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隐忍

隐忍

北方青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靳南洲轻而易举地就毁掉了周翘的初恋,她自然也不甘示弱,毫不犹豫地炸了他的鱼塘。就在她以为自此之后,他们两不相欠时,殊不知男人却因此而赖上了她。从此,她走到哪里都能够看到他的身影,而且他的出现总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主角:靳南洲,周翘   更新:2022-07-15 2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靳南洲,周翘 的女频言情小说《隐忍》,由网络作家“北方青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靳南洲轻而易举地就毁掉了周翘的初恋,她自然也不甘示弱,毫不犹豫地炸了他的鱼塘。就在她以为自此之后,他们两不相欠时,殊不知男人却因此而赖上了她。从此,她走到哪里都能够看到他的身影,而且他的出现总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隐忍》精彩片段

周翘正在给一个姑娘做美甲,放在一旁的手机不停地响。

周翘用余光扫了一眼,没准备接,她低头继续封层。

眼前的姑娘却好心提醒周翘:“老板,要不你还是先接电话,我不着急。”

周翘抬头,眼前的姑娘浅浅一笑,单纯又天真。

她按掉了手机:“没事,你这个快好了。”

姑娘嗯了一声,两人都没在说话。

周翘认真在做事,姑娘用做完的那只手回复微信,干净的脸始终带着浅浅的笑。

周翘忽然觉得年轻真好,可她明明也才二十二岁。

这姑娘沉浸在微信聊天中,过了一会儿,周翘伸了伸酸痛的脖子,说道:“好了。”

姑娘低头欣赏了片刻,拍了一张照片,她问:“老板你觉得这个好看吗?”

周翘愣了愣,“你觉得好看才最重要。”

姑娘大概想从周翘这得到一个认可,伸出两只手仔细地看了半天,嘴角有藏不住的笑。

“老板,我这个美甲是我的室友帮我团的,我再报一遍订单号可以吗?”

“可以。”

周翘收拾完桌面,走到电脑前坐下。

姑娘正要将订单号报给周翘,一阵推门声后,进来了三个男生。

“赵悦为了一个破美甲,你让我等你两个小时。”

宋泽埋怨着,另外两个在长沙发上坐下了。

“哎呀,我这不是弄完了吗?”

赵悦娇嗔解释着,顺手挽住宋泽的手臂,“付钱呗。”

周翘握着鼠标的手停顿了一秒,看向眼前的男生,嘴角扬了扬,眼神又瞥向赵悦,有点明白了她的意思。

眼前的这个男生原来是个大冤种!

“18000”

周翘冷笑着,指了指收款码,“扫这就行。”

宋泽眉宇微皱,整个人半靠在收银台边上,问周翘:“她两根鸡爪子是镶了黄金?”

“宋泽!”

赵悦面子挂不住了,尤其陆其明和靳南洲还在这,宋泽这个样子有点打她的脸。

这种场面周翘见过不少,她懒得跟一群小屁孩见识,她目光落在赵悦脸上,“是扫码还是用订单号?”

周翘猜眼前这个纯真无害的姑娘可能是最毒的。

赵悦被问住了,瞪了周翘一眼,没吭声。

陆其明和靳南洲两人对视一眼,嘴角泛起冷笑,也在心底鄙视宋泽。

想泡--妞,18000也舍不得!

宋泽也看着赵悦,心里的火气不打一处来。

三番两次放他鸽子,上来就要他付钱。

“怎么偿?肉--偿?”

宋泽这会眼神变了,看向赵悦多了一分不屑,也不枉费陆其明骂他傻--逼。

赵悦装着一副听不懂的模样,锤了一下宋泽的肩膀,“你想什么呢?快付钱!”

此时周翘的脸色并不好看,她忍着火没发。

“躲开一下!”

坐在沙发上的靳南洲清冷地说道。

宋泽和赵悦纷纷回头,周翘才注意到这个气质耀眼的男生,长相帅气,气场也足。

是这三个男生中最帅的那一个!

过了几秒,周翘就听见:收钱吧到账20000元。

得,还多给了2000。

赵悦喜笑颜开,颠颠跑到靳南洲面前,“南洲学长谢谢你,这钱我一定会还你的。”

靳南洲嗤的一声,摆明看不上赵悦这拙劣的伎俩。

宋泽一副吃了狗屎的模样,瞪了靳南洲一眼。

靳南洲无所谓地往后靠了靠,赵悦身上的香水味有点冲人,他朝陆其明使了个眼色。

陆其明瞬间了然,“走了我的大少爷,我和南洲还饿着肚子呢。”

几个人准备走了,周翘才回神,从抽屉里找出一叠现金数了2000,走到靳南洲面前,“给,转多了。”

靳南洲睨了她一眼,并没有接:“当洗眼睛的费用。”

这话一出,周翘瞬间悟到了。

这三个男生都不是什么善茬。

赵悦的面色瞬时涨红,这种被羞辱的感觉,周翘太懂了。

无非是赵悦太捞女了一点!

周翘转身将2000放在赵悦的手里,赶客了:“慢走不送。”

走在最后的宋泽警告赵悦道:“下次你来这种地方别他妈的叫我来接你!”

这种地方这几个字特别大声,仿佛周翘这美甲店有毒一样。

周翘听了,也只是撇嘴冷笑。

狗东西!她在心里骂。

她起身去拿手机,却与回头的靳南洲对视着。

那一眼,让周翘浑身的寒气冒了上来。

凛冽如刀。

又深情缱绻。

太过于矛盾!

周翘突然有点怕,可他们并不认识呀!


美甲店在大学城商圈内,消费群体主要是学生居多。

艺术学院,非富即贵的人一大把,像赵悦这样的女生,自然也不少。

毕竟,爱美的女生,哪个美甲只做基础款。

周翘翻动手机屏幕,明睿的消息一条接一条。

老婆,我好想你呀。

老婆,你忙完了吗?

周翘盯了手机屏幕一会,不想理她才是重点。

她懒,看了时间,明睿这会也不在上课,直接拨了个视频通话。

刚接通,却被换成了语音通话。

周翘眼底泛起一丝冷意,手机放在一边,她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等着明睿。

一阵窸窣慌乱后,明睿试探着:“老婆?”

周翘懒懒嗯了声,听不出任何异样。

明睿讨好地笑了笑,“想我了?”

此刻,他光着上身,旁边还躺着舞蹈系的校花宋意。

进展到一半突然被打断,宋意的脸色并不好看,她瞪着明睿快点挂掉。

明睿眉宇微皱,拉了拉被子,转到床的另一边躺下,搂着宋意的肩膀,在她的耳边呵气,惹出一阵浅浅的坏笑。

轻轻地,却落尽了周翘的耳里。

周翘翻动屏幕的手停了几秒,面无表情地问:“怎么了?你不舒服?”

明睿咬了一口宋意的脖子,旖旎声一寸一寸刺激周翘的神经。

“嗯,昨晚画了一晚上,有点累。”

周翘哦了一声,点开十几个小时之前收到的高清照片,原本平复的心情,此刻又泛起苦涩。

画了一晚上?

应该是搞了一晚上!

明睿担心周翘怀疑,假意打了个呵气,说着:“宝宝,你忙完了也回去休息哦。”

张口就来的关心,令周翘作呕。

“好呀。”

周翘笑着。

“我挂了哈。”

“嗯。”

绿她,绿得如此心安理得。他从不叫她宝宝的,今天一下子露了嘴。

她瞟了一眼通话时长,有点寒心,她从前怎么没发现明睿这么狗呢!

但周翘没想过和明睿撕破脸。

毕竟,他们需要彼此。

明睿的朋友彭峰生日,聚会时间早早就定下了。

据说是,家里有钱。

明睿需要和这一群人混熟,搭上通往上流的线。

周翘很明白,她也不过是明睿目前的跳板而已。

到了聚会地点,周翘推门而进。

一家KTV的包间。

没有纸醉金迷的旖旎,也没有暧昧气息。

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周翘一眼就找到了明睿。

宋意坐在他旁边,他身上还穿着自己送的卫衣!

周翘忍着火没发作。

看向明睿的目光藏了一丝冷。

又上下打量一番宋意,长相漂亮,身材匀称,一副纯,欲模样。

只不过婊,里,婊,气。

明睿推开宋意,过来牵周翘,“老婆你来晚了。”

边说,边要去吻上来。

一股淡香扑过来,周翘偏了头,明睿吻到了她的唇边。“怎么了,害羞了?”

一把将周翘搂在怀里,还不忘给彭峰使眼色。

等明睿放开她时,宋意已经坐到了角落。

周翘不明白,她看起来是有多好骗,明睿把她当傻子一样糊弄。

明睿拉着周翘在沙发的另一边坐下,把玩着周翘的手,俨然热恋中的情侣模样。

周翘嘴角微扬,笑得牵强。

彭峰接了个电话,推门出去了一会。

再进来,后面来了五个人。

周翘半眯着眼,还没看仔细,听见彭峰说:“你们能来,可真给我面子。”

宋泽哼了声,“靳公子要来捉,奸。”

话音刚落,彭峰尴尬地笑了。而周翘明显感觉明睿突然变得僵硬,心跳加了速。

她回头,佯装茫然看向明睿,“捉谁呢?”

明睿没应声。

周翘起身,往前走了两步,开了手边的灯,尴尬无处遁形。

她才注意到半倚在门边的男生。

黑色衬衫称得他的皮肤更白皙,两个扣子没扣,露出脖颈的大片肌肤凛冽禁欲,袖子微卷,手肘紧绷有力,浑身散发着疏离清冷的气息。

原来是他!

周翘的目光很直接,一旁的明睿顾不上不安,扯了她一把。

视线刚要收回,却与靳南洲四目相对。

锋利如刀,周翘踉跄了一下。

她有点害怕地收回视线,却听见一旁站着的宋泽嘲讽她:“小姐姐你连你男朋友都看不住吗?”

说完,宋泽瞪了一眼明睿。

角落里的宋意更是如坐针毡,从进门到现在,靳南洲连一个眼神也没给她。

明睿搂紧了周翘没应。

胆小怕事的模样,更让宋泽瞧不起。

靳南洲放任着宋泽制造尴尬,周翘不适应这种场合。

她往前走了一步,明睿松开她,有点害怕地站在原地。

“谈谈吧。”

她走到靳南洲面前,很是丧气。

靳南洲扫了她一眼,声音冷淡:“你替谁跟我谈?”


周翘忍着心里的不快,回头瞪了一眼明睿。

“替他!”

周翘指着明睿,迎上靳南洲的目光。

靳南洲神色疏离,嗯了一声,推门走了出去。

周翘跟了上去。

两人前后出了KTV大门,靳南洲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拿在手上把玩。

“想怎么谈?”

他像是询问天气一般,言语冷淡,仿佛刚才的尴尬与他无关。

周翘皱着眉:“成全他们?拆散他们?”

她不痛不痒地提议。

靳南洲垂眸瞥了她一眼,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舞。

忽而,手机里高清的视频映入周翘的眼里。

“你男朋友绿了我,也绿了我朋友。”

周翘看出了那一双纤细的手,美甲图案她认得。

她有些难过,眼眶里闪着泪。

“你们想怎么样?”

她带着哭腔,看着靳南洲,仿佛做错事情的那个人是他。

靳南洲不说话,只盯着她看。

周翘心里捏了一把汗,刚才那一瞬,她不过是在耍赖。她太清楚他们这群人的做法了,无非一个比一个狠。

清朗的环境,两个人对视,周翘只感觉心跳加速,浑身的不安都在叫嚣。她舌头舔了舔唇瓣,晕开一抹干燥。

或许,这样的夜晚令人沉醉。

靳南洲慵懒地笑着,“我想怎么样都行?”

低沉的声音,勾得周翘心里一痒。

很快,她又理智回笼。

“你找明睿吧我走了。”

她站远了一点,低头打车。

“嗯。”靳南洲应了一声。

很快,周翘打得车来了。

她快速坐上车,催促司机开走。

靳南洲还站在原地,月光撒下来,更添了一抹清冷气息。后视镜里的他渐渐消失,周翘收回了视线,捏着手机不说话。

明睿的消息一条一条的跳出来。

周翘想看不见都难。

来南市之前,那些人耳提命面,句句嘱咐,一涌而上,在她的脑海聚集。

这一次不帮他,她连家都会没有了。

“麻烦你送我回刚才上车的地方。”

司机很快改变了路线,车子往回开。

一分一秒,周翘都觉得煎熬。

到KTV门口时,靳南洲正和魏然在抽烟。

猩红的火光中,魏然拍了一下靳南洲的肩膀,安慰着:“你也不喜欢宋意,无所谓。”

靳南洲白了他一眼,“你喜欢林果?”

毋庸置疑,无光欢喜,只是在台面上,有些难看罢了。

魏然再笑,“懂了。”

他碾碎了烟头,往里面走。

靳南洲抖掉烟灰,抬眸间看见了周翘。

她额头有细汗,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微喘着粗气。

想必经过了一番挣扎。

靳南洲想到了另外一个女人,和她一样,不停地为一个男人善后。

滑稽又愚蠢。

周翘看见靳南洲,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气。

还好,他还没动手。

两个人遥遥望着,像是要把彼此吸进眼里。

他们心知肚明,他们所要的目的不一样。

靳南洲把烟头扔进垃圾桶,转身要往里走。

周翘赶紧小跑,追了上来,她扯住靳南洲的衬衣一角。

仰头看着他,却不说话。

靳南洲任由她扯着,头顶的灯光落下来,他们的影子在地上相依,像一对情侣似的。

周翘脸一热,慌忙松开了手。

为了明睿,她只能硬着头皮道歉:“对不起,我代替明睿向你和你的朋友道歉。”

靳南洲俯身下来,单手挑起周翘的下颚,素净的脸粉黛未施,纯洁如雪,激起了他的破坏欲,他想在她这,留下他的痕迹。

结果放她走了,又自投罗网。

再善良的猎人,现在也想着收网。

“道歉要拿出诚意。”

靳南洲在周翘的耳边提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