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热搜预警我和顶流组cp爆火了

热搜预警我和顶流组cp爆火了

槐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韩清瑶在被污蔑剽窃别人作品后,被网友网暴。因此,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导致后来服药自杀。死后,灵魂穿越到了修真世界,久经修炼,她最后为除魔道而亡。再睁眼,她回到了自己的第一世,在被人冤枉剽窃时。这一次,她一定会勇敢面对。只是,她还什么都没做,竟然就被顶流谢迟一再关照。谢迟是曾经的摇滚天王,在人气爆红时退圈,接手了家族企业,现在是全国最年轻首富。得知他身份的韩清瑶,果断抱上大佬的金大腿!

主角:韩清瑶,谢迟   更新:2022-07-15 22: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清瑶,谢迟 的女频言情小说《热搜预警我和顶流组cp爆火了》,由网络作家“槐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韩清瑶在被污蔑剽窃别人作品后,被网友网暴。因此,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导致后来服药自杀。死后,灵魂穿越到了修真世界,久经修炼,她最后为除魔道而亡。再睁眼,她回到了自己的第一世,在被人冤枉剽窃时。这一次,她一定会勇敢面对。只是,她还什么都没做,竟然就被顶流谢迟一再关照。谢迟是曾经的摇滚天王,在人气爆红时退圈,接手了家族企业,现在是全国最年轻首富。得知他身份的韩清瑶,果断抱上大佬的金大腿!

《热搜预警我和顶流组cp爆火了》精彩片段

混沌中,韩清瑶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她猛地睁开眼,望着周围的高楼大厦,眸中布满疑惑。

她不是以身抵挡魔域的入口,已经身死道消了吗,为什么又会看见前世的现代世界?

难道……她又回来了?

铃声还在坚持不懈地响着,韩清瑶看着屏幕上的陌生又熟悉的来电显示,接通电话。

“你看热搜了吗?我的天,上面说你剽窃杨秋秋的歌曲,前几天签约的品牌都快把我电话打爆了,他们要跟你解约,你还得给赔偿金。”

刘湘说话就跟放鞭炮似的急切,韩清瑶能够想象到,她现在肯定急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握着手机,韩清瑶突然笑了起来。

刘湘听着那头如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一脸懵逼,被污蔑剽窃竟然还笑得出来?

韩清瑶抬头,灿烂的阳光让双眼微阖,她的笑容却不减。

老天待她不薄,她果真回来了!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即便隔了百年时光,她也能回忆起。

在被污蔑剽窃,继而被网友网暴后,她患上了很严重的抑郁症,最后服药自杀。

死后,她却穿越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修真世界,在那里,她努力修炼,成了正道之光,最后为了抵挡魔域入口的开启,选择以身相抵,身死道消。

神魂湮灭后,她又回来了。

回到了二十一世纪,她苦难来临的开端。

但这一次,韩清瑶可不会那么懦弱地选择自杀。

“现在可怎么办呀?”作为韩清瑶的经纪人,刘湘脑袋都快愁大了。

“湘姐,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会看着办的。”

韩清瑶目光微沉,又道:“我记得,赔偿金是一千万对吧?”

“对,”刘湘点头,突然瞪大眼问:“你怎么知道?”

韩清瑶冷笑,她自然知道,因为这一千万也是逼死她的一个导火索。

刘湘以为是广告商打了电话通知韩清瑶,也没再追问,叹了声气,“我这里还有点积蓄,你要是需要……”

“不用了,湘姐,赔偿金的事我会自己想办法。”

韩清瑶心中微暖,她知道刘湘想要帮助她的好意,前世也是如此,刘湘将存了好久的买房钱借给她,但对于一千万的赔偿金来说,那几十万只是杯水车薪。

这一次,韩清瑶还是拒绝了刘湘的好意,至于钱从哪里来,她已经想到了好的来处。

安抚好刘湘后,杨家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韩清瑶似笑非笑,瞧瞧,送钱的不就来了吗!

电话接通后,便是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数落。

“韩清瑶,你当真是不知羞耻,秋秋对你这么好,你还想踩着她上位,现在翻车了,丢死人了。”

杨詹现在特别庆幸当初韩清瑶为了那个死警察养父母不改姓,否则杨家就要多出个“小偷”来了。

杨詹用施舍的语气说道:“你现在就赶紧回来收拾东西,滚回你的乡下老家去,至于那个老太婆的医药费我也不要你还了。”

这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将假千金杨秋秋当宝,却视她为草芥,前世她被这番话打击得伤心欲绝,而现在,韩清瑶只想冷笑,“说完了?”

杨詹微怔,这个女儿,怎么这般冷静?

“既然说完了,那就该我说了。”

韩清瑶俏脸含霜,声音如淬了冰,“杨詹,准备好一千万。”

杨詹皱着眉问:“什么一千万,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的好女儿没告诉你,我需要赔付广告商一千万吗,准备好,我等会儿过来拿。”

“你疯了不成,这一千万我怎么可能给你。”

对于杨詹来说,这个乡下回来的亲生女儿毫无作用,还给他脸上抹黑,他怎么可能替她付这么大一笔钱。

韩清瑶并不着急,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劝你还是准备好,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这句话后,她便挂了电话。

“喂?喂?”杨詹瞪着手机,一脸莫名,她这是在干什么?威胁他?

韩清瑶站在路口边,一边等车,一边点进微博热搜。

【#韩清瑶剽窃杨秋秋#爆】

【#韩清瑶是小偷#沸】

【#韩清瑶滚出娱乐圈#沸】

还真看得起她,一下子就上了三个热搜。

网友们也在议论纷纷,清一色全是骂她的。

【我就说嘛,韩清瑶就是一乡巴佬,她怎么会写歌呀,原来全是剽窃了杨秋秋的作品】

【心疼秋秋,被抱错也不是她的错,韩清瑶为了塑造才女人设,竟然利用她的愧疚夺取她的成果】

【韩清瑶才是小偷,小偷滚出娱乐圈】

类似的评论不绝于耳。

不止粉丝,热心网友也都在为杨秋秋鸣不平。

杨秋秋选秀出道,这两年拍了几部网剧,吸了不少粉。

两个月前,杨秋秋在直播时跟网友坦白自己的身世,原来,因为当年护士的疏忽,所以导致家世悬殊的两家人抱错了孩子。

杨秋秋悲伤欲绝,在直播间诉说愧疚之情。

当时,韩清瑶投稿的歌曲被一个大型古风网游录用,杨秋秋知道后,怂恿她放出几首原创的古风歌曲,但又不许她露脸。

韩清瑶被杨秋秋的虚情假意骗住,真的以为她是为自己着想,毕竟,杨秋秋后面还在微博上替她宣传音乐。

短短两个月,几首歌被频繁用作小视频配乐,迅速在网上走红,她也被网友称为“古风才女。”

在杨秋秋的介绍下,她签约天辰娱乐公司,还借着这波热度接了几个代言,在广告中,她戴着面具,网友们都在猜测她是无颜女丑八怪,而杨秋秋却说,这是在保持神秘感。

前世的她也的确是个猪脑子,竟然还真信了这些鬼话。

走红之后,好友陆巧背叛她,偷走了她写歌的曲谱手稿,同杨秋秋沆瀣一气诬陷她。

自己的歌成了杨秋秋的原创,真是讽刺。

杨秋秋打从让她在网上发表作品开始就在计划如何移花接木,为此,还模仿她手稿中的字迹……

韩清瑶拦下一辆出租车,不慌不忙地坐进去,这一次,她会好好回敬这些伤害过她的人。

纵横交错的道路,出租车正在等红绿灯,韩清瑶随意地望着车窗,梳理脑海里的记忆,毕竟她在修真世界待了上百年,有些事已经记得不太清了。

旁边,是一辆线条流畅的黑色宾利。

后厢里,坐着一个面容俊美的男人,狭长的凤眼邪气四溢,慵懒优雅地靠在椅背上,双腿大马金刀地敞着。

修长的指间夹着香烟,烟雾吞吐间,被朦胧的容颜充满了狂野与邪肆的气息。

忽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散漫地垂眸,接通电话,音色低沉磁性,“……嗯,在来的路上。”

男人不经意地往旁边瞥了一眼,因为两车距离近,他又生了双利眼,即便隔着车窗,女孩清丽的容颜也能清楚地映入眼帘,特别是,她鼻头右侧的那颗妩媚的小痣。

下一秒,绿灯。

出租车朝前行驶,韩清瑶看着往左转的宾利,秀眉蹙起。

她毕竟修炼过百年,五感很强,方才,她分明感觉到了,那辆宾利车中有道强烈的视线在注视她。

是谁?


到了杨家别墅,韩清瑶的亲身父母,还有杨秋秋都在客厅里等着她。

“瑶瑶,你回来了,”杨秋秋笑着上前,她惯会伪装,捅了别人刀子还能装作若无其事。

韩清瑶冷嗤:“杨秋秋,收回你令人作呕的伪善,今天的账我迟早会跟你算清楚,现在,麻烦你滚远点,你挡着我了。”

这番话让屋内三人皆惊。

韩清瑶没错过他们脸上的震惊,她自然清楚他们在惊讶什么。

她性格怯弱温和,回到杨家的这几个月,表现出来的怯懦好比菟丝花,就连说话都不敢太大声,一看便是柔弱可欺的性格。

而现在,她却用冷硬的语气说了这么一番不留情面的话。

毕竟在危机四伏的修真世界历练了上百年,如果还是任人宰割的性格,韩清瑶都会瞧不起自己。

白丽猛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快道歉,你不仅剽窃秋秋的歌曲,还敢说出这么恶劣的话。”

韩清瑶幽幽地盯着生母,冷笑道:“我剽窃她?傻子才会信。”

这话直接把杨詹和白丽两个人都骂了。

白丽大喊:“当然是你剽窃,你就是一个乡巴佬,怎么可能会写歌,难不成秋秋还会冤枉你?”

闻言,杨秋秋顺势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瑶瑶,我也想补偿你,但我发现之前做的都是错的,只会让你越陷越深。”

这话如火上浇油,白丽用更加恶毒的话语来侮辱韩清瑶,她绝对不要这种人品败坏的女儿,只会惹人嘲笑,让她没面子。

“真不错,你给他们洗脑得很成功,”韩清瑶语气嘲讽,“比养的狗忠诚度还高。”

白丽发现自己又被骂了,怒不可遏,“我看你就是在乡下野惯了,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训你。”

话音未落,白丽便抬起手,做工精致的美甲碎钻发出刺眼的光芒。

侧身在一边的杨秋秋垂着眼,唇角偷偷勾起,眼中闪过幸灾乐祸。

看着生母高高扬起的手,韩清瑶眯了眯眼,眸中冷光四溢。

这一巴掌,前世,她可是生生挨了。

这一次,呵……

在巴掌挥下的瞬间,韩清瑶疾如闪电地攥住白丽的手腕,用力一甩,直接将她惯在地上。

“啊——”

养尊处优的贵妇人发出痛呼,她的屁股差点被摔成两半。

韩清瑶撇了撇嘴,径直走向震惊的杨詹,开门见山地问:“钱准备好了没有?”

“不许给!”白丽在杨秋秋的搀扶下站起,回过头,宛如疯婆子大喊:“你休想从我们这拿到一分钱。”

不用她说,杨詹也不会给,他毫不犹豫地拒绝,“这个钱,我是……”

“真的不给?”韩清瑶打断他,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音量道:“如果惹我生气,后果可是很严重的,比如说,将你住在崇明小区的那个私生子曝光给你的妻子。”

霎时间,如平地惊雷,差点将杨詹炸得脑袋开花,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韩清瑶,“你……你怎么会知道?”

韩清瑶笑而不语,前世,杨詹私生子的存在是在半年后被白丽发现的,这件事闹得很大,就连在出租屋浑浑噩噩的她也听说了。

杨詹出身草根,靠着岳家资源才走到今天这步,所以他在白丽面前挺不直腰杆子,当然不敢让私生子的存在曝光。

“如何,这一千万,你要不要给?”

韩清瑶笑容越灿烂,杨詹便越是浑身发冷,这个软弱可欺的女儿,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可怕?

看着走过来的妻子,他吞了吞口水,咬着牙答应,“我给。”

白丽气得跺脚,“你疯了不成,我说了不许给,凭什么给她呀!”

杨詹抓住白丽的手,编造着可信的理由,“她毕竟是我们的女儿,这一千万,就当我们补偿她的,但是……”

话锋一转,他盯着韩清瑶,意有所指道:“这是最后一次,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们杨家的女儿。”

这便是要断绝关系的意思。

韩清瑶悠悠一笑,“求之不得。”

白丽虽然不忿,但仔细一想,能用一千万甩掉这个乡巴佬女儿也算值得。

这完全出乎了杨秋秋的意料,她本想让这一千万彻底压垮韩清瑶,谁知却落了空。

韩清瑶走进自己的房间,就在保姆房间的隔壁。

她也没什么行李可收拾的,最宝贵的东西就是奶奶给她的二胡。

韩清瑶背起琴盒,在转身的瞬间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

她回过头,入眼便是杨秋秋虚伪的笑容。

“瑶瑶,你真的要离开吗?”

韩清瑶似乎变得很不一样,这让杨秋秋突然有了几分危机感,想要将她放在眼皮子底下。

韩清瑶一眼便看出了她在想什么,挑眉轻嗤,“怎么,你在害怕?”

杨秋秋笑容微敛,“我只是担心你离开了没有住处。”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

韩清瑶拖着行李箱走到门口,握住门把手,突然冷不丁地说了一句话。

“杨秋秋,你猜猜,接下来我会怎么回敬你?”

开门声响起,女孩离开时清脆的笑声让杨秋秋心怀忐忑。

事情,好像已经超出了她的控制。

韩清瑶坐上出租车,目光幽深。

前十五年,她的生活特别幸福,即便之后因为中考体检知道自己并非是父母的亲生女,她也不曾过于烦恼。

在养父母让她回杨家认祖归宗时,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如果不是养父母去世,奶奶生病急需用钱,她也不会找上杨家帮忙。

前世是她识人不清,才会落入杨秋秋的圈套。

而现在回来了,自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她很清楚杨秋秋在害怕什么。

另一边,韩清瑶见过那辆黑色宾利停在医院停车场。

车门被司机打开,高大的男人迈出长腿,旁边一个年轻的女司机正好也下了车,看见男人后,顿时怔住。

男人是冷白皮,有着一张仿若吸血鬼般俊美的容颜,眉间的邪气又像暗夜撒旦,散发着无法抗拒的魅力。

不算贴身的黑色衬衣,却隐隐勾勒出迷人的腹肌轮廓,衣襟纽扣被随意松了几颗,露出的性感锁骨就像是欲拒还迎地挑逗,充满了狂野的欲。

这是一个足以让女人口干舌燥的男人。

女司机咽了咽口水,在男人接过墨镜戴上远去后,她突然拍了下脑袋。

“啊!是谢迟!”

华国的首富,他还有个身份,半退圈的顶流摇滚歌手,亿万少女的春梦制造者。

谢迟走进医院,径直去了住院部,敲响病房后,他见到了病床上衰弱的老太太。


韩清瑶在医院附近订了个宾馆,放好行李后,她下楼准备去医院。

医院在中心商务街,穿过步行街广场就是目的地。

杨詹唯恐夜长梦多,所以转账很积极,韩清瑶看着手机的到账消息,满意地勾了勾唇。

走了两分钟,她在人声鼎沸中听见了一阵幽幽音乐声。

广场中央的空地上,零散地围着一些群众,在中间,有四个年轻男女正在表演乐器演奏,分别是古琴、琵琶、洞箫,还有长笛。

韩清瑶脚步稍顿。

演奏大概两分多钟,结束后,大家都鼓起了掌。

为首弹古琴的明艳少女叫谢云悠,是京音大的大二学生,也是学校民乐社团的社长。

看到大家热烈的反应,她倨傲地微扬下巴。

下一秒,只听见一道平静清越的声音淡淡地传入她耳中,“杀气有余,慷慨激昂而不足。”

谢云悠微怔,循着声音看去。

说话的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女孩,穿着简单的淡黄色连衣裙,鹅蛋脸,容颜清丽,桃花眼潋滟多姿,最出色是她鼻头右侧的黑色小痣,竟隐隐透出几分妩媚。

谢云悠眉间微拧,自她考进京音大,每次演奏都是满堂喝彩,就连她的老师都夸她在这方面天赋过人,专业考试年年拿第一。

但眼前这个人,却在质疑她的水平。

“我老师是京音大的副院长,连他都夸我弹得好,你凭什么点评我不行?”

小姑娘神色不悦,言辞尖锐直指韩清瑶。

韩清瑶从人群中走出,在小姑娘充满敌意的目光下,走到古琴前,纤细的手指轻叩琴台。

“这曲子是你们自己编的?前面笛萧琵琶为辅,古琴入阵为主,拨弦渐快,杀气骤起,灵感来源是《荆轲刺秦》吧!”

谢云悠不自觉地鼓眼,迅速望了眼身后的三个同伴,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震惊。

对方竟然能从他们的曲中听出灵感创作来源!

韩清瑶问:“你的琴,可否借我一用?”

谢云悠知道,韩清瑶既然能说出刚刚那番话,就证明她并非是外行人,能听曲辨创作出处,说不定还是个中翘楚。

脸上的不服还未完全消散,但谢云悠还是退后把位置让出。

说自己弹得不够好,她倒要看看,这人又是什么水准。

韩清瑶低眉垂眸,素手拨弄琴弦。

古琴深沉悠远的声音顿时在广场中响起。

进入主调开始,这首曲子的音色开始显现,泛音轻灵清越,散音沉着浑厚,按音激越凝重。

曲调从沉稳抒情初起,再转之骤起杀意,循序渐向咄咄逼人,剑拔弩张的气势……

而韩清瑶低垂的眼神,也随着曲调的变化,露出不同的神情。

在她演奏的过程中,现场一片寂静,自乐曲声入耳,一场惊心动魄的画面在围观群众眼中铺展开来,仿佛在瞬间将他们带到千年之前的场景中……

谢云悠嘴巴已经张成了“O”型,瞳孔地震。

这个曲子她陌生又熟悉,主旋律还是她弹的调子,但是韩清瑶做了许多细节改动,还注入了她这个创作者都没有的丰富情感。

如果把谢云悠的弹奏比喻成底子好的璞石,只隐隐约约有光泽透出。

那么韩清瑶所做的改编更像是将其细细打磨,让光泽更加饱满。

演奏结束,谢云悠彻底心服口服。

小姑娘虽然娇纵,但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刚刚还对韩清瑶一脸不满,现在看向她的目光隐隐冒着星星,“你真厉害,比我强多了。”

韩清瑶不由莞尔,对她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谢云悠望着她窈窕的背影,喃喃自语,“不仅人长得漂亮,琴还弹得好,怎么就这么完美呢,跟仙女似的……”

围观的某个年轻人收起录视频的手机,悠哉地哼着小曲儿。

韩清瑶走到韩奶奶的病房外,突然有了几分近乡情怯之感,算上在修真世界的时光,她已经有一百多年没见奶奶了。

被淬炼过性格的她明明足够坚强,但此刻依旧忍不住红了眼眶。

抬起手,她准备开门。

就在此时,“咔”地一声,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男人的喉结,随着说话声上下滑动,性感至极。

抬眸,男人的容貌映入眼帘。

线条流畅的下颌、好看的薄唇、高挺的鼻梁、狭长的凤眼……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俊美轶丽的男人,似乎有几分眼熟。

但问题是,为什么他会从奶奶的病房走出来?

韩清瑶蹙起秀眉。

男人垂眸盯着她鼻头那颗妩媚动人的小痣,突然勾起了唇,带着几分痞痞的慵懒之色。

韩清瑶不喜他侵略感极强的目光,微微侧身走进病房。

“啪”地一声,她关上门。

谢迟接着电话,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唇。十几年没见,脾气倒是渐长。

病房内,韩清瑶看着多出来的两个陌生人,神色警惕,“你们是谁?”

“瑶瑶,这是你谢爷爷,”韩奶奶介绍道。

这位头发花白却精神矍铄的耄耋老人姓谢,是韩奶奶的好友,旁边的中年男人是他的助理。

韩清瑶前世这个时间没来医院,自然也没见过他们。

“谢爷爷您好,”她礼貌问好。

“好孩子,”谢老爷子露出一个和蔼的笑,态度十分温和。

就在这时,韩清瑶看见方才见过的俊美男人再次走了进来。

韩奶奶笑着道:“初初,这是谢迟,你的未婚夫。”

韩清瑶罕见地露出震惊的表情。

未婚夫?她的?

十分钟后,韩清瑶大致了解到了前因后果。

谢韩两家是世交,并且,韩奶奶同谢老爷子还出自同门,年少时都在蜀中求学。

韩奶奶学二胡,谢老爷子学的是堂鼓。

后来,韩家落败,韩奶奶的父亲去世后,两家就没了往来。

韩奶奶嫁人后,跟随丈夫去了国外,后来国内动荡,两人便失去了联系。

两人年轻的时候曾约定后辈定亲,谢老爷子找了韩奶奶多年,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今天得以重逢。

虽然家世悬殊,但按照谢老爷子的意思,还是希望婚约照旧。

所以,才会有韩奶奶口出惊人的那幕。

大概真的是蝴蝶效应,这事在前世并未发生。

“瑶瑶,奶奶要亲眼见你结婚,才能放下心……”

韩清瑶心中微哽,听出了奶奶交代后事的语气,奶奶担心她,所以想要给她找个好归宿。

她有几分意动,谢家不是普通家庭,应该能为奶奶提供更好的医疗资源,奶奶的脑部病灶,得去国外找专家教授治疗才行。

但有个很现实的问题,她没钱。

“谢爷爷,我可以和你们谈谈吗?”韩清瑶想要避开奶奶。

“当然可以,”谢老爷子温和地笑了笑,眼中闪过几分精光,又道:“你和小迟去聊吧!年轻人话题应该会很多。”

谢迟懒懒地靠在墙上,闻言,漫不经心地挑了下眉。

抬眸,韩清瑶和谢迟四目相对,她看见男人唇角微勾,邪气,又带着几分玩味。

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危险、不好招惹的男人。

他会答应她的要求吗?

两人各怀心思,另一边,在直播开始前十分钟,白霜又过来搭讪。

“你踢梁诚那脚实在太帅了!”她压低声音,小声地说出这句,还模仿做了个踢腿的动作。

闻言,韩清瑶弯了弯唇,态度比之前稍微和缓了一点,当时在她跟梁诚对峙的时候,白霜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