的我,这还需要确认?本小姐说的话会有错?”

“丑女人!就是你撞得我妈咪。”

沈宣墨义愤填膺的叫出声,小小的身体像个小狮子一样,死死的盯着沈妙妙。

“小屁孩,这有你说话的地方?”

沈轻轻将大宝护在身后。

“沈小姐人多势众,是打算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吗?”

沈妙妙见说不过沈轻轻,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伸出手指向沈宣墨。

“你们,把那个小屁孩给我带过来。”

“干什么!住手!”

沈轻轻挡在大宝身前,死死的拦着几个保镖不让他们碰到大宝,但是沈轻轻哪里是五大三粗的男人的对手,很快就被推到一边。

“妈咪!”

看到沈轻轻摔倒,沈宣禾赶紧跑过去扶起沈轻轻。

“小屁孩,你刚刚是不是说我丑?”

沈宣墨被保镖束缚住带到沈妙妙面前,面容虽然稚嫩,但是一双眼睛看向沈妙妙却带着透骨的寒意,看得沈妙妙心头一怵。

沈妙妙转过头不再看沈宣墨,带着些戏谑看向沈轻轻。

“都说母亲是最爱孩子的,不知道你是不是呢?”

“妈咪!别管我!”

沈宣墨和黑衣人提溜着,像是小鸡仔一样不停的挣扎,看着沈轻轻一阵心疼。

“我道歉!”

话音落下的瞬间,沈轻轻朝着沈妙妙跪了下去。

“这可不够,又是撞我又是骂我,这肉体伤害加上精神伤害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的?”

沈妙妙得逞的笑着,看着跪在地上的沈轻轻还不解气。

“既然你这么想救你儿子,那就多嗑几个头对我多说几声对不起吧。”

沈轻轻闭了闭眼,重重的磕了下去。

“对不起。”

起身又是一拜。

“对不起。”

“对不起。”

……

沈轻轻磕头的声音越重,沈妙妙的笑声越发的猖狂。

沈轻轻的额头因为和粗糙的地面接触而摩擦出淡淡的血色。

“这么娇弱,才几下就出血了,行了停吧。”

沈轻轻有些踉跄的站起身,看着丝毫没有要放开沈宣墨的意思。

“怎么站起来了,我说可以了吗,这才是他刚刚骂我的补偿,你撞倒我的事情还没完呢。”

“你要怎么样?”

沈妙妙模样有些苦恼的看着沈轻轻,又看了看自己。

“这样吧,你这个乡巴佬撞到我,搞得我衣服都脏了。”

沈轻轻说着掸了掸鞋子上完全不存在的灰尘。

“帮我把鞋子舔舔干净吧。”

“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吗?既然不想,那就他来受吧。”

沈妙妙把目光转向沈宣墨。

“我舔。”

沈轻轻一步步的走向沈妙妙,在沈妙妙面前站定,顿了几秒,终于再次跪在了地上。

“妙妙。”

深沉的男声从沈轻轻背后传来,面前的沈妙妙顿时向后退了一步,声音也娇柔了许多。

“轩哥哥!”

沈轻轻顺着视线回头看去,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薄唇轻抿,眼神淡漠的看着沈妙妙,一字未说却让沈妙妙瞬间温顺下来。

这个人,她认识,傅氏集团的总裁,沈妙妙的未婚夫。

傅霆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